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濑俍飒的纪事录
濑俍飒的纪事录

濑俍飒的纪事录 Ritmo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30 16:55:41
灵子,一种四维空间中的基本粒子,对其产生认知的濑俍飒试图使用它可以产生的效应改变世界。而同时那未知的大门正在缓缓打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什么,搭载了武器模块?到底出什么事了?”

“十分抱歉,我们只是按照上级的指示对设备进行组装与维护,其他的我们也就不知道了。”

到底是上面没有把情报通知下来还是说目前还没有摸清楚这次的全部信息所以以防万一,至少不会是对我们有所隐瞒,毕竟这么做没有任何的意义。

“伊舞有听说什么消息吗?”

伊舞摇摇头。

“没有,这次的任务是由李队直接负责我们这几个区域,另外的区域的人也没听说什么消息,一会到了不就都知道了,在这里着什么急啊。”

我或许是有些着急了,虽说是迟到都要知道的东西,我还是希望在被告知参与行动的那个时候就能告诉我行动的全部内容,伊舞在这一方面和我截然不同。

城市环路几乎看不到有车辆在行驶,尤其是β层,但是相对的以往通往α层的那个岔路口几乎天天都是拥堵的状态,但是今天想必是畅通无阻。

因为β03区的设备用升降机出现了故障所以只好稍微绕路走城市环路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了,但是这样一来我也就知道跟我一起坐电梯的那个人是被叫去维修什么了。

“路上还是这么黑啊,从我早上出来这么黑,摸着黑走到车库好几次差点摔倒。”

伊舞的声音从通信装置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因为车速还算是比较快额,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至少有着十米的距离。

“那你为什么不申请让他们开路灯呢?而且现在无所谓了吧,有这个头盔。”

头盔是全封闭的头盔,我们只能通过内部的显示面板来观察外部的环境。除了摩托车自带的大概20米远的光照范围,包括道路、桥梁以及其余在线车辆位置等一系列记录在系统中的内容都会被模拟出来,几遍是光照范围之外的地方也能很好的了解到道路的结构,而光照只是为了观察实时路面信息以防万一。

“因为路不是很远,就不想再麻烦人家了。”

“我的姐姐啊,他们就是这个工作,你不想麻烦他们然后摔倒了受伤了,那时候麻烦的是自己啊。”

“好吧,我知道了,话说回来,你们气象局没有什么关于这个天气的消息么,感觉这是你们的管辖范围吧。”

说来路灯亮起后在去车库的路上我还久违的翻了翻他们在群里都说了什么,但是完全没有关于为什么今天这么黑的消息。

“完全没有,伊舞你不是不着急知道么?”

“我只是好奇这个天气罢了,不像你担心的东西太多了。”

“把事情思考的全面一点总没有什么坏处。”

“但是有时候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会占据你很多的时间。”

“我所谓,反正我平时也很无聊,该出去了,马上进入爬坡。”

进入到爬坡后会经过一段2公里左右的隧道,这条隧是连接着α层和β层的通道,每个层级的地面都有数十米厚,按照每百米上升2米的坡度建造了这些通道方便车辆在两个层级之间移动。

“冯华,你看那边是什么?你的7点钟方向。”

“骑车的时候别老东张西望的。”

虽然这么说着,但我还是扭头朝着伊舞指向的方向看去,强光照在未知的东西上面,反射的光照亮了周围的环境。而在灯光中心的那东西就像是十分粗大的柱子一直延伸到天空之中结束在光照的终点。但是在哪光照不到的地方以及在上面的位置会是什么样的,到底延伸到了什么地方,难道是在支撑什么大型的平台才导致阳光被完全遮挡了。很多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但这只让我更想知道到底是哪一种想法才是正确的。

“我说冯华,你看那个是不是冰柱啊?”

“为什么这么认为?”

