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女王降临
女王降临

女王降临 造梦的大师

连载中 后宫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4 13:56:37
【舰长,西琳,姬子,等崩坏角色】游戏UID:133497647......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太深的执念,会让人迷失自我。

是不可承受之重?还是不可承受之轻?

太深的悲伤不忍触碰,最怕一碰即碎;太多的欢愉不忍沉浸,最怕一沉到底。

或喜或悲,或疯或静,歌有歌的旋律,入耳的旋律相同,不同的的是听歌的人,想着不同的心事。

就像现在的西琳,不是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只是,不忍去回忆,便一直让它在伤口中幽居。

忘是忘不了的,只是谁又愿意活在过去的痛苦之中呢?

更何况西琳作为一个律者,从过去到将来,都不可能是快乐着的。

往事种种,纷繁芸芸,如跑马灯一般,从她的脑海里闪过。

“瓦尔特-杨……雪狼小队……在巴比伦塔的日子!该死这些东西,怎么都涌过来了!肮脏的记忆!人类,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欺骗我!”

“今天起,你就叫我妈妈吧!”

温柔的声音响起,西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可可利亚……”

稍作平静,西琳又一次爆发。

“为什么抛弃我!把我扔到那种地方!”

没人回答她,一片静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她在狂笑。西琳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任力量狂暴,一种绝望和悲伤充斥着空气。

她笑这可悲的世界,将她抛下深渊,万劫不复。

她笑这所谓的亲情,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她笑这可怜的自己,一无所有。

本想通过回忆,让西琳想起来心底最深处的那份感情和纯真,不过,舰长却失策了。

他低估了西琳的痛苦,低估了,天命给她带来的绝望,低估了,西琳对这个世界的失望。

“呼叫休伯利安!全员戒备!所有女武神,马上进人最高战备状态,爱酱担任临时指挥!成败在此一举,崩坏……降临……”

“人类!你们真是罪恶!战争,欺骗,杀戮,贪婪,嫉妒……毁了,我的一切!凭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对我?”

“所以呢?”

舰长故作平静的问道。

“所以?所以我要毁灭这个世界!杀掉所有人!来洗涤你们的罪恶!”

“为什么你要复仇?”

“因为他们毁了我的一切!”

“那我也可以再重新赋予你一切。”

“可笑,你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

西琳沉默了。

“你管我要什么!我想要人类统统去死!”

舰长苦笑一声。

“你现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你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知道!”

“你想要朋友,你逝去的朋友……那些在实验里遭遇不幸的孩子!你想要家人,那个亲手把你送进地狱的,你最信任的妈妈!你想要被珍视,跟同龄小女孩一样,有漂亮衣服,有好吃的,有新衣服!你有什么罪!”

最后一句“你有什么罪”竟然嚷住了西琳。

“人类……你能感受到我的痛楚吗?我中意你,那么帮我把所有人杀光,再跟你做朋友吧~”

“但,我再反问你,西琳,那些现在还在襁褓里的婴儿,没有见过世面的少女,舰桥上奔走的素不相识的人,顽强不屈的女武神,她们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她们有什么罪!”

本来西琳还突然对舰长有一些好感,可是听到他又说到了其他人,马上就又变了脸。

“有罪!通通有罪!生而为人,就是罪!”

西琳捂住头,剧烈的痛,让她迷失了自我,西琳的意识,琪亚娜的意识和律者的意识,在这具身体里交战。

“你亲手屠戮的S级女武神,塞西莉亚,琪亚娜的母亲!在琪亚娜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美好的时候,你望着她纯洁无暇的大眼睛,她被剥夺了母亲,她说什么了吗?她做错什么了吗?她有什么罪!”

“我……该死!人类,你休想动摇我的心智!”

“醒醒吧,西琳,你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本该和普通女孩一样,去得到你该得到的东西,而不是使用这股力量,被别的意识操控,再去做傻事了!琪亚娜的意识也在你的体内,你感受得到她的痛苦吗?”

“失去亲人,从小立誓,成为最强的女武神,拼命打工赚钱,只是为了她出事后,我们能生活的更好……这样的孩子,你忍心伤害她吗?!”

“啊!”

