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小说剧情
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小说剧情

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小说剧情 kokyong

连载中 异世界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3 16:19:40
转载故事简介回过神来,自己正站在雪花飞舞的不知何处的荒野。  为何身在此地,无从知晓。  不止如此,记忆也……自己是什么人,连名字都想不起来。  在超出想象的状况之下,呆然地站立着。  但,如同嘲笑这种状况一般,突然遭到昆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少女回到帐篷后,就开始翻背包一样的东西

嗯、我记得是放在里面来着……

有了有了

一直想丢又不能丢的不知道怎么办、没想到这会居然派上用场了

这么说着,少女把折好的衣物递过来

嗯、替换的衣服。你一直这打扮的话、可真要感冒了

虽说是比现在身上套着的外套一样的玩意儿要靠谱得多……

呵呵呵、没事。是男装啦

啊、是么……

那、我去打个水了

恐怕是顾虑到我换衣服吧

跟少女交替的时候冷气从外面流进来

好、好冷——这确实会感冒啊…

把少女给我的衣物一下展开

但是,关键的玩意儿没看到,让我觉得纳闷

内裤在哪啊…?

把衣物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又是抖又是拉开,也并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

嗯再怎么、也不会带着男用内裤啊……

那就没办法了……

无可奈何,姑且算是无可奈何,所以决定了不穿内裤就这么穿上衣服

人、人家才不是有真空的兴趣哦!!

说到底人类初始都是裸的啊怎么能为没个内裤就害羞。不就是坐下的时候那玩意有点不舒服么

自己这么对自己说着,坐立不安的开始穿衣服。但是……

这裤子…有洞就是说这里是前面啊

穿穿穿……

唉咻…嗯~怎么说、穿起来不算舒服啊……

算啦。接下来是披上这羽织…然后用这腰带系上就行了吧?

好……

不过、说真的、这穿的还真不怎么舒服啊……

上面也感觉有些奇怪不说,下面总之是各种违和过了头

这参差不齐的感觉不行啊、而且没内裤**也是凉的不行

而且前面口子开的太大、别说透气、这简直是任风吹啊

嗯、在风吹前这简直要露出来了啊……

明显问题多多的服装。一个不留神就会变成有露出癖的变态

果然还是觉得这样下去的话有些糟糕的感觉

这里果然还是跟她说下、借个内裤…不不不、这还真不行啊

不说这样为人如何、至少为男不妙啊

人家也是好意借我。在要求多就要造天谴了

这里就应该不依靠她、凭自己的根性努力了

这么自言自语着,再一次开始摆弄起这身衣服

啊是么。把这比较厚的一面穿在前面、然后这边在…咦?

感觉到什么人的视线而抬头一看,发现是不知道几时回来的少女,脸上挂着有些困扰又有些惊呆的表情看着这边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姑且一问……

这么说着的少女,嘴角有些抽搐的样子

唔…这微妙的、温暖的眼神

不、不、这是误会啦。这并不是因为没有内裤才会

你现在圈在腰上的是外套。是披在肩上的东西啊

然后上身左右穿反、下身前后穿反

穿反…啊不啊、洞在前面啊、这不就是前面么?

那个是穿尾巴的洞才是啊……

哈?尾巴…?

将这个日常生活里用不到的单词空虚的重复了一遍

不意间移动视线一看,有什么东西在摇摇晃晃

从少女的臀部延伸出来的绳子……一样的玩意儿。毛茸茸的那个确实是……

……尾巴?

说起来、从洞窟逃出时好像是看见屁股周围有什么飘啊飘的…

但是,这个想法从常识来说就被否定了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嘛。肯定是装饰什么的……

这么重新想着,一把握住了那个摇晃着的东西

哦、做的不错啊。看着摸着简直像真的嘛

而且这触感、摸的超舒服

啊啊!!啊…啊…啊!?

软软暖暖的、还顺滑滑、触感简直极品…作围巾肯定好

而且还会动、这到底是什么原理……

唔…唔……唔!?

怎么了?变的更加蓬松但……

因为摸起来实在太舒服所以一直不停的摸啊摸的,突然变得像是毛全部倒立起来般膨大

这到底……

被勾起了好奇心,而双手一下子握住的瞬间

……啊!?怎、怎么了!?

