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在喂养食物
我在喂养食物

我在喂养食物 宋时旧燕

连载中 致郁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1 17:16:06
咕咕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夜晚会使一切事物变得感性,所以比起和她像文人淑女一样的聊天,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来结束这个意外的偶遇要合适的多。

看着有些南素负气的背影,我无声地笑了笑。也许她正与我一样,情愿爬上屋顶抒怀,也不愿在这个月光引人愁绪的夜晚独坐窗前,孤独地看秋霜满叶。

不,我说的并不准确,其实只有我是爬上来的。而她,却是像仙女一样飞上来的。

南素离开后,我在屋顶隔人的砖瓦上躺了一会。不止想起了离开洛府的那个夜晚;也想起了潇潇,在夜幕下她会依在我怀里,湿濡的唇齿在我脖颈间若即若离,可她从来也不会要求更多。她享受被我捏着脸颊时说她任性,却也与我一样害怕将这个虚假可笑的伪装彻底打破。

我们都恐惧未来,但也同时抱有期待。这样的矛盾时常让我感到痛苦,也让我在痛苦中更加清醒,在我还活着的时候离开,宁愿让她直面将来有一天我总会离开的事实,我也不要让她继续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我洛阳时日无多,她洛潇潇前程似锦,青春年少。

我深知此刻的潇潇一定很不安,这与她是否待在洛府无关,而是来自于我疏离的态度。

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决心吧……

我带着比刚睡醒时更重的愁绪下了屋顶,回到房间把自己用被子裹在一起,于是心脏更加强烈地抽痛着,在一片死寂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

清晨,我刚推开门,恰好碰到南素从我门前经过。“早安啊,南姑娘。”我礼貌一笑。

可南素却看也不看我一眼,从我眼前直直地走过去。直到她衣襟上的幽香传进了我的鼻腔,我才反应过来,我竟然被她无视了!而南素早已经消失在了走廊里,让我有些无奈。

“少爷,关于月牙城近日的风波已经打探清楚了。”陆伯一手举个馒头,一手遮在嘴边低声道。

“月牙城城主的儿子金宝宝,不久前在风月居出手了一个宝贝。”

陆伯说到这儿,突然停住了,瞪大了双眼瞅着我。那模样大概在说“你问啊,你问我,我就告诉你。”我非常配合地问道:“然后呢?”

“但那个宝贝啊,它不是一般的宝贝。”陆伯说到一半又停了,瞪大了双眼。

“然后呢?”我依然十分配合。

“它是一块灵宝!”陆伯把头压的低低的,竭力用很小的声音表达出类似很震撼的语气。之后,朝我瞪大了双眼。

“然后呢…”我深吸一口气,强颜道。

“一般的灵宝也就算了,但这一块可是大有来头!”陆伯瞪大了双眼,久久也没有下文。

“然后呢…”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这块灵宝,名叫凤凝,产自凤阳山。按理说这种灵宝是凤阳宗高层才有机会见到的,完全没有道理出现在离凤阳山千里之遥的月牙城。”陆伯瞪大了双眼,好似在等待我露出相当惊讶的神情。

于是我也瞪大了双眼,又嫌不够地张大了嘴巴。

“对吧!这事儿可太玄乎了!”陆伯忍不住一拍桌子,估计内心正舒适至极。

灵宝其实就是一种高级的铸器材料,用来打造一些兵刃的要害处,能数倍增强兵刃的强度,只是比较珍贵。就说那南素的佩剑,即使她是大势力出身,她的剑也只是青钢制成的。而灵宝的价格与青钢的价格比大概是八十比一,并且有价无市。

“那凤凝比起一般灵宝有何不同?”我沉思了一会问道。

“灵宝本就难得一见,而凤阳宗的灵宝都是经过白鹿峰峰主鹿秀白或其亲传弟子打造的。大名鼎鼎的鹿秀白,铸器谱前三甲啊,无论是品质还是功效自然都是极好。而且……”陆伯再次瞪大了双眼。

