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制边界
无制边界

无制边界 星空之源

连载中 战斗 游戏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7 13:00:01
此身所处,皆为真实。“喂!小狼你是辅助啊!你举着盾往前跑干什么?”“火龙你是前排啊,别躲后面说你要打输出啦,去拉怪啊!”“那个假面骑士!没错就是你,能不能别找人单挑了,我们在打团啊!”“为了你们伟大的天匠,给我冲啊!”身后传来了沙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时间:2030年4月1日下午3点

地点:『无制边界』天行宫

身着黑色铠甲的骑士挥剑刺入了眼前最后一个玩家的身体,确认对方的HP归零,身体化为数据碎片消散后才放松下来。

三个小时前。

在愚人节这天,官方发布了一个特殊活动,持有活动限定门票的人就可以前往『天行宫』,那座漂浮在空中的宫殿。而『天行宫』可以到达『外环』,要知道『无制边界』公测开服已经一年了,一部分玩家已经摸到了当前等级上限,可地图仍停留在边界地区。有可以探索的新区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火龙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弄到那一张门票的。

可愚人节的玩笑还是如期而至,『天行宫』的管理者告诉玩家们前往『外环』的名额只有一个。

当即就有玩家不满道:“我们都已经拿到门票了,为什么只能去一个?”

“拥有门票只是获得站在这里的资格,前往『外环』的话是要另算的。”

虽然很不爽,但玩家之间厮杀还是开始了,只为了争夺那唯一的名额,火龙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活到现在。

近百人的队伍都被淘汰了,原本雄伟气派的宫殿也因为战斗的洗礼变得破败不堪,昭示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而管理员还没有宣布他的胜利。

还有其他玩家存活吗?!

火龙再次拿起剑盾,在这瞬间,杀意从天而降。

嗞——

剑刃贴着铠甲斩下,带起一连串的火花和难听的噪音,最终斩击于地面之上,扬起大量的尘土还有一条长达五米的斩痕。

双手剑通用技能『重斩』。

火龙及时做出了反应,『重斩』几乎是擦身而过。偷袭者是披着黑色斗篷的单手剑士。恩?单手剑是怎么用出双手剑技能的?然而没等火龙继续思考,对方又动了。

等等,使用『重斩』不是有僵直吗?

剑刃抬起,横拍在火龙的身上,火龙被剑身上传来的巨力击退,勉强站稳。很显然剑士不想废话,反正留一个人就够了。

远超规格的力量!

这是火龙的切实感受,单手剑的攻击速度并不慢,而对方超标的力量硬生生把单手剑打出了重剑的感觉。

在斗篷的遮蔽下看不清对方的面目,只有眼睛散发着红光。剑士犹如野兽一般,要将这眼前唯一的猎物撕成碎片。

铛!铛!铛!铛!

即使是火龙这种重装战士,也有些抵挡不住。剑刃与盾牌碰撞,火花飞溅。肆虐的剑气疯狂破坏着周围的环境,本来就显得破败的宫殿,被剑士这么一搞,隐隐要变成废墟的节奏,简直跟拆迁队一样。火龙被剑士压制得后退数十米,接近了大门。

铛!又是一剑。

火龙开启了盾卫的天赋技能『盾反』:抵消下一次近战攻击伤害,并借用其力道将敌人击退。他要创造机会反击了。

剑士再次攻击,就在他手中的剑刃快要碰到盾牌时,他的动作变了。

原本横劈的剑身猛地竖直,由劈变斩,而剑身与盾牌间的距离被精准控制,剑尖贴着盾牌往下,硬是没有碰到。

剑刃砸地,然后上挑。

『起式-连山』

火龙惊讶于对方的操作,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避。

咚咚咚咚咚!

拔地而起的岩刺呈阶梯状将火龙击飞到空中,直接撞到了穹顶,然后又摔了下来,盾牌和长剑脱手。而剑士又追击了过来,手中的剑刃闪烁着光芒,那是使用技能的前兆。

专属技能『龙血』激活!火龙的眼睛变为黄金色的竖瞳,瞬间起身一脚踩在盾牌上,盾牌顺势弹起,火龙举盾,格挡!

