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Fate起源之夜
Fate起源之夜

Fate起源之夜 橘子味汽水mky

连载中 战斗 魔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4 10:36:06
同人小说。这是一场发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第三次圣杯战争,一场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残酷之战。这场战争奠定了后续两场战争的局势,也改变了圣杯战争的走向。所以,这就是Origin(起源)之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1.

公元1945年7月20日 伪满洲国 哈尔滨 关东军防疫给水部(731部队)

即使是久经沙场的南平大佐,踏进这座阴森的建筑也会感到极度的寒冷和惊恐。

建筑内部虽然井然有序,干净并且有消毒水的味道,但也遮盖不住鲜血本身的味道。他和他的访问团穿过实验区时,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里还是那么让人不适呢。”南平大佐抖打了个寒颤,表现出了与别人都不同的厌恶。他是战场上攻城陷地的英雄,只会把枪子儿给敌人,然后胜利。而731这帮子变态,简直把人当成生物实验的小白鼠......不,小白鼠都不如,而是把一切人类对于恶魔的所有妄想都加到了这里。而充当恶魔角色的,就是这些实验者。

什么冰冻实验、高温试验,还有各式各样的毒气全部都施加于人类的肉体身上,仔细想想冰冻成冰块的人瞬间浇上热水后骨肉分离的样子,就让南平不寒而栗。

但他无权去管这些东西。他仅仅只是来找人的,没资格对在这里进行实验的人进行说教。

战争已经打到了1945年了,美国人的舰队直逼日本本土,日本帝国丧失了海上的任何精锐舰队以及陆上部队,根本没有能力挡住美国人如狼似虎般的打击。不仅仅是美国,苏联也在北方盯着伪满洲国,并大量陈兵。整个东亚和东南亚,日本的败局也是绝对的。

但是日本陆军军部说,自己有能力去逆转败局。而逆转这个败局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名字叫铃木仲也,是一个在欧洲留学过的人。

一个人就能扭转整个日本帝国军队惨败的事实?他一个人去面对异常强大的美国海军、陆军和空军,以及整个远东地区的反攻?简直是笑掉大牙!

但是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他别无选择。

但他此刻并不在731部队的试验场内。待在试验场的,是一个叫草薙宏业的人。日本陆军要求让铃木仲也和这个叫草薙弘业的人回国,去参加一个什么仪式,这让南平满头雾水。

穿过无数的实验场所后,南平来到了关押人的地方。关押人的牢笼里,有中国人,有朝鲜人,也有少量的美国人。尽管相貌并不相同,但他们都有着共同特点:面黄肌瘦,严重营养不良,而且脸上写满了绝望。

也是呢,这些人在那些魔鬼手下根本活不成。

走到了关押人的最里面,有一间铁门。透过铁门的探望口,南平看的了一个蜷缩在墙角的人。他双手抱着大腿,一言不发地盯着地板。

他就是草薙弘业。

南平大手一挥,命令周围人把铁门打开。

腐锈的铁门发出了刺耳的闷叫,一股浓重的霉味直钻南平的鼻孔。潮湿的气息也扑面而来。昏暗的房间内,弥漫挣扎、绝望的气息。

一个士兵掏出了手电筒,照在了弘业的脸上。他用手挡住了刺眼的光,过了好久才缓缓放下来,用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南平一行人。

南平看着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心里格外的慌乱。随即,慌乱变成了不屑一顾。良久,他才缓缓地说:“草薙弘业,是吗?”

弘叶没有回答他,而是死死地盯着南平的脸。他那面孔,就好像无边的黑洞一样,让人陷入无边的深渊和泥沼。

据情报显示,草薙宏业虽然是日本人,但是从小就随着父母在中国长大。难道他听不懂日语吗?

南平怔了一下,但旁边两个负责看押的士兵却冒火了,拿着枪托就砸向了弘叶的脸上。不一会儿,弘叶的脸上全是鲜血。奇怪的是,他连叫一声都没有。

直到南平挥手阻止,两个士兵才停止了殴打,弘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南平走上前去,蹲在了他面前。

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手无缚鸡之力。

弘业的眼神虽然迷糊但又锐利无比,混乱模糊的意识似乎想要把他的大脑从脑壳里抽出来,丢进沉重的水里。

没人知道他的过去,也没人知悉他的现在。他作为一个日本人为何会待在这座监狱里,也是一个谜团。难道他参加了反战协会?

