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桐人之綜漫之旅
桐人之綜漫之旅

桐人之綜漫之旅 林佳珍

连载中 战斗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1 15:55:00
"桐谷,桐谷和人,上個月滿16歲。""什麼,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小,我叫做結城明日奈,今年17歲。""對不起,原本說好要在那邊見面的。""沒關係,能跟桐人你在一起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呢!"之後,突然看到一個紅色魔法陣在他們底下,並聽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現在桐人很納悶,因為他的視野中出現道具欄, 雖然沒有像之前SAO的那麼多道具,例如:轉移水晶,恢復藥水等,但還是有解毒劑,解除麻痺藥水,而且他發現一個道具,名為[結衣的心], 不知道他會不會讓結衣復活呢?桐人想著。

"桐人君在想什麼事?"亞絲娜說。

"我在想我可不可以復活結衣。"桐人若有所思的說。

"怎麼復活結衣醬?"亞絲娜急速問到。

"你應該知道我有一次在SAO裡面儲存結衣的資料嘛。"桐人說。

"嗯。"亞絲娜說。

"之後把存在我的NERvGear裡面,現在我的道具欄有[結衣的心]。"桐人說。

"那現在可以復活結衣醬嗎?"亞絲娜期待的問。

"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現在人太多可能不方便復活結衣。"桐人耐心的回答。

"這樣啊。"亞絲娜有點失望的說。

"歹就補(沒關係),我們改天再讓結衣復活吧!"桐人說。

"嗯!"亞絲娜說。

冬木市新都——這一座未遠川以東的住宅區,是原本在高度成長期時,對原野進行開發而建成的新城鎮。雖說當時並未規劃為那種歷史感深厚的深山城鎮,但由於政府與民眾計劃利用國有鐵路遺址建設近代商業街,冬木市正面臨著一場大規模的再開發行。

現在,冬木市正面臨一場戰爭,名為聖杯戰爭。

桐人與亞絲娜一同下飛機,雖然兩人只穿便服, 但是在其他人的眼裡,卻像是一對夫妻在蜜月旅行。

"哎呀~你們倆好像夫妻啊。"愛麗絲一副八卦的說。

"好啦,愛麗絲菲爾,我們是在辦正事呢!"Saber正經的說著。

"但是我們可以先去逛逛啊!"愛麗絲興奮的說。

"真是的。"桐人不滿的說。

"沒關係啊,桐人君,我們也可以逛逛啊!"亞絲娜回答。

"好吧~"桐人回應。

這時, 突然出現手機鈴聲,桐人接起手機。

"喂喂~"桐人說。

"是桐人嗎?"切嗣問。

"嗯,有什麼事,Master?"桐人說。

"幫我保護愛麗,桐人"切嗣說。

"那你呢?"桐人問。

"我正要去的地方,對了,桐人,你覺得昨天Assassin被殺了,你看法如何?"切嗣問。

"嗯,我不覺得Assassin被殺了,讓我感覺到那個其實是分身。"桐人回答。

其實桐人的答案已經八九不離十了。(嗯嗯, 名偵探桐人在此現身)

"這樣啊,謝謝你"切嗣說。

"嗯。"

其實切嗣對桐人的態度比較好了,至少沒有那麼生硬,但對Saber還是不太好。

桐人把手機關機,亞絲娜問。

"桐人君,Master有說什麼嗎?"

"他叫我們保護夫人。"桐人回答。

"這樣啊。"亞絲娜說。

"走吧我們去逛街吧。"愛麗絲說。

------------轉換鏡頭,港口------------

桐人用著普通人做不到的運動神經和跳躍能力在一座座高樓不斷跳躍著,穿梭著,整個人仿佛變成了夜晚的幽靈,剛剛還穿在身上的休閑服變成了暗夜之袍,暗夜之袍本身上防御並不是很高,只要在對魔力這點上很强,對上物理攻擊可說是完全没有用,不過很暖和且輕,對於敏捷和反應力强大的自己來說倒是很適合。

