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机械项链
机械项链

机械项链 super杨木剑

连载中 搞笑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20 11:21:48
机械天才少年持枪战斗。基本不败的战争被自己这边的军队搞败了,国家灭亡,在投降之际,被敌方误会要叛乱,直接枪毙,后来险险逃出,然后发现一切都不是这么简单,被改造过的大脑在少年发现一切之后自行毁灭!再次醒来······自己却变身成了一枚外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眼前这场面······想破脑袋也只能是己方败了吧?

在这被自己炸的破破烂烂的地下室中,忽视掉满地的死尸,也就只有刚刚冲进来的那个满脸写着‘敌方士兵’的人了。

淡定的举起手,‘鬼’果断选择了投降。

这么大好的局面······怎么会输呢?!

地方巨型坦克瘫痪,一栋楼失去战斗力,加上己方几乎是全军出击攻击这个小据点······

敌方是用了‘回城卷轴’回收大部队吧?(注:‘回城卷轴’游戏《魔兽争霸》里的一种道具,可以把使用者周围的己方部队传送到任意一个队友或己方城市。)

甩了甩脑袋,‘鬼’马上就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满是科技的年代······谁才能研究出这么一个玄幻的高科技呢?

“切。”

居然连一个小据点也攻不下了······

自己的祖国估计也要灭亡了吧?

可恶啊!

己方那些只知道吹牛皮的渣渣!没一个人会好好干!全都把责任交给自己!甚至将过错推给自己!那群只知道吃人民税收的猪!

使劲在心里对着国家官员士兵乱骂一通后,‘鬼’的心情稍稍好了点,开始打量眼前的敌军士兵。

但是天生对人类的反感与恐惧还是让他退后了一步。

这一步就惊到了敌人!

“别······别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也是吓了一跳,刚想开口解释······

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蹲了下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敌人手中的突击枪张开了火舌。

“喂喂喂!一下子就开火了是怎么回事啊!”

蹲伏在坦克车后部,感受到强力的子弹打击在坦克钢壁上的丁铃响声,‘鬼’不由得开口大叫。

这么一下子······对方哑火了。

“对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开火很光荣吗!?”

‘鬼’又是跳了起来,双手重重的拍在了坦克车钢板上。

“咔嚓!”

只见对方又举起了手中的突击枪。

“别······别太嚣张了你!我,我,我才没害怕呢!”

好听的声音在‘鬼’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是个女孩子啊?

但是这个不是重点啊!

“你回答牛头不对马嘴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我问的很明显是‘对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开火很光荣吗!?’好不好!还有——”

但是他没能接着继续这么大吼大叫的吐槽,又迅速蹲伏下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与开火声一同响起!

······

你这样子还不像是害怕!?

蹲下来以坦克车作为挡板的‘鬼’淡定的在后面继续补充吐槽。

带着头顶呼啸而过的子弹慢慢停止,他就知道对方终于冷静下来了。

刚站起来双手抱头想说什么······

‘鬼’便是瞳孔一缩······

眼前的敌方女孩果断将原来的弹夹拆卸,重新装上了个······

然后又是举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蹲下重新坐好的‘鬼’双手环腿,极其淡定的等待这头上呼啸而过的子弹停止,貌似他在与人交谈上都没这么淡定······

这能成为你为什么可以安安静静及其淡定的等待上面夺命的东西全部用完的理由吗!?

连续三十发子弹终于连射完了。

‘鬼’又是站了起来。

结果又是看见对方在换子弹。

“喂喂喂!连射这么多发不会炸膛吗!?”

这次他不再蹲下,反而又开始吐槽。

“明明是个俘虏!”

对方貌似很是慌乱的扣下了扳机。

“砰!!!”

果然炸膛了!