被特别大的一声悲鸣给吓到,不禁松开了尾巴

为了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对着发出悲鸣的人抬起视线

一看,不知为何少女肩膀抖个不停的瞪着这边

我、我说、怎么了啊……

怎么了…?

然后,少女瞪着这边,往前跨了一步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意思…啊?

所以!!

我在问你这么随便的捏少女尾巴的你是什么意思啊!

捏这…啊、不这不是……

难道这…是真货?

当然了、我这自豪的尾巴不是真货那还有什么真货

啊、不这……

被少女从这可爱的容姿中散发出的无法想象的迫力所迫,自己踉跄后退

少女很重视的很关心般的抚摸着至今为止被我摸了个爽的尾巴

即便不是你也不能这么随便就摸别人尾巴……

啊…不这…怎么说呢

她大大的叹了口气

…哎、没办法、我看你也不知道的样子。这次就饶了你

怎么说啊……抱歉了啊

啊不过啊、一般谁会想到这是真尾巴啊

嘛人类的确是会进化的物种、像这种返祖的实例也不是没有但……

对于我这事到如今的辩白,少女摆着一副不知说什么好的其妙神情

难道本人眼花了么?

气质的脸蛋美艳的黑发。这些不错

她的确十分可爱、但、这会儿跟美丑无关的。问题是……

说、说起来心神不定的没注意到、她头上居然有毛茸茸在?

怎么了?

毛茸茸的大大的耳朵微微动了动

啊、那个、就是说啊、那个

耳朵跟尾巴…难道长得像人、却不是人?

不等等、要是在乱问扰了她心情、更甚把我丢在这荒郊的话…

……没什么

就当成什么都没看到吧

啊~我对这附近的风俗习惯不是很了解啦

看你那副打扮我想也是

少女对我的说辞轻轻叹了口气

呼、总之先来纠正你那错乱的穿法吧

被少女这么一说我慌慌张张的开始解衣袋。但是,是因为系得太紧了吗,没法好好的解开

唉咻…总算解开了。解下来…这边也系的死紧啊…

因为看不下去我的苦战吗,少女跪在我面前,用熟练的动作开始解衣带

站好啦

啊、抱歉啊

真是没想到、你会把这当腰带系啊……

她处理着我裤子上系着的腰带,这么哭笑着说道

是么?我看着又长又细的还以为是腰带

听到我这么说,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这个、是内裤呀

所以说…是内裤呀

内裤…就这、长条布?

呀、这长长的要怎么…难道、这就是那兜裆布么!?

是吧

虽说不知道、但能把内裤当腰带、我觉得你还是有点

对于我这边的苦恼,少女发出些许笑声,但没停下手上的动作

接下来……

少女把解开的那个一口气从我腰上拉开。但是……

那条带子(兜裆布),是系住裤子的唯一之物。解开那个的话当然就——

裤子被一口气脱到底,在什么都没穿的状态下,那玩意儿在少女的面前无风自动

受到这股视觉上的奇袭,少女全身硬直,视线死死的钉在那异形之物上

喂喂……?

她的脸,脖子,手,恐怕全身都像是被煮熟一样染上一片绯红。然后……

讨?

讨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厌!!

到底,是从身体的哪里发出来的呢。那股超音波一般的悲鸣,一瞬间让我意识远去

然后,情不自禁的用手堵住耳朵想要挡住这超音波的瞬间——

唔啊啊啊啊啊啊!?

这可怕的一击贯穿了下半身的那一个点

这样就穿好了

总算是接受了一般点了点头,少女温柔的拍了下我背后

原、原来如此、要这么穿啊

虽说又一次记忆断绝,但因为日常行为优良的原因吗,总算是安全生还了

这就是它原本的舒适感么。活动起来很方便啊、跟刚才完全不同啊

转了一圈,确认着穿这身衣服的感觉

与这相比,一开始的我流穿衣法简直是拘束衣

留给尾巴的洞也是,在知道我没有那种机能后,她就麻利的缝了起来,看不到屁股上的洞了

不过明明把有尾巴当作理所当然、但看我没有也不在意啊

虽说多少有些在意,不过这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吧

真是各种麻烦你了

重新面对着她,再次道了谢

嗯没什么、虽然出了不少问题、但也没什么了…

那么……

少女端正了自己的姿态,对着我清楚的说道

久远

什么?