桐人背負闇釋者,他還不打算拿出逐暗者,這可是他的底牌,目前知道的人有四個人:衛宮切嗣,愛麗絲菲爾,Saber,亞絲娜等人。

突然桐人停下來,感覺一道異樣。

"既然閣下已經來了,那就出來見面吧。"???。

讓人覺得他已經知道有人會來的。

聲音的主人是一位長得異常帥氣的青年,眼角處還有一顆充满了誘惑般的痣,要是這顆痣長在女人的身上絕對是一顆美人痣,可是長在男人的身上......惡心,錯了,正好相反,給這位帥氣的青年的分數再次增加,意志力不够堅定的女性肯定會無條件的爱上眼前這個男人。

雙手拿這一紅一黄長度不同的两把槍,短的黄槍長度只有紅的三分之一,詭異的是两把槍上面都貼满了紫色封印符文,槍的主人似乎是不想讓人看出這两把槍的由來。

槍的存在告訴了桐人對方的身份,三大騎士之一的Lancer,七个職階中敏捷最高的職階,不過 ,那個幸運值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你應該是Lancer吧。"桐人問。

"閣下應該是Saber吧。"Lancer說。

"嗯,不過不要一直叫我閣下,我的名字叫桐谷和人,不過別人都叫我桐人。"桐人說。

"好的,我應該遵守我的騎士道,我的名字是......真對不起,我的Master不要希望說出我的名字。"Lancer有點抱歉的說。

"沒關係,我不介意的,我們開始吧。"桐人說完就拿起闇釋者。

"好的,桐人閣下。"Lancer說。

"不要在加'閣下'這兩個字了!"桐人說。

"好,桐人。"Lancer說完,也架起武器了。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黑色身影和綠色身影在倉庫街不停的閃爍著,如果只有武器的碰撞造成的風將大地給切開,僅僅是單純的暖身就將這整條街給毀了。

Lancer流暢的揮舞雙槍將桐人一步步逼退,這看似他占了上風的戰斗,然而當事人的Lancer卻感到不安。

雖然在外人看來是桐人一直在被壓著打,但Lancer卻是知道對方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隨意攻擊,隨意的躲避就能夠將自己的攻擊絲毫不差的躲過,這已經不是技巧上的勝利了,這根本就是已經將戰斗的本能給完全融入身體裡。

這幾乎很接近返璞歸真的境界了,一個武者一生都追求不到的境界,卻被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是個高中生的男孩給達到,叫追求了一生武道的Lancer情何以堪啊。

雖然Lancer基本上都在功擊,桐人在防禦,但是,戰鬥的節奏卻慢慢推向桐人。

"這就是Servant間的戰鬥。"肯尼斯心中恐懼的想。果然自己的見識,還需要擴張一下。

英靈,即是其豐功偉績在死後留為傳說,已成信仰對象的英雄所變成的存在。通常,英靈作為保護人類的力量,被世界所召喚。

而人類所召喚的就是從者(Servant),英靈不是人類能夠控制的存在,而且人類為了進行召喚,必需使用聖杯或是具有與此相似的力量的東西。

冬木的Servant系统是依靠大聖杯的力量来召喚英靈,作為Servant被召喚的英靈是使用英靈本體的情況報制成的'分身',複製品一樣的東西。

桐人與亞絲娜並不是聖杯複製出来的複製體,而是把SAO中操縱的人物給完全複製了過來,即是說SAO中所擁有的能力,現在的桐人與亞絲路也擁有,雖然劍技已經没有系统的補助,但两年的不斷練習使用,早已如同血液般融入了自身。

就是不知道現實中自己的身體是否還躺在床上,要是真的還在的話,或許那具身體已經宣告'死亡'了吧。

"你的回合已經結束了,Lancer,接下來就換我了。"桐人說。

"好呀,讓我看看職階最強的Saber,實力有多少呢?"Lancer說。

桐人左腳往前踏了一步,這隨意的動作讓Lancer的神色閃過一絲不悦,並不是對於桐人的行動,而是他那懒散毫無動力的踏步,總讓人有一種自己被看輕的错感。

然而,下一秒,Lancer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還是錯得非常離譜,因為......

