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狐仙与我
狐仙与我

狐仙与我 煮雪烧荼

连载中 西幻 玄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1 15:47:46
那日,雪一般的长发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狐仙大人,您回来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在一片喧杂的人声中,旁边的各种各样的店家应有尽有,白发少女立刻被玲琅满目的商品吸引,咻的又跑不见了。

剩下的只有黑发少年,呆呆的面对着人群……

千夜…你在哪?

少年无力的呐喊道。

故事还要从早晨说起吧。

昨晚不知怎么睡的,早上居然被千夜当做抱枕抱着。看着她那安详的睡姿,我有点不忍心吵醒她。不过脸和脸还在紧紧贴着,确实很难挣脱。

艰难挣脱后,然后穿好衣服,准备洗漱。想着在做好饭的时候叫千夜起床,然后一起去吃早饭。

洗了脸后,总算是清醒了许多,昨天她来了,还是不打任何招呼的就来了。于是,之后该怎么办呢?

总之,先做饭吧。这是注定是一条任重道远的沉重的路啊。

走进了厨房,打着了火,热好油然后开始做饭。

话说起来,这些电器虽然非常方便,但是也是十分危险的,待会千夜睡醒的时候可要好好的提醒她,她好像还不知道这些。

毕竟我可是把厨艺技能和打扫技能点到满的男人,这一点儿饭一会儿就做好了,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今天的早餐主点是蛋炒饭和牛奶。不过我想千夜应该吃不惯吧,毕竟在老家总是打猎吃肉的,要不就是她亲自下厨做饭的。

逐渐的,从开门声,脚步声到洗手间的水声,渐渐从模糊又清晰起来。这肯定是千夜起床了,本来还想等我现在做完饭再叫她的,而且现在已经做好。

“唔……三箐在做什么好吃的?”

循着这个声音看过去,是千夜,正在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看着我。不过有一点,除了内衣外,空空如也。纯白的内衣就这样显露在我的面前。

“你,姐你干什么呢!?为什么不穿衣服?”

“什么啊?是你把我的衣服洗了啊,现在还在结成冰诶,当然没有衣服穿吧?”

她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不解的看着我。

“而且客厅这么暖和,我不穿也是可以的吧?毕竟我可是狐仙啊,这点算什么,我可是很耐寒的。”

她又自豪的拍着胸口,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样绝对不行,跟我来。”

我抓住她的手,拉着她往里面的房间走。

“哇啊啊……干什么,三箐?”

这个房间原本是父母的。但是现在的话,父母经常出差也不经常回来,所以这个房间已经很久没开过了。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打开了房间。这个房间和我的房间不一样,是向阳的,一面大窗户正面透过的金色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什么东西都摆放的井井有序,十分整洁的一个房间,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因为好久没人住了,所以沾上了厚厚一层灰。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千夜姐的房间了哦。不许再随便进入我的房间了。”

“什么?三箐不喜欢跟姐姐睡觉吗?”

“不是,和这个没有关系吧?”

一边吐槽着,我随手打开了衣柜,拿出了件米黄色的外套,和白色的衬衣,以及一些衣服。这些都是妈妈以前的,估计千夜姐应该能穿下吧。

“这个,试穿下吧。千夜姐你也看看你这个样子,要怎么出门见人?”

“嗯,虽然没有轻薄的感觉。姑且试试吧。”

终于,千夜穿上了妈妈的一件棕色毛绒棉衣,棉袜,以及着妈妈的长筒靴。

现在一看,简直就像是哪个知名的偶像便装成的。虽然是妈妈以前的衣服,现在过时了,不过兼有可爱和成熟的特点。

看着她摆弄头发的姿势简直就是女神,一样的美丽动人。

“诶,三箐,看我入迷了吗?”

“才,才没有。”

等我回过神,她已经几乎脸贴脸的凑在我面前,看着我。

“胡说~脸都红了,真的是好可爱。”

她在一旁偷笑着。

“快点去吃饭吧,放在桌子上了。再不去可就会凉了哦?”

“好~的~”

像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走向客厅。

她细嚼慢咽(狼吞虎咽)品味般吃完了早餐。

“好少,连肉都没有,吃的好不尽兴。”

她在一边擦着嘴上的油。

“别吃那么多,吃那么多,会变胖的。”

“哈哈哈哈,三箐,狐仙吃多少都不会胖的啦。况且昨晚不是感觉到了吗?身材很好吧?”

