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权新世界
权新世界

权新世界 旧天才

连载中 战斗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8 18:31:39
握着权柄的孩子们不明所以的拉开序幕,等待着所有将要来临的死亡,眼泪。......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新世纪三年,世界东部,第六区。

炮火声仿佛是来自古老的钟洪,昏重寡闷的炸裂响彻这片土地。世界军指挥所空空的矗立在山脚,银白色粒金属组构的外楼层装甲在这座建筑上仅仅是威慑。

战线落在指挥所前十数公里的荒滩,所有的部队都出发了,连指挥部最深层的警卫营都冲刺到正面战场,起义军来势异常凶猛,他们在一个夜晚派出近千人的敢死部队自杀式的炸掉了第六区军区的军火库,他们每个人备了最先进的隔绝式信号外甲,腰间带着由屏蔽性能最好的粒金属外壳包装的高热手雷,近千人的队伍丝毫不乱,在隔绝外甲的包裹下他们行动起来像一片无形的蚁群,队员们将这些手雷一半投掷到军火库的营区,一半投掷到库内,那些手雷在扳开手环的八秒后会产生世界上能用手雷产生的最高温度,那些热能会在几个毫秒内引爆仓库内的存品和这些敢死队自己。

方法类似于上世纪华夏地区的游击战,历史上说当时华夏的战略装备最差,他们的领导人只好聚集死士,死士们嘴里咬着已经拉环的土质的手榴弹,顶着弹雨疯狂的爬上敌对军的飞机坦克。

这是最土的方法,也是最有用的。

于是世界军硬接下了这场可以说得上是保卫战的战斗。

金属质感的桌子上散布着各式各样的纸质资料和军用罐头,麦克琪少校已经二十个小时没出过指挥室的电子门,二十个小时前,他向东部军区请求了军械的支援,可位于第五区的东部军区距此战略距离不过千余公里,理论上这支支援部队的领队今天早上八点就应该到他脸前敬着军礼报道了,可是直到现在他也再没有收到任何一点来自东部军区的信号,麦克琪主动发出的所有信号也是泥牛入海。

在战场上失去信息的交流是致命的,多年的战场嗅觉让麦克琪很快做出决定,派出所有有生火力优先抗击前线最明处的敌军,在最混乱的时候要保证自己永远有一条路是明白的。

“大清早的怎么一个人没有?”

在他踌躇的时候指挥室的电子门自动开合,嘶哑的声音打破了麦克琪的思考,参谋长歪扣着军帽跑进指挥室,一把抓住指挥桌上的吃剩军用罐头:“还没消息回来?东部军已经废物到这个境界了?”

“老师…”麦克琪向参谋长敬礼:“没反应,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来自东部军区的一点回信。”

参谋长点点头:“所以你就把警卫部队也派出去了?”

麦克琪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参谋长,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你没有办法了,我知道。”参谋长轻轻叹气:“但你太急躁了,战况不明应该集中有生力量打出一条明路,可也得分时候…”他抬手指向麦克琪背后的一块电子屏幕说,“现在战线距离我们不过二十里,就算东部军区的人已经在路上,敌人的小队也会比他们更早一步,警卫营配备的气型枪械只适合近距离作战,调到战场上只能是送去喂子弹,而在我们的据点里这些霰弹气枪能就能大大确保我们的安全,不是要你苟且偷生,只是如果你死了,你这支队伍再加十万人也顶不住人一万人的冲锋… …你为了扩大你的矛,而放弃了我们仅有的盾,可如果持矛的人死了,再锋利的矛又有什么用?”

