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纷乱时代
纷乱时代

纷乱时代 绯月天想

连载中 战争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04 10:18:42
一个纷乱时代的故事,以被后世誉为时代三杰的三位好友的人生经历为线索,展开的一段爱与恨,血与泪,信仰与背叛的传奇故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大人,您找我?”茗站在屋门口低声问着。

“来的正好,过来看下行军图。”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就着昏暗的灯光,茗向前屋里走去。大概有30平的办公室,正朝着门的是一张宽大的实木办公桌,桌子上散乱着各种卷轴图纸,

桌子背后的墙上张开着一副巨大的行军地图,地图上清楚的标明了整个帝国北方疆域的地形,村落,垭口等等重要的军事情报,其中在里尔大公的领地赛欧堡周边则做了各种标记,标明了里尔大公军队可能的布防情况。这张地图已经完全明确地将帝国目标指了出来,茗瞬间觉得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环境下可能有些唐突。

站在地图旁边有三个人,分别是任中央军团副司令的马克大将,中央军团第四军军长白晖中将及中央军团第四军参谋长隆德中将。

这三人中,大约50多岁马克大将是典型的帝国军人代表,打理的整整齐齐的平头,坚韧的目光,神气的八字胡,健壮的身体,一丝不苟的苍白色将官行军服,擦的干干净净地军靴。

茗想起了诗寇蒂对这位下属的评价,马克将军是典型的防守型将领,擅长使用最保守的战术获得最大的效果,他稳健和保守的风格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统帅不可或缺的镇定剂,但是同理他稳健和保守所带来的固执风格使他更为适合担任副手进行防守,借用诗寇蒂那讽刺的话语就是典型的榆木脑袋,但是就算如此茗也对这位将军保持着敬意,因为在课本上提到过在上次大陆战争一次极其重要的会战中,正是这位将军抵住了数倍于己的兵力,为诗寇蒂的回旋争取到了时间,使战役最终获得胜利。

最年轻的是白晖中将,白晖中将是帝国最为年轻的将军,前一阵刚度过了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在生日的同时被陛下授予中将军衔。和茗一样漆黑色的头发,幽暗深邃的眼眸,身材高挑,脸旁干净,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一丝冷峻,那种典型的帝国贵族气质的举手投足让人难以接近,犹如一柄已经出鞘的利刃一样锋利。

其年纪轻轻就受封将衔,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和他背后的白氏家族有关,当今皇帝的第一任王后正是白氏出身,虽然去世很久,但是仍让陛下很难忘怀。但是若提及白晖的军功,则没有人觉得不合适,上次大陆战争中年轻的白晖作为第六骑兵团团长参与作战,在那场诗寇蒂富有创造力的回旋战术中,他带领骑兵团突破侧翼直接进攻敌军指挥部,在共和国指挥部后撤不及时的情况下,当场击毙了军团参谋长及其幕僚多名,直接导致共和国部队失控,为帝国直接带来了会战的胜利。在此后中他也不断身先士卒,履历战功,被帝国多次破格提拔,成为了帝国最受期待的年轻将星。

隆德中将,帝国出了名的老狐狸,今年已然70高龄的他,几乎参加了近代帝国全部的战争。作为老牌的帝国参谋,其经验之丰富令人吃惊,战场分辨分析能力更是享誉全大陆,在上次大陆战争中,其能力让共和国名将,时任福音同盟全军总指挥官克里斯蒂安极度头疼,曾出价50万共和国磅的天价悬赏他的人头。在后续的一连串战斗中,作为近卫军团总参谋长活跃在战场,引领了整个近卫军团的胜利。后战争结束,由于年事已高,便申请调任第四军参谋长职位。涣散的目光下掩藏的是苍鹰一般的洞察力,明显的鹰钩鼻有着对战场最明锐的嗅觉,虽然已经满头白发,身子也不再挺拔,但是依旧是不能小视的一代名将。