我的名字……还有告诉你吧

久远。这就是我的名字

啊啊、名字啊

久远……

那么、你叫什么啊

名字……

嗯、名字

听到久远的话,我总算是想起了最关键的事情

对、对了、本人——

本人?

本人…是…

等等……等下啊……

手按着脸,翻找着应该存在的记忆

本人…嗯本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之后的话语无法继续

那、那你哪里来的呢?还有一直都做些什么事啊

哪里…来的?

哪里……哪里……哪里……

在脑海中像念咒一般不断重复,但就像是捞取云朵一般只有一片朦胧,毫无实感

是么……

似乎并非暂时性的记忆丧失,连久远也觉得有所困惑的样子

至今的至今我都在干些什么……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之时,突然抬起脸来看着眼前的少女

对了、这姑娘——

虽然记忆还有点暧昧、但救过我的这姑娘的话……

是注意到了我这边充满期待的视线吧。她平静的告诉我

你…独自倒在这无人的深山

独自?

嗯…就这么放着不管我也会不舒服、就救了你

所以、很抱歉辜负你的期待、我也只知道你这么多事了

是……么……

抱歉了

不、是擅自期待的我不好

{\pos()}你能理解就好。不过困扰了啊。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pos()}这么嘟囔着,久远把手伸向额头,手指按着太阳穴

就是啊。头大了、这我该怎么办呢

能明白的就是本人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件事么

顺便一提…这里是哪啊?

九重里的西方…狮子里州内、我这么说你懂么?

原来如此

……完全不懂

就算知道地名、但不清楚在哪的话也是毫无意义啊

其他还有…能问的事……

对了、那个大家伙!

大家伙?

啊啊对。黏糊糊的袭击过来的那史莱姆一样的东西。那是什么啊!?

……史莱姆?

久远呆呆的歪了下头,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是在指什么的样子

啊、难道你说的是塔塔利?

塔塔利……?

这是那生物的名字…吧?

久远有些没自信的回答道

真要问的话……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

能判明的只有、那是栖息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低深处

作为食粮会袭击进入那的生物

然后就是绝对不会死……这些吧

不会死……

嗯。那个呢、是不会死的

不管烧切打、都会马上又复活、不管怎么做都不能断他命

啊、这不死生物也太不可能了吧

最多就是生命力很强难死吧?

不哦、真的哦。真的不管怎么对付都不会死啊。不管弄什么怎么弄…都

最多只能彻底打到他离开、或者用他苦手的巨大声音还有光亮来驱赶吧

所以、现在也不是很明白那东西的数量和具体生态环境

什么啊、那不得了的生物。也太可怕了吧……

所以啊、你的运气应该非常好啊。要是稍微晚一点赶到、你现在大概连骨头都不剩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想起了那只被一口吞下去,转眼之间就被溶解掉的巨大虫子

看到我脸色变青,久远呵呵笑着说道

放心吧。只要不靠近他栖息的地方、离开村落时不要远离道路

只要守好这些基本注意事项的话、还是很少会被袭击的

是、是么、很少…是指?

真的是很少才会遇到么!?

万事无绝对哦。到那时候还是认命比较好吧

人什么的、运气不好吹风都会死啊

久远一脸淡然的这么说着

因为已经过去了才会说的这么轻松么、还是说……

对了、你今后怎么办呢?

今后……

真的、今后要怎么办呢……

抱歉哦、问的有点坏心眼了

没有记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还被问这种问题也只会让人困扰吧

嘛、的确有点

嗯~那么……

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她,仿佛要探寻什么一般静静的开口说道

这也是缘。就让我暂时照顾下你、怎么样?

这个古怪的念头让我一时哑口无言

这姑娘照顾我?