“而且什么……”我无力地扶住额头,问道。

“凤阳山已经下发消息,能找到那枚灵宝并带回的人,就能得到凤阳宗的承认,得到一次来自凤阳宗相同级别的帮助。”

字面意思只是相同级别的帮助,其实其中价值远远不止于此。其一,若是要求不高自然好说,若是要求提高了,就算为了凤阳山的脸面着想,凤阳山也会应下来,而这些脸白心黑的主,自然会狠狠的宰;其二,能得到凤阳山的承认更不得了,得到承认不就是和凤阳山建交吗,虽然说和这样的庞然大物建交有些可笑,但听了凤阳山宾客这几个字,日后行走江湖还不横着走,还有谁敢为难呢?

我下意识地向正在吃早点的南素看了一眼,是否她也一样,想要趁着这次能和凤阳山扯上关系的机会从中牟利呢……

我就在一阵出神中盯着她看,南素终于红了耳朵面色凶狠地回瞪了我一眼,可我却只从她的面容里看到了初生的小狗狗似的抗拒与羞涩……

她的师兄把拳头捏得紧紧,看了一眼陆伯,又缓缓松开了。

我被南素的模样吸引,有些好笑的靠近她身旁低头道:“你脸红什么?”

南素别过头,根本没有一点要回答我的意思。

“你再不理我,我就把你师兄打晕了带到中州卖金坷垃。”

“小子,你别太猖狂了!”那男子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陆伯…”我轻声道。

“有话好说……”于是男子露出和善的微笑。

“南姑娘,你脸红什么呢?”我再次问道。

“你要是被人莫名其妙的盯了半天,我看你害臊不害臊!”南素很有情绪地挤出这几个字,依然不愿意抬头看我。

“你不会真生气了吧?太小心眼儿了吧…就为了我跟你开了个小玩笑?”

“那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玩笑,你可以不懂我吹的曲子,我也没指望你会懂,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箫!”她说着说着神色渐渐严肃,双眼竟有些发红。

我看的呆了呆,终于察觉可能那只箫真的对南素存在一些特殊的意义,不然她也不会在失眠的夜晚特地登高独奏……

我深吸一口气,真诚地抱歉道:“我并没有故意要贬低你的箫,相反,如果可以,我愿意再听一次你吹得那首曲子。我也不希望你误解我,至少,昨晚我与你还体会着相似的孤独…”

南素的脸色终于柔和下来,她抽了抽鼻子,瓮声瓮气道:“谁要给你吹、箫,你要想听自己吹去…”

我见她拿起勺子喝了一小口米粥,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于是解决掉问题后,我心满意足地坐回座位,却见陆伯正脸色暧昧地望着我。

“陆伯,怎么了?”我隐约感觉陆伯可能萌生了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陆伯罕见地抿了抿唇,神态紧张:“你说,要是让小姐晓得少爷你在外面勾搭陌生女子会怎么样?”

我顿时怔住,强笑道:“陆伯您可别乱说,我只是在对这位漂亮的姑娘进行人文关怀……”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根本不敢去想这件事…

“呵呵呵…希望小姐也会这么想吧…”陆伯苦笑,神情有些唏嘘。而陆伯做出这样的表情也是有原因的……而这与潇潇有关。

在外人眼里,潇潇是个十全十美的女子,以至于京城之中盛传着这样一个称号,京城风华。华,指的便是洛潇潇;而风,指的却是司徒家的长子,司徒绝,人称绝大公子。可潇潇从小就患上一种不治之症,这种病学名好像是叫病娇吧……

“陆伯,晚上我们去趟风月居吧。”我提议道。

“使不得啊…少爷,要是被小姐知道了老奴与少爷去这等场所,咱们两个腿都要被打折的啊……”陆伯哭丧了脸。

“不用担心,明天我们去就说是调查那块凤凝的下落,潇潇不会多说什么的。”

“那也使不得啊,老奴一妻一女都还养在洛府,老奴怎忍心背着他们做出这等事啊……”

“晚上我们点最漂亮的姑娘,听最好听的曲子。”

“不好吧……”

“我请客。”

“那…好吧…”陆伯低下了头,表情应该是带着点期待的小娇羞。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