冰?在我众多的思考中唯独没有想象到会是冰。

“你想,现在在下雪嘛,而且又很冷,所以我就自然想到了冰,虽然是毫无根据的。”

一夜之间形成的冰柱么,先不说水是从何而来的,大量的水中的热量又被带到了何处,这些都是难以解释的问题,但是自从界面之门打开之后,人类已知的科学难以解释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多了,新的科学体系正在逐步完善,我们也是时候习惯这些非自然的东西了。

“或许吧,我想李队应该能给我们一个结论。”

“诶,奇怪啊,一般这个时候你不都会来纠正我这些无根据的发言是有多么的糟糕么?”

“与其在这磨磨蹭蹭不如快点过去。”

我再次转动了摩托车的把手,提高了因为观察周围而降低的车速。

“喂,你等等我啊,怎么突然加速也不说一声!”

在前往中心广场的路上稍微留意了一下周围,虽说在高速行进的时候不应该东张西望,但是路面上几乎没有其他车辆,所以系统也会相对应的进行一些方向上的调整以至于我不会撞到墙上。

一路上至少有看到了三个以上的柱子出现在了这一层,但是即便是我们沿途附近的数量也一定是远超于我们所看到的数量。毕竟到处都是高层建筑几乎已经剥夺了我们观察远处的能力。

期初我认为这些柱子都是依附在核心踏上面的,但是核心塔实际上在这一层只是冒出了大概三十层居民楼的高度,而且核心塔本质上是倾斜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的柱子都是竖直的,这基本上就证实了我这个猜想是错误的。

路上看到的所有柱子都和我们一直保持同样的距离,看上去就是出现在了弧形道路圆心上面一样,但是最后一个却离我们越来越近。

“恐怕中心广场也出现了柱子吧。”

我自言自语道。

“你猜对了,冯华。”

“李队?”

我们距离中心广场还有大概5公里的距离,虽然经常会有强制全域广播的情况,但是几遍如此广播的范围也只有一到两公里,如果把全部范围内的所有声音都接收的话真是吵死了。

“你们已经进入全员语音频道了,抱歉我也迟到了,家里那边突然出了点事情。”

“出什么事了?”

“准确的来讲不是我家里,而是关系很好的邻居家里,孩子突然发烧了,我就带她们去了趟医院。”

“您一辆车上又带了两个人么?感觉好危险。”

伊舞有开始在不必要的方面产生疑问。

“这个你到不必担心,我这辆车有侉子,多座一个孩子还是没什么关系的。”

“侉子,是什么啊?”

“就是车边上还有个座位,我感觉这个词现在还是在用的吧。”

我替李队做出了回答也是为了不要让伊舞在产生什么新的好奇。不过这个日子口生病还真是糟糕啊,虽然没看市政通知但是我想应该是下达了限行令,这样所有连接到系统的车辆都不能启动,即便是紧急情况申请,但是就早上市政管理部门那个状态,大概率是要等很久。好在医疗部门并没有停止工作,但是交通失效了,其实去看个病也是挺麻烦的,真希望能早点恢复正常。

“李队,既然碰到了,不如先给我讲讲现在的情况如何?”

“哎,冯华啊,我知道你挺着急的,但是还是等到了地方停下来我统一再和你们说吧。”

整个中央广场都已经被警戒线拦了起来,不仅是那柱子被光照的毫无死角,整个广场都比平时晚间照明还要明亮,数不清的警察与各种特种车辆停放在警戒范围之内,伴随着这些设备的就是无比吵闹的警笛声以及设备运作发出的嗡嗡声。这种吵闹程度不亚于举办一场庆典。

因为浮空摩托是我们专属的载具,没有任何民间组织有能力制作相同的设备,所以在距离入口还有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安保人员已经把升降的大门打开等待这我们的进入了。

“这是最大的一根柱子了,”李队指了指面前的柱子说道,“看上去怎么说也都有五十米粗了吧。”

近距离观察之后才发现,或许伊舞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论表面的文理还是看上去半透明的材质都让人感觉这确实是冰没错了。再加上看到周围的人穿着都很厚实,而且站岗的人多多少少都在打哆嗦,尤其是靠近柱子的人,想必那柱子的温度极低甚至有可能在吸收周围的温度。

“喂,你别过去了,伊舞快去拦住他。”