崩坏能蔓延开来,自八重村为中心,崩坏兽开始出现。

“你还有机会,快来!抓住我的手,成为女武神,跟大家一起,不,应该说,跟我们一起,回家!”

“我……”

看着舰长手,西琳慢慢起身,伸出手,想要抓住。

就在这时,耳机里忽然传来布洛妮娅焦急的声音。

“快离开那里!舰长!那不是西琳,那是律者!我们上当了!”

“什么!”

此时的舰长想后退,可是为时已晚。

一阵轰鸣声,强大的冲击波将舰长击飞,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漆黑,身边烈焰燃烧,背后热热的……是血吗……

“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好不甘……明明差一点点就可以的……”

舰长暂时失去了意识,昏迷在了地上。

西琳站在原地,冷笑着。

“哼,人类,花言巧语,都是欺骗!你要保护你的舰长吗?”

西琳将视线转向及时过来救驾的姬子。

姬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把罩在舰长身上的烈焰加大。

“还好及时赶到,舰长要是有三长两短,我让你今天走不出这里半步!”

“哦~口气不小,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那就……试试看!”

姬子一脚踏破脚下的土地,化身烈焰战神,劈向西琳。

刹那,自虚数空间里无数碎石飞出,能量如数迸发。

西琳的攻击方式层出不穷。姬子只得扛着大剑尽数劈砍。

烈焰所到之处,皆为灰烬。

眼花缭乱之间,火光和碎石纷飞。

“这就是,理之律者的造物能力和空之律者的虚数空间穿梭结合的力量吗?真是美妙呢!西琳,你让我找回了,久违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少得意忘形,你已经伤痕累累了……那个舰长,一点用都没有,不如,你跟着我吧,你这么忠诚~”

姬子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痕,听着西琳的话,却是战意更盛。

“小伤而已,不足挂齿!可是我……不允许你侮辱舰长,他虽然不能陪我们一起战斗,可却是不少为我们操心!琪亚娜每一次的成绩他都要问,芽衣每一道菜他都会夸好吃,布洛妮娅每一次摔倒他都会心疼……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

“呵,你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自认为很感动吗?不过都是一些垃圾回忆,恶心至极!人类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

一步一步,姬子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废墟中走出,眼神里是坚定,是执着。

“呸!”

从嘴里吐出一口血,随后剑指西琳,鲜红的瞳孔,燃烧着的,是生命的烈焰。

“身后,是舰长我最爱的舰长,好想再听他叫我一声姬子宝宝……面前,是我最爱的学生,好想看到琪亚娜及格一次……”

西琳嘲笑着。

“你这是在说遗言吗?可悲的人类~”

“这不完美的世界,一如这不完美的故事一样,令人无奈,可是……我想要给它一个好的结局……哪怕牺牲,至少不辜负自己!为守护自己爱的人而战!”

只见姬子青筋暴起,手持巨剑笔直冲向西琳。

如此直白的攻击,不由得让西琳大笑。

“已经热血到失去理智了吗?我都懒得躲避了~”

“纵使,黑云蔽日!”

姬子的刀越来越红,眼睛也红的吓人。

“我也要,燃烧天空!”

温度持续攀升,连真红装甲都承受不了这般炽热,碎裂开来……

“这是!她的力量怎么直线攀升?”

西琳将为她的傲慢付出代价,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一刀。

朦胧中,舰长被外面的动静惊醒,却看到了姬子启动了血色玫瑰的燃烧生命的那招,配合着真红最强一击,正劈向西琳。

“快停下!姬子!你会没命的!”

姬子不知有没有听到舰长的呼唤,仍旧加速砍向西琳。

“带你找到……回家的路!”

“烈焰焚烬!”

西琳本想正面接了姬子这一刀……现在却后悔了。

姬子在丝血状态下,仍旧燃烧生命。

她太过相信律者的力量,却不曾想过,一个一心求死的人,一个为了自己守护的人而拼命的人,有多么强大!

“停下!姬子,我命令你快给我停下!”