女孩的双手紧紧握在内部爆炸的枪械上,炸膛的危害自然也就显现在了她身上······

强大的震动力让这个女孩的手关节······脱臼了,再加上前面射出的过多子弹产生的后坐力······这一下就把枪械炸脱出了女孩的手,高飞的枪械还好死不死的飞到了‘鬼’的脚边。

······

场面太具有喜感了,吐槽点也太多了所以导致了‘鬼’现在的尴尬······

丫的该怎么吐槽这家伙才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将炸了膛,可以说已经是报废了的突击抢一脚踹到一边,‘鬼’一步步向女孩走去,然后······女孩好像是认了什么命死的抬高了头蹲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面无表情的‘鬼’对此表示很无语。

蹲到女孩面前,轻轻的捡拾起她垂在地上的双手。

“满脸‘给我个痛快吧!’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我又不是食人族。”

无奈的在手上添上力,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响声,帮助女孩接上了手臂

“咿呀!”

女孩的声音中包含着接骨时的痛楚,以及对自己没有被对方杀死反而被救助的疑惑。

“咦······果然,你们那边也是,没士兵了吧?居然窘迫到要抓人民来当民兵的地步了吗!?这群王八蛋!”

站起身来的‘鬼’摇了摇头,开始四下找寻自己制造的枪械零件。

“咦咦咦?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正规军!?”

女孩子的发言怎么看怎么感觉充满了惊讶。

淡淡的瞥了一眼女孩,‘鬼’尽量让自己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找寻。

“你的动作充满了喜感。”

有够犀利的解释!

女孩怎么看怎么都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

“我们的大部队······全灭了吗?”

过了许久,‘鬼’终于捡起来所有沙漠之鹰的组建,用了七秒组装好。

“没,没错,我们把他们引到了雷区,熟知地形的我们就在那里用掩体与地雷把他们歼灭了,抓到不少俘虏,貌似打完这一仗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女孩听到‘鬼’的声音时大大的吓了一跳,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是么······终于被人灭了么?”

‘鬼’将沙漠之鹰插在腰间,又开始寻找那把自创狙击枪。

“你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很哀伤?”

女孩弱弱的问道。

“还有,刚刚为什么要对我,这个敌人施救?”

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狙击镜,仔细擦了一下上面的灰尘,鬼的眼神充满了落寞。

“因为你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作为军人最主要的就是不能对手无寸铁或者失去防抗能力的人下手,而作为人类最主要的就是不能不进行救助。”

点了点头,女孩举起一只手,将军盔摘下,露出了漂亮的脸蛋与黄金色的头发还有一双闪闪发亮的蓝色大眼睛。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爱丽丝,出身在‘村庄’······虽然那里已经毁了,自己人干的······”

切!

双方政府都已经腐败到这种程度了么?

‘鬼’的眼睛微微闪烁,一言不发。

“轮到你了,嘿,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女孩好像回复的活泼,爬了起来,拍了拍靓丽的军服,一蹦一跳的来到了‘鬼’的身边。

“才不要。”

果断否定,‘鬼’马上退开三步,拉开双方距离,满脸写着‘人类勿近’。

“什么嘛!人家都把名字告诉你了!”

好像是认定了眼前的男孩与自己是同一类人,原本担惊受怕的女孩开始缠人,撒娇。

“我又没有要你说······接下来把我抓到你长官那吧,你俘虏我了。”

“耶耶耶???”

女孩好像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不是吧!?难道说你要我配合你杀了我长官!?”

男孩背起狙击枪,将双手用手铐铐住。

“不,我的祖国灭亡了,自然是到你们那去了。”

“什么!?呐呐!那不是叛国吗!?”

冷眼看向身边的女孩,嘴唇微微震动,吐出几个字。

“我没有祖国了,就像我没有姓名一样·····甚至说我原本就没祖国。”

“你在开玩笑吧!你这样······你没姓名!?”

“没错,周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那你父母呢!?他们可是生你养你的人啊!”

“父母啊······他们可是连生都没生我啊!”

冷笑一声,‘鬼’看向了爱丽丝。

“我在两个月大的时候,还没结婚的父母就把我人流了。”

那你连活都活不下来好吧!

爱丽丝感觉有些惊人,默默吐槽。

“后来······”‘鬼’的面色古怪“我由于出来时并没被搅碎,而是在切断脐带后自己滑出来的,所以身体就保存了下来,接着就被拿去做实验······我完完全全记得当时还是胚胎的事!那个时候大脑就发育出了记忆,然后······被注射了一种不明液体,再接着······跳过了那十月发育,直接变成一岁的模样。貌似之前的大脑奇异构造也是研究人故意创造的,所以说······”

带着邪魅的笑容,‘鬼’一双漆黑的瞳孔看向爱丽丝,“我连人都可能不是啊!”