“老师!他们在没有确切情报的情况下,不会这么大胆直接派小队来斩首吧,机动小队在战场上是最强最精密的有生力量,不会这么轻易拿出来。”麦克琪回应道。

“是啊,可是你怎么知道对方没有我们的确切情报呢?我们是世界军,是现在统治者手下的正规军啊,我们的每一分数据,都远比你想象到的更容易被摸清。”参谋长扭正了军帽:“看来你不止急躁,你还太自大了,你依赖世界军优胜的科技,却忘了战争的本质…”

“可老师… …”麦克琪还想说什么,尖锐的炸裂声就划过他的耳膜,9mm的增重黄铜弹打着气旋冲出枪膛,校尉以上的军官配置的手枪均是特殊内构,弹口和枪膛有精密的弹道加速器,否则一般的枪膛很难把专用的灌铅增重弹推出最大动力,这样加持的唯一缺点就是消音器完全报废,增重弹出枪的声音甚至能震伤耳膜,连续发射像是一只暴龙在怒吼。

参谋长连续扣下扳机,枪口吐出一串火舌,火花散开后腥红色的光芒顷刻照在指挥室的每个角落,这是应急警报灯的颜色。那是内部的应急报警,启动后不会大规模的警报,只会通过无线电通知所有基地成员同时锁死基地所有出入口,

麦克琪微眯双眼,回头看向已经被参谋长打炸的指挥室电子门的控制系统,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说过,你太自大了,依赖于世界军的科技和你学习所谓的传统正道的兵法,正巧还有几个蠢货给你碰上不断加强你的自信,可那些破东西有什么用?它只能让你在你的军事理论基础这一门结业课上拿个‘A’!”参谋长给手枪换上新的弹夹,反手从腰间摘下一个鸭蛋大小的东西扔给麦克琪:“科技弥补不了胜利的心,十年前我们用跨世纪的科技摧毁了他们的家,那些起义军是带着血和仇恨来的,他们只想赢,所以他们就是能想到办法突破世界军先进的科技扫描,就是能不畏死的派出人来取我们的人头。”

麦克琪抬手接住老师递来的战术手雷,顿了顿,低头说道:“是我鲁莽了。”

“是,我还不知道是你鲁莽了?可认错保不住你的命!想想你现在应该怎么办!”

“... …”

“上帝保佑你还有几分钟,快!快!想想你现在该干什么?”

“我该…做军人该做的事。”

“说来听听。”

“我会拼死保护这片土地!”麦克琪一字一顿说道,眼里似乎闪烁着光。

“说的好,你要... …”参谋长突然停住了。

好不容易营造的紧张气氛瞬间瓦解,他双手捂脸:“不是不是,麦克琪,等下,我有个疑惑,我真的开始怀疑你是我徒弟吗?”说着说着参谋长就抬手向自己的口袋掏去。

乒。

某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麦克琪耳边,随之而来的一股醇厚而又特殊的香味。

麦克琪惊讶的抬头看向老师,发现麦克琪正扬着眉递给他一个迷彩的军用水壶,所有的香味就是从那个水壶飘出来的。

那是酒。

军队里是绝对忌讳酒这种东西的,更何况是战争时期,这种东西如果被军队查出一概都是军法处置,可谁能想得到一向严律军规的第六区,参谋长竟能随手就摸出酒来。

“现在当然是该喝酒!没看过历史故事吗?英雄在上战场守边关反正那种一夫当关的场面都该喝酒!你是做了傻事,可是你如果真的找死我也会阻止你的,教训是有的,但是生命就太沉重了,再来找你之前我已经从我额外安的探测器上发现了这只小队的踪迹,他们只有二十个人,按编制还不够一个小队人数的一半,想来应该是得到了确切消息知道我们后方空缺,但要从偌大的战场上分出人手,起义军也一定会很吃力”参谋长举起自己的迷彩壶做碰杯状:“他们还得再门口晃一会呢,这东西我可藏了一阵时间,在别人面前不好拿出来,现在只有咱俩,教育归教育,你可是我得意的门生呢,来两口?”

