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生物战
生物战

生物战 MD智障教皇

连载中 后宫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8 18:06:25
生物战,世界上存在的一种异界入侵战争。而大队长胡黑特,为了粉碎敌人的入侵阴谋,而点了份土豆丝,结果被抓了。哼,是时候来场战斗了。每周五晚上更新~有什么问题发邮件~bwlz@sina.com~......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周五,驿站县县一中

胡黑特趁着课间休息时间,将关系最铁的崔志云叫到一起。

风云人物崔志云,身高一米八,肩宽一点八尺,梳着矮背头,为人比较和善。成绩优异,智商拔群,是胡黑特最好的朋友。常年穿着一身深绿色平驳领上衣。

“志云兄。我需要你的帮助。”胡黑特向崔志云讲述之前遇到的事情。

“。。。。。。。”听完整个事件后崔志云沉默了:“有几个点需要确认,首先,小女孩也不傻,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能叫出你的名字?而且,户籍肯定有人篡改了。”

“我就说吧,肯定这背后有人想害锅!”

“对了,你确实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事情?”

胡黑特:“哪方面的事情?”

崔志云斜视着胡黑特:“你说呢?”

“哦,这件事啊,我当然确定,我的情况你不清楚么?”

“好,既然你确定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确定目的性的时候了,首先我们知道,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打算做些什么,但其有最终目的不得而知,不过我们现在可以先假定他们的目的:敛财或敲诈?”

“我一穷学生,费这么大功夫,至于么。嗯?难道看中了我设计的机械图想要偷取卖钱?”

“可能性太低了,不过还有一种代养的可能性。”

“等等,你说代养是什么意思?”胡黑特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有些有钱人生了孩子但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进行抚养,于是暗地里托给亲戚朋友让其代养。但是,这个有太多疑点了。”

胡黑特好像听明白一些东西了:“可是不对啊,我没有有钱的亲戚,而且如果让我代养,至少打声招呼吧。”

崔志云扶了扶眼镜,继续讲到:“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还有一种就是家庭出现变故或危机,为了不连累到孩子,只好将孩子寄放到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家中。”

胡黑特双手一摊:“这父母心可真大,将自己孩子这么一丢。”

“不,对方应该是调查过你,而且相信你才会这样做。”崔志云笑了笑。

“呃,你的意思是不是再说,对方认为我人品,道德不错?”

“为什么是你?”崔志云站起来:“你有什么优势?为什么要靠一个高中学生来抚养一个孩子?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对方确实有非常重大的事情出现,而且对方确实非常信任你。”

“。。。。。”胡黑特陷于沉思。

“呵,当然这都是猜测,说不定过两天孩子父母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胡黑特没有从沉思中转换过来

“嘿,我说你也不要太过烦恼,就当亲戚家的孩子暂时过来住几天。要不然你把孩子先领我家去,我父母都在,可以帮忙照顾。”

“。。。。。。。”胡黑特摇了摇头,事情过于复杂,胡黑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那些地方值得信任而且哪有什么亲戚。

“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就只能随机应变来对付。我到底要看看这女孩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时间来到周末,胡黑特住处

“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崔志云。”向胡明叶介绍了自己的好伙计崔铁。

“崔叔叔好”虽然年龄相差不大,但胡明叶仍然面带微笑的叫了叔叔。

“好,你先去仓库玩会”支开胡明叶,我问崔志云:“你有什么看法?”

“挺可爱的女孩,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明显的问题”

我没觉出来什么,于是问:“什么问题?”

“咳,你想象一下,你母亲的面貌,你父亲的面貌,你的面貌。”

“然后呢?”

“你说呢。”

“喂,你意思是我长得丑,不该拥有这么漂亮的闺女?”

“我没这么说,你自己考虑吧。对了我刚刚联系到了胡明叶学校老师”

“哦?是么,有什么结果?”

崔志云摇了摇头:“没有线索,学校老师称胡明叶是最近一段时间才转来学校的。不过,她告诉我学校的年级主任好像知道些事情,并且还是我熟人,约好了今天见个面。”

“行,那我们准备一下,带着胡明叶去吧。”

经过简单的准备,一行三人来到约好的地方。

见到了那位年纪主任,惊奇的是虽然身为主任,但实际人很年轻,看样子也就20岁出头,一头浅蓝色的头发不知是染的还是原生的。

“胡司令,这位叫黎鬼。”崔志云向我介绍,不过我好像之前见过他,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简单交流了一下让了根烟,黎鬼便开始描述:“从最开始说吧,胡明叶刚来学校的时候,是我接待的,当时领她来的是一位年长的女性,胸部很大,嗯~。还有就是我记不清对方长啥样了。”

“嗯,讲得很好,为你鼓掌。那我问一下,我得到什么信息了?”

“别急,我虽然记不清对方长什么样,但是我记得她的声音!对,她的口音不是本地人!”