我边思考边朝着柱子走去,当我听到李维一的声音的时候已经距离他有一定的距离,我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那柱子,但实际上即便伸直手臂也还有至少十米以上的距离,好奇与恐惧同时存在的时候就会减缓我前进的脚步,但是这个时候有人帮我做出了决定。

伊舞拉住了我的右手,我那像是被未知的实物深深的吸引的感觉消失了,立刻思维回复到了现实。

“你干什么啊,冯华!那玩意万一有危险呢?你不要做傻事啊。”

伊舞十分激动的说教着我,我没有反驳,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只是摘下了通信装置。

“抱歉,或许是噩梦醇发动了,别担心。”

或许是借口,也或许不是借口,我并不知道噩梦醇的具体发作时间以及发动原理,因为最近一年多以来并没有做手术的情况,也就没有进行过噩梦醇的检测,所以我就这么一直带着这东西生活到了现在。

“我也是,我有些激动了,李队让我赶紧拦住你,难得我们今天又见面了,感觉之后的日子会越变月好,所以我。”

我摸了摸她的头,下意识的,像以前一样。

“我知道了,不会有事的。”

被摸头的她身体颤抖了一下,或许是想要退后半步,但是最后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同样是下意识的反映而做出了选择,虽然感觉回到这样也不是很坏,但是我们彼此之间都需要一个契机吧,只是我暂时并不想出现这样的契机,或许是因为我想开始新的生活了吧。

十点二十一分,最后一个到达的并不是艾璐普而是β4区的一名我并不是很熟悉的驾驶员。但是总而言之是时候告诉我们事情的发展态势了。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维一,是这次β3、4、5组联合行动的的负责人,你们可以叫我李队,我想在座的各位可能很大一部分都认识我。”

还是常见的开场白,李队每次还是喜欢自我介绍一番,毕竟每次都会有我们不认识的人,虽然只有一两个天生存在对灵子抗性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每年特勤队的人数增长的十分缓慢,尤其是均分到24个管辖范围就更少了,一年下来能有一个新人就不错了,但是今年难得有三名新人,一名是与我同区的艾璐普,剩下两名则是来自04区的双胞胎兄妹,也是今天迟到的主角。

说是在座的各位,实际上大家只是以各种不同的姿势在自己的载具附近休息而已,即便是在解释详情的时候也都懒懒散散,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正规军,只有不想再行动中受伤的经验丰富的老队员才会认真的了解事件的全部情况,而我就是其中之一,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夸的成分,但是每次遇到危险情况即便不会出现死亡也有一两个新人一定会受伤。

“今天你们应该都搭载了武器模块,这一点有人不了解了?”

所有人都摇摇头,看来在出发之前检修人员都有告知过,但是可以看出来在李队再次说道这个的时候有人明显显得有些紧张。

“别一听到武器就这么紧张,今天叫大家来不是去打仗,即便有敌对生物入侵这个城市也不是我们的工作,这座城市虽然没有军队,但是有很好的自卫系统与充足的自维人员。我想各位家都收到停止一切活动的通知了吧,而且你们也看到这个冰柱了,一夜之间出现的人冰柱并不仅仅在路上看到的三四根而已,就目前统计城一共出现了135根冰柱,其中有26根一直贯通到了β层,其他的都都连接在我们所在的这层的地面上,而我们一会要到那玩意的上面去,整体的任务是科研人员以及各种大型设施的护卫工作,因为就目前的情报来看暂时无法确定是否为界外事件,除此之外就是整个现场的观察与信息采集,必要的时候我们需要展开攻击。”

界外事件,这个词的出现导致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开始接头交耳起来。大约50年前,濑俍博士使用界面大炮打开了地球上第一个界面之门,而迎接我们的则是另一个濑俍博士以及在5年前失踪的李烨城博士。随后的20年间,或主动或被动的一共打开了物免界面之门,地球上的人类则逐渐的失去了安稳的住所,所以伊欧赫娅出现了。

对于我们来说,界外事件甚至说是界外生物都只是出现在我们课本上的东西,谁也没有真正见证过。

“至于紧急事件的具体情况就由我身边这位现场的科研人员,叶博士来给大家解释。”