从人员的配置上来看,可谓是老中轻三代人都有集合,这三人不管那一个都是军事能力极强的人,针对北方的里尔大公,中央军团更多是辅助北方军团,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诗寇蒂对北方的重视,只是一个军的兵力,却是由三位名将统率。

“从现有的情报上来看,根据时间推算,里尔大公的军队应该已经集结完毕了。”隆德轻声地向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同时缓缓地掏出一个烟斗开始往里面装烟丝。

“看来真的是铁了心,第一时间就开始集结军队了。”白晖头也没回,依旧认真地看着地图,喃喃地说道。

“根据陛下的要求,我们必须等待教宗国特使的出访结束后,才能发兵,这就有了一个时间差,给予了里尔充足的准备时间。”马克抱着双臂,用左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八字胡。

“时间差么,也就是说里尔大公如果速度较快的话,很可能南下突出自己的领地。”白晖分析道。

“恐怕难,以我对苏格沃夫那头老狼的了解。他敢南下突进,北方军团会比他更快地攻克新登堡。”花火一闪,隆德点燃了手中的烟斗。

“真是难以想象,里尔大公也绝对不是不懂军事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决定,难道他打算固守新登堡,等待叶氏和教宗国,甚至是北方的卡尔迪斯来解围?”白晖疑惑的说道。

“简直天方夜谭,不过我现在更为担心的是北风骑士团的态度。”马克将军停下来不摸胡子了,回头打量着刚走进办公室的茗。

“确实,咱们这次行军必然要经过北风骑士团的封地,军队补给也是来源于他们,虽然陛下担心他们的立场,选择由咱们出军,但是作为封地的保护者,里尔如果南下,骑士团应该也会做出反应。”白晖分析道。

“我比较担心,虽然骑士团虽然忠于陛下,但是他们和教宗国的关系也实在太过暧昧,一旦战争爆发,,情况就不一样了,国内里尔大公,叶氏和北风骑士团,加上教宗国,这四者同时发难,卡尔迪斯绝对不会闲坐着,一定会进来分一杯羹,情况就会变得比上次还要凶险。”隆德将军这里的上次,就是指上次大陆战争,虽然身在大战中,但是帝国内部还是团结一致的,没想到战争结束还不到10年,曾经的联盟已经荡然无存,国内甚至出现了反叛势力。

“你有什么看法吗?小伙子。”马克将军看着茗说道。同时其他两个人也回过头来打量着茗,白晖向茗微微低点了点头,隆德则笑眯眯地看着茗同时扬了扬手中的烟斗,两人用不同的方法都向茗打招呼。

“如果我是里尔大公,我就会冒险把军队向外突进,毕竟他越为主动,其他势力对情况的估计也会越来越好。更有可能加入到里尔大公的行列中,如果只是一味的防守等待其他势力的支援,在北方军团和我们的夹击下,他会越来越被动,情况越加危险。他应该会主动寻求会战。”茗并没有隐藏什么,直接坦言了自己的想法。

“这和我的想法基本是一样的,不如咱们到达索兰后就驻扎下来,等候北方军团的消息。”隆德拿下嘴边的烟斗说道。

“我觉得不妥。第一,我不信任北风骑士团,一旦在他们的地方驻扎,他们里应外合,太危险了。第二,我们如果不快速北上和北方军团取得汇合,我担心咱们落个延误战事的口舌。”马克说道。

白晖看了看马克直言道:“我比较赞成马克将军的意见,但是我是从别的方面考虑。第一咱们驻军索兰,骑士团一定会有所疑虑,加深和帝国之间的猜疑,一旦反叛,情况及其危险。第二,快速北上,汇集北方军团,无论里尔的进攻目标向南还是向北,他都会受到我们的夹击。单论兵力,就算我们正面对抗,指挥得当,拖时间等待北方军团南下,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里尔现在已经是一个孤注一掷的赌徒了,在我看来他会主要求战,而且从地形上来讲,我们看见的只有地图,而他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深深的了解,太危险了。”隆德反驳道。然后抬眼看看马克将军,等候他的决定。