地下室的木板门被风吹开了。

外面的阳光照射在爱丽丝背上,完全照不到眼前的少年一丝一毫。

这种感觉,仿佛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很讨厌的感觉。(摘自《宠物小精灵》火箭队两人一喵的神奇组合每集必定被打飞时的口头禅。)

虽然自己不是火箭队。

“那么,不要紧哦,我们一起走吧?”

巧笑如花,爱丽丝对着‘鬼’伸出自己的雪白小手。

“没名字也不要紧哦,就让我来给你起一个吧······”

‘鬼’愣住了,什么意思?

“不要紧呦,你不是说过么?人类······就是要互相帮助的。”

缓缓走上前,将少年拉到身边,缓缓搂住。

“可怜的小家伙,一个人,很苦吧?”

阳光连同少年的身躯一起照亮,两人现在的状态······就像一对姐弟。

少年却是勒紧了嘴唇。

不行!不能这样!自己只是个连人都不是怪物罢了!怎么可以奢求这一点温暖呢!

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落下,为的不止是心底被自己抹杀得差不多的感动,还有为自己现在毫无动作的憎悔。

没错,这些东西来的再是好······一旦失去,自己承受的痛苦将比现在强百倍!

身体开始挣扎,不断的向后瑟缩,企图回去,反悔黑暗的地方,不要让这温暖蒙蔽了自己的心。

接着他便是惊讶了······

自己丝毫逃离不了爱丽丝的怀抱!

爱丽丝抱得很紧,不松开一丝一毫,纤细的身躯微微的抖动着,似乎在忍着什么不爆发出来。

”怎······怎么可以!”

用尽了全身力气,他终于冲爱丽丝的怀抱中挣离了出去。

慢慢喘着气,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要做什么,只是一步步的后退。

然后他看见了。

爱丽丝脸上的泪珠。

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

晶莹的泪花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显得圣洁无比。

她······哭了?

他所有的动作都停留下来。

爱丽丝急急忙忙的擦干净眼角的泪花,强挤出一丝笑容。

“抱歉抱歉,刚刚想起我弟弟了······虽然已经死了。”

看着脸上写满了落寞的少女,少年心中充满了罪恶感。

但是他选择了沉默,常年养成的不近与人的习惯几乎无法改变。

“那个,你当我弟弟好么?”

好险!

差点就一个顺口答应下来了。

少年一咬牙,将拷着双手的手铐举起,“带我走吧。”

并没有答应的意思,这让少女的泪一瞬间都要掉落深深的低下了头。

“我可能是比你大哦!”

少年的下一句话却让少女抬起了头。

少女赶忙抹了把泪,“怎么可能!?人家可是十五岁了耶!”

少年的脸一瞬间······就这么变了······

比自己大一岁耶!

勉勉强强扭过头,少年的声音断断续续。

“哈哈,哈,我,我的年纪,可是,十四,哦不!十六岁咧!你,你可比我小!”

少女眯了眯眼睛,划过一条危险的弧度。

“是么?刚刚好像听到了十四这一个数字哦!”

“咕唔!”

被说中了!

微微叹了口气。

“带我走吧。”

还是这句话,少女的脸登时又拉长了。

“我打算投降你们国家。”

下一句话又让爱丽丝开心起来。

现在战争结束了,这就说明很快,大家就可以重新回去了,过自己的小日子。

现在投降,很有可能会被认同成为这边的公民。

那么。

两人做姐弟也不远了呢?

到时候再好好把他的心里阴影去除。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那么,我现给你起个名字吧!”

少女开心的样子可爱无比。

“喂喂!你还记得这个啊!”

‘鬼’显得万分无奈。

“名字用我以前的就行了!以前的外号······”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外边,态度十分不自然。

“那你说说你以前的外号是什么啊!?”

双手叉腰,爱丽丝额头上都鼓起了青筋,眼前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好呢?

······

“‘鬼’,‘死神’‘非人哉’‘先驱者’‘新人类’······”

“停停停!怎么第三个还有点文艺,后面的就都变成高达啦!?”