千夜戏谑的笑着讥笑我。

“现在想起来,三箐真的长大了。小时候总是给三箐做饭呢。”

顺带一提,小的时候,千夜总是带着我去打猎钓鱼什么的,虽然烤的方式恶劣了点(先冻死,再烈火烤冰),不过还是很美味的。

“只要是三箐用心做的,都会很好吃哦。”

“谢谢姐姐夸奖。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千夜姐会用这些电器吗?不要乱用。”

“唔……我只会用电视呢。”

我下意识的朝电视的方向看去,还好电视没坏。

“好了,还有今天一天时间,姐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哦。那么三箐明天去干什么呢?”

千夜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上学啊。只有两天双休日。”

“这样的话,那今天陪我去买衣服吧!”

她迈着小碎步,尾巴一摇一晃的围绕着我转。

“不过你有钱吗?”

“所以才让你陪我去的啊!”

她以为自然的笑着。

--怎么说,套路的狐狸--

回到刚才,就是这样了。

就像磁铁一样,大街上这么多有趣的东西瞬间把千夜姐吸引过去。还没等我伸手去拦她,人影就已经看不到了。

于是,我现在要怎么办?

四周都是人山人海似的景象,要在这里找到千夜只能靠她的显眼的白发了。但是现在也有穿白色衣服,戴着白色帽子的人,不好找呢。

这里是本市最大的商店街,也是最容易跑丢的地方。

人们渐渐迷糊了我的眼睛,这样下去可能会找不到的,要是回不来的话我可要报警了。

“打扰一下。请问见过我家主人么?”

不知何时,身后的人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并且如此说道。

我转过头,高挑的个子,身着一身黑色的执事服,戴着金框的单片眼镜,留着长发,这怎么看都像是16世纪的执事。

“刚刚好像看到了她的身影,感觉到了她的存在。恕我冒犯,阁下应该知道吧?”

他恭恭敬敬的鞠躬。这年头,cos都可以上街吗?还是说,这是什么促销活动?

但是,他的眼神透露出的神气让我不这么认为。

“那,可以给我说说她的样子吗?”

“是的。主人有着纯白色的头发,确实是个很漂亮的美少女,个性开朗,大约十几岁左右,穿着嘛,我不太清楚。”

那人微笑着。不过,这样的人我所认识的只有一个。

“果然线索还是太少了,能再说点吗?名字姓氏什么的。”

“是的。我家主人是千夜大人,您的身上或许有她的灵力哦?”

什……我不禁愣住了。如果说千夜是主人,那这个执事也就是货真价实的了。不,那不会就是中世纪的执事吧?

“没事吧?果然事不出所料么。”

他继而低头思索着什么。

”你,你不会是真的执事吧?”

“当然。”

这身漆黑的的装扮实在过于平庸,像是上班族,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奇怪之处。

奇怪的地方是,身边的人看也没看执事一眼,开始纷纷避开他。

“呵呵,你来了。”

执事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低吟着。

“喂~三箐~!终于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把姐姐丢下不管了呢。”

突然,我从背后被人跳起抱住。这声音,果然是千夜。

“主人,贵恙?”

黑色执事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你没死啊。”

千夜的语气极为冰冷,而且现在四周的人几乎空了。

“不。承蒙照顾了,我的主人。不见到您之前我是不会就这样死掉的。”

“哦?反正也就是早晚的事么,现在特别快。”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只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了,毕竟,没有我插手的余地。

“您依然是我的主人,从古至今,依然都是。您的大恩大德在下会牢记在心的。发誓终生对主人效忠。”

“是么?他们让你来干什么?”

千夜示意我向周围远一点的地方逃跑。

“主人不要这样,我只想安静的和主人交谈一次。”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执事已经把刀刃架在了千夜肩上。

“你是在威胁我吗?”

千夜只是一脸自信,嘴角上扬。

“主人连剑都没拿出,这个距离更来不及施法吧。”

“丧家犬一样的你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和我相见。”

冰冷的语言。

下一个瞬间,千夜抓住他的刀刃,径直折断,又把冰一样的晶莹匕首插过在他拿刀的手腕上,就这样把他钉在了墙上。

还没等鲜血流出来,整个手臂已经呈现出霜白色,手臂呈现出冻伤的紫色,开始结冰。

“果然还是打不过啊。”

执事像是惋惜般,低头叹气。匕首就像是锁链一样固定着他。

“这次就当没见我,走吧。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执事想要说什么,却被千夜又一匕首正中脑壳。

千夜就这样引着我离开,渐渐的,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然后又半强制性的被千夜半强硬的推到了咖啡店里。

店里饰的暗红色及白色方块地板,墙上的深棕色条纹,以及天花板上的小橘灯,装束出了一个温馨的局面。

而千夜就坐在我的对面,看到了我,又无邪的微笑,抓起饮料单开始点饮料。

“不在乎他真的好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箐箐~我渴了,不买饮料我是不会说的。”

无奈叫来了服务生,端上两杯热可可。

她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

“哇啊啊!这是什么,好好喝!”