马克深深地吸了口气,沉默地看着地图。白晖和隆德两位将军也没有说话,一位认真地抽着烟斗,另一位则把手背在背后沉默地站着。

突然马克把目光转到茗的身上,白晖和隆德向其点了下头,马克同样点头回应二人。

“我在此任命你为第四军参谋长隆德的随行副官兼任第六骑兵团作战参谋,即日上任,天佑普隆。”同时马克提起右手收拢五指按在胸口上,这也是帝国军人特有的行礼的方式,代表的是告诫自己随时准备向王上和国家献上自己的生命。

“天佑吾王。”其他两位将军说道,同时行礼。

茗在听到马克的这一番话的时候蒙了一下,因为作为刚被授予少尉军衔的他来说,直接负责担任一个团级参谋已经很特殊的提升了,更别说作为隆德参谋长的幕僚,直接参与第四军的军事规划了,这已经不是一个刚从学校走出来的毛头小子所能承担的了。稍微地迟疑让茗慢了一拍向三位将军回礼。“天佑普隆。”

马克将军显然看出了茗的犹豫,笑了笑说道:“你的军衔已经还是少尉,具体工作也还是主要在隆德将军副官这一块,而让你直接参加军级的军事谋划,也是不可能的,更多还是希望你能多多学习,这也是元帅的意思。”

茗很清楚马克口中的元帅是指谁。他只是没有想到姨妈居然做出了如此的安排,他更希望的是能在部队一线进行学习,但是从现在来看姨妈对他的要求显然更高。

“当然,你也不能忘记在一线部队的学习,我准备在军队行军的时候,将一个连的骑兵交给你负责。”白晖将军说道。

“今天的议题就到此吧,我回都城去面见元帅,等教宗国使者回来,咱们就开拔。”马克将军说完这些就离开了房间。

“离晚饭还有一点时间,你就留在这里帮我整理一下卷宗吧。”白晖说着就动手开始收拾了起来。

茗正准备回应白晖,隆德便抢在他之前说道:“那就麻烦二位了,老朽还有琐事,先行了。”说吧,并未等二人的答复,隆德也随在马克之后离开了房间。

“你的骑兵课程学的如何了?”白晖低头收拾着卷宗,问道。

“还算筹和。”茗懒懒地回答道,完全收起了刚才的其他两位将军在场的正经感。

“臭小子。”白晖回头扫了他一眼,但是明显能看出来白晖脸上的坚冰融化了,露出了笑容。

茗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又变回来那个在学校嬉闹的年轻人。茗在寄宿在诗寇蒂家的时候便很早就认识了这位帝国未来的将星。两人一见如故,虽然性格相差,年龄相差,但是却未影响二人的友谊。

“你啊,还是那么冷峻死板,现在都是中奖军衔了,还是这个样子,好像所有人都欠你钱一样,太无聊了。”茗嘲讽道。

“上次给你送的礼物收到了吗?”白晖压根没理他的茬。

“收到了,很趁手。”在得知茗即将参加军队出征后,白晖将自己曾经的佩剑作为礼物送给了茗作为贺礼。这把剑现在就挂在茗骑来的战马上,随时准备跟随新的主人参加战斗。

“我之前和姐姐商量过,想让你直接作为我的幕僚。”白晖继续说道,“可惜姐姐没同意,她执意让你去担任隆德将军的幕僚,具体为什么她并没有给我做过多的解释。可能是希望你能更好学习他的经验吧。”

“恩。”茗放下手中的卷轴摸着鼻翼回答,他有一个小小的习惯,就是心虚的时候会摸鼻翼,其实他是知道为什么的,因为诗寇蒂对于隆德这位老将还是有点不大放心,毕竟这位老将之前和里尔大公在军事上配合极多,而且私交也特别好,诗寇蒂让茗过去,除了学习这么老将的经验,更有监视他一举一动的作用,必要时候,茗甚至可以直接刺杀隆德。当然这点估计白晖也有所察觉,但是他并没有点破。