舰长撕心裂肺的朝着爆炸的方向喊着,可是人类的弱小,不允许声音传播在那团无匹的能量之中。

“真想…再喝一杯啊。”

……

神刀,失去了它该有的光泽,律者的意识,在血清的作用下消散……

西琳静静躺在地上,缓缓的呼吸着……琪亚娜的意识也回来了。

姬子躺在不远处的碎石块上。

舰长上前抱住姬子,看着血流不止的她,心如刀绞。

舰长想要用手给姬子捂住伤口,可是血一点都不听话,拼命地往外窜,身上的伤口太多,两只手捂不过来,舰长惊慌失措,只得紧紧抱住她。

“姬子!姬子!宝宝……都是我的错!我计划失误,造成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你为什么要救我!”

就在舰长哭的完全失声的时候。

姬子没有血色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用尽全身力气将手抬起,摸着舰长的脸。

“舰长……还跟小孩一样……琪亚娜回来了……舰长没事……我就放心了……就当我给……她们上了,最后一课……”

姬子有气无力的说完,重重的放下手,看着不远处的西琳,眼神里全是祈求。

“舰长……我好想……再喝一杯……”

“行!爱酱她们马上就到了,你会没事儿的,我陪你喝酒,好不好!姬子!姬子!”

任舰长怎么呼喊,都没用,姬子疲惫的双眼,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闭上了……

“谢谢……”

这是姬子嘴里说出的最后一个音节,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她绝美的容颜,鲜红的长发失去了光泽,光滑的肌肤布满伤痕,这个倔强的,曾经威风凛凛的,无量塔姬子,留下了一个不完整的愿望,和一个不完美的故事,就这么离开了。

带着喧嚣的风,呼啸着绞碎了舰长的心。

“水晶,水晶!30水晶复活啊!可恶,快起作用啊!不够,我还有,还有!老子的舰桥上一个人都不能少!你快起来啊!”

舰长仰天长啸,喊到破音,嘶哑,喊破喉咙也没有用了,姬子燃烧生命的技能,若是不关闭,便会一直燃烧至生命尽头。

什么律者?什么崩坏?

也不过是人类亲手酿成的悲剧。

西琳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为什么世界要那么伤害她?

西琳想要朋友,我把女武神都介绍给她认识!

西琳想要家,我给她安排最温馨的宿舍!

西琳想要厉害的武器,我重金给她带来空无之钥!

西琳想要琪亚娜冬之公主那样的漂亮衣服,我也给她做一套!

人类毁了她的一切。

我能再给予她一切。

如果西琳之前生活的世界,黯淡无光。

那么我就可以给她创造一个,阳光灿烂的世界!

所以。

所以……

所以!

不要带走我的姬子好不好?

从今往后的每一个日出日落。

从今往后的每一个对酒当歌的夜。

从今往后的每一个四下无人的街。

从今往后所有的一切。

都不会再有……

那个会调戏舰长的,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那个总是有些宿醉的,那个整天想找个男朋友的,那个调皮一点,但是很靠谱的,大姐姐一样的人。

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离开了。

“这可是大人的吻哦~”

不会,不会有事的,姬子要是离开了,那休伯利安就不再是完美的休伯利安!

只要女武神们还在,你还在,我们就还是休伯利安,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舰长抱起姬子。

“你不会有事的……”

这时,爱酱和一众女武神赶到,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

肉眼所及之处,皆为废墟,而舰长抱着面无血色的姬子,一言不发。大家仿佛已经猜到了什么。

芽衣不敢相信,扭过身捂住脸哭了起来。

布洛妮娅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姬子少校……”

八重樱躲到卡莲的怀里,抽搐着。

那个,前些日子还和她们一起嬉戏玩耍的人,突然之间……

这一切是多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德丽莎冲上去,一把接过舰长怀里的姬子,一脸不相信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姬子……姬子!无量塔姬子!学院长命令你!你起来回家!你醒醒啊,我是德丽莎!德丽莎啊!你别吓我啊!你还是我带到圣芙蕾雅学院的呢!我不许你现在休息!你还没退休呢!喂!姬子!你快醒醒!”

德丽莎泪水止不住的流,娇小的身体显得那么脆弱。

“为什么!为什么!我又是这样,什么都做不到!雪狼小队,塞西莉亚,姬子……我多么希望躺着的是我啊!”

