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格物神秘事件社
格物神秘事件社

格物神秘事件社 工号零

连载中 推理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1 12:13:22
尘封17年的记忆,引发一段鬼屋奇缘。对天空的向往,密布天际的云彩遮住的是什么。对世界真相的探求,谜样少女的身世,飘忽于物质与意识世界之间的认知科技。去哪里寻找人类遗失的自由,一切的答案仿佛都存在于一座座横亘天地的云巅塔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从学校出发乘一站空浮列车,就到了孙梦梵所住的灵隐阁。乘电梯上到灵隐阁53层,穿过开放式的回

廊,走进了孙梦梵的家。宽敞的客厅中,散布着颜色鲜明的布艺沙发,落地窗的窗帘半掩着,可以看清

夕阳下远处云巅塔的轮廓。

我在玄关换下鞋,无意中发觉,除了我的鞋,鞋柜中只堆放了孙梦梵的鞋子,难道她是一个人在这

里住?孙梦梵进门后就忙着约定室内清扫公司明天打扫房间,然后走进卧室关上了门,我独自一人踏上

淡蓝色的地板。环顾四周,除了孙梦梵的卧室与书房,其它几间房都开着门,只是屋内的陈设就像从来

没有人使用过,诺大的房间,只能嗅到她一个人的味道。

孙梦梵换好休闲套装,递给我一个杯子,“想喝什么,想吃什么,自己去冰箱取。”她一边说,一

边把扎在脑后的马尾放下,“帮我拿一杯橙汁,我在书房等你。”

书房中摆着一张宽敞的半月形书桌,两个高高的书架占据了整整一面墙,上面布满了各种名著典籍

,能够在这个时代拥有这么多纸质藏书,已经是一种奢侈了。孙梦梵把便携终端接入桌上的智能电脑中

,记忆备忘的形式是以第一人称视角展开的,如果想要真切的重新体验记录者的记忆,就需要再次将模

拟记忆的电信号经过信号放大器的处理导入大脑皮层中。我把杯子递给她坐在她对面。一时脑中浮现出

好多问题,却不知从何开口。

“这么大的房间,你一个人住不会害怕么?”

“不会啊,这里环境这么好,风景也不错,闷了可以找朋友玩,饿了楼下就有餐厅,房间乱了有专

人回来打扫。为什么要害怕呢?”她啜了一口橙汁,像是对我的问题早有准备。

我点点头,琢磨着再问下去也不会有更多答案,索性拿起桌上带有吸盘的脑电感应器,“那么,我

们开始吧?”

孙梦梵也将另一个感应器吸在前额,向后靠在椅背上,双臂抱在胸前,“不准趁我不备有不轨的企

图哦。”说罢,她启动了记忆播放程序。

制作这份记忆备忘的人,当时还是个十岁的小男孩。记忆备忘一共四段,第一段的创建日期是2103

年的九月十六日。文件属性中有一段简单的描述: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不能把它告诉

爸爸妈妈,如果他们知道我去鬼屋玩,肯定会阻止我的。可是如果不说出这个秘密,我会难受死的。老

师说了,记忆备忘日记是家长不能翻阅的,里面是我们的秘密,那我就把这段记忆备份下来吧。

时光再次回到了十七年前的某个早晨。

每个周末,爸爸妈妈都会带我去看望爷爷。今天也是一样,我很喜欢到爷爷家玩的,爷爷家住在老

城区,没有上百层的高楼,到处都是特别高的大树,有好多可以玩的地方。于是,我刚到爷爷家就迫不

及待的跑出去找云云玩。因为上周云云发邮件告诉我说,他们找到了一个鬼屋,超级好玩。

我跟云云约好在她家门外的花园中等她,我到了不多久,云云就带着她的宠物毛毛虫一起出来了。

她的毛毛虫叫由,美是最新型号的口袋宠物,我也很想要一只,但是很贵,不敢跟爸妈讲。云云其实很

可怜的,听说她的父母都在塞城市从事重要的工作,不能经常来照顾她,大多数时间她都住在长空市老

城区的外婆家。

“阿若,你终于来了,我还担心你这周不来了呢。”云云远远的喊着我的名字。

“怎么会呢,自从收到了你邮件,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赶来了。”

“哦,原来你不是因为想我,而是因为想去鬼屋啊。”云云作出一副失望的表情。

“当然一直在想你了,只要跟你玩,不去鬼屋也无所谓啦。”我搔搔头发,有些不好意思。

“骗人!”云云摸摸她肩上的毛毛虫,“由美,还记得上次妈咪怎么说Daddy的么?”