南平站了起来,命令士兵把他扶了起来,并走出了监狱房。但草薙弘叶根本没有力气,士兵是硬搀着他才从地上起来,慢慢地走着的。

南平大步走出了工厂,工厂外面阴云密布。满洲国的夏天也包含着一丝寒意,这让他忍不住再一次打了个寒颤。

他知道,这股寒意不是来自自然,而是来自他背后那个男人的眼睛。

只要他的眼睛不闭住,这股寒意就永远不会消散。

2

东京 日本帝国军队作战总部

即使是战争年代里格外奢华的茶叶,也没能让远坂衡介安心下来。但他不会轻易地把这种焦虑和不安表现出来,他时刻都正襟危坐着,保持着令人肃然起敬的身姿。

他很清楚,日本军部把他叫过来干什么。在这个日本帝国全面战败的情况下,能守护住那些狂热的好战分子和胜利主义者痴心妄想的帝国梦的东西,似乎只有奇迹。而上帝偏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就是圣杯,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万能许愿器。而更凑巧的是,这个圣杯就降临在了日本本土,也就是说,每隔六十年一届的圣杯战争,又要在日本打响了。

不过这次圣杯战争足足推迟了七年。衡介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

而现在,日本军部的目的也就很明显了。那就是让身为圣杯御三家的自己参加圣杯战争,赢得圣杯,以改变日本输掉战争的事实。军队毕竟也是有个别魔术师存在的,也可能有个别狂热的魔术师会这么干。圣杯战争的消息不可能会扩散到整个日本,仅仅只是在魔术师的领域内流传。如果日本军方真的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魔术的存在,那现在会见他的肯定是天皇陛下了。

衡介没有经过军国主义的洗脑,而且他是反战人士。

参加圣杯战争并获胜,这是过去一百二十年以来远坂一族最大的愿望。但这回不同。

因为这次圣杯战争有了一个强大的势力介入,那就是日军本部。日本的高层一定存在着魔术师。原本的圣杯战争是由御三家为主要势力来恒定战争的方向的,但现在,仅凭御三家的实力根本无法判断这次战争的性质了。

因为魔术的存在不能过度地暴露。

不过日本军方是怎么知道圣杯战争的存在的?从十九世纪一直在进行的前两届圣杯战争在冬木市都是格外隐蔽地进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圣杯战争的消息让其它魔术师知道呢?衡介也是一头雾水。

既然军方的某个魔术师知道了圣杯战争的存在,那么想必会动用他手下的部队对战争本身加以影响,同样身在日本的间桐家也收到了和自己也受到了和自己一样的处境吧。

他们是如何面对和应付的,衡介不得而知。但是衡介知道,如果圣杯落入军方手中,那么后果绝对不堪设想,多么糟糕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在这房间内依然没有第二个人出现。桌子上的茶水早已凉透,他数次推开门观望,也被带枪的卫士逼回了房间内。

他无聊地将怀表打开又关上,并细细地思考着对策。突然间,门被打开了。穿着军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向衡介鞠了个躬,衡介也起身回礼,两人便坐在了桌子前。

衡介打量着他,那个男人身上到处都写满了战争的味道:左脸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疤,就好像熊用爪子抓了一样,不仅是皮,连肉也被带了一大块。他的左眼也瞎了,白色的眼珠子混浊又污浊,这张脸衡介发誓不会再想看一遍。

“远坂衡介先生,打扰您从东木市匆匆赶来真的很抱歉,对您的失礼我代表帝国陆军作战总部向您道歉。我的名字叫铃木仲也,请多指教。”

他虽然看起来十分狰狞,但是该有的礼仪还是有的。

“啊,我就是一个地方商人,对于贵方如此盛情的邀请,不生惶恐。请问贵方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呢?”衡介装作糊涂问道。

“地方商人?太谦虚了吧,衡介先生。”他的面部微笑了起来,整张脸都随着刀疤的扭曲而飞舞。

“据我所知,远坂家可是远东地区数一数二的魔术师家族,传说中能实现人的任何愿望的圣杯,并围绕圣杯进行的圣杯战争可是也有您家族的一份力啊,自称为商人未免有点太过贬低自己了吧。”

整个室内空无一人,这样的谈话如果有第三者的存在,那绝对是惊爆眼球的思维。

确认不会有第三个人后,横介才缓缓张口。他知道自己隐瞒不下去了,于是说。

“哦,抱歉。那么,贵方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呢?”