因为穿戴者防护面具以及白色大大帽子,我们并不能看出来是一名怎么样的人,但是从身材上看应该是一名女士。

“各位特勤队的队员你们好,我是叶欣,现在根据审判之眼主机传来的信息检测到,我们头顶上空中,距离α层平均高度1341米的上空中出现了一个雪花状的平台,如果以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画一个圆使其刚好等于平台的面积,那么这个圆的半径约等于伊欧赫娅海上平台的1.5倍。”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向天空,但是即便在知道了我们的头顶到底是什么遮住了阳光我们仍然无法看到那平台的样子。

“因为现在还在下雪,并且这个距离几乎超过了我们的照明设备的有效距离,所以我们从这里是看不到上面的情况的。”

“等等,”有人打断了叶欣的发言,程建明,一个总会提出我们想不到的问题的人,“你说我们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平台,那这雪是哪来的?而且这些柱子真的撑的这那么大的平台么?”

“就是就是,这要是掉下来,至少上层就全完了。”

“我靠,这也太吓人了吧。”

听到这些,底下的人开始喧闹起来。

“安静点!你们干什么呢!”

在李队大声呵斥下,大家恢复了安静。

“关于承重问题大家可以放心,我们已经对现有的135根柱子进行了结构分析,根据拟合结果,这些柱子是完全可以承受住平台自身的重量的,而至于你说这个雪,其实我们就这么不管的话迟早也会停,只是降雪量将会超过两米。”

两米的降雪量我只在我老爹给我讲爷爷当年的故事的时候提到过在中国的北方会有这么大的降雪量,但是至少在我生活的这二十年间,伊欧赫娅从来没有出现超过20cm降雪量的大雪。

“大家来看这一组图片。”

由叶欣两个肩膀上搭载的放映机照射组合出的全息影像向我们展示了包括卫星照片在内的一些列图片以及数据。她只是抖了一下肩膀,机器的顶部便出现了一个小型的螺旋桨,但是产生的升力足以带动整个设备飞起来,很快设备与我们拉开了一段距离,图像被放大了很多倍,但是这完全不映像图像的清晰度。

“根据审判之眼卫星组拍摄的图面我们可以看出平台的表面有一层很厚得雪,大约有两米左右,而这个雪可以通过平台渗透到平台下面,所以即便在穹顶之下也会下雪,别问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至少现在还没有谁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因此我们无法从上下的任何一个方向观察平台的表面材质,所以我们启动了灵子反馈设备,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所有的非工作人员都被要求不能出门。”

随着灵子的发展,灵子设备已经是社会发展中必不可少的东西,通讯器、恒温服等等,就连我们的摩托车都是灵子设备,而且还属于众多设备中功率极高的设备,但是由于约束性条件,其功率展现反位很小,只有使用者才会受到灵子对大脑的损害,也正因为如此只有我们这种天生具有灵子抗性的人,大脑中产生的缓冲物质会减轻甚至完全修复灵子在发送电波时对大脑造成的伤害,然而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同样属于刻录者。

而伊欧赫娅在建造的时候已经是灵子设备较为成熟的时代,所以为了居民的安全,所有的建筑都无一例外的安装了反灵子波立场发生器,可以抵御一些功率浓度的灵子反馈效应。

“灵子反馈的结果让我十分的满意,整个平面以及这些柱子的百分之99以上都是水,这和我的猜想如出一辙,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知道雪是如何渗透到冰面的下面来的,毕竟灵子反馈结果表示,整个厚3米的冰面上并没有任何灵子反映。”

“这种设备不是一般都叫我们来使用么?即便是科研人员这么擅自使用真实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队伍中有人提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说出的这句话,并且话语中还带有那么一丝嘲讽的语调,真是讨厌的家伙。

“别那么看得起自己,小兄弟,能使用大功率灵子设备的不只有你们刻录者。”

伊欧赫娅没有刻录者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而我们则被政府定义为非刻录者而并没有被除名,只是如果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灵抗体质,则会被同学看成是刻录者而受到一些排挤,明明都已经这个时代了却还有这么糟糕的事情,我真是感到惋惜。

而面前的这个人,叶欣,在她睁开一直都在眯着的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展示了她的身份,人工智能复合型不死者,是濑俍博士为了最初的计划生产的不死者部队。只是这些人并没有一个叫做叶欣的人,想必是她来到伊欧赫娅之后掩人耳目的名字吧,毕竟能通过那金绿色眼睛判断出她身份的人不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提问的人发出了高声的惨叫。

“叶工,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一旁的李队问道,毕竟是自己的队员,但是这种糟糕的人真是死了算了。

“放心,我只是让他感受了一下死亡的感觉。”

“顺发型噩梦醇!”