“北方之行就拜托了。”在前往北方的垭口前,奥朗阁主教亲自为雨歌和凯文两人饯行,教会方面排出的人员就是雨歌和凯文,而帝国方面的人员便是在这个垭口处和他们会合,其中还包含一个排的骑兵护卫队。

“信一定要亲手交给里尔大公。”奥朗阁主教在为雨歌做祷告的时候在雨歌耳边轻声说道。这封信是奥朗阁在昨夜晚礼拜过后交给雨歌的,并特意嘱咐雨歌不要向任何人泄漏这封信的存在,甚至对凯文也要保密。

“愿女神保佑你们的灵魂,在旅途中保持方向。”

“谢谢您主教大人。”凯文向奥朗阁表示感谢。

“帝国的特使应该快到了。”奥朗阁向抱怨道。这次帝国为了保障教宗国使者的安全,特意派出了一个排的骑兵,同时还派遣了一位使者陪同前往。特使的人选在出发之前也迟迟没有送到奥朗阁手中,这让这位自傲的主教大人非常的不满。

“也不知道帝国的特使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凯文也稍有不满地嘀咕道。

雨歌拿出怀表确认了一下时间,的确,按照行程那排,现在他们已经在路上了,而且这位特使让他们从早上一直等到了晌午,确实有失妥当。

就在大家焦急等待的时候,一队骑兵不紧不慢地从远处而来,高大威武的骑兵们半披着的黑色阿提拉夹克,夹克下黑色的多曼外套上横向一条一条白色的饰带,下身同样黑色的马裤搭配有白色上延的高筒军靴,腰间明晃晃地挂着那无护手黄铜柄的军刀,明显的表现着他们的身份。那阿提拉夹克和圆筒军帽上的黑鹰标志表明他来自北方集团军的骑兵精锐中的精锐,来自北方军团第十三黑鹰骑兵团的骠骑兵,来自北方草原上豪放的骑手。作为苏格沃夫手中最引以为豪的骑兵团,以作战凶狠勇猛而著称,基本每场会战他们所斩获的鹰旗都是最多的。但他们也同样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部队,狂放不羁的作风和骄傲的性格简直就是臭名昭著,酒馆斗殴,私下决斗,私生活混乱等等的问题在这支部队中屡见不鲜。

“难道这就是帝国给我们提供的护卫队?”凯文喃喃自语道,因为很难相信一向狂放不羁高傲的骠骑兵部队会心甘情愿来给他们做护卫。

雨歌皱着眉头望着远处而来的骑兵队,突然发现了异样。在距离己方可能有400码距离的时候,他们明显开始提升速度,由之前的缓步前进变为了快步前进,这是在为到达200左右距离冲锋做准备。

“大人,麻烦您先到车里面。”雨歌着急地向奥朗阁说道,奥朗阁也察觉到了异样,按雨歌说的躲向车里。“凯文,你随大人到车里去,保护大人,其他人都围着车面向外面,压低身体。”

果然不出雨歌所料,在200码的时候骑兵们由之前的快步开始纵马冲锋了。

就在雨歌拔出佩剑,奥朗阁和凯文刚躲到车上,其他随从都还乱了阵脚的时候,一骑骑兵已经冲到了距离自己不到两码的位置处,雨歌已经清楚地看见了战马上的人,他比其他骑兵的衣服要有更多的装饰物,银色的金属线穗带以及圆筒军帽上和别人不同白色的羽饰都表明这是一位军官。

就在雨歌做好准备准备躲闪即将到来的攻击时,骑士一把拉住了战马,战马从雨歌的右边冲了过去,而自己手中举起的佩剑则被骑士手中的弯刀一击打飞了。

武器被击飞导致手的酥麻感还没消失,骑士已经调转马头一拉战马,将战马的两个前腿拉了起来,马蹄只距离雨歌不到1码的距离,只要瞬间,雨歌就会被踏在战马之下。

雨歌咬紧了牙关,他不想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不代表他害怕死亡,迎着立起的战马,死死瞪着骑士。