***

***

托勒比尔挥出两根手指,这是派两人查探的战术手势。

他率领的是一只二十人的小队,目标是现在他们所处这座建筑里,世界军第六区指挥所的两名指挥官,他们接到上级指令,越过世界军沿指挥所建筑的临时战垒,跋涉五个小时从后方潜入了这座由刚性粒金属筑起的建筑,可令托勒比尔惊讶的是,他们小心翼翼的探查了建筑内部及周围,除了粒金属的防御甲层和基本的警报装置,这座占地近百亩,代表着第六区最高军事命令的堡垒居然没有一个守备军。

派出的两人再次折了回来,向托勒比尔比出没有异常的手势,这令这位年轻的起义军少校更加的疑惑。

他也曾尝试通过卫星无线电向上司汇报过情况,可在这片区域,消息似乎被什么特殊信号屏蔽了,连卫星信号也接收不到。

不能再犹豫了,攻略指挥所对于这场战役至关重要,托勒比尔站在这个大大方方摆在他面前,用冰冷的金属刻出总指挥室的金属门前,比出了进攻的手势。

队伍中随机走出一名战士,他一手拿着特制的迷你防爆盾牌,一手将印有奇怪印花的金属卡片握在掌心。做完这一切的士兵回头向托勒比尔示意。

五… …

托勒比尔比出倒数的手势

四… …

三… …

二… …

电子的撞针声打破了气氛的宁静,所有队员瞬间反应,除了爆破队员以外的十八支九系冲锋枪在几个毫秒内先后做好了射击准备。

可门并没有开。

托勒比尔微眯双眼,缓缓握紧了手里的枪。

“再来一次。”他沉声说。

电子的撞针声再次响起,可面前的电子门依旧毫无动静。

“暴力破解,用炸弹!”托勒比尔低吼:“是警报锁死!他们可能逃走了!一队跟我留在这,二队现在下去追,发现直接击毙,这鬼地方没信号,一会在进来的坐标汇合。”

“是。”

“是。”

“... …”

“躲猫猫么?”托勒比尔轻吸口气,比出了后退的手势。

***

麦克琪双腿微曲,以最小的声响踏进地面,随即抬头看向随着他滑下来的老师。

老家伙腿脚看起来比他还利索,三下两下收拾好东西,拍拍麦克琪的肩膀:“可惜了那半壶好酒,那可是世纪战争开始前我专门去世界最北的冰原,在当地居民那里磨了好久才买到的。你知道北部区的人都贼倔,他们不喜欢我们。”

“… …”麦克琪顿了顿,他没想到老师的房间居然还备有爪链绳索,其实在现在这个时代需要自己操作的爪链绳索早就已经淘汰了,每一个战士都会配有更高级的全自动爪链,可那东西是设计在山地战,对于逃跑来说机械的现在偏偏不如手动的灵巧。

“一共二十个,在我们的地盘跟我们打巷战,没问题吧?”参谋长打断了麦克琪的思考:“不用回答,有问题那就去死吧,这都做不到迟早一天你得死!”

“是!”麦克琪下意识抬手敬军礼,肩膀上却猛地传来一股力道,麦克琪被迫的向后退去,下一秒他脚下的土地印上了一片黑色。

那是火药的痕迹。

麦克琪瞬间就反应过来,手枪随着他转头的同时抽出,却发现他们刚刚跳出的窗口已经多出了一滩血花。

“跑起来!二号所地形更有利我们!”来不及开第二枪,参谋长吐掉嘴里叼着的手雷拉环,不持枪的左臂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手榴弹隐蔽!”同一时间,托勒比尔也吼出了声。

顷刻间爆炸与火光吞噬了这方空间,鲜血与火染上了疯狂的颜色… …

***

***

东部军区,战略直升机停机坪,A3口。

代号‘鸠’武装直升机正在做起飞前的最后调试,机械师们拿着工具箱来来回回,而那些准备出发的人们却坐在飞机的运载舱里说说笑笑。

只有一个男孩是不笑得,他站在直升机机舱口,眼神投向远处。

着迷彩服的士兵快步跑过来,将一个裹着迷彩布条的金属盒子交给那个坐在飞机口边缘远眺的男孩,然后抬手敬礼。

“长官,这是您要的东西,地图和绝对级的向量信号对话机,一共六套。”

“麻烦了…”安东尼抬手敬礼后接过盒子:“绝对级的向量信号才能在那片区域联系,说明区域的信号屏蔽强到将近最高级,我记得起义军可没有这么高级的屏蔽仪吧?”

