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明日方舟暴风雨中所诞生的
明日方舟暴风雨中所诞生的

明日方舟暴风雨中所诞生的 张道明

连载中 脑洞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19 16:20:53
本甘愿平凡,泯然于众人的少年,却事与愿违,用平凡的身躯铸就了属于自己的史诗,喜好安静的善良的传奇剑客,在这残酷世界该如何生存下去……(本书含有对于人设和背景的略微改动)        本书为新人的尝试,请大家多多批评,这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所以说……你们就是因为缺少高级战斗人员和指挥人才,才来邀请我复员,然后把我拉去战场上疯跑?整合运动还没有山穷水尽到把后勤官拉去前线的时候吧,塔露拉疯了还是你疯了?”张道明挑了挑剑一般的眉,熟稔的给自己泡上了一杯早已备好的自家种出的粗制的绿茶,端在手中轻轻摇晃着,转而翘着腿倚在茅草所精细编织的沙发上,带着略微愠怒的语气对梅菲斯特一行嘲讽道。

显然,因为花盆那件事而惹的气还没消呢。

“张,你应该回部队看看了,你可是复仇者的队长,你手下的寻仇者们也一直希望你,种菜j……【风云曦雨】剑圣的归来。还有,那是茶吧,恕我孤陋寡闻,我还真不知道把茶摇晃起来有什么好处。”梅菲斯特也端起来一杯刚刚泡开的绿茶,细细的抿了一口,耐心的劝说着张道明。

“别跟我提那个诨名,我拒绝。”张道明玩弄着自己乌黑的长发,将靓丽的黑发在纤细手指上绕来绕去,“我手下的复仇者们可以管理好我的寻仇者们,又不是生死存亡的时候,我要还种地,别打扰我了。而且我要是回部队去了,你们就再也没有新鲜的蔬菜和小麦吃了。”

张道明下了逐客令。

“张,我很确定,前线需要你,整合运动需要你,感染者同胞们需要你,我们应该在前线去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仅仅在这里种地,专精后勤。”梅菲斯特放下了茶杯,不易察觉的吞了吞口水,他的双手十指紧紧的相扣于小腹前,尚且不甘的劝说着张道明。

“可惜,整合运动的民生和后勤就我和老爷子两个人一起撑着,其中大部分还是我在包揽,老爷子还要管理他的精骑,我走了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并且,后勤很重要,起码对于整合运动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还有,我不要求什么,我只需要整合运动给我一块儿安心居住的地方就好了。份内的事情我会帮你们做到最好,分外的事情,呵呵。我不在后勤,你们喝西北风去吗?”

“张,我知道,就这一次,很短暂的任务,关于后勤的事项可以交给我。”

“梅菲斯特,你,是十分了解炎国的文化的,那么,你应该读过炎国的名篇,那位的作品,《北山移文》。”张道明撇撇嘴,轻轻地吹了吹手中还在不停的冒着滚烫的热气的绿茶,“还有,感染者的命运,关我什么事,他们能为我带来什么,如果连最基本的让我安心种地的保障也达不到的话,那我也没有必要帮助你们了。我不是圣人。抛出来你的筹码,如果我满意,我就会考虑一下。”

“可是你以前不是同样在前线嘛!”梅菲斯特蜷起手指,敲击着桌面,皱起眉头,“张,你打心底也希望感染者幸福的吧,要不然当初为什么会帮助我们呢?”

“我在前线,是救死扶伤,尽一个医师的责任,一个合格的医生,是不会论种族,出身和国别而救治所有他能看见需要治疗的病人,尽管我不是,我也做不到,但我会尽力做到。不管他是正常人还是感染者,乌萨斯人还是黎博利人或者库兰塔人什么的,而不是去正面交战,跟人家攻坚战!北米诺斯的日内瓦公约保护着我,虽然真在战场上这很扯淡,但是这也不排除一些大头新兵会遵守的,我这几年救的乌萨斯军警和你们这帮愣头青少说也有一万了,看到被我救治过的病人再互相……你们考虑过我……算了。”张道明微微摇头,绚烂的眼眸中浮现出了柔和的光辉,“并且,我帮助你们,与你们何干,我害死你们,又与你们何干?我喜欢清净,你知道的,小梅妃。”

唉……果然……那种绝情且现实的话语,在我的口中说出来还是太勉强了。打碎孩子的梦想和愿望,这种事情,自己到底还是不大愿意去做啊。

“当然,当然,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梅菲斯特的脸渐渐黑了下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自己平静下来,暗暗腹诽张道明的顽固属性相比起几年前,可谓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张,这是塔露拉姐姐的命令。”

“不去。”

“塔露拉姐姐说我叫不来你她就亲自让你去前线。”

“你让她滚。”

“张!不许那么说塔露拉姐姐!这是对塔露拉姐姐的亵渎!”