“男人都是说谎的动物。”由美用它独特的声线学着云云母亲的声音。

“哈哈~”云云被它逗得开怀大笑。

“走吧,”她一把拉起我,“带你去那个好、地、方。”

云云带我穿过花园,爬进茂密的灌木丛。

“这么隐秘的地方,你们怎么发现的啊?”我一手挡开不时出现在眼前的树枝,吃力的问道。

“是羽翔和羽罹两兄弟发现的。”云云轻巧的窜出灌木丛,拍打着手上的泥土。

我也爬了出来,眼前是一片密林,齐腰高的野草,繁茂的树叶,阳光星星点点的投下来。

“这么说,是羽罹找到这里的咯?”

“阿若哥为什么这样觉得呢?”

“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腼腆的哥哥羽翔,乖张的弟弟羽罹,想必只有羽罹他才会爬到这么偏的

地方来吧。”

云云转过身,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阿若哥这次可是判断错了哦。”

“哦?”

“这个地方,确实是羽翔先找到的。”

“是么?”

“他那天啊,在花园中,看到一只怀了小猫的野猫,拽着大肚子,闪进了刚才我们爬过的那片灌木

。”云云模仿着猫咪,摇摇晃晃的走着,“羽翔就很可怜这只猫,担心它生了宝宝没有足够的食物,就

想把身边带着的鱼干送给猫咪吃。于是,他寻着猫咪的路线就爬过了这片灌木丛。他就这样,同猫咪保

持着十几米的距离,跟在后面。没走多远,前面就又出现了矮墙高低的夹竹桃,猫咪就停在了那里。”

云云指着不远处,“你看就在那里。”

“那然后呢?”

“还不是羽罹搞得鬼。”

“啊?”

“羽翔说,他正要拿出鱼干慢慢靠近猫咪,可是就在这时,身后一声惨叫。他猛回头,原来是弟弟

一直悄悄跟在他身后,正办出鬼脸吓唬猫咪。警觉的猫咪一听到声音,就唰一下窜进夹竹桃中了。”云

云停下了脚步,指着身边白色红色的夹竹桃花说道,“大概就是这里吧。”

“这里啊,”我也走了过去,“这里,有栏杆呢?”

“嗯,嗯。”云云很认真的点点头,“羽翔他们也发现了这片栏杆,正在犹豫要怎么爬进去的时候

,羽罹爬上了旁边的树,惊讶的告诉哥哥,这栏杆里面是一幢别墅,但是被大树包包围,又爬满了爬山

虎,所以,从来都没被大家留意过。”云云带着我,沿着栏杆走着,“然后,就在这里,他们发现了几

节弯曲的栏杆,分开的宽度,刚好可以让一个小孩钻进去。”说着她一侧身,穿过了栏杆。

“阿若哥过来哦。”

“哇~”钻过栏杆的我,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

院内的景象,与树丛外窥到的不太一样。看起来,确实是一个荒废的院子,有几条小路通向一个三

层高的别墅。路旁的草地应该很久没人照料了,杂草长得比膝盖还高,偶尔有些花枝从草丛中伸出,枝

蔓大概被折损过了,十分凌乱,倒是散落园中的一丛丛野花,唅着露水,很是诱人。沿着一条路走向别

墅,能体会到这是一所中西合璧的院子,路旁的草地中,有块倒下的石碑,上面刻着很有禅意的两行字

,云散水流去,寂然天地空。跨过一条人造的小溪,踏上几节石阶,就来到了高大的房门前。我正在盯

着布满藤蔓的房门出神,云云一把推开了它,发出沉重冗长的摩擦声。

“啊,这里没人么?你怎么打开它的?”我惊讶的问。

“不知道啊,可能主人太粗心了,离开的时候忘记锁门了吧,反正羽翔哥说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

门就是这样的。”

“哦……”

见我还在犹豫,云云一把把我拽进房内。

“快进来,好玩的在里面呢。”

走进屋中,我才发现,门后是一个大厅,大厅的两边是盘旋而上的楼梯,大厅的尽头,是另一个小

花园,被整个别墅所包围。原来这是一座回字形的建筑。

我跟着云云走向小花园,大厅的木质地板,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奇怪的房子,除了这个门,其它的房门都是锁着的,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好玩的东西。”云云自

言自语的走着。

一道刺眼的阳光直射下来,眼前的小花园与院子一样的凌乱,可是没有了人工的修饰,这番肆意自

然的光景,倒让我觉得很是轻松。

“羽翔,羽罹,你们在吗?我把阿若哥带来了。”云云甜美的声音,在空旷的花园中回响。

“哥哥,哥哥,你要干什么,救命啊。”羽罹惊恐的喊叫从不远处传来。

“羽罹,你在哪啊?”我努力寻找着声音的源头。

“哥哥,不要啊,哥哥。”

又一声呼喊传来,我猛然发现,就在对面的屋顶上,羽罹已经站到了屋檐上,半个身子探了出来。

羽翔就站在他身后,看不出任何表情。

“啊……”

