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Royal
Royal

Royal 黑貓

连载中 热血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3 09:04:12
Royal,測試版。草稿。能有評論就太好啦~......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其一 重回前線

列車在松樹林緩緩地行駛,景色、陽光依舊。但是,在不經意間,車上人的神色早已改變,坐在角落裏臉色蒼白的中年人,汗水早已濕透了手帕。對面坐著的幾個年輕人,臉上帶著緊張和激動。

他們都或多或少地瞭解這場戰爭——這場戰爭的真實景象。

他們是帝國陸軍的新兵和老兵們。

「那個……請問等會後勤部的報到處是……?」

艾米明顯是個新兵,她顯得有些緊張,手無足措。

「等會跟著我吧。」

阿爾文這樣回應了一句,勉強擠出了笑容。

作為已經上過一次前線的老鳥,少年可開心不起來。

即將駛出茂密的松樹林,松樹開始稀疏,景色正漸漸改變。

「又要回去了啊……那種鬼地方……」

不知是誰這樣說了一句,用著有點絕望的語氣。

但是沒人有心思去注意是誰在說話了,大家的注意力此刻都停在了窗外迅速改變的景象上。

幾縷硝煙在遠處升起,直沖雲霄,在更遠的地方,它們被松樹林茂密的枝葉恰到好處的遮擋了,使得那背後的都市得以享受清亮的藍天。

從樹林的邊緣駛出,天色似乎在瞬間變得陰暗,溫暖的陽光迅速消失,硝煙取代了烏雲,遮蔽了天空。

眾人的臉上只剩下震驚,還有恐懼。

大地早已被炮火撕裂,每一寸的土地都變得焦黑,樹木的枯枝椏杈的指向灰濛的天空,放眼望去,一片空曠的土地上,早已沒有什麼活物。

這只是接近前線的哨戒據點。

『現在的戰爭早就變樣了。如果你能活著從前線下來一次,那麼你就算是老鳥了。』

阿爾文不知為何想起這句新兵訓練營里經常聽到的話了,現在的自己,也算是老鳥了呢。

不知說出這句話的士官,屍體躺在何處呢。

「哐當!」

列車在劇烈搖晃之後停了下來。

前面的鐵軌已經被炮擊炸斷了,這意味著阿爾文和其他人的列車之行徹底結束。

熟練的收拾好行裝,阿爾文站了起來,拉开列车的車門,然後躍了出去。

後面的新兵罵咧了幾句,有點不情願的跟著跳下車廂。

靴子踏上了焦黑的土地,發出嚓嚓的聲音。

鼻子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那是令人作嘔的焦味,是人肉的味道,伴隨著嗆人的煙霧。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像阿爾文那樣習以為常的,那三個年輕的新兵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這裡就是……」

緊跟在阿爾文身後的艾米明顯是被這滿目蒼夷嚇到了,阿爾文看到女孩單薄的身子在瑟瑟發抖。

「啊……是戰場呢。前線的話,還要往前走喔……」

少年只能用儘量溫和的語氣這樣說道。

那個在車上還臉色蒼白中年人,此時已經走在了前面,而那三個年輕的新兵正緊緊地跟在後面。

從阿爾文站著的位置看不到中年人的臉,但是從他不再躊躇的腳步來看,他想必是下定了某種決心吧。

「我們也走吧。」

回過頭,少年招呼著女孩。

自己現在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把她安全的帶到後勤部去吧。

這樣想著,阿爾文的步子不覺地加快了。

從鐵軌斷裂的地方往前,一眾人走了半晌,地仍舊焦黑。

不時有燒焦的屍體和碎裂的白骨橫在他們的前進道路上,被丟棄的槍支、殘破的鋼盔。被炸飛的殘肢掛在仍在燃燒的樹枝上,幾隻烏鴉從天空飛過。

抬腳跨過了地上的淺坑,這些淺坑在廣大的土地上連成一線。在幾天、甚至幾小時以前,這些淺坑還被人們稱作戰壕,而現在,他們早已被炮彈掀起的泥土近乎填平。

在過去的幾個月內,帝國陸軍就是在這廣闊的戰線上,不斷的上演防守、撤退、進攻、反擊的無限拉鋸。

往前直行五公里,象徵著前沿指揮部的帝國鷹旗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裏。黑色的戰旗早已破爛不堪,上面的紅色戰鷹被子彈穿出焦黑的孔洞。