啊、谢谢你的好意啊……

……等等

要是被丢在这、不是很快死就是成怪物的伙食吧

多少有点不安、但都照顾我这么多了。这会儿也不会杀我吃我才对

至少在了解到各种情况前、就先依赖她比较好。这里就顺着她来吧

……好的、暂时拜托你了

看到我鞠躬,久远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嗯、明智的判断。能对自己老实是件好事哦

那笑容。看来我要是拒绝的话铁定被丢下死啊

那么、你今后的事也定下来了、总之先起好名字吧

……名字?

一直这么无名氏的话也不方便啊。你还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吧?

是啊……

说起来、没名字的话等到了村落也不方便啊

好的、那就是随便……

不对

这难道是个机会么?

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这有点不妙、但反过来想想这不就是洗牌么

那么。这不就是能给自己取个帅气名字的机会么

或许本人真正的名字平凡无趣呢

不、那还算好的、也有可能本来是个让人怀疑我脑子长包的诡异名字啊

这么想的话记忆丧失也不坏啊。不、不但不坏还很棒啊。这不就是绝处逢生么

那么的话、自然就不能随便取个名字了

这里就要取个之后不会后悔的、谁都会羡慕的美妙名字……

好!我的名字就叫!!

嗯~要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眼前的她完全无视了我难得的挥起手装酷,可爱的陷入了沉思

感到一股不祥的预感而战战兢兢的问她

那个…难道…你想给我取?

于是她呆然的仿佛在想着我在说什么啊一般看向我

没什么想不想啊、这是我的义务啊

义、义务?

保护人近乎父母嘛。就是捡到你的我、成为保护人的我、有着给你取名的义务啊

啊、不这……

这怎么看都比我年幼的小姑娘做爹妈可不带啊、不带啊……

如果你不需要我的保护、一个人也能活下去的话、也可请便哦

现在,对她说的这句话我完全没法反驳。对我这边无力的垂下肩膀的样子浮现出恶作剧般的微笑,她啪的拍了下手

那、就这么定了

哎…难得的这帅气取名计划……

结果,完全没有任何如我心意的,就如字面意义般的在排除我的情况下进行着我的名字决定大会

嗯、你的名字……

歪着头,看着顶棚的久远

片刻的沉默之后,她嘴里突然蹦出像是某个单词的话语

白……

白……?

对、[白]

看来对她来说是很让她满意的名字。她那么说着,朝着我微笑

今后就叫白、怎么样

白……

我在口中反复回味着她给予我的名字

不咋地啊……

……你说什么了?

背肌感到一股异常的寒气,浑身一颤

偷偷瞄了一眼久远,她明明眯着眼在微笑,却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心跳越来越快

啊!?不、没、没什么……

与那样的自己相对,久远轻轻咳了一下然后对着这边说道

这名字、可是相当正统有名的哦

可是从被传颂之人的名字中得到的哦

传颂之人……

嗯、被传颂之人……

对于记忆什么的都没有的自己来说,完全无法理解那份可贵

但是,从她那副怜爱般的表情中,总觉得能够理解那是何等有意义之物这件事

好吧……

本人叫[白]、今后就这么称呼我吧

嗯、这样就好

唔~!晨光耀眼啊……

不管世道如何太阳依旧照耀啊。那么今后要怎么办呢……

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吧?

转向声音来处,在那里的是抱着锅做着早饭准备的久远的身影

你身上、姑且是没什么外伤才是

身体状况么……

被久远捡到的时候的确是是昏睡状态的样子,那之后被不明正体的怪物们追来赶去

慎重的转了下肩膀,动了动脖子

……嘛、也没什么问题吧

真的?

嗯、硬要说的话、还是肌肉痛比较难受

听到我这逞强般的玩笑话,久远轻轻笑了起来

那就安心了。吃过早饭我们就出发吧

出发?

诶、要去哪啊?

一直待这也不是办法、所以我们去附近的村落吧

附近的村落?

嗯、稍微走下就到

是么、我还以为……

还以为?

啊、我还以为久远你、就是住这的人呢

你这是说、我长的像住在深山的野村姑么?

久远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嘛白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一直过这帐篷生活哦,好不好?

久远虽然笑着提出这个方案,但很明显眼睛没有在笑

等、等等、我可不是那个意思啊

哈哈、玩笑啦

我也只是旅行途中偶尔路过这。还有白你的关系、是差不多要下去了

旅行途中么

…到了村里、大概也有认识我的人吧

说不定问题很容易就能解决了

那么、在我准备早饭的时候、白你能把堆在那的行李都让那孩子背上么?