“那敢问她是哪个省的口音?”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新河省那边的。”新河省是我国一个偏远省份,全年干旱,极其贫穷。

“这个信息可能有用。”崔志云摸摸下巴,一旁的胡明叶若无其事的摆弄道路旁的绿化丛。

“胡明叶,这位叔叔说的那个女性是你妈妈么?”我向胡明叶询问,不过胡明叶摇了摇头:“不是哦。”

“那样的话,那个女人是你的什么呢?”

“并不是什么人哦,我并不认识她。”

听到这话,我蹲下身来:“小朋友,你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么?”

胡明叶看着我疑惑道:“可妈妈说,让我跟着那位阿姨才能找到爸爸。”

“。。。。。。”先不管这个,转向黎鬼询问:“这样,你还了解其他什么情况?”

“真不好意思,其他情况我不太清楚了。”黎鬼低下头将烟熄灭。

收获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只好先告别年级主任,等回头有其他新消息再说吧。

一行三人往家走,路上谁也没有说话。突然“咣!”的一声,从天上掉下来一根石碑,直愣愣的插在了三人面前的路上。

“他哥的谁啊,乱丢东西差点砸到老子!”气的我往旁边楼房上窗户吼道,但是没人出来,甚至都没人露头。

查看一下胡明叶和崔志云,所幸没有受伤。不过思前想后觉得莫名其妙的火大,二话没讲扭头就冲到楼里要揪出是哪家扔的,准备分分钟教导对方老实践行社会主义道德观。

快步从一楼窜到五楼顶楼,发现这栋楼竟没有住户,低头往楼下看,胡明叶和崔志云在楼下向我挥手。“人躲哪去了?”这我脑子可有点短路,平白无故怎么天上下石板了?扭头挨个房间搜还是没找到人。

最终放弃搜寻,打算回楼下,“嗯?”身后门把手不知何时已经锁死了,难道是我不经意把顶楼的门带上了?

“喂,志云兄,我被锁在楼上了,你想办法帮我开一下门!”向楼底下的崔志云寻求帮助后,我坐在了地上休息。

“哐~!噹”忽然一把长棍穿在了我旁边门上,倒下的一瞬间压住了我。

“这!这。。。这他哥什么情况?”脑子陷入混乱,为啥突然蹦出个铁棍?

巨大的铁棍压在腰部,感觉异常生疼,大腿以下瞬间失去知觉。

“啊啊啊啊啊~!”终于憋不住喊了出来,使劲推铁棍根本推不动。

“这棍怎么这么沉。咦!”

往四周观察,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想到可能是住户,于是急忙向他求助:“快,老兄帮个忙!帮忙挪开”

“。。。。。。”但是对方没有回应我。

“哥的,我被压住了看不到么,快帮帮我!”我过于痛苦向他吼道。

“。。。。。”对方依然没有回应,我再次呼喊对方,但对方不知何时靠近的我,一脚踹在我脖子上。

“噗哇~!”瞬间的反作用力让我感到钻心的疼痛,不过好像明白了为什么。

我先不管对方准备做什么,当前只能尽力去挪开铁棍。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于是忍着疼痛向他搭话:“哎兄弟,咱们无怨无仇,如果有犯得着的地方,能明说么?”对面没有回应,看来狗日的不打算跟我多哔哔了。

不过好在他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反而换个位置观察我,我同样看过去,发现对方身材并不高大,穿着一身斗篷,面部戴着一张白色面具,手上并没有携带武器。

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了,要对面是个2米1的壮汉,我估计绝对要躺尸了,对方这么矮,我有胜算!

正当我暗自庆幸时,没想到对方竟直接过来掐住我的脖子:“你这是要谋杀?!”

窒息感慢慢涌上头顶,我奋力挣扎,然后左手一拳搂过去,求生的力量竟然将对方打倒了。惊讶的我合不拢嘴,另外不忘嘲讽一句:“就你这水平,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戴面具。”

不再给对方反应时间,我立即使劲推动铁棍,要说人危机下的潜能是无穷的,铁棍被我推开,滚到了一边。我慢慢站起身:“很好。”发现锁着的门刚才被铁棍搅了一个大洞,急忙钻进去,回头一望,对方已经站起来看着我。刚才的一拳使我信心倍增,即使正面肉搏我觉得也不会落下风。

面具男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直接举起了右手,右手附近慢慢散发出由弱至强的光芒,光亮强度使我无法直视。大约过了5-7秒左右时间,环境恢复原来水平,然后他手中竟然多出来一根柱状物,仔细看了下竟然是根白色金属长矛。

对方举起那根柱状长矛猛然投向我,“哼,天真。”我冷哼一声,随后一个侧身闪,长矛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准确**了我腹部。