她的眼里似乎冒出了金光般灿烂,然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还要再喝一杯嘛!”

“…还是说正事吧。”

无奈怎么养了这样一个狐狸,国库总是近在堪忧啊。

“好吧,你对那个执事很感兴趣吧?”

“是,是这样没错。”

她笑了笑,转过头,透过大大的玻璃,看向窗外。

“暂且听听姐姐给你讲个故事吧。”

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讲。

北国的冬天,意外的寒冷,纯白的积雪像棉被一样覆盖到大地上。

就算是妖精、小神什么的也有肉体,也会存在摄取食物继续生存的选择。

黑发的少年身着单薄在积雪的森林里艰难的行走着。他并不是人类,只是一个刚刚成仙的狼,而变幻而来的,由于刚刚修炼完成,所以现在很累,加上很久没有进食,所以现在十分疲乏。

果然,走到一处斜坡的时候,身不由己,重重的摔了下去,意识也渐渐的消失了。

当他下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并不是天堂或者地狱,而是一个装着朴素的房间里。后来,才知道,是一位皇室里的猎人救了他。

猎人给了他衣服,食物,并邀请他一同去打猎来获取皇室里每日必须的肉类和上级皮革。

就这样,打猎的生活日复一日。

而图书室里的书无时不刻的在吸引着他,所以晚上他总会溜进皇室的图书馆去翻书获取知识。

不知不觉,半年下来了,少年变得越来越有才华,图书馆的书也差不多都看完了。

这个世界存在着暴君,他在打猎之际看到了暴政下受压迫的农民,甚至连衣服都穿不起,更要赋税。

不知为何他愤怒了,但是无能为力。

在之后的选拔里,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成功的成了皇室某一贵族的执事,而且优秀的他越来越出名。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其他贵族的嫉妒,被抄底后,他只能被一次又一次的受刑,然后关进冰冷的牢狱。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想要改变这个国家,却会被如此对待。所以他并不选择逃走,而是想静静的看着这个国家的衰败。

在接下来的几月后,传闻他造的绝对坚固城墙被轻松攻破,而且还是个小小的白发的少女。

一夜之间,王室沦陷了。这里的一切都染上了凋零的霜色,接着燃为灰烬。

他在外墙中看到了她,不禁下跪。

“哼…跟随我吧…丑陋的活下去吧…”

说完,笑得贪婪起来了。

差不多大体的情节也懂了。

“那千夜到底是为什么而战的呢?”

我不解的问。千夜姐明明这么可爱善良的啊。

“没什么…只是看他们不顺眼罢了。不过我在之后的旅行中遭人袭击,瘦了重创,然后他就叛变了。”

千夜继而低头叹气。

“不过三箐会被他找到纯属也是我的错啦…小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你的身体就带上了我的灵力了。”

突然她又不消沉了。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不太懂,他来到底是干嘛的呢?”

既然不是来挑战,可能就真的是他所说的叙旧吧。

“和平与杀戮。这次让三箐选一个吧。”

什么……在和平时代讲战争什么的。

“当然是和平。”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姐姐在我小的时候就那么温柔,那么善良,肯定也希望着和平吧,所以才不会置他死地吧?”

“但是,你知道这双手,这个身体,撕碎过多少人的身体,践踏过多少城池吗?真亏你知道我没杀死他,果然姐弟同心吗?”

“按照常理说,姐只是**了脑壳,有血流出就说明姐没冰冻啊,再说血还是缓缓流的,说明千夜姐根本没穿透嘛。”

千夜的嘴角上扬,欣慰笑了。

“服务员,结帐。”

“先生,刚刚的一个执事先生已经替你们付过钱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执事先生刚刚进来过?

“要走了,箐。”

然而千夜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丢进垃圾桶,头也不回的向门走去,我茫然的跟在后面。

……

“神乐那家伙这么快,我还以为是只黑猫呢。”

“千夜姐怎么知道他刚刚来过?”

“来过唷,还看到了。准确的来说,是来过那一瞬。”

千夜故意伸出一根手指头,摆在面前。

“什么意思?”

“他啊,都是些骗人的技俩,加速他和服务员的时间,相对我们时间就会变慢。是吧?神乐!”

千夜转头望向向附近的电线杆,一把冰色飞刀刺中了电线杆。果然,本来什么都没有的电线杆后魔术般的出现了优雅的黑衣执事---神乐。

“还以为在下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和偷袭,不愧是我的主人,居然能一眼识破呢。”

千夜拍了拍我的肩,把我向她的身后推,示意我躲好。

“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这孩子是你的目标么?”