“你怎么知道他们也叫过我高达?”

‘鬼’显得十分吃惊,然后在爱丽丝几乎崩溃的目光中补上一句。

“高达00力天使。”

原因就是你那狙击枪吧!!!!

“话说回来······”少年清秀的脸蛋突然冷了下来,显得狂躁无比,“我们还没认识超过三十分钟吧!你跳剧情也跳的太快了吧!”

这个······算是吐槽么?

“呵呵~”

爱丽丝轻轻笑了起来。

“不是的,你身上的气质和我很像呢。”

乡村民族的气质吗!?

在心里淡定吐完槽,少年背过身子。

“仔细想想我们从相互发现到现在的过程吧。你该不会是那边派来专门抓我回去的吧?”

明亮的眸子渐渐布上阴影。

黑色风衣下的纤瘦身躯也是颓然。

但是······

“你在说什么呢?”依旧巧笑如花,爱丽丝走出阳光,来到少年背后,轻轻抱住这个与自己等高的少年,“我们拥有的相同气质······是乡愁啊!”

少年漆黑的眸子猛然瞪大。

“怎······”一把挣开少女,‘鬼’马上拉开两人距离,更加深入黑暗的地下室,“怎么可能!我可是被改造出来的家伙!怎么可能有什么乡愁!”

不!这是有可能的,以前每天夜里做的那个梦,那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那里总是会把自己的心脏搞的很痛,一想起来就痛······

这就是所谓的乡愁吧?

但是,自己是改造出来的人!在十岁之前,还没逃出那里前······一切都是历历在目!

怎么······怎么可能有这么人性化的东西呢?

清秀的脸蛋微微扭曲,少年选择了不去看爱丽丝,将头撇到一边,像极了一个耍脾气的小男孩。

“怎么不可能呢······”双手紧扣,一起放在胸口,爱丽丝缓缓开口“从刚刚开始我就发现了,你话中的矛盾······你说你是改造人,那么,你的那些大道理是哪学来的呢?如果我是改造你的人的话,我就只会为了一个目的而改造,现在是战争年代,即使结束,也改变不了这持续了数十年的战争······那么,我的目的肯定就是你的战斗力,并不会给你灌输知识的······”

“够了!”头部传来阵阵剧痛,似乎在阻止自己的继续思考,‘鬼’双手抚上额头,手铐间的铁链摩擦传来沉重的金属音,“别再说下去了!”

大脑随着爱丽丝的话不断思考着,一个劲的肯定着她的说法,接着,便是不受自己控制的自主思考,将思考出的信息量传输至大脑。

不断解析以前记忆中的种种矛盾。

到底怎么回事!?

大脑越来越痛······终于打断了自主思考······

“呼~呼!呼~呼!呼!”

喘着粗气,少年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随着思考的停止,那股剧痛也随之散去。

果然······是有着什么内幕啊!

“你怎么了!?”

爱丽丝看着少年的变化,马上大叫着跑了上去,满目的关怀。

“对着一个刚认识的人这样······你果然是天然呆么?”

“咿唔~”

气的鼓起了小脸,她马上想到了该怎么整蛊眼前这个家伙。

但是她注定不能成功了。

‘鬼’乘着缓过气来的当儿,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吓坏了!

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个人影,从腰间拔出战术匕首朝着两人一步冲来,看样子,绝对是要进行攻击!

目标就是爱丽丝!

不是说没有己方部队继续抵抗了么!?

没时间考虑了!

‘鬼’一步冲上前,用左肩使劲撞开了爱丽丝······

你以为他就会这样被捅到了么?

那么你就太天真了。

举起双手,利用其中的锁链狠狠的撞上了对方的战术匕首,改造过后的肌肉虽然看起来纤弱,但是威力十分不俗,只是一下就把经过冲刺的对方给挡了下来。

没有等待敌人的丰富经验显现出来——比如身体其它部分继续攻击或者见好就收——少年的双手就已经沿着敌人的右手攀上,用锁链将其狠狠地搅住。

对方的叫带着破风声提了起来,似乎是惊讶与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战斗为何比不过吧?

目标居然是自己的**!