安东尼顿了顿,抬头看向士兵,海蓝色的瞳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是我们投放的,第六区的战场,我们本来打算暂时放弃的…”士兵并没有沉默太久:“起义军在攻打第六区时也派出部队袭击了我们东部区的军备库,如果我们派大部队去增缘,就有被袭击的可能。”

“军备库…果然是忌惮那东西么…”安东尼轻轻点头:“可你们的守备应该要比第六区强很多,起义军有这样的军队能轻易袭击你们的军备库?”

“我们也很奇怪... …”士兵说:“那支军队的行动很快,大部队分成数只小队在深夜我们巡逻机日常检修的时间突袭,直奔军备库,一轮炸弹炸完就走,不检查也不继续,军备库夜班的兄弟们全部殉职,库里的装备损失过半…最糟糕的是,就算是深夜突袭,那么庞大的人群能如此有序的行动,并且在全面击毙我们军备库守备军的情况下没有一个人员伤亡,这样的军队素质… …”

“不止军备素质,他们没有侦察兵却能抓准设备检修的时间直突袭军备库,说明对东部区的地理和世界军的行动规律十分了解,这很直白的说明了一个问题。”安东尼的嘴角微微上扬:“倒是很像他的作风… …”

“...”士兵顿了顿:“时间不早了,长官该出发了,第六区情况从十个小时前起就一直没有新的消息,长官务必小心。”

“嗯,辛苦了,”安东尼坐了起来,抬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还能问最后一个问题么,我们接到命令支援这里,再到现在被派去第六区,至始至终都是你和我们联络,东部区的军区长从没有露过面,他老人家是?”

“... …”这次士兵没有回答,沉默半晌,直到安东尼微笑着摇摇头,准备坐回飞机时,士兵才开口说出“无可奉告”四字。

“是八大座那些老家伙们吧…”安东尼头也不回的踏上飞机,偏黑色的迷彩风衣衣摆随微风飘动。

***

***

距离最后一声枪响停止,已经过了整整三分钟,年轻的少校亲自击毙了这支小队的队长,少校已经经历了近十年的军旅生涯,可看着那头上顶着血洞的男人依旧用凶狠的眼神盯着他看,麦克琪那颗训练有素的头脑也有微微的颤抖。

所以直到麦克琪亲眼看到老师也闭着眼倒在血泊中,他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这不可能啊…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死呢?

麦克琪都没有死在这里,庞勒·阿道夫居然会死么?

他应该不会死啊,因为那时候,是那个男人拉住他的手,对他说。

“要赢,要打胜仗… …”庞勒看着这个满脸污渍的少年,努力从那双被很久未修的长发遮挡住的眼睛中,找到那一点点光。

“关于战争我能教你的,就是这六个字,记牢了…”语气很轻,他说:“但是,在这之前我要教你的… …要活着。”

“要活着… …”

温热的触感就要夺眶而出,麦克琪却突然警觉了起来,手臂猛地绷紧。

有声音,那个声音一定是脚步没错。

这片土地还有人,可它现在本该是一片死地,只有血和尘土才对。

“谁?”麦克琪小心翼翼的挪动双脚,仔细追寻着脚步声的方向。可抬头他就发现这一片地方空的像平地,只有差不多十米处摆放着一排弃置的训练掩体。麦克琪眉头微皱,单手持枪,右手往后去掏战术手雷。

“别开枪,我是世界军医疗队的,要是想救活庞勒大叔,现在只有我能做到… …”

男孩从掩体处探出头来,轻声对着麦克琪的枪口说道。

“小孩?”麦克琪仔细盯着面前的男孩,应该只有十五六岁,可他确实穿着军方的迷彩大衣,尽管那具年轻消瘦的身形披着那件大衣显得有些可笑,没有任何武器,他只随身带了一个不大的银白色箱子,麦克琪依旧握紧枪柄:“我怎么相信你?”