“所以说,不愧是我的主人。我要声明,他绝对是我的猎物,不过看在主人不杀的份上,在下暂时先告辞了。”

我也注意到了他再一次扬起嘴角,笑了。

他自然的向后躺倒。

于是他的身影,渐渐溶解在了人群中。

“给你这块腕表,总之戴着就好了,别问为什么,嗯…”

千夜匆匆的把一块表让我戴上。金壳黑金属底,指针、希腊数字都是荧光的绛红色,表带是黑色,有一种神秘的气息。

“这什么…?”

“暂时先认定这是护身符吧,对了,这个是靠灵力驱动的,不用上发条。你不痛吗?”

千夜打量着我的手。

“你是说不舒服还是什么?我感觉还是挺好的。”

“…但是拉菲这么防外,连我都刺…”

千夜低下头沉思般的小声说着。

“你在嘀咕什么?千夜姐?”

“没什么。对了,我们都来到这里了,不买点东西吗?”

顺带一提,现在即是在衣物云集的购物广场。传说中的女人的购物天堂。

不愧是狐狸?奔跑速度快的惊人。

“好,等等,姐,你跑太快了…”

千夜像是脱缰之马一样,拉着我奔跑着。

“三箐,箐?看这个怎么样?”

她说着,随手拿起了一个红色风衣,总之十分的鲜艳。

“不好吧…太鲜艳了…话说姐以前穿的是什么样子的?按照那个选不就好了?还是自然一点好。”

“嗯…。”

然后她又拉着我跑起来…

于是,最终买的这一大堆。

左手三四个,右手五个,加上已经在柜台的九个。全部都是千夜的外衣,内衣,毛衣,便装等等。

还有一个,特地为了让尾巴刚好露出来的连体毛衣。怎么还有这种设计?

总的来说这么阔气的狐仙我养不起啊…!

总之一时奔波到了家里。

“三箐,三箐,我饿了,做饭啊!做饭。”

还没等我放松一刻,千夜又在着督促我做饭,一边懒散的打开电视。

无奈。好,打气精神吧,看看外面,已经是傍晚了,去买菜吧。

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附近的便利店。

虽然来之前叮嘱过千夜,要她好好的整理下房间,可是还不知道会不会做。是她的话,肯定会懒懒的躺在沙发上,说着“这种事情当然箐箐去做”之类的话。

“欢迎下次光临~”

随着售货员的温柔送别,我也开始踏上回家的路途。

现在真的好冷啊,夜晚降临了呢,伴随着阴冷的风。两边的路灯也显得十分的暗淡,多亏了千夜姐的手表,现在才看得清时间,只是这红色的光未免太扎眼了点。

“救命…救……”

突然,左边的小巷子似乎传来这样的声音。声音传到一半就停下来了,像是断了气,还有喉骨断裂的声音,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于是,我迈着大胆的步伐好奇的踏进了小巷。

这是,水?地上的是水吗?

刚进去就踩到一滩液体,我蹲下仔细地看了看,赤红色的,这是,血吗!?

还有着一些温度…

我不禁吓倒,一屁股摔在地上,这才发现,四周原来都是血。

“哦?…是三箐吗?真的是很有缘呢,又和你相遇了。”

在夜色里的一双深邃蓝色发光的眼睛,像某种大型犬科动物头部兼有人的身体正在吞吃人类。

他稍稍顿了顿,整理了下身子,然后从阴影里出来。

这是,执事先生!?

左手拿着一只人类手臂,嘴角还残留着刚刚吃完人的痕迹。执事服上沾染着点点血迹。

“唔…不知道,三箐好不好吃呢?主人的灵力也在你的体内呢,说起来,吃了你,峰值会不会超越极限呢?”

现在看不清他的脸,想必那也是非常可怕的吧。那双眼睛变得越来越恐怖,简直是要把我吞噬般。

我…要死了吗…?

在恐惧的作用下,右手提起塑料袋,任由控制不住的身体奔走。

没有回头去看那头凶兽,而是直直的朝着家里的方向。

他追了上来,爪子撕裂了过来。

下一秒。

左手的表开始发亮,不知什么时候,一把黑色的剑已经握在左手上。

奇怪,这把剑的中部是绛红色的荧光凹槽,瘦长的剑身是暗黑色,剑柄有着特殊的暗金色彩,剑锋发着淡淡的绛红色荧光,而且轻如羽毛。

左手握住的这把剑居然自动格挡了攻击,并且就这样切下了他的右手。剑锋上的血渐渐的向中部的凹槽聚集,然后消失。

他也消失了。

走过了一个转角,藏在转角的深处,才发现居然是个无路的胡同。

手表又变回了原状。

话说回来,今天的月亮真的特别亮圆…附近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越来清晰。

下一秒,是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吗?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