“你狠啊。”

淡淡吐出一口气,少年整个人快速无比的后退,顺带用锁链拉扯,手上的铁拷紧紧地捆在了对方手关节上。

将一只脚站立的对方拉的重心不稳!

顺便再是双手用力一放一锤!

竟是将对方的手关节都卸了下来!

关节的碎裂声让在旁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爱丽丝一阵毛骨悚然。

这个看似温和的少年······

居然有着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

对方居然没有发出丝毫惨叫!

该说不愧是当兵的吗?

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士兵——虽然看不到脸,之前由于突然冲到阳光中的原因······看见的对方可是黑色的!——’鬼‘走上前,毫不留情的一脚踩了上去。

敌人脖子处可以看见深深的变形!

大动脉铁定被拉断了,必死无疑。

一旁看着战斗的爱丽丝不由一阵颤动。

“是假的吗?”

“?”

不明所以的一句问话,少年面带疑惑的看向爱丽丝。

“你之前说的不杀毫无反抗之力的人的话是假的吗!?”

瞪视自己的爱丽丝看起来十分愤怒。

不过这也难怪,自己脚下的士兵怎么看怎么弱势,再加上一只手被卸掉······可以说是毫无反抗能力了吧?

但这也只是对一般人来讲。

“真正的士兵可不是一般人,他们在多么危险的环境中······都可以敏锐的抓住你的破绽······”

一脚狠狠地踩上了尸体的左手,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左手踩断离了身体,鲜血四溅,飞到了几乎尖叫的爱丽丝身前。

但是她现在根本尖叫不出来!

只因那左手上紧紧握着······一支自动式连发手枪!

“······然后出其不意的杀死你!”

少年冷漠的眸子没有丝毫改变,常年的战斗并没有让他变得多么狡猾,倒是更加敏锐。

如果刚刚疑迟一下,现在脑袋被轰飞的,大概就是他了吧?

······

爱丽丝缓缓跪坐下来,双手晤面,距离两米左右的‘鬼’还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她那纤弱的肩膀明显的在颤动。

“看起来你还没有习惯战争啊······也对,如果习惯了那种东西的话,你就会变得和我一样······”少年转身,面向门外,“变成个怪物!”

“不是的!”

爱丽丝突然含泪抬起头,结果······

大脑记住了那一瞬间的事。

少年面露苦涩,双手上的手铐则是将其勒的紧紧地,中间的锁链四处飞溅,然而······罪魁祸首则是······

少年面前高速旋转上升的子弹!

不超过零点五毫米的狙击弹!

这啥玩意!?

时间瞬间回复。

门外慌慌张张又是闯进来一个人。

一个男人,衣着很明显告诉两人。

这家伙是少年的‘己方’。

这时子弹的声音才传了进来。

看到这个人,少年难以控制的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不是‘通信员’吗!?

#######

闯进来的‘通信员’也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鬼’。

“耶!?‘死神’!?你还没死啊!”

少年无奈的搔了搔略长的黑色头发。

“你都叫我‘死神’了,我怎么会死呢?”

略微退后一步,这个动作被爱丽丝敏锐的发现了。

“怎么会!就是因为你啊!就是因为你我们才失败了啊!混蛋!”

‘通信员’狂怒的冲上前来,一拳向着‘鬼’打去。

“关我什么事!?”

‘鬼’淡淡定定的用手接下来这一拳。

‘通信员’依旧狂躁无比。

“我在战役这段期间也上阵了!带着话筒呼叫了你多少遍你知道吗!你肯定是知道的吧!知道那个雷区!我们所有人倒在那雷区的有多少人你又知道吗!你这是叛国!逃战——”

少年对着这个蓝色头发的中年大叔不客气的就是一拳。

强大的力道将他直接打飞,重重的撞到了坦克上。

“不要这样说嘛,大叔。这次我的任务······你们压根没打算让我活着回来不是吗?”

“就因为我在军队中对你们这些‘执行官’百依百顺,加上身体的异常,才会被你们当作眼中钉,与你们争抢职位的最强敌人。”

“还记得那辆大坦克吗?在那里时我就发现了。”

“那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没有任何用处的摆设!吓人用的,我可不相信你这情报员根本不知道这事,你只是想让我吸引火力吧?”