“玩笑就开到这里好吗?布吕歇尔上尉。”一个清晰的轻快愉悦的声音说道。

这个声音雨歌非常熟悉,上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雨歌被这个声音的主人狠狠地作弄了一番,自己的心也被这个声音的主人带走了。

薇身穿着一身白色的骠骑兵服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跃进了雨歌视野,这次从衣服到马全都是白色的,金黄色的秀发被仔细地扎成马尾辫随着战马的一步一晃地摇曳在薇的后背处,小巧的嘴角流漏出满满地笑意。白色简单的骠骑兵服非常合身,完全是量身定制地样子,腰间佩着一把直剑,剑柄和剑鞘的颜色一如全身的衣服也是白色的,全身上下的白色配合上草原远处特有的绿,衬着阳光,让雨歌觉得薇是那么耀眼,就好象从梦境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来引领迷途的旅人。

从简单的几步就能看出薇控制战马的技术非常老练,在薇地控制下战马用细碎地小步慢慢地走到雨歌身旁。

“说好久不见好像有点不合适吧,雨歌小弟。”银铃般的声音触动着雨歌的心弦。

“啊,还真是不久啊。”雨歌无奈地回应道。

在靠近雨歌地身边,薇停住战马将身子躬下来,俯身去够雨歌的头。雨歌并未作出躲闪,任由薇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头,脸微微地有点发红。

“真乖,茗要是有你一半乖多好,就不会让人这么费心了。”薇的目光是那么温暖,让雨歌感觉如春日清晨的阳光一样和煦温暖。

“哎呀,大人好啊。”薇来到车前并没有下马,只是微微地躬了躬身子,向躲在马车里的奥朗阁主教行礼。

“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玩啊。小姐,对神的仆人做下这种事可是会遭天谴的。”奥朗阁厉声呵斥道。

“是吗?谢谢您的关心。如果女神大人真的有心,我觉得你是第一个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遭受天谴的。”微微依旧笑盈盈的,但是嘴里的话已经完全没有了温度。

凯文完全当作是无事人一样打开车配合着雨歌搀扶着奥朗阁下了马车,奥朗阁恶狠狠地瞪了瞪薇后,并未多说就带领随从离开了。

“切,依旧是那么让人讨厌。”薇并未掩藏自己的感受,直言了自己对奥朗阁的厌恶之情。同时布吕歇尔也向地上吐了口水表示了自己对奥朗阁的厌恶。

虽然雨歌很想表示自己对他们行为的不满,但是碍于薇和奥朗阁的作为,雨歌完全地张不开嘴。身旁的凯文打量着犹豫的雨歌,深深地叹了口气,张嘴岔开了话题。

“容在下失礼,请问哪位是帝国的使者?”凯文特意用有点迟疑的声音问道。

“是我,这位年轻的先生。”薇张口回应道,虽然雨歌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还是吃惊了一下。

“布吕歇尔上尉和他的骑兵连只是正巧回驻地,所以送我们一程,如果还有回程的话,应该是由里尔大公的人负责护送。”薇解释道。

“也就是说真正要到新登堡的就我们三人?”凯文稍微有点吃惊。

“是,这样的,路上还请多多指教。”薇笑着回应道。

“薇小姐,如果准备好的话咱们就上路吧,毕竟夜晚前要到达北郡镇。”布吕歇尔向薇说道。

“好的,如果两位没有什么问题咱们就出发吧。”薇看着雨歌和凯文说道。

“没有了。”雨歌回应道。

“多嘴一句,您的行李在哪?”凯文裂开嘴笑着说道。

“虽然很想说不用你操心,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告诉你我的行李已经提前送到北郡镇了,而且这位年轻人,长得帅气,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打探女士的私人问题。”薇调皮地回应道。

“那是真是失礼了。”说着凯文特别夸张地向薇行了个礼引来了其他人的大笑。

就着中午正中的太阳,雨歌开始了他的北方之行。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