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为密林的灵兽少女献花
为密林的灵兽少女献花

为密林的灵兽少女献花 步城峒星

连载中 恋爱 玄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8 09:01:11
一个小城的旁边,有一个住着灵兽的密林。少年云木接到了这样的一个试练——“紫夜花的试炼”,为的是证明他继承家业的能力。然后被同行的人背叛了,被扔在了密林里。在密林里云木遇到了灵兽少女,少女对他很感兴趣所以免于一死,但是他被迫成为了少女的宠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叩、叩。

是否连敲眼前这扇气派房门也得小心不能敲得太用力呢?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请等一下!」明知此举毫无意义的房间主人仍慌张回答。

不出他所料,房门被无情地打开了。男子笔挺的站姿宛如一把拉满的弓,他问都没问一声便径自跨步走进室内。精悍干练、穿着套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藏在眼镜下的双眸射出神经质的冰冷光芒。那眼神令房间的主人——名叫云木·云的少年感到背脊生寒。

「那、那个……」

「大家都在一楼等候了,您还没准备完毕吗?」

男子瞪了一眼散乱在床铺上摊开的背包。背包口隐约露出里头的素描簿与水彩颜料盒。少年慌忙挡在床铺与男子之间想藏起背包,但是却迟了一步。

男子名叫冯钰,担任这户人家的管家。

他猛然扬起下巴,以四十五度斜角俯视云木,接着从鼻子哼了一声。

「明明要进行赌上性命的危险试炼,您却依然要带上绘画用具?真是游刃有余啊。」

冯钰丝毫不打算掩饰言词中的尖刻。

如果只是一般的挖苦,云木大概只会一如往常默默地垂下头。可是听到冯钰讽刺绘画,少年懦弱的下垂眼眸里浮现一丝怒意。

「……你会告诉……爸爸吗……?」

冯钰一瞬间露出仿佛听到无聊笑话的神情弯起嘴角,但立刻又恢复成扑克脸。

「我的工作并不是监视您。对我来说,无论您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进行『紫夜花试炼』都好,随您高兴。」

虽然是管家,此人却露出云家雇员不应有的无礼态度。然而云木并不惊讶。自从五年前来到这栋大宅的第一天起,冯钰从未对云家的长子云木以礼相待。

举例来说,冯钰敲云木的房门时是「叩、叩」两下。云木不认为他会不知道敲两下是敲厕所门的敲法。

尽管冯钰会对他行礼与使用敬称,言行举止中却毫无半点真心实意,连当时十岁大的云木也清楚理解这一点。

可是他束手无策。

假设向那现在云家当家的父亲控诉冯钰无礼又冷如冰的态度,视情况而定,即便父亲会解雇冯钰也不奇怪。

但是父亲最喜爱优秀的人才,冯钰更是远胜父亲期待的优秀男子。

(再加上我并不优秀,无法回应爸爸任何的期待——)

因此云木默默地忍受着。父亲会选择自己还是冯钰?其实连试都不必试了。父亲近几年从未主动找云木说过话,代表他再也不受到任何期待。

从前他曾为此感到寂寞,如今倒觉得这样也好。

父亲再也不朝他吼出:「你这样也算是云家的继承人吗!」这句话了。

那些以口舌与皮鞭毫不留情痛打他的家教老师,如今已成为连名字都想不起来的过往人物。

没人责备云木,而他可以一整天画着喜爱的绘画。

「对现在的自己感到满足吗?」这么问的话很难回答,至少云木接受了自己的人生,觉得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吧。

明明他都接受了这样的人生,为何还得进行有生命危险的试炼不可?

云木体弱多病,母亲莫雪也和他有着同样的体质,年纪轻轻便病逝了,而他认为自己也将面临同样的结局。明明结局已然注定,为何不放着他不管呢?为何非要把他从舒适的房间里拖出来,强迫他瘦弱的双手拿起剑、盾并踏入有灵兽肆虐的危险密林?

云木带着一丝不满与愤怒——对他来说已是竭尽全力的抗议——仰头直视冯钰。但冯钰再度从鼻子哼了一声,打飞他的目光。

「总之请您快点准备,出发时间是不能更改的。毕竟大家都是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集合。」

冯钰说完之后掉过头,像进来时一样匆匆地离开房间。在难以言喻的挫败感打击之下,云木慢吞吞地束起背包口。

他不经意地望向窗边。摆放着无数荆棘覆盖的植物盆栽,这植物名叫霸王树。他一边希望有人在他外出期间好好照料盆栽,一边背起背包。

呜……!?