微微一笑,少年的眸子看起来危险万份。

“再来就是我的弹药问题,只给九发子弹,让我去清扫一个几乎四十人的大楼,这中间没有什么猫腻那我干脆撞死算了,还说弹药库没子弹?要不是留了个心眼半夜去看了看······我还真的会被你坑了罗!”

“然后是说我叛国?因为我才失败了?”

“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左右着战场呢?不在就是让你们失败的主要原因?”

“怎么可能呢?你在说笑吧,大叔!”

少年的声音猛地变得异常尖锐。

“还有就是······现在我们连国都没有了!还叛个屁啊!”

爆了句粗口。

终于走到蹲坐在坦克钢板前半死不活的‘通信员’面前。

“所以,大叔你还是学个乖,投降老老实实去过农民的日子吧~别再出来坑我们外加丢人现眼了。”

柔和的面部线条在‘通信员’看来是多么的可怕。

木板门被什么人一脚踹开,‘鬼’没有去看,只是慢慢站起来,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看来······这个十四岁孩子都要上战场的时代······可以结束了······吧?

大概吧?

接着‘鬼’便是被压解到了敌方长官那,直接表示了投降······

在被‘通信员’又一次嘲笑并且痛骂为‘鬼’与‘死神’以及‘不是人’时······爱丽丝站了出来。

在少年发泄后又再次受到创伤的心灵上慢慢修补。

“谁说的!?这孩子可是我弟弟!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也是有名字的!”

耶?名字······就是那个一直说要起但是一直没有付出实际行动的那个东西么?

少女清灵的嗓音响亮的叫出了几个字符发音。

“Charlene!夏琳!他就叫夏琳!”

少年抬起头,对着爱丽丝微微笑了笑。

谢谢。

希望这个意思传达出去了吧?

接下来······

恐怕自己就得死了。

脸色缓缓阴沉了下来,夏琳看向了一旁的‘通信员’。

这家伙活不成了,那么,铁定会把我拖下水。

至于为什么活不成······逃离的俘虏是可以直接枪毙的!

“你等着瞧吧!我们国家是不会就这样灭亡的!我们的核武器还没动用!就算你把我们两个都给杀掉,他们也会来帮我们报仇的!”

果然啊,极其淡定的对着‘通信员’报以淡淡一瞥,夏琳百般无赖的闭上眼,闭目养神。

就算是被拖下水,夏琳也有信心从这里逃走。

强者的自信······

如果我这样说的话果断会被打吧?

不过······说道要动用核武器······他们是想要把这个地球回来么?

现在的核武器,一颗就可以把一块大陆炸的稀巴烂至海水灌进,外加整块大陆不能生活······

要是几颗一起爆炸的话······

不过真的到要动用核武器的话,这个世界也不用要了吧?

那么就真的是世界末日了。

切。

自己的目标还是达不成么?

战争还是要继续么?

多么简单的目的啊,停止战争。

又是多么可笑,天真啊!

果然······我还是太天真了么?

将头高高的仰起,夏琳看见了敌方指挥官那慌张的面孔。

果然······待会儿看准时机就逃吧。

自己不可能有着平淡的生活的!

三.

敌方指挥官亲自举起了手枪,对准了‘通信员’。

二.

一枪毙了他。

‘通信员’死前是看向夏琳的。

果然是想要托自己下水么?

一.

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自己。

夏琳的眼角微眯,详细的捕捉到了指挥官脸上的各种情绪。

恐惧,愤怒,发狂······

指挥官手指扣紧了扳机。

“不要啊!”

后面传来的声音很明显是爱丽丝绝望的尖叫。

奇怪······

我有危险她绝望干嘛?

不管了。

夏琳的瞳孔瞬间放大,顿时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全身被迟滞了······

所有人都可以看见眼前的超慢拖延镜头。

指挥官扣下了扳机。

甚至空气中传来的微微振幅传导声音都看得见。

子弹极其缓慢的从枪管里冒了出来。

飞向了夏琳。

然而夏琳只是举起被重新拷进的手臂······

时间回复!