“我不喜欢争端。你们那所谓的切尔诺伯格和罗塞尼亚,没有我要找的东西,所以我不去。这些事昨天我就跟塔露拉说了吧?你让我去前线带干什么,我的本职只是救人,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也不想帮助你们达到你们那空幻的目的,我重申一遍,东斯拉夫,我不去。”

“张!这可是造福感染者的事情!我们将拥有一个全新的家!而且我说了这是塔露拉姐姐的命令!”

张道明缓缓垂下了眼帘,端起来了自己的茶杯,看向梅菲斯特“最后一遍,塔露拉想来就让她自己来吧,我不想看她那张臭脸,我也不想听她的命令。我,不,去!”

“你!”梅菲斯特像被触及了什么一般,张牙舞爪挥舞起了粉嫩的拳头。

唉,果然小梅妃这孩子还是需要成长的,这就沉不住气了,我教给他的养气之法可能全被他就着面包和浆糊吃掉了,还是要好好敲打敲打。

“冷静,梅菲斯特。”梅菲斯特身后的浮士德迅速出手按住了刚刚想要暴起打人的满脸狰狞的梅菲斯特的肩膀,浮士德用他能使人平静下来的,独特且磁性的低沉嗓音轻声道:“道明,说实话,塔露拉还告诉我们,昨天幽灵部队截取了最新的情报,那里可能有你那个天天挂在嘴边的魂淡的踪迹。”

一石激起千重浪。

张道明微微张开嘴巴,又慢慢盍上,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终,张道明瘦小的身躯轻微的颤了颤,他轻轻放下了茶杯,白瓷茶杯里的清香的绿茶似乎撒出了一点点,打湿了支撑它的黄杨木茶几,在澄黄中点缀出一团褐色。

“我会去的,梅菲斯特。满意了吗?满意了就先在屋外等一下吧,浮士德,你留下来。我有话对你说。”张道明重新端起茶杯,平日里温和的面庞忽的严肃起来。苍白的面颊上竟罕见的浮出了两朵红霞……

已经接近九点钟了,冬天的乌萨斯的阳光斜的厉害,就算是正午,阳光依然如清晨一般新鲜。光芒透过窗户,照耀到了张道明的面颊上,给白皙的面庞涂染上了健康的小麦的颜色

张……好像,很生气?梅菲斯特敏锐的察觉到了张道明内心情绪的波动浮现在了苍白的面庞上。不,不是,他似乎很希望见到他口中的那个人啊,那是开心,没想到,张,几年来在内心上几乎毫无破绽的你,也会有弱点啊。

梅菲斯特的眼皮不安生的跳了跳,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严肃的张道明,察觉到了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冰冷气息后,他只得转身走向屋外,倚着门框,闭上眼睛,静静的候着,一副早已运筹帷幄的架势。

可惜,梅菲斯特会错了意,老友之间的迫切的重逢相见和仇恨终将得以报复是不一样的。

尽管两者在张道明那整天挂着微笑的臭脸上表现的差不多。

“什么事?”梅菲斯特出门后,浮士德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道明,请说。”

他平静的看着面前同样给自己递了一杯茶的平凡的长发男孩。虽然和自己是同样的年纪,他却做不到和这个孩子一样自由自在啊。

尽管已经极力装作平静,可是浮士德那祖母绿般璀璨的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张道明递给他的那杯茶。

恩,是红茶。可惜,没有奇拉米苏。

浮士德不大喜欢喝茶,炎国的茶叶总会让他回忆起起不堪回首的往事。可是,这个外表阴郁内心热忱的少年却唯独喜欢红茶。

恩,红茶是个例外。

不对,他是怎么准备好这些东西的?

那种东西啊,香香的,可以给人舒服和放松的感觉,喝一点,可以消除一整天都神经紧绷的护卫和领导的疲劳,看来对我了解的不少啊,道明,难得对我这么上心。我很高兴,呃,不对,似乎他对所有人都挺上心的。

“对不起,刚才我说的话有点过于自我主义了,对不起。”张道明叹了一口气,略带歉意的向浮士德致了个苍白的笑容“浮士德,那只是我强逼着自己说出来弄走小梅妃的而已。塔露拉昨天已经和我说了切尔诺伯格的事宜,她提到了你们会来拜访,看来果然如此,梅菲斯特还挺对人员这方面认真的啊。”