十五年人生里从未体验过的重量压在肩膀上,令云木不禁发出呻吟。只要稍加松懈,身体仿佛就会向后摔倒。背包里装着睡袋与画具、为下雨而准备的雨衣以及水壶。光是这些东西还不算太重,不过若再绑上防身用的小圆盾,那就成为无比的重担了。再加上他还必须拿着剑在密林里绕上好几天的关系,此举无疑是拷问。云木觉得他快昏倒了。

他踏着沉重不稳的脚步在走廊上摇摇晃晃地前进。想回头的冲动好几次袭上心头的云木抵达二楼通往玄关大厅的门前。他微微打开门扉,窒人的热气与热闹的人声宛如洪流般从门缝间一涌而上,简直像误入派对会场一样。

云木偷偷穿过门。玄关大厅为穿堂式设计,可以透过扶手栏杆看见一楼的情况。他偷看楼下,发现云家族的显要人物全都齐聚一堂等着他。由玄关一路铺到大厅中央大阶梯的红毯,将现场的人群划分为两部分。

在大阶梯正面右方前头,一群看来很眼熟的男子正在与云木的继母赵茹聊天。她三岁的儿子云真——云木同父异母的弟弟——满脸无聊地在一旁抓着母亲的衣摆。

另一边,站在左方前头的父亲之妹与其夫婿——也就是他的姑姑和姑丈——正心神不宁地观察四周,还把头凑在一块悄悄商量着什么。

所有人各自愉快地聊着天,但左侧集团与右侧集团之间却无人交谈。他们简直像餐厅里被迫同桌的两组客人,摆出好像红毯另一边无人在场似的态度。

一眼望去,右侧集团的人数将近有左侧集团的两倍。在两列来宾正中央的大阶梯正面,云木之父、位居家族顶点的云翰,仿佛在冥想般闭上双眼,等待儿子到来。

想到有那么多人正在等着自己,云木感到有点害怕。想回头的心情也达到最高峰,但父亲眉头的皱纹正诉说着——「云木到底要让我等多久?」。

云木一想起父亲挥舞皮鞭的声响便毛骨悚然起来,于是他的双脚径自朝着大阶梯缓缓走去。发现他身影的人们发出欢呼。听到那些欢呼声,云木觉得他活像是走进囚牢的奴隶。

冯钰朝聚集而来的众人说明云木即将挑战的「紫夜花试炼」内容,云木则抱着做白日梦一般的心情看着现场。

由于生长着紫夜花的密林里可能会遇到灵兽的关系……到时将派一名修士作为助手同行……找到紫夜花且在十天后的日落前平安归来,家族便承认云木少爷为正式的继承人……万一来不及赶上,或是没能找到紫夜花便归来,继承权将自动转让给其弟云真少爷……关于以上内容,哪位贵宾有疑问吗?

等云木回过神,一名穿着道袍的高个子男性已站在他眼前。一眼便能看出是修士的男子,猛然伸出足以抓住云木头颅的粗糙大手。

「我叫李修诚,请多指教。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安全,请尽管放心包在我身上。」

云木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李修诚牢牢抓住他的手后爽快地笑了。现场响起震耳欲隆的掌声与欢呼声。

在一片欢腾之中,姑姑与姑丈从人群深处兴奋地冲向他。

「云家的将来全靠你了,加油!」

「为了去世的大嫂,你一定要找到紫夜花归来!」

云木以冷淡眼神回应他们异常热切的激励。

(为了妈妈……?如果我继承云家,她真的会高兴吗?)

昔日的记忆在他脑海中复苏,越是痛苦的记忆,回想起来越是鲜明。

云木约六、七岁大的时候,父亲曾亲自训练他如何骑马。摔下马好几次的他遭父亲鞭打斥骂:

「为什么你不照我教的去做!」

特训持续大概两小时之后,云木昏倒了。

等他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全身包着绷带并躺在自己房间的床铺上。母亲待在他身旁如此呢喃。

「对不起……」

年幼的云木不明白双眼通红的母亲为什么要道歉,只是没来由地觉得悲伤,然后钻进被子里颤抖哭泣。母亲的啜泣声隔着棉被传来,而他全身的跌打损伤阵阵抽痛。他至今依然能清晰回想起那股痛楚,仿佛那鲜明的瘀青还在身上一样。

(妈妈期望我继承云家吗……?)

云木不懂大人之间的内情,但云家族似乎分成希望他继承的一派,还有希望弟弟云真继承的一派。姑姑与姑丈大概是前一派的领头人物吧。

(父亲应该是打算让云真继承云家才对,至少他没有丝毫让我当继承人的打算)

据说「紫夜花试炼」原本就是当云家族对由谁来继承本家,意见出现分歧时才举行的传统仪式。顺便一提,姑姑似乎抗议过父亲想让云真继承云家的想法。

(多管闲事……)

姑姑脸上浮现虚伪的假笑,令云木感到更加不快,因此——

「这不是为了妈妈,是为了你们着想吧?」

他差一点将这句话脱口而出。

差一点脱口而出——最后,云木仍将那句话咽了回去。现在若不顾现场气氛说出这种话将害得父亲颜面尽失,况且他并没有如此胆量。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被吞进腹部深处,使云木恶心得想作呕。

这时候,云木的目光碰巧看见……。

继母赵茹望着回到队伍中的姑姑夫妻,短短一瞬间——嘲讽似地扬起嘴角。

在从左右两边传来的洪亮掌声与声援之中的云木踏着红毯前进。

仆人们打开玄关大门。在遥远的前方,另有仆人正准备打开约莫两个成人高的铁门,简直就像要他「赶快滚出去」一样。

穿越大门的云木从宅邸内踏出一步。好热,炽热到近乎恶意的夏季阳光令他眯起眼睛。

他突然心想。

(说不定我再也无法越过这个玄关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