“事情是什么,衡介先生应该比我清楚才对吧。”

两人彼此盯着对方的脸,互不相让。衡介的脸上写满了拒绝和鄙夷,而仲也的脸上写满了逼迫和杀意。两人从一开始说的都尽是些废话,只有眼神的交流才是真正的对话。

“也是呢。我就知道先生你不会就这样屈服。”仲也礼倒在了椅子上,一副散漫的样子。

“我还有我的事情,这次我是不会参加的,也不会为了你们而参加的。”

“国家危难当即,你就甘心这么看着吗?先生?”仲也礼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了,他在逼迫着衡介。但是衡介丝毫不在意那一套,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圣杯战争,不是那么污浊的东西。”

话音刚落,仲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这笑声充满了疯狂,也充满了嘲笑和压迫。

“污浊?什么是污浊的?那么先生,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纯洁的吗?根本没有吧先生。看来你意已决。那我也无从办法。帝国如今正危难之中,你身为帝国的子民竟然如此不顾与国家之生死,真是可耻的叛国者呢.”

“看着国家如此犯错误而不纠正的人,才是真正可耻的叛国者。”

仲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打了一记响亮的响指。门突然被推开,跑进来了许多拿着步枪的士兵。他们全部把步枪对准了衡介的脑袋,并拉上了枪膛。衡介冷冷地看着周围,并发出了漠然的微笑。横介侧眼看到,那些士兵的眼睛已经浑浊不堪,脖子上有着一个个腐烂的脓包。原来如此,难怪能不顾一切的大肆谈论关于魔术的事情,这些士兵已经成为了魔术师的傀儡了。

仲也也掏出了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对准了衡介的脑袋。但是衡介丝毫没有惧怕的样子,反而有底气地说道:

“哈哈,既然在场都是知晓的人,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衡介玩弄着怀表,轻轻地说道:“仲也长官,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一直默默地在等你吗?”

经衡介这么一说,仲也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各个地方都放着细碎的宝石。无论是哪里,都有。

衡介淡淡地说道:“我能确保把这里整的稀烂,而自己毫发无伤。既然您知道我是魔术师,那么也应该知道,我有点不一样的本事吧。”

“淡定,衡介先生,我并不是为了杀掉你。我只是让你冷静一下。”仲也说着不靠谱的话,收回了!手枪,说:“请您看一下吧。”

仲也打了一个响指,原本房间中一面普通的墙缓缓地上抬了,露出了一个手术室般的房间。房间上有一把铁椅子,椅子上坐着的,正是自己的儿子——远坂松菱。

衡介看着,松菱正处于昏迷状态。他的大腿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就一点一滴地往下流,汇聚在一个瓶子内。瓶子又连着一根注射器,注射器就插在松菱的右手上。

这本是一套血液循环系统,但是,现在仅仅只是松菱在一直流血罢了。鲜血在那个瓶子汇聚的越来越多,这也就是说,松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流逝。

衡介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他拼命地调整着呼吸。他很清楚,如果此时慌了手脚,那么将正中仲也的下怀。

他来东京以前,就算到了对方一定会拿自己的家人当做谈判的筹码。所以他提前就把家人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了。但是……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家人的位置的?

现在没时间去考虑那些,现在该面对的问题是,自己该怎么办?对方也是魔术师,这么贸然去抢救,肯定会碰到什么陷阱的。如果魔术礼装在手的话,自己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是未知产生的危险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假设衡介拒绝了参加战争,那么松菱一定会死,自己也很有可能难逃厄运。换而言之,远坂家很有可能面对灭顶之灾,从此绝后。但参加圣杯战争,整个世界都会毁在这帮疯子的手里。衡介并不是大公无私的人,他只是一个明眼人罢了。他不想让自己的家人死绝。

怎么办?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罐子里的血液越来越多。

仲也越来越不耐烦,他玩弄着手枪子弹,但还是微笑地看着衡介。

再没有时间思考了。衡介心中的天平反复倾斜,最后,他望了一眼松菱。

那孩子天真地睡着觉,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啊,自己真是自私的生物,恶心、作呕的人呢。即使知道日后会死很多无辜的人,但眼前的这个人,自己怎样都不愿舍弃呢。

内心在反复衡量,心里的天平在不断地倾斜。

一条命,或是千万条命,虽然是道非常简单的算术题,但是其中所存在的意义却令人感到窒息。

眼前的这个男人,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愿意参加圣杯战争。”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