空氣中傳來的輕微震動,Lancer的瞳孔猛然收縮,因為,不知何時,黑色劍士的身影已然到了自己的面前,還把手中那毫無装飾黑色單手劍高舉劈了下來,劍刃處還能夠清楚地見到空氣被切開的氣流。

"嘭。"

Lancer手中的雙槍交叉擋下了這恐怖的一擊,劍刃撞擊的聲音仿佛像炸彈爆炸聲,强大的重力讓Lancer的雙腳硬生生的陷進倉庫街道的水泥地裡。

"真是讓我非常驚訝啊,與其說是神經反射速度快,還不如說是直覺更快。"桐人惊驚訝的看著眼前正用一紅一黄两把槍当擋下自己攻擊的Lancer,說道。

音速冲擊,這招在'刀劍神域'的世界裡並不少劍,基本上到了50層以上後,每一隻怪物的統領都會施放出來的技能,能夠在短時間内把自身的速度提升至音速的絕殺招式,要說為什麼是絕殺,因為這技能的僵直時間異常的久,所以在没有必勝的把握情况下是不會輕易用這技能的。

不過現在已經是真實的身體了,所以僵直時間這個系统設定已經是完全不存在了,桐人才能夠毫無力的施放出来。

"多謝誇獎。"Lancer有點苦悶的說。

桐人握緊著闇釋者,往地面一擦,停下了繼續往後的滑行,一停止,桐人便擺出了'魔劍侵襲'’?的起手式,準備使用這招來决定勝利,可是熟悉的喊聲讓他停止了瞬間加速的想法,疑惑的回頭。

三個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

直挺的身姿,黑色的西服讓那張充满了英氣的臉龐更顯得超凡脱俗,猶如童話王國裡才出現的王子形象,這就是Saber在桐人的形象,那凛然的氣質讓桐人看得心神一震恍惚。

銀發赤瞳,這怎麼看都不屬於人類的容貌,這就是愛因兹貝倫創造的人造人,乃是聖杯降臨時所需要的載體——愛麗絲菲爾。

另一位,她身穿白色和紅色為基調的騎士風格的戰鬥服,一條細長的編花小辮扎在栗色的长長髮後,圍成一半圈,漂亮白皙的瓜子臉上是一對閃耀如同棕色寶石般的雙眼,襯托著带著淡淡桃紅色的櫻唇,讓她看起來精致完美。這位就是桐人的女朋友(妻子)——亞絲娜。不過,她的臉色帶有不爽的感覺,好像吃醋了,桐人很快就把頭轉過去。

桐人挑了挑眉,將垂直握著的闇釋者,說,

"來了嗎?我還以為要在久一點耶?"

"對不起,因為我中途有些事,所以來遲了"愛麗絲抱歉但帶著調皮的感覺說。

"沒關係,桐人"Saber說。

"嗯,還可以,不用擔心我。"桐人說。

"桐人君,加油。"亞絲娜說。

"嗯。"桐人回應。

"我的Master和她的管家與同伴已經來了,你的Master再不出現,好像不太好喔。"桐人對Lancer說。

桐人的話讓Lancer的神情露出了痛苦,他很了解自己的Master,自己的Master和自己的性格一直合不來,自己只想完成生前未完成的遺願,那便是再次效忠一次自己的主上,對於聖杯根本就没有興趣,可是自己的Master卻無法理解和相信這一點,而且還很自大。

"抱歉,我的Master......"Lancer有點不知手措的說。

這時,突然出現'鈴鈴鈴'的聲音,從愛麗絲菲爾 的口袋裡響起,她慌忙的拿出來,可是因為不知道如何使用,只好把求助的眼光看向了桐人和亞絲娜和Saber。

"拿来。"桐人走過去,將拿過電話,按下按鈕,凑到耳邊,請聲喊了一聲'喂'。

"嗯...果然是這樣嗎?我知道了,你最好不要,現在的情况很不利,你盡量觀察那个人就行了,其餘的事情這裡會處理好的。"說完,桐人掛了電話,然後將電話抛回給愛麗絲菲爾。

"誰打來的電話?"Saber首先問道。

Saber的問題桐人並没有回答,而是選擇了沉默,這表現讓Saber眉頭一皺,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腦海裡。

"遊戲已經結束了,Lancer。"???。

這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的聲音讓桐人,Saber,亞絲娜,愛麗絲菲爾起頭。想要找這個聲音的主人。

"Lancer的.....Master?"