我有些惊讶,这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自言自语的声音有点大了,这似乎引起了叶欣的注意,她再次睁开眼看向我。我感受到了一种突然的恶心感,随之而来的是胸口的刺痛感,就像是一把剑贯穿了身体的感觉,但是很快这感觉就消失不见了,虽然有些痛苦,但是还在我的忍受范围之内。不论是那次坠落还是之后噩梦醇发作的时候,这次的情况看来都是九牛一毛。

“你,叫什么名字?”

我深吸一口气。

“你说我么?”

“对,就是你。”

“冯华,我叫冯华。”

“哈哈哈,我知道了,你很有趣,可别死了啊。”

真是莫名其妙,她在说什么鬼话,我心想。

“好了言归正传,我们现在观测到的只是光学观测的结果,所以说看上去是一个平面,但是我们并不能确定上面有没有什么光学不可见的东西存在,尤其是界外生物,使用审判之眼可以对整个伊欧赫娅进行扫描,这样绝对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但是这里的市民可禁不起这样的折腾,我知道你们的车上都搭载着小范围的灵子扫描设备,所以在执行任务的同时你们要扫描一下周围的环境,把数据实时传送回数据中心提供给我们分析,最后祝大家好运。”

因为覆盖了全部的天空,想要到冰层的的上面只能先飞到城市的外围,所以说有一部分时间是完全脱离了地面的,这对于一些新人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挑战。在路上明显可以看到有一部分的区域已经可以感受到阳光了,但是也仅仅是刚好看的清路面的情况。如果说是单独某片区域的雪融化了这不太可能,所以合理的思考的话,应该是已经出动了什么设备到上面进行融雪工作了。

“前辈,你说这上面明明是万里无云,这雪是怎么在一夜之间堆了这么多啊。”

艾璐普从后面加速赶上了我们的步伐,其实在通讯频道内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开启了模仿真实环境的通讯模式,再这样的模式下,距离会衰减声音的大小。

“我看你还是先骑好你的车吧,小心控制不好掉下去。”

“前辈你不要吓唬我啊。”

“我来牵引他一下吧,把你的驾驶控制转接到我这里,还有你可以把你的通讯器切换为我们俩的频道吧。”

“呜呜呜,多谢伊舞前辈。”艾璐普略带哭腔的说道。

“喂喂喂,伊舞,你干什么啊?”

“这样只是方便我教他一些驾驶的技巧,你的话不也会这么做么?”

“好了,我知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这么多雪是怎么来的啊。”

“我不知道,连叶欣都分析不出的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啊。”

对于伊舞的提问,我回答的半真半假,在我看来,这一定是界外事件没错了,在叶欣给出的数据中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推断结果,这种降雪量与发生时长存在矛盾,有极大的可能性是将海水转化成为了冰与雪。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愿意把这件事情归结为界外事件。

“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想法。”

“舞姐,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什么事情阿华都能分析的那么透彻。所以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好了,我来帮你解答。”

我真不知道程建明这是帮我还是损我,但是至少结果还不错,伊舞的好奇心很好的转移到她身上了。

“好了,我们终于看到蓝天了,是不是感觉很高兴。”

他一下子加快了车速冲到了最前面。

“建明你等等,别开那么快。”

伊舞为了追上他也加快了车速,但是似乎她忘了自己的身后还跟着以为随行者。

“啊,啊,伊舞学姐,你不要突然加速啊,别忘了后面还有我啊。”

“程建明,你就不能安分一会!”

说着我也加速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