“羽罹!”我喊着他的名字,冲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尖叫,羽罹的身体从三层高的房檐上坠了下来,迅速的下落,就在我的眼前。

世界仿佛一下子静止了,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衣服在风中抖动的声响。

我下意识的扭过脸,跪在地上,等待着那声沉闷的响声。

不知是过了片刻还是许久。

耳边连风声都消失了。

“哈哈~”我睁开眼,身边的云云,已经抱着肚子笑弯了腰。

恍若梦醒的感觉,我慢慢扭过脸,羽罹静静的躺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我,没有任何伤痕,没有一

丝血迹。

“阿若,我要去了,来,过来,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吧。”他虚弱的说着。

“哈哈~”云云的笑声,让我神魂颠倒。

“羽罹,别装了,你都把阿若吓坏了。”羽翔的声音从房顶上飘来。

我恍惚的走到羽罹身边,抱起他,只见他故作虚弱的躺在我怀里,身上确实没有半点伤痕。

“阿若,我,我……我不行了,哈哈。”羽罹强忍着笑意,没等说完这句话,就笑着坐了起来。

看着迷惑不解的我,云云,跑了过来,“阿若哥,好玩么,好玩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鬼屋啊,你

看,羽罹从房顶掉下来,都不会受伤哦。”

“羽罹,你刚才耍了什么花招,你不会是真的从上面跳下来的吧?”我向周围急切的扫视。

“阿若,你找什么呢?我当然是从下面掉下来的啊。”

“我在找道具,刚才阳光那么刺眼,我看不清你们两个人,你一定是把什么人偶从上面丢下来,伪

装成你自己吓唬我的。”

“没有啦,阿若,你总是这样,认为一切古怪的东西都可以用你所学的知识来解释。我早就跟你说

过,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你难以理解,但是却实实在在存在的诡异现象。刚才发生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

明。”羽罹站起来,洋洋得意的看着我。

“羽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还不向阿若道歉。”羽翔在房顶上责备道。

“道歉,凭什么?”羽罹很不服气。

“好啦好啦,阿若哥,你没生气吧,都是我的主意啦。是我不好,你没生气吧。”云云拽着我的衣

角说。

“没,当然没有啦,可是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么?”

“嗯,嗯,是真的啊,我们没有设计任何的花招,你刚刚看到的一切,全部来自于这个神奇的房子

哦。”云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抬头,对着屋檐上的宇翔说,“宇翔哥哥,你跳下来吧,这样就可

以给阿若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了。”

“啊,你说让我跳下来。”房檐上的宇翔有些犹豫。

“哥哥,别怕,下来吧,我们都在这里玩了这么久了,早就该懂得如何控制身体的重量了。”羽罹

也在一旁劝阻。

只有我,茫然的看着踌躇的宇翔,过了片刻,他像是下定了决心,小心的向房檐外跨出一步。不可

思议的事情,再次展现在我眼前,宇翔的整个身体,就静静的悬停在半空中,他的双脚放松,脚尖朝向

地面,分明就是漂浮在了三层楼的高度。

“宇翔哥哥好帅哦。”云云兴奋的尖叫了一声。

“这算什么啊。哥,你在那吊着算干嘛的,赶快下来啊。”

“哦,好的。”只见宇翔长舒了一口气,身体开始慢慢的下降,最终稳稳的站在了我们面前。

我激动的上前去拍着宇翔的身体,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这是真的哎,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

,你们怎么做到的?”

“阿若,这个我也不知道呢,本来还打算等你来了之后,听听你的解释呢。”

“哥,你就别谦虚了,这小子他也不见得能看出什么门道,我不是早就给你们说过了么,这就是传

说中的内力所致。”说着,羽罹轻松跳起,他的身体轻盈的飞起两米多高,在空中轻巧的转身,然后落

回地面。

“羽罹哥哥,我觉得你说的不对,我可是什么功都没练过,为什么我也可以呢?”云云说着,轻轻

点了下脚尖,身体就轻盈的离开了地面。她浮在空中,摸摸肩上的毛毛虫,“可惜由美不行,可怜的由

美,不要难过哦,你也能学会的。”由美乖巧的点点头,作出一副很努力的眼神。

我被云云逗乐了,“你刚才说,可以学会,你们都是学会的么?”