噔!两者碰撞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预想中的重压也没有到来,火龙定睛一看,剑士被弹刀了。

因为动作太快,所以『盾反』的持续时间还没结束吗?!来不及感叹了,剑士被弹刀陷入僵直,连剑都脱手了。

这是反杀的机会!

啊——

火龙直接拿着盾冲了过去,右手握拳打在了他的腹部。虽然徒手攻击造成不了多少伤害,但是游戏里是有痛觉模拟的,他自然要让对方吃点苦头。左手使用『圣盾打击』直接将剑士抽飞,巨大的力道使剑士倒飞而出,撞穿了宫墙,又撞上了外墙,最后进入了眩晕状态。

“还没完呢!”对方的生命没有归零前,他就不能停下!

『破军强袭』!

使用盾牌冲击对方,技能持续时间为霸体效果。原本这个技能只是用于突进,但在目标背靠墙体时,技能持续时间内会一直碾杀目标,尤其是这种脆皮剑士,撞到墙上碾一碾就差不多了。

火龙发起了冲锋攻击,只要这个技能命中,对方就是必死无疑了。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符文:净化』!移除身上所有的控制效果。

符文剑圣!看到对方身上突然冒出的一圈符文,火龙内心惊讶。

在『无制边界』的剑士类职业中,符文剑士是最为奇特的一个,因为符文剑士没有剑技,技能只有一堆符文可以使用,而且全是强化buff和被动触发类,导致这个职业的难度系数远超其他剑士类职业。后来的玩家甚至绝大部分都不知道符文剑士是什么职业,而极少数获得这个职业并且能玩到现在的,都是强者,于是就有圈内人士给予了他们“剑圣”的称号。从刚刚的表现来看,很明显对方的等级比他还高。

轰!火龙撞了过来,但剑圣及时解控,直接三步蹬墙接反墙跳躲过攻击,来到火龙身后,顺手将斗篷丢在了他的身上,遮挡了他的视野。

剑圣拿下了腰间的黑色剑鞘,他当然可以趁势攻击,但是还要防范对方的反制技能。剑鞘上亮起了符文,剑圣直接用力向火龙投掷剑鞘。

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威胁,而火龙此时正处于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状态,何况视野受阻。

火龙猛地跺脚,『真炎爆发』!巨大的焰柱以火龙为中心爆发,将黑斗篷烧得一干二净。后面那个应该被击飞了,火龙一边这么想一边转身准备接连段。

但等着他的却是无情的一脚。

时间仿佛在此刻慢了下来,火龙终于看到了对方的样子,原本用于遮蔽身形的斗篷没有了,露出那精致的面容,一头灰色长发,红色的束发丝带在其脑后飞舞,还有那血红的眼眸,眼中符文闪烁,那是被动技能的效果。他也看到了对方的ID:源宙律。

以及。。。。。。天上飞着的黑色剑鞘。

我去!被骗啦!

这是火龙现在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符文:重裂破』!

轰!一圈金色的符文光环亮起,紧接着恐怖的巨力从她的腿上传出,火龙直接被踹回了墙上,墙壁寸寸崩裂,那瞬间似乎连整个天行宫都摇晃了一下,源宙律都怀疑天行宫是不是要垮了。如果有人能从外面观察天行宫的话,就能看到在其对应的外墙上已经开了一个小洞。火龙整个人都被那一脚给踹懵了,他没想到对方有这么恐怖的力量,也被自己狂降的血条给惊讶到了。

很痛啊。火龙挣扎着要从墙边脱离,但源宙律没打算让他得逞。手中又出现了一把剑刃,蓄势,然后出鞘。

『拔刀斩-一线天』!扇形的剑芒横扫,在整面宫墙上划出了一条直线,碰到骑士的身体时又让他深陷了几分,让他彻底打消了脱离的念头,总之火龙现在就是卡在墙里了。

看着自己面板上多出的一个『破甲』的debuff,火龙彻底愣住了,这是完美模仿!