那孩子…?

被那样拜托的我有些纳闷

嗯、我没发觉这还有其他人啊

什、什么啊、这鸵鸟一样的东西!?

这鸵鸟般的生物是把我当成饵料了吗,亦或者想要嬉戏吗,十分兴奋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要咬我

鸵鸟?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这孩子不是什么鸵鸟、是马哦

这是……马?

怎么可能有这种马——不、不还有久远的问题么。这就是马了

我感觉自己的常识在慢慢崩溃……

早饭后,在太阳公公走到头顶之前与装满行李的鸵鸟般的生物一起出发了

说起来、你这样合适呢?

什么呢?

你不是旅行途中么。我在想本人是不是有妨碍到你啊

于是,久远毫无意外的回答道

也没什么啊、来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白你也就是顺便、不用在意了

是么?

嗯、我真的只是随意的独自旅行啊。今天往东明天往西…随心情四处晃

当然旅行的目的还是有的、但也不是什么急事啦

而且呢、我想在没有去过的土地见识各种事物啊

为了不后悔错过[现在]才能做到的事

久远一脸仿佛遥望着远方的某处一般的神情,这么说道

不过、不管理由如何、姑娘家的独自旅行……

旅途总是充满危险。昨天的两次经历我是相当明白这点了

{\fs}而且、有好好整顿的人之路也就算了、她这么在深山老林野路来回真没问题么?

我说……

为了对久远提出这个疑问而出声叫住她

然后,久远突然停下了脚步,让我不要再往前一步般伸手止住了我的行动

野狗…不、是狼?虽然对动物不是那么熟、但估计就是这类了

喂、喂、该怎么办?

怎么办?

啊、是么。没事吧、这些孩子很弱的

是、是么?

嗯。用木棍对他们挥挥的话、很快就会吓跑的

可现在还是对上来了、说实话有点麻烦啊

我这就赶走他们、稍微等下哦

不、就让我来帮忙吧

哼哼哼、倒霉了这么多次。抱歉了、就让我拿你们来泄愤吧

小狗崽子们~

看招、食我正义的铁锤——唔啊啊啊啊!!

……什么?

看招啊啊啊、正义的铁锤!!

……白、你在玩什么呢

啊不、等等、我说…久远姑娘呀

怎么这些汪汪们、被打不在乎的样子啊……

白、就算很弱你也不能这么开玩笑的玩闹吧、轻敌大意哦

啊、我倒没在玩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来啊啊啊啊啊!!

……白!?

啊、等等等等等——

怎么回事、这些家伙不是很弱来着么!?

打、打倒了…么?

久远闭上眼睛,用那对大大的耳朵仔细倾听

嗯、附近已经没有气息了吧?

是、是么……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当要死了……

那个…辛苦、了?

久远把葫芦制的水筒递给坐倒在地的我

我愁眉苦脸的接过来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耶!

说好的?

所以啊、不是说那些狗仔只要挥挥棒就会逃的么

{\fs}可别说赶走了、还反扑我啊、被打到也就是稍微缩一下。没搞好死的可是我啊

我倒也没说谎啊

那些孩子只是乘虚而入跟群袭的程度、真的没什么好怕啊

就那样…还?

久远看了一眼我这边

难道说白你……

啊、不不、没什么

虽然在意她想说什么、但还是不问了。我基本也能猜到了……

不、白是大病初愈、肯定还没发挥好吧。看样子也只是还没习惯的样子……

大概、在经历个几回、就能简单赶走它们吧

那种事、谁想再经历个两三回啊

那、我们差不多继续出发吧

喂、这就走!?不稍微休息下么……

两条腿完全使不上力,不停打着颤

我是无所谓啊、不过要是太悠闲的话还没到可能天就黑了、那也可以么?

那时就要走夜路、大概又会被那些孩子袭击吧

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还没有很倾斜

我说、村落只是稍微走走就到了的吧?

是啊、稍微吧

呆然望着我的久远

说谎…看着不像啊。没事的、村落很近…应该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