愛麗絲菲爾環視四周,卻没發現人影。因為聲音的突然,就連聲音是男是女,從哪裡響起都没來不及判斷。難道是幻覺?總之對方似乎不打算讓桐人,Saber,亞絲娜和愛麗絲菲爾看到自己。

"不要再浪費時間了,那個Saber很難對付,所以我允許你用寶具,速戰速决。"

"明白了,我的主人。"Lancer突然改使用尊敬的口吻回答著,同時他改變了自己的姿勢。

他隨手將左手的短槍扔到腳下。

這個動作讓Saber想到......那把長槍就是Lancer的寶具。

然而,桐人眼神波動著,皺了皺眉。

隨手將剛才用過的武器丢到地面上,這真的是英靈能夠多出來的事情嗎?桐人不禁想到,同是心裡警惕起地面上那把孤零零躺這的黄色短槍。Lancer右手中長槍的咒符被慢慢解開,那是一把深紅色的槍。槍刃上纏繞著一股與剛才完全不同的魔力,彷彿不祥的海市蜃樓。

寶具所能發揮的效果,大體分2種。

一種是邊喊出真名邊發出必殺威力。Saber的必殺技就屬於這種。

雖然現在被結界覆蓋著的'誓約的勝利之劍',而一旦解脫偽裝呼喚其真名,她的寶劍就會放出光的激流,連千軍萬馬也不足為懼。說這是能讓大地變為焦土的寶劍也不足為過,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這是決不能使用的。

而另一種,則是武器上已經具有的屬性,將其作為寶具來使用。

然而,桐人的闡釋者和逐暗者都不屬於這兩種,完全是以劍技的高低和技巧來彌補過去。

"與其這樣等你出招,還不如我先出手。"桐人握著闡釋者平放在胸前,劍尖直指lancer,高等級劍技,'魔劍侵襲'。

腳一踏地,桐人化為一陣風衝向了剛把寶具解放自身本來樣貌的lancer,手中的闡釋者化為筆直的黑芒,宛如一條黑色吐著信子的毒蛇,劍尖指向Lancer的胸口,絲毫不去理會身後Saber那焦急的喊聲。

"終究隻是一個孩子嗎?你這樣做真的是你失誤啊。"當看到桐人衝過來時,lancer就知道自己贏定了,他帶著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右腳輕輕的將地麵上黃色的短槍給踢起,包裹著短槍的暗紫色符咒被解開,露出了金黃色的槍身。

這一幕的出現清楚地告訴了桐人,他中計了,不過,不要緊,因為自己好有後招。

當看到lancer把黃色短槍握在手中時,遠處觀看的saber不禁瞳孔收縮,焦急的想要大喊,可是,在看到桐人竟然把左手伸向了那空無一物的後背時,她......愣住了。

"這.....真是你的失策呢,桐谷和人。"Lancer左手握著黃色短槍往桐人的脖子回去,然而,他卻發現了,桐人的眼神同樣在告訴著自己,'你才上當了'。

一把白色的單手劍柄,出現在了桐人的後背,而他的左手已經握在了劍柄上。

這突然出現的武器讓Lancer神態變得驚愕。

然後,隨著槍身和劍刃的碰撞,Lancer認為自己必贏的一擊,被桐人突然拿出的另一把白色單手劍給彈開。

黑色的單手劍往他的喉嚨刺去,然而,他無法擋下這必死的一擊,隻得靜靜地等待那之後,利刃刺穿喉嚨的那一刻......但,似乎,他的Master不願意他這樣死去。

一陣空間波動籠罩了Lancer,下一秒Lancer在黑色的單手劍快要刺進他脖子時,他整個人消失了。

"哈哈。"一劍刺空,桐人一時間還反應不過來,停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時,雷鳴般的響聲劃破了天空,道道紫色的電火花在空中閃爍中。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