“!!!”对方双手垂下,异常吃惊。

我看了看腰上的长矛,理性分析了一下,如果我站着不动的话是射不到我的,而我那多余的位移是稳稳的接住了长矛。

“嗷!”发出不甘的怒吼,我应声倒地。

身为社会栋梁,我怎能如此轻易Go die?我倒在地上不甘的想。调整到舒服的姿势,拼命往旁边房间爬,并掏出手机开始报警。“罗局啊罗局,小命交给你了啊”生命危在旦夕,最先想到的还是我们人民警察。

但很遗憾,手机还没等拨通,对方就追过来一脚踢飞了。

“嘿!?那是我上个月刚买的!这下你得付出血的代价!”手机被打飞使我气愤到准备手撕对方。不过面具男将不知何时变出的一根长矛杵在我脖子上了,“嗨算了。咱们各退一步,我不要手机了,我放过你,好吧?”

“咣噹!”“咕擦!”僵持之际,忽然有被人在旁边一脚把门踹烂,并在将腿抽回去的时候被木门毛刺刮伤裤子的声音。这人在和门经过一番搏斗后,终于打开了门,冲了进来。

“住手!”黎鬼举手表示已经抵达战场。随后快速逼近我方区域,顺手飞出一把片刀,此片刀为平头片刀样式,长约两尺,刀身为精炼钢打造并做发黑处理,刀身底部有五孔工艺,刀把上竟是盘龙以及宝相纹,至于为什么我会看的如此细致?全因此刀正好砍在我一侧胳膊上。

“大哥,你瞄准了再飞啊。”已经身负重伤的我瞬间留下委屈的泪水。黎鬼没理我直接和面具男扭打在了一起,面具男打了几回合感觉非常吃亏,于是转身就跑,黎鬼见自己优势这哪能放过,痛打落水狗是我优良市民的传统作风,二话不说撵了上去。

不过随后崔志云和胡明叶也赶了过来,崔志云扛起我就往医院赶。

抵达医院经过一系列治疗,医生将我推出急诊室。

“多亏了黎鬼保住了命,真是谢谢,他人呢?”我左右寻找并没有找到黎鬼。

崔志云在一旁解释:“黎鬼他去追对方,还没回来,估计这会已经撵到对方老巢了。”

“喂,你这会还开玩笑,爸爸没事吧?”胡明叶很担心的询问伤势,我表示无碍。

罗警官也过来了,问了崔志云几句话后就走了,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胡明叶陪我的时候睡着了,旁边的崔志云觉得事情并不是我们表面中看到的那样,他解释说出了过程中的几个疑点:“第一:我们世界存在可以靠精神力储存或释放元素的能力,但是是黑色的烟雾,而对方是发光!这太酷炫了。

第二:面具人为什么要杀你一个平民学生?

第三:这事和胡明叶会不会有关?

第四,我们不妨猜---”。

“好了兄弟,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不过我现在被人打的躺在这,我们要怎么做?”我虽然平常倒霉,但也不会受这窝囊气。被人打成重伤,连谁打的都不知道。

崔志云摇了摇头,叹气:“我也没有头绪,毕竟咱们也没惹过谁。他突然出来打伏击,是谁都没料到的。”

“没什么好预料分析的,很简单,既然对方想要搞我,那我们找时间,怼他。”

“好!我跟你一起怼他”黎鬼从门外进来,举起手赞同我的观点。

崔志云看向黎鬼,皱眉:“对方拥有精神能力,我们恐怕不是对手。”

“志云兄,你好歹是练拳击的,怎么这会耸了?”

黎鬼将崔志云推开,对我说:“放心,我是个剑客!”

“我还是个法师呢。”我摆摆手示意别闹:“我们现在缺少能站出来的力量。”

黎鬼很严肃讲:“我没有和你们开玩笑,我的使命就是剑客,我行使剑客职责,就是为了成为剑术大师。”

“是吗,那。。崔志云你觉得呢?”我被震惊到无言以对。

“现在。”黎鬼严肃的打断刚要开口的崔志云:“你需要一位强力的剑客。”

言必,将手中的刀举起。此刻,万众齐心。

“打断一下,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哦,刚才我有点迷路。”

“。。。。”

几周过后,我终于病愈出院,虽然还没彻底痊愈。中间我们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方案和计划:首先,在学校周围大肆活动,引起对方注意,然后由我毫无防备深夜独自回家,黎鬼和崔志云全副武装跟在后面,面具男要是打算偷袭,我们就可以攻对方一个反手。

“很好,现在只待东风了。”计划由我直接决定,其余二人无异议,只需等待夜晚降临。

到了晚上,我开始独自从学校往家走,一路风平浪静,尽可能的放慢了脚步,却一直从学校走到了家里。

“莫非对方放弃杀我?”我有些疑惑。

其实之前也尝试了几次,但对方都没有动静。我望着自己家的门思考:“对方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难道对方察觉到了?”