孩子尴尬的笑了笑,从大衣口袋中掏出一方黑色的长方形本子,随后他一只手摊开,另一只手拿着本子从地面上轻轻推到了麦克琪脚下。

“那个是…”麦克琪瞳孔微缩,随即一手端着枪,另一只手捡起了黑本,本子上熟悉的纹理触感让麦克琪更加诧异。

“你应该知道冒充军事证件是重罪。”

“您也应该知道那不是假的…”

“前线的战役已经结束了,请您不必紧张,我叫小黑,是中部区派来的,军衔是少将…”伴随着麦克琪一页页翻看本子,小黑轻轻地笑笑,漏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初次见面麦克琪少校,恕我无理,可按军规,您应该先向我敬礼,我才能回应… …”

***

***

世界东部,起义军指挥部。

男孩披着偏黑色的迷彩风衣,全身靠坐在椅子上,各种仪器屏幕上打出的蓝光不断照映着那张清秀的面庞。

在那张椅子后面站着一个同样着黑色风衣的女孩,长长的马尾扎的整整齐齐,女孩手上提着一把近三尺长的直刃刀,刀身上依稀可见的血滴遮盖住了刀刃本身的锋芒。

“没有杀他们吧…”男孩转过身来,看着脚下横七竖八倒着的一片着白色作战服的士兵,他们的胳膊上统一系着血红色袖带,那是起义军的标志。

“有重火力武器的的划伤了手腕,其他的人只是打晕了,放了小黑给的‘眠香’,估计12个小时后醒来。”女孩轻轻说到,声音中有种软软的质感。

“嗯,麻烦了…”男孩看了眼手环上的时间,嘴角微微上挑,他抬手轻点耳中的耳机频道键。

“有福,小拉,冬妮娅…还没结束吗?十分钟已经太慢了啊。”男孩开玩笑似的说到,说话的同时修长的双手在眼前的电子触屏上连续操作,节奏轻快的像是在一架钢琴上弹奏。

“我这边可以了…”

“我也可以了,这么点人还让我去,看不起我嘛?”

“完成了。”

“那就好…我们准备回去吧…”男孩站起身来,转头对身后的女孩笑笑:“井子,我们也走吧。”

“是。”

“啊~ 终于完了…”男孩伸了个懒腰,从面前的中控电脑中抽出一张磁盘:“老大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有他在我哪还用收集这些数据啊…”

“... …”暮神井子轻轻抬起头,眼中闪过些许的异样。

“安东尼,我这里也完事了。”

耳麦中传来迟到的声音,那是个专线信号,与其他信号单独区分接听。

“嗯,看样子手术是成功了,辛苦你了,”安东尼答话:“手术时禁止外人打扰,我刚刚把你切出混合线了,小拉已经在接你的路上,我们准备撤。”

“好…”小黑扔掉了最后一片染血的纱布,轻轻合上了箱子:“不过我还是好奇,安东尼你怎么知道庞勒大叔会受伤,他可是被称为‘东部军神’的人啊,我觉得一只刺客小队根本不会影响到大叔吧。”

“… …”安东尼沉默了片刻:“是啊…‘东部军神’,世纪大战时期一人独领东部军区抵挡了旧世纪世界东部多国联军,凡战必胜…”

安东尼将披在肩上的风衣穿好,眼神微微闪烁:“他怎么会输呢…真是让人难懂… …是吧?”

“... …”小黑听见耳麦中似乎传来一声低叹。

“战争是一场奇怪的魔术,背后的魔术师不告诉你,我们想猜透是很难的。”

“... …”

“好了,一会见。”安东尼默了默,抬手轻轻关闭了耳麦。

“每个将军都有讨厌战争的时候吧… …但是战争马上又要开始了,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在这之前,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

安东尼没由来的嘟囔。

***

世界中部,第一区。

大雨初歇,阳光从云缝中零星洒在柏油路上,粒金属的楼房和战略设备刷成统一的银色,世界军中部军区位于其余四大军区的中央,同样也是世界军五大军区的总指挥所,自从世纪战争之后,八大座就始终坐镇在这片代表权利顶峰的土地上。第一区的地理属于盆地,少山没海,可八大座和世界军硬是用金钱和技术强行堆起了一座综合的训练所,以至于士兵们可以在方圆两百海里的人造海和近千亩的人工沙漠适应各种类型的训练。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停机坪上,机翼惯性的旋转带起一阵阵灰尘,舱门还没完全开启女孩就一个箭步跳了下来,吓得地面的接应人员赶忙后退。

“啊不行不行,晕机!”拉拉尔大口大口的呼吸:“小黑,晕机药有嘛给一板?”