“可惜今天的正角儿,是你。”张道明把玩弄着头发的手放回了腰间,看向了窗外的满院风光“啧啧,萨沙……你说啊,我这种烂好人,无论见识了多少黑暗,终归是做不到和塔露拉一样的现实和决断。真不知道,那个白毛女怎么狠下心来的,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她的,无论是能力上还是心理上。”

“道明,你很善良,虽然这很好,但这对革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短板。难以想象你是如何没杀死一个敌人而成为复仇者们的队长的。你已经很厉害了。”浮士德平静的微笑着,拍了拍张道明的肩膀。

“哦?浮士德,你这是捧我还是踩我?”张道明一口饮尽了杯剩余中的茶,抽了抽被茶水浸湿的嘴角,打趣道。

“道明,你想多了。”

一阵闲聊客套后,张道明话锋一转,进入了正题。

“为什么?不阻止梅菲斯特的杀戮。我收到了消息,上个星期他刚刚屠戮掉一个与外界完全封闭普通人的渔村。”张道明按住桌子,支撑着自己缓缓的站起身子。

“道明,你是想说,感染者现阶段不应该到处树敌么?还是说……你一年一度的圣母心又发作了?”浮士德也迅速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令人不解的是,浮士德竟然丝毫不为张道明的消息如此灵通而感到惊讶。

“不,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是在找死。消灭普通人,不是现在。现在去挑衅他们,等于自取灭亡。”张道明拍了拍因为站立的时间过长而略微酸痛的腿脚,“或者,你觉得,梅菲斯特似乎在单纯的寻求杀戮和复仇的**?”

“道明,你很讨厌我们吗?这样被伤害过就随便复仇的人。”

“不,我很喜欢你们啊,复仇很好。人被伤害过,报复回去,这才是人啊。没有报复心理的人啊,不是个称职的人哦。”

“恩。”浮士的德脑海中不禁再次浮现出梅菲斯特纵容着自己的部队杀戮的场景。一次次的,他曾经劝说过,但是每次都会被梅菲斯特毫不留情的反驳回来,口口声声为了感染者的生存,为了新的秩序,幸福与温馨的词汇在冰冷屠宰场蹦出来,浮士德第一次感觉到语言是多么的瘆人。然而见识了那么多场面,劝说了那么多次,梅菲斯特依然不肯改变自己的主张。渐渐的,他已经麻木掉了。他只能从一次次无比相似的杀戮中找到一个共同印象————血,染红了所有东西。

天空和大地,太阳与月亮,湖泊和河流,森林与……

还有他们自己的双手和心。

嘛……对于感染者,那玩意儿,不值钱。

“道明,你是觉得现在开始发泄仇恨,还太早了嘛?”

“有一层那个意思,但并不全部是。”张道明摸了摸鼻梁,点点头。“狗和狼的区别你应该知道。”

“你的意思是……”浮士德墨绿的眼眸中在那一瞬间闪烁过希冀的光芒。

“浮士德,你肯定知道的。”张道明拾起双手抱在胸前,微微一笑。

“道明,我不知道。”浮士德叹了一口气,将视线放在屋外倚着门框的梅菲斯特身上。

“现在开始逼迫这些普通人,尚且太早了。”张道明抿了一口手中尚且温热的绿茶。摸了摸光洁的下巴。

“唔……”

“塔露拉,是个冷血的政治家,铁血的军事家,强大的战士,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但是我可以确定,塔露拉并没有把你们当作手下来看待,而是冷冰冰的棋子。虽然这是达到目的最佳手段,可是我有些讨厌这种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的做法,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倒也说不上有多反感,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本能一样,我总会莫名的讨厌她。”

“浮士德,答应我,不要让梅菲斯特这样做下去了,革命和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报仇,也并不是今天。不要让他继续杀戮下去了,如果他不想害死我们所有人的话。”

“好。”墨绿的少年罕见的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 ”

“还有……告诉梅菲斯特,当他把革命的热情变成了疯狂个人的崇拜主义时,把左倾的行径当作了正确的道路时,他,就失败了,要知道,满腔的热血喷洒出来,比牛粪凉的更快。当年我就和他一样,然后……唉……”

“还有,带我去寻仇者大队的训练场地吧。”张道明收起了严肃的表情,又挂起来了面颊上常年像被冻结住了的微笑。

“道明你这是……”

“好长时间没去了,我好像都记不全从这里到寻仇者那边的路怎么走了。”张道明尴尬的摸摸下巴,从众多说辞中挑选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呃……好吧,道明,还是容我多嘴一句吧,既然你这么清楚,那为什么不自己去改变呢?”

“嘛……与其当稻田里吱吱转的风车,我可能更喜欢做风吧。”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