因为符文剑士本身没有剑技,所以他们的攻击动作从某种方面来讲就是没有限制,只要数值满足条件,符文剑士可以模仿其他剑士职业的攻击动作来使用对应的剑技,而招数如果完成度到达了百分之百,就能用出技能应有的效果。比如这个『破甲』,配合刚刚她那恐怖的反应和变招的流畅度。这是碰到真正的高手了,死了也不亏。

源宙律看着眼前的黑色骑士,内心有些复杂,她之前一直躲着,暗中观察其他玩家举动,这个“那只火龙”是个相当厉害的角色。出于对对方实力和帮她扫清障碍的认可,她没有打算击杀他,刚刚那一脚只是想把他踹出去。天行宫已经到达了『远行者之海』的上空,估计以对方的人物属性,只要不是掉到地面就死不了。然而对墙壁的硬度有些失算了,火龙没有掉下去,而是卡在了墙上。

嘛,老天不帮你,我就动手吧。

源宙律手中的剑刃再次闪烁出了光芒。火龙看着对方的举动内心慌了起来,他虽然觉得死了不亏但也没打算坐以待毙啊,游戏里死亡是可有惩罚的。在对方斩下的瞬间,火龙大喊:“等等等等等等,你不要过来啊!”

剑刃在他身前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有话要说?给你一分钟。”源宙律给了他个面子,反正他现在没有威胁。

“能不能给个体面的死法?”

源宙律沉默了良久“不能。”再次挥剑。

反击时刻!火龙右手直接抓住了下劈的剑刃,左手锤击墙壁,刚刚拖延的时间,使他的技能CD好了。『真炎爆发』!饱受摧残的墙壁终于被炸开了一个大洞,高空涌入的气流将二人席卷而出。短短两三秒钟,天行宫就离他们远去了,留下了两人孤寂的身影。而他们两个都不会飞。。。。。。

啊!!!!!!

惨叫声响彻云霄。耳边呼啸的风声和下方逐渐放大的景物催生着恐惧。在下坠持续十秒左右后,两人都冷静了下来。下面是海水,凭借着人物属性的加持掉下去也死不了,而源宙律不打算错过这个机会,她要在停止下坠前压制对方的血量。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太刀,刀身整体呈现出一种幽蓝色的水晶质感,并且散发着一阵寒意。火龙现在是面朝下方,自然看不到他的对手在做什么,即使看到了,现在这个状态也无法躲避。源宙律手中的“极光”亮了起来,没有使用剑技,就是普通的挥砍,带着冰属性的刀芒一下一下砍在火龙的身上,直接把他冻成一个大冰块,寒气波动继续往下延伸,冲进了海水中,这一块海面瞬间结冰,后续的寒气又加固了冰面,变成了冰层。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望着不断放大的白点,源宙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冰层=地面,从天上掉下到地面上=死,所以从天上掉到冰层上=死。刚刚想到这个的源宙律已经和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轰!因为火龙的重量,直接在冰层上砸了一个窟窿,沉到了海里。源宙律虽然没有和他一样,但也深陷于冰层之中。她的血条在接触到冰面的瞬间就全部变成了红色,很显然,伤害溢出了。状态栏多了『流血』,『骨折』,『虚弱』三个负面效果,剧痛向全身袭来,想喊出来却发现自己连出声都做不到。

就算游戏里有痛觉模拟,也不要这么过分啊!源宙律在内心喊道。最终,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视野随着血量的减少逐渐化为黑白,身体和意识化成碎片消散。

『玩家“源宙律”阵亡,死因:高空坠落』

在提示十几秒后。

『玩家“那只火龙”阵亡,死因:缺氧』

——————————

『断开连接』

星源睁开了眼,她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味,要下雨了。星源想起身把窗户关了,但是那粉身碎骨的剧痛似乎仍然在她脑中留存着,动弹不得。挣扎着将游戏头盔取下,还把那一堆传感单元清理光,她才从中解放出来。

“呼。”松了一口气,星源关上了窗户,然后又瘫倒在了床上。 “早知道就应该先宰了他的。”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边。

烛瑤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自己还活着简直太美妙了。深海中的黑暗和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他浑身难受,当然这和他不习水性也有很大关系。

“源宙律么。。。。。我们还会再见的。”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