上一次这么狼狈,还是塞西莉亚牺牲的时候……一晃经年,本以为不会再发生悲剧的她,建立了圣芙蕾雅学园,招募了很多女武神,也收养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可怜孩子……

永远不会长大的身躯,强大的力量,让德丽莎以为她已经足够坚强。

没想到,在生命面前,仍是如此卑微,如此的无能为力……

空气显得那么压抑。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舰长扇了自己一巴掌。深深的鞠下躬。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指挥不当,导致这场悲剧!我身为舰长,让心爱的女武神冲锋在前,我自己却躲在后面,瞎指挥!一点都没有帮到你们!我愧对你们!”

爱酱上前一把抱住舰长。

“不许你这么说!你是最棒的舰长了!我们都是很相信你的!这次的意外我们都没有想到!姬子少校她……一定不会怪你的!她要是看到你自暴自弃,她会更难受的!”

难以言喻的悲伤,曾经的战友,挚爱的老师,可爱的姐姐……虽然大家平时开玩笑的叫她“阿姨”可是,大家都把她当自己的姐姐一样,那个稍微有些调皮的,又很严肃的姬子阿姨。

所有人低头不语。

而这时上前查看姬子的符华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姬子,现在这个状态,还有救!她是非自然耗尽生命力的,也就是说,现在处于过载状态,如果用那个东西的话,或许可以救回她!”

这一句话如平地惊雷一般,炸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

“符华快说!该怎么办!”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她的身上,符华取下头上的发簪。

那片赤鸢之羽化为柔和的光芒将姬子包裹住,随后融合进了她的身体。

“我这羽毛,可保姬子上校一口真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天穹顶,寻求帮助!”

“天穹顶!?”

大家都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

可是对符华来说,这个地方像是一个老朋友……

“你们不用担心,我要消失一段时间了,相信那里会有一些老朋友帮我的,虽然……会麻烦一点。不过就由我来承担吧!”

说完,符华化身赤鸢,伏着姬子,打算前往那许久没露面的天穹顶,上一次去哪里还是几百年前吧,那时她伤痕累累的回来了,这一次,不知能否达到目的。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出发。”

临走之际,舰长突然叫住了符华。

“等等!”

符华停下,回头看了看舰长。

“舰长还有什么事吗?”

舰长从身上摸索着,掏出一件令牌。

“如果见到了你的老朋友,帮忙把这个东西交给他们看一下……然后祈求他们救救姬子,作为交换,我可以任天穹差遣一次,一定要救救姬子,把我的话传达到,答应我,好吗?符华……”

符华眼里闪过一丝复杂,随后收下令牌,点头示意。

“舰长这话见外了,姬子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她有事的!这段时间还请舰长照顾好其他女武神!”

“我不会再让她们受伤的!”

符华点点头,看向极远处的苍穹之处。回头看了一眼舰长和所以女武神,仿佛有些不舍,那眼神,让舰长感到有些不对劲。

“舰长,珍重!”

随后翅膀一扇,随风直上九万里,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苍穹尽头。

“符华……希望不会有什么瞒着我吧……”

你们两个,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等琪亚娜醒来后,千万不要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所有人,对今天看到的一切,半字半句都不能传出去!”

舰长扭过头交代着,差点失去姬子,一瞬间让舰长成长了不少,他要照顾好这帮女武神,这是他身为舰长,唯一能做的。

舰长默默许下誓言,觉不允许,任何一个女武神冒风险,也绝不允许任意一个女武神在自己面前流泪!

“等琪亚娜醒来后,让她来找我,然后……给西琳安排一个宿舍位置。”

说完,舰长独自走上舰桥,那孤单,落寞的身影透露着坚毅,也充满了沧桑。

那一刻,舰长也明白了,年轻,是一辈子的事。

而衰老,却是一瞬间的,经历了一些事,突然之间,就憔悴了。

不再稚嫩,不再天真,现实为我们磨去棱角,悲伤为我们铺就未来的路。

舰长从未如此深刻的体会到,他是一个舰长,一个天命最强战舰,休伯利安的舰长。

驻足,眺望,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长风呼啸,吹走了舰长的帽子,衣襟随风抖动,真的是……天凉好个秋。

“从今天起,我们不再隶属天命!不再,听天由命!”