“那种东西我不会随身带啊… …”男孩随着拉拉尔跳下飞机:“看看远处,把视线放宽,一会就好了。”

“哼,报应吧死丫头,让你平时…”

“胖子你再多说一句我现在就给你打成猪头。”拉拉尔回头瞪了一眼刚刚说话的男孩。

薛有福马上就猫在了小黑背后:“… …”

“走吗?”暮神井子走到安东尼的旁边轻声问。

安东尼揉了揉眼睛,将座椅靠背调平:“想在看到这样的画面真的不容易,可是没办法…”末了,他笑笑:“走吧,不用管冬妮娅了,她不想看到那个人,让她自己待会。”

“... …”暮神井子沉默片刻:“好…”

“伙伴们,说一件好事。”安东尼转身跳下飞机,轻轻拍掌:“因为现在的世界军局势基本稳定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放假了,长假!”

“真的?!”拉拉尔突然倦意全无,猛地一个虎跳跳了回来抓住安东尼的肩膀猛抖:“安东尼你可别骗我啊!”

“小拉!”暮神井子轻声嗔到:“别闹…”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井子姐就知道护着安东尼…”拉拉尔松开了手:“不过真的假的,我们也能放假吗?是那种随便去玩的假吗?”

“真的,很长的假,保证你能玩个够,不过放假可不带薪哦,自己玩要自己赚钱….”安东尼轻笑。

“放假…我估计得回医疗部了吧…”小黑无奈的叹气:“老师肯定要抓我回去做实验了…”

“哎,小黑,商量一下,能不能做个减肥药?”薛有福挤了个眼色:“哎,到时候记得兄弟这优先供货啊!”

“一边去,一会我给你整个切脂手术,给你一步到位来不来?”小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话说安东尼,为什么我们突然就放假了,现在明面上的战争虽然世界军占优,但是如果我们在,肯定会加快进程啊,八大座舍得这么放过我们?”

“我管他舍不舍得,这次任务之前我可是跟他们说好的,干完收工,给长假,他们就同意了。”安东尼笑笑:“好啦,我去办召见手续,你们等我一下,等会你们的电子档案就可以解锁出来,大家去哪个地方生活再转档案就可以了。”

“我去交申请,大家等我一下,还有些分别的话要跟大家说。”安东尼轻声说。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一直沉默的暮神井子突然出声。

“好…”安东尼头也不回,任由暮神井子跟随在他背后。

“哎,我们也… …”

“站着!”小黑和薛有福刚想追上,拉拉尔抬手一把一个就把两个男孩捞了回来:“少个你们办不成手续?没啥事冲过去凑瓦数?”

***

八大座的会议室在中部军区的中央,代号‘铁堡’,那座俯瞰着整个中部军区涂装了全冷色的配色,凌厉的粒金属光泽透出肃杀的气息。可包围他的偏偏是一片仿古中式园林结构的花园,花的颜色应有尽有,品种却全是一样的‘灰玫瑰’,灰玫瑰属玫瑰科,花朵颜色丰富,但只能人工授粉,因为靠近它的蜜蜂们都死了,枝干坚硬,花刺剧毒,蕊粉被高温刺激或点燃会产生致幻气体,每个有权限进入这里的人都会长期服用相关解药的饮料,而当你离开的那一天就是死亡倒计时的开始,‘铁堡’的防备措施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无人得知,但据说起义军曾派出特殊训练的代号‘黎明’敢死部队突袭,最后仅仅只是撬开了大门,而世界军只用了一天就让在‘铁堡’上班的人员全部恢复工作。

安东尼的方向是‘塔’,在进入铁堡之前不常驻的人员都要去那个可以称作门口的地方领取特制的面具,那些面具不仅代表你的军衔,更能让你免受灰玫瑰的诅咒。

安东尼没有停步的意思,暮神井子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安东尼是个聪明人,他一定知道这个向来稳重而此刻却把心情已经写脸上的女孩有很多话要说,可他不先开口,这个倔强的女孩就绝不会优先提问。

“别这个表情啊,都不好看了”安东尼轻轻笑笑:“放假这么好的事,你不开心?”