“要说起来,也算是学会的吧。”一旁的羽罹抢过话题,他在我们面前扎下马步,“就在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小腹,“深吸一口丹田气,闭上眼睛,”他一边说,一边做着动作,然后指了指自己的

后脑,“关键是,你要把那口气运到脑后,就是会觉得有一股气流过脑后,你要抓住这口气,后脑勺会

有很舒服的,有点麻麻的感觉,像是很多血气都聚集在这里,然后,”他轻轻点了下地面,身体就浮了

起来,“就像这样,意识会轻飘飘的,身体就跟着变得轻盈起来,直到可以完全浮起来。”

“好神奇啊。”我学着他的动作扎下马步,正准备吸气,云云打断了我。

“阿若哥,别信他那一套,其实很简单的,你只要仔细感觉来自脑后的感觉,然后想象着自己可以

飞起来就可以了。”

羽罹有些不高兴的回到地面,“好吧,好吧,你就信她的吧,我可不教你了啊。”说罢,腾空一个

跟头,跃到了花园的另一边。

羽翔轻轻点了点我的后脑,“云云说的是对的,其实很简单的。阿若,自从你进了这幢房子之后,

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我凝神片刻,说,“就觉得,很是清爽,甚至有点痒痒的,觉得有很多力气储存在这里似的。”

羽翔笑着说,“那你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身体漂浮起来的感觉。”

我按照他的说法做着,“我感觉自己就好像坐在两脚着地的三角凳上,感觉不出自己是实在的落在

地上,还是悬在空中。”

“那你试着轻轻蹬一下地面。”

我用脚尖轻轻点了下地面,感觉身体竟然真的离开了地。

“阿若哥哥,快看,快看,你也学会了哦。”云云在一旁兴奋跳起来,同样浮在空中。

“真的啊,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学会呢。”我试着落回地面,再次浮起。几次之后,身体像是已

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对这种能力完全运用自如了。

“太好了,阿若哥,宇翔哥哥,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各种好玩的游戏了,走吧。”

整整一天,我尝试了云云教给我的各种游戏。

体验房檐坠落的**,与羽罹比赛垂直墙壁赛跑,不断刷新后空翻的高度记录,看云云在自己指尖

上舞蹈。

直到阳光渐渐被别墅的高墙遮蔽,直到由美不知道喊了多少次该回家了,我和云云才悻悻的离去。

我送她到家门口。

“阿若哥哥,你今晚不住在爷爷家了么?”

我缓慢的点点头,不想让面前的女孩失望,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那阿若哥哥,下周还要来哦。我会等你的。”

我再次点点头,云云看看门口等待着她的外婆,摸摸肩上那个的毛毛虫,“由美,再见这个词太伤

感了,你替我说了吧。”

“阿若,再见。”由美乖巧的说着,陪着云云消失在了外婆家的门后。

“云云,我下周还会来的。”我对着她的背影大声说着。

第一段记忆备忘,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摘下脑电感应器,扭头看看桌对面的孙梦梵,她也睁开了眼

睛,手指缓缓的在桌上画着圈圈。

“这会不会是曹靖的做的特殊处理?”沉默再次被我用愚蠢的问题打破,“我是说,他应该有这种

技术,去制造虚假的记忆影像吧。”

“不会的,曹靖不是喜欢开这种玩笑的人。”夜色渐浓,没开灯的屋内,我看不清孙梦梵的表情。

“那么说,你相信我们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都是十几年前曾经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咯

?”

“不是的,我只是否定了曹靖作假的可能。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刚才看到的记忆备忘一定是

真实发生的事情。”孙梦梵一边思考一边说着。

“那,还有什么可能?”

“可能的情况还是有很多的,比如,这个小孩或许本身就患有幻想症,并且把自己想象到的东西跟

现实混杂在了一起,然后作了记忆备忘。比如,早在曹靖拿到这份备忘之前,就有人在上面做过手脚,

或者,曹靖本身拿到的就是一部恶作剧备忘片。当然,”孙梦梵顿了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

情确实发生过。”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的观点呢?”

“在一切没有明确的证据之前,我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一种猜测,也会尽力保持不让我自己的感情倾

向影响到我对证据的收集与判断。”

不容质疑的口吻,我默默点点头,“那,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呢?”

“还有三段记忆备忘,还是先看完再做判断吧。”

这时,我的便携终端,突然亮了起来,该死,是妈妈的电话。

我不好意思的接起电话,费尽口舌才骗妈妈相信我是在学校参加社团活动,耽误了回家吃饭。挂了

电话,正要再次拿起脑电感应器,孙梦梵打断了我。

“回家去吧。”听起来像命令似的。

“啊,不用了,刚跟我妈说好了,晚点回去。”我瞟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七点了。

“有人做饭等你,就不应该让她担心。”

“哦……”我有些犹豫的放下脑电传感器。

“放心吧,剩下的备忘,我不会自己偷看的,我现在脑子也有点乱,要好好想想,明天等你一起看

吧。”孙梦梵起身,打开了屋内的灯。

我有些不舍得走向客厅,“其实,如果你想看的话,就先看好了,不用在意我的。”

“说过了不看就是不看了啦。”孙梦梵陪我走到玄关。

换好鞋的时候,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舍,并且很肯定,这份不舍,不是来自那卷没看完的备忘。

身后。

孤单的女孩。

孤单的夜。

天上成群结队的云,你们又怎能体会。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