崔志云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安慰道:“别多想了,你这计划能成功才神奇呢。早点睡吧”告别后,离开了。黎鬼在一旁看了看我,有话想说又放弃了,摇摇头也走了。

“哎,可能是我的计划太完美了吧。”自嘲似的推开门,回到家中。因为最近几天都在执行这个计划,所以胡明叶放学后很早就回来了,这会应该已经睡了。

“嗯?”走到客厅发现客厅灯开着,没多想脱掉上衣准备洗漱睡觉,作业已经交给志云兄解决了。

“嗯!嗯?嗯!?”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呃,那啥,请问。。”心脏激烈跳动,不详的预感。

对方听到声音抬头看向我。

我一看果然是那个想害我的面具男,趁人不备,先手于人。大吼一声:“变-身!”

从撸下上衣猛甩到对面脸上,花2秒摆一个得逞的Poss,接着一个滑步位移到对方正前。

“断子绝命拳!”吼完立即一记膝踢,预想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对方竟然用手接住我的绝活招数。

我急忙退回来,万分震惊。“此技乃自修神技,且只适用于单挑情况下,首先是战斗口号,提升我方士气,消弱对方注意力有一定概率触发混乱,将衣服甩到对面脸上使其致盲,位移之后一记‘断绝踢’给予对方最真诚的伤害。为常年与人格斗竞技时练就的绝活。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一个看上去毫无格斗经验的人破解。看来形势非常严峻。”

既然格斗不占上风,那么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片刀。

此刻我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一个翻滚得到了丢在角落上的52号扳手。面具男丝毫不紧张,优雅的站起来,挑衅般向我摆了摆手。

受到如此挑衅,我怎么还控制得了我这暴脾气?心中一个声音朝我吼:“是男人就干死他!”红了眼的我一扳手甩了出去,同时起跑跳跃,自由落体使出了一记肘击,本想打他个措手不及。但面具男轻松躲过我扔出去的扳手,并瞬间抓住我空余的胳膊,一个反锁骨把我打在地上,跟着一套擒拿,使我动弹不得。

“这,好强。”我趴在地上被控制的无法动弹,犹如案板上的小鸡,随时待切。

此时面具男压在我身上开始慢慢加大力度,痛苦加重。

“喔哦---!”我低吼一声,不能坐以待毙,反抗!

这是力量与力量的碰撞!坚持了2秒后,我开始泄力。

“啊啊啊啊,痛死我了。”不行,我的力量使不上,和对方进行较劲是不明智的,于是我使出一招老牛撞树,用头部顶对方。

“嗯?”没顶到还是怎么回事,头部感觉撞到一个比较软的地方,撞到对方肚子了?难道对方是个矮胖子。我觉得有点不对,再次猛烈撞过去,仍然没有传来应有的感觉。

这什么情况?此时的我忘记了疼痛,再撞一次吧。正当我打算撞击第三次的时候,对方忽然松开了我一只手,紧接着一拳打过来,这是非常重的一记惯拳,我完全承受不住瞬间被打晕,打晕时只模糊的听到了一句“啊受不了你啦!~”的类似母亲的声音向我召唤。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我深深的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家,并看到了旁边守候的胡明叶,见到我醒来,胡明叶露出笑容。我摸摸胡明叶的头,让她去找我那几个伙计。

“胡司令威武啊,大晚上的练习醉拳。”崔志云一上来就嘲讽我。

“哼,要不是对方阴我,我早把他干翻了!”

“明明已经输这么惨了竟然还说这种话”胡明叶显露生气的表情:“我半夜起来发现你光着身体躺在门口,费好大劲才把你弄回来的。”

“什,什么?!”我老脸一红,竟被对方如此羞辱!

胡明叶没再管我走出去,回来手上多出一个蛋糕:“饿了吧?给你做的~。”

看见食物立即感觉到饿,勉为其难将蛋糕接过来。吃了一口发现竟是刚完成的蛋糕,顶部涂了黄油,竟然是资本主义手艺?!

“哦?这做法是谁教你的?”我些许震惊之余问道。

胡明叶笑了笑:“哼哼,好吃吧。这是妈妈教的哦。”

说实话吃到这么好吃的蛋糕,眼泪都流了出来,赶紧用胳膊擦一下。

吃完来到客厅,黎鬼拿着一台LED无线显示器在敲打什么,见我出来说道:“胡黑特,咱们可能碰上大麻烦了。”

“什么麻烦?难道比面具男这事还烦?”听见有人说麻烦我就一阵不爽,最近什么情况,烦心事一个接一个。

黎鬼将LED显示器放下,摇了摇头:“我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些战斗方面的专家,他们推测袭击你的这个人,可能不是这个位面的。”

我被这番话震惊到了,看来以后的路不好走啊。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