子弹与手铐相撞,强大的冲击力让手铐直接碎裂,正常来说应该是要断裂的手骨却像没事一样的向着指挥官抓去,一把抓中了他的脑袋。

另一只手则是拎起断裂而尖利的锁链直接抵在了指挥官肥胖的脖子上。

“只是那个傢伙乱说而已······你这么惊慌干什么呀?”

几乎是示弱的话语。

对于夏琳来说,与人交谈······大概就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然后示弱。

这样会方便很多。

只是今天神都不照顾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肥猪一样的指挥官发出了恐惧的惨叫。

夏琳微微皱眉,有点麻烦。

周围的敌方士兵齐刷刷的举起了手中的枪械,见识过夏琳的力量后,所有人的心中都恐惧万分,那还有心思说话。

这下惨了。

“喂喂喂!要不要这样啊,我都说了不要理刚刚死的那个家伙了嘛······”

声音越来越小,让人感觉好可怜。

看向了说与自己有相同气质‘乡愁’的少女,爱丽丝,夏琳的脑瓜子里不住的又开始胡思乱想。

头痛!

又来了,一思考自己对梦境中的那个地方是什么感情时,头都会这么痛。

看起来现在自己十分危险啊,虽然是脱离了任人宰割的局面······

可恶!

大脑还在不住的思考!

该死!该死!

如果把这些找出来的矛盾集合在一起的话!

“咔嚓。”

少年的脑内顿时响起一阵杂音。

再加上不和谐的由来。

终于知道了!

怪不得,怪不得一直奇怪为什么自己被人流却活了下来!一直奇怪为什么对胚胎时的记忆都记得清清楚楚!

原来是这样!

这些记忆······都是捏造出来的!

到底是怎么样的疯子才能凭空捏造记忆啊!

那个改造自己的家伙,那家伙与自己的最后一面······

痛!头······好痛啊!

但是,还是要思考!不能一无所知!这个世界······不是这么简单!

可恶······痛到几乎无法思考了吗?

夏琳松开了手中的指挥官,任由他尖叫着跑开······

最后看了一眼爱丽丝······

记起来了!

就是爱丽丝!最后的时候,那个疯子把挣扎中的爱丽丝带来自己这边!然后干了什么······

记不起来了!

但是那家伙打开了一个洞,一个虫洞!离开了这个世界。

居然敢就这样走进虫洞,这家伙也真是疯了!

然后是······

爱丽丝。

她那时一见到自己就大喊大叫,干了些什么来的,讲了些什么?

记得自己好像只是当她在发疯,让她哭得很伤心。

六岁时的事。

那时场面和现在······

居然差不多!

可恶啊。

大脑,好像要爆炸啦!

夏琳痛苦的抱住头,蹲了下来,几乎就要打滚。

爱丽丝挣脱士兵们的包围圈,冲了进来,护住了夏琳。

在夏琳的视线中对着士兵们一边摇头一边哭着说了什么。

什么来的?

完全听不到。

夏琳的耳朵开始耳鸣,外界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

视线也是慢慢模糊。

真的是好熟悉啊。

!!!

记起来了!

六岁那年,自己因为不愿意打针而被严加拷打······

爱丽丝就这样哭着跑了上来,护住自己······

那是说了些什么来的······

夏琳瞪大了眼睛看向爱丽丝。

尝试从她的唇语中读出意思。

“别,伤害他······”头痛又再一次剧烈,让少年一是更加模糊,“他是······”

终于解读出来啦······

现在与六岁那年一模一样······

自己终于记起来了。

“别伤害他啊!他······他可是我弟弟啊!”

没错······自己,就是那所谓,死去的弟弟。

再一次见面,双方居然都没认出来啊······

直到这个场景。

让自己完全回忆起来自己的记忆。

与爱丽丝一起的,真正的记忆。

关于家乡的记忆。

关于自己原来的名字‘夏琳’的记忆。

爱丽丝在自己被压到这个指挥官面前时,就完完全全发现了吧?

原来······我还是人类啊。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回忆起来了······却是倒下了呢?

我会死么?

有些恐惧,因为又有了可以眷念的东西······

又开始惧怕死亡了啊。

“姐姐······”

最后一次叫出一声······夏琳真正地闭上了眼睛。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