“... …”

“你可以和拉拉尔一起在南部找一份工作,那里有还未被战场波及的女孩子们都喜欢的鲜花和现在仅有的游乐场…”安东尼微微带高声线,“你们可以找个小黑有福也放假的时间一起找个近山水的山庄,支上烧烤架,然后… …”

“为什么是我们?”暮神井子终于开口打断安东尼:“你呢?”

“我忙啊…”安东尼无奈的摇摇头:“你们放假我还是得工作的,我要是有空出去也一定和你们一起…”

“你不会有时间了吧…”暮神井子轻声说,虽然那声音小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可安东尼还是听到了:“八大座怎么会放过我们,我们在他们眼里代表巨额的利益,他们交易世界,怎么可能轻易把筹码扔出去放我们撒野… …”

“我…”

“除非…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眼里这份东西比起我们有更大的收益…”暮神井子终于停下脚步:“只有你有这个价值吧… …”

“... …”安东尼顿了顿:“井子…”

“什么代价?”暮神井子继续说:“这个所谓的长假,你要付出什么代价?究竟有什么东西只能是你完成,还是说… …”

“喂喂... …这越来越夸张了啊,没什么代价,就是你们走了我肯定比平时忙一点,听你这说的跟我要死了一样。”安东尼苦笑道:“没有什么,放心吧。”

“好,我就是问问。”暮神井子轻声说:“我们得快点了…”

安东尼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好… …”

“安东尼,你还记得队长说的话么?”

“嗯?哪句?”

“他说,你心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只破旧的玩偶熊…”暮神井子轻声说。

“切... …”安东尼鄙夷了一瞬:“这方面不用听他胡说,队长平时就神神叨叨的不正经。”

“我知道那个女孩不是我,毕竟,让她自由的方法只有这一种了… …”暮神井子抬头看着安东尼的背影。

她的声音比之前更轻,安东尼好像没听到。

***

***

那是这座建筑里最昏暗的房间。

很难想象在如此现代化的军区中还有这样的房间,石质的大门像是古老的皇宫,门上有奇怪古板的纹路,房间整体的重量用十六根质感干枯的承重柱支撑,那些石柱上刻画着不同的图腾,房间唯一的光源是顶上的开洞天窗,顶洞用透明的白水晶封顶,在夜晚的时候星光能透过那层晶状物直照在着老旧的大理石地板上,而房间里没有任何摆饰,只在房间的中间,成圆桌状的摆放了那些代表权力的座椅,成吨的青铜用原始的雕刻刻出棱角分明的八把座椅,镀上不同颜色的金属,有些色彩本该熠熠生辉,但在这个房间,他们所有的芒都像是被吸入了永恒黑洞。

“人齐了,我们就开始吧。”黑色座椅上的人出声说道。

“王座,七座可还没来呢…”青色座椅上的人轻轻敲击石椅扶手:“七座可是您的直属,您不等等么?”

“五座,注意你的语气!”橙色座椅上的人出声斥责,声音却异常的清细,是女人的声音。

“我可没说什么啊?别一惊一乍的…”青色椅子上的似是冷笑:“只是有些人连‘八座会议’都敢迟到,我在想会不会有些过分了!”

“他不在…是我让他离开的”黑色座椅上的人再度发声,可声音里明显多了不同的东西:“我让他代我去取一样东西。”

“东西?”青色座位上的人声音微变:“什么东西?我们… …”

“五… …”黑色座椅的人提高声线:“现在开会吧。”

那声音在这大厅里回荡起来,青色座椅的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可看着那坐在黑色座椅上披着大氅的人,他最终也没有开口。

“王座。”清脆的音色打破了安静,声音来自一直没说过话的红色座椅:“‘哨塔’传来的消息,‘虔信者’的代组长安东尼想见您,说是来拿一件您答应过的东西。”

“... …”

“... …”

大厅又一次迎来沉默,所有人看向同一方向。

“哎... …”

黑色座椅上的人缓缓起身:“安东尼么…”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