這本就是絕望的戰爭,敵人近乎無窮無盡,而帝國士兵卻在接連不斷的減少。

到了。

踏上了地圖上標注的土地,眾人看著不遠處那根孤零零指向天際的旗杆。

沒有炮聲,沒有槍聲,僅僅是旗子隨風飄揚的呼呼聲。

然而——

地圖上標注著指揮部的位置,現在只是一片黑色的平地。

僅僅是在幾個星期前,在阿爾文離開這裡的時候,這裡還有這鋼筋水泥包裹著的堅固工事。

「有人嗎!?」

年輕的新兵對著四周大喊了起來。

然而依舊是寂靜無聲,只有偶爾響起的烏鴉叫聲,提醒著這裡仍有活物。

「我軍……都死光了吧……」

一直沉默不語的中年人淡淡的開口了,此刻的他不再是臉色蒼白,卻是鎮定了許多。

要是在那和平的都市,抑或者剛才的火車上,中年人的話想必會招來一陣白眼以及激烈的抨擊。但是此刻,沒人打算反駁他的看法。事實勝於雄辯。

在這滿目蒼痍的地方,幾個從後方趕往前線填補空缺的補充兵,什麼也做不了。

「畢竟……我們的敵人……是那種東西……」

這話不免有些喪氣,然而卻讓眾人從震驚中回過了神。

是啊……成為那種東西的對手,這樣的結局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們,要回去嗎?」

戴著帽子的新兵問出了大家共同的疑問。

「…………」

然後是令人尷尬的沉寂。

「回去?我們該去哪?」

末了,中年人做出了回應。

「回家啊!回到那個城市!」

新兵之二這樣說。

「呵呵……」

冷笑了幾聲,中年人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包香煙。抽出一根,點燃。

「你想叛國嗎?那幫憲兵可是一邊喝茶,一邊等著抓捕逃兵呢。」

「…………」

新兵陷入了沉寂,氣氛明顯地更加壓抑了。大概是五公里的路程讓他們感到疲倦,年輕的新兵們乾脆在乾燥的土地上坐了下來。

「我們……要呆在這裡嗎?」

戴帽子的新兵又問道。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中年人反問著他。

「也許……沿著戰壕留下的痕跡……我們可以找到友鄰的部隊……?」

沒用的。主防線綿延近百公里,錯綜複雜,其中不少戰線已經易手,如果走進了那些傢伙的活動範圍……

和阿爾文想的一樣,中年人也拒絕了這個提議。

「原地挖掘戰壕吧,至少比到處亂走安全。」

末了,他指使起新兵們。

阿爾文並不反對中年人的意見,走到那根突兀的旗杆邊上,阿爾文向四周張望。

只是一片死氣沉沉的戰場,彌漫著硝煙。

風呼呼的吹著,此時愈發大了,捲起了衣服的一角,連帶著口袋裏的東西晃動著。

「啪嚓!」

什麼東西掉在地上的聲音,阿爾文循聲低頭。

小巧的鵝蛋形吊墜,即使是在硝煙的戰場依然無法掩蓋它反射的光芒。

少年急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不出所料,劣質的制服口袋早已破出了一個大洞。

「差點弄丟啊……這制服的質量……」

輕輕的撿起那金色的吊墜,吹去上面的沙塵,阿爾文抱怨了一句。

這小巧的鵝蛋形吊墜被鍍金的細鏈條精巧地串起,吊墜周圍則是碎銀細細裝點。從樣式來看,它的主人本該是某位高貴的大小姐才對。

阿爾文最勇敢了!

看著吊墜,這樣的句子突然出現在少年的腦中。

將金色的鏈條握在手中,阿爾文向著天空舉高了手,看著那橢圓形的墜子在空中搖擺。

「這是你的東西嗎?」

是艾米的聲音。女孩不知何時來到了少年的身邊。

「艾米……?」

阿爾文聞聲回過了頭。

「是呢。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呢。」

「是女朋友嗎?」

「哈……應該,不是吧。」

頓了頓,阿爾文把吊墜收進了另一個口袋,又摸了摸,確保袋子沒有破。

「這是對我的鼓勵和肯定呢……」

她,現在如何了呢。

「哈……是非常重要的人吧……」

「嗯。」

點了點頭,阿爾文咧開嘴。

「剛才在車上好像忘了自我介紹吧?阿爾文·條頓,和你一樣也是下士。」

「嗯!阿爾文先生,請多指教了。」

艾米也點頭作為回應。

「說起來……阿爾文先生給我的感覺,很像我的哥哥呢。」

這個看起來靦腆的女孩,居然主動打開了話題。

「艾米的哥哥?」

「嗯……哥哥也是在帝國陸軍服役的,是很厲害的人。」

提起自己的哥哥,少女的臉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正是哥哥的原因,我加入了陸軍。」

「是這樣嗎……真想和你的哥哥見一面呢。」

看著眼前提起哥哥笑顏逐開的女孩,阿爾文心裏不禁有些好奇。

「但是見不到了呢……」

艾米的聲音卻突然失落了下來,笑容似乎也在一瞬間收斂了。

「哥哥他……在幾個月前的作戰中犧牲了……」

「呃……」

這出人意料的回答讓阿爾文有些無從反應。接著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有些陰沉了下來。

「抱歉……觸到你的傷心事了。」

最後少年只能這麼說。

「不是阿爾文先生的錯啦,阿爾文先生看起來很可靠,不知不覺就讓我想起哥哥來了。」

可靠……嗎?好熟悉的形容呢……

「都是這場該死的戰爭,我一定要親手結束它!」

話鋒一轉,女孩的語氣突然變得強硬,卻讓人感覺有些逞強。

和她,好像。

阿爾文在一瞬間愣住了,隨即他握緊了拳頭。

一定可以做到的吧,艾米。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