下面一众女武神看着舰长,感觉舰长真的变了,他从未像现在一样,底气十足的,反抗过。

“不跟天命……那我们跟谁呢?逆熵吗?”

“谁也不跟,我们,走自己的路,可以结盟,但绝不屈服,我们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我们是休伯利安!”

说完,长出一口气,走上了舰桥。

从今天起,休伯利安不再有任何前缀,什么天命,逆熵,都再与休伯利安无关。

奥拓的阴谋,在琪亚娜身上做的的实验,对西琳还有那些孩子的残害,简直惨无人道。

逆熵下的大棋,遍地的棋子,暗中虎视眈眈,一张无形的大网随时可能收紧!

所以,那些什么阴谋阳谋,都不是休伯利安的归宿,与其把休伯利安交到那群疯子手上,倒不如独孤一掷。休伯利安,是一艘永不沉没的战舰,驶向的是星辰大海!

像诗中说的那样:

“我和雨滴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我向星辰下令,

我停泊瞩望,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风的君王》

自那场大战过后,休伯利安开始整修,并正式宣布,与天命组织脱离关系。

几天过去了。

朦胧之中,琪亚娜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可就是想不起来,头剧烈的疼,昏昏沉沉的。

“琪亚娜,你醒了!”

“芽衣~”

看到琪亚娜醒过来,芽衣赶忙放下手中的笤帚,跑过来抱住她。

“太好了,你没事就好,我们都担心死了!”

“我没事的,嘿嘿,本小姐今天也是元气满满哦!”

芽衣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仔细的看着琪亚娜,端详这个可爱的女孩儿唯恐失去她。

“舰长让你醒来后,就去找他!”

“舰长也一定很担心我,嗯,我这就去!”

说完,琪亚娜就冲出门,朝舰长的控制室跑去。

芽衣看着活力四射的琪亚娜,露出复杂的神色。

“琪亚娜……舰长会怎么告诉她呢……会告诉她真相吗?”

……

“舰长!”

琪亚娜门都不敲,直接推开……却看到尴尬的一幕。

“爱酱,你这有点紧啊,塞不进去啊!”

“舰长你真笨,换个角度,一用力就进去了!”

“啊~原来是这样!你就不能弄点润滑的东西吗?真心不好进去~”

只见舰长坐在凳子上,爱酱跪在桌子前,掀起衣服背对着琪亚娜……

“舰……舰长!打扰了!”

琪亚娜脸色通红。

“等一下!琪亚娜!不是你想的那样!”

爱酱也扭过头,看着琪亚娜,不由得笑出了声。

“噗嗤!琪亚娜,舰长给我换电池呢!”

emmm

琪亚娜定睛一看,果然,爱酱肚脐哪里有一个电池孔,原来真是在安电池……

但是,为什么爱酱里面穿的是红肚兜啊!

爱酱俏皮地拍了一下头,撩下衣服,随后从舰长的桌子上爬了下去。

“你醒了,你可昏迷了好几天呢!”

舰长挥手示意爱酱下去,爱酱退出房间,带上门,只留下舰长跟琪亚娜两个人。

“琪亚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想问的吗?”

琪亚娜稍作沉思,随后问道:

“那个,舰桥上怎么一片狼藉啊?”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其实,你昏迷后,你觉醒的,是你体内的西琳的基因,就是那个空之律者-西琳。大闹了一场,所幸,现在危机解除了。”

西琳!这个名字,琪亚娜永远也忘不了,她的母亲,就丧生在跟西琳的大战之中。

“恭喜舰长又获一强劲战力!”

“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不满的嘛?”

琪亚娜陷入了沉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我当然不甘心啊!可是……我……”

舰长叹了一口气。

“不说这个了,你再认真考虑考虑吧,然后谈谈姬子的问题。”

“姬子阿姨?说起来,刚刚我一路走过来,都没见到她呢!她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吗?”

“姬子少校在与西琳的交战中……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已经由符华带到沧海市疗养了,不用担心。”

琪亚娜长舒一口气。

“真是的舰长,不要搞得气氛那么紧张嘛,我还以为姬子阿姨出事了呢!”

舰长嘴上不说,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心却在滴血,他此刻心里有滔天的波浪翻涌,可是他静静地坐着,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舰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交给琪亚娜。

“这是姬子给你的信,这是……她给你上的最后一课,虽然你没有看到,但是我希望你能体会她的一片苦心。”

“最后一课?姬子阿姨不教我们了吗?”

接过信,琪亚娜一头雾水。

“可能吧,等姬子回来了,她就要专心训练了,难道你们这群小孩子,永远不想长大吗?”

“这不是还没到毕业的时候嘛,我不就问问,舰长真是的,跟芽衣一样!”

琪亚娜嘟嘴表示不满,随后拆开了信。

“也许,姬子回来,还会给你们继续上课吧……”

睿智的琪亚娜并没有发现舰长的话里隐藏着什么,只是看起来了“姬子的信”。

“舰长!这分明是你的字迹啊!你唬谁呢?”

“额,当时姬子少校已经没有力气了,口头传述,她来说,我来写!”

其实,是大战时,姬子所说的那一些话,舰长专门写了下来,拿给琪亚娜看,给她上,最后一课……

"琪亚娜,当你醒来,会看到一切都变了。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不再美好,那些平凡的日常,都将一去不回。

但是,不要放弃,永不要放弃!

琪亚娜,抬起头,继续前进吧!

去吧这个不完美的故事,

变成你所期望的样子,

活下去,琪亚娜。

这就是,最后一课了~”

读到最后,琪亚娜眼角湿润。

“舰长,这真的是信吗?怎么感觉,好像在告诉我,以后不会再见面了?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舰长摊了摊手。

“姬子少校给你上的最后一课,我已经传达到了,我怎么可能瞒着你?有什么意义吗?你说笑了~”

琪亚娜半信半疑的放下信,心里百感交集,信里说的“活下去”怎么感觉有些,决别的含义呢?

“信里已经提到了,等你醒来,这世界已经不再美好,那些欢乐的,幸福的日常,已经一去不回!”

舰长所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十分严肃,完全不像是开玩笑。

“然后就是,我们已经脱离天命了,我们现在不属于任何一方,我们就是休伯利安,一个独立的组织,懂?”

这一连串的信息带给了琪亚娜无比的震撼。

“我们为什么脱离天命?是奥托不给舰长打工资了吗?”

舰长听到奥托的名字,马上面露不悦,琪亚娜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呵!奥托?我现在真想开着战舰,去天命总部给他几炮!”

越想越来气,舰长当即传唤爱酱。

“爱酱!老子的休伯利安主炮呢?给我拉上来!干他*的绿托!”

爱酱面无表情的进来,无奈的对琪亚娜小声说:

“舰长最近满嘴粗鄙之语,不要当真,这几天他都喊我好几次了,就想过去给奥托来几炮,这种时候不要意气用事,一定要安抚他!看我眼色行事~”

“舰长~你看哈,我们最近损失惨重,等我们修养好咯,然后我们再去哈!可乖了!那天命总部承受不住我们几炮的!是吧琪亚娜?”

随后给琪亚娜眨了眨眼,琪亚娜马上附和道:

“对对对!爱酱说得对!天命总部我去过,那破的啊,咱们休伯利安几炮就给他们怼没了!整个天命上上下下就没多少A级女武神,大多数都还在我们舰上,寥寥无几的S级女武神,咱们就占了两个!现在天命可谓是光杆司令,只剩一堆破铜烂铁,本小姐一脚上去就没了!总部一没,天命内部本身就有分歧,马上就树倒猢狲散了!现在不着急跑过去轰他们,不值得浪费炮火~”

说完爱酱从背后给琪亚娜竖了个大拇指,两人对视一笑。

舰长激动的情绪也平静下来了。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那么目前我要交代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了,你先去忙吧。”

“遵命,舰长!”

说罢,琪亚娜打算退下。

“诶等一下!真是的,一生气,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随后从桌子底下把箱子拽出来。

一个精美的盒子,上面印着琪亚娜的Q版头像。

舰长语气之中难掩激动之情。

“琪亚娜!你看……这是什么?”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