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逃兵日记
逃兵日记

逃兵日记 晋剑风

连载中 热血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2 15:39:37
命近一悬之际,人的耐性到底有多大。或许没人知道,直到人类能超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如果面对一个从远古就注定的命运是逃避还是直对,从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时空回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现实,从一个痛苦来到另一个痛苦。用痛苦来镇定自己的痛苦,用新的痛苦........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风已去,夜已逝。金光流连在大地上,残留的寒意化为清风几绺披散整个心上。逃脱时已无路,既然已无路,既然岔路已封,又何必效朱公之哭,坐下身,静下心,唯等疼痛布满全身,伤怀占据内心。不是说世间惟有楼兰失陷之恨,亦有远走他乡,无力也无路归家之怨。倘若这也算得一种情的话,可称之为思乡了。

坐在洞前,窗洞斑蚀腐烂,风化已久。天高地迥,欲呼无力,在此面前便似乎是古战场。若有人问机械爆破中人的生存机率是多少,是万分之一。克莉斯卡娅2号遭遇伏击,之上万名士兵葬身爆破,可惜的是那时我心存畏惧,正欲逃脱,在爆破前5分钟已落地。现在看着飞船残骸及断手残肢颇有幸灾乐祸之感。相士说我命含玄奇,硬如九尾狐,可死九回。那么逃兵是生存之道吧,如今无人去反顾我历年的行径,因为已被追列为烈士了,档案中我已死去。虽然这样显得很无耻,但终归为逃生之道,对于死亡我是有超出常人的预感与灵敏,就象猫,有九条命。人只能活一次,但若没了求生欲望,连神也帮不了他。而我则是由我帮助的,简称为自助。

呆视着一堆废铁,在这荒凉萧瑟的末级星球上,有些好笑,我想我的精神有些错乱了。大声呼唱《吊古战场》,以此衬托这颗物种绝灭,即将为主恒星的爆裂所吞噬的行星——诺亚行星4。亏得这艘逃生艇方能突破密集炮火,及电辐射离子浓度高到无法想象的攻击流层,降落地上。而卡娅号则已被炮火撕成碎片,在宇宙中人只能被分解成离子状态。惟有几个士兵将领缩在救生舱中保得全尸。很令人惊讶的结果,倘若坐在山洞前的裂石上看残阳下的一堆烂铁也是一种遁世行为,那么我不该再去回味地球的生活,或许这便是折磨吧。

精密地检测这颗废弃星球的气压,温度,含氧量及光辐射等一系列环境外围因素,确保不会伤害到人身后,由于舱内含氧量急度骤降,我不得不下舱走动走动。于第三天找到了这个山洞,其中有几具枯骨。在充完太阳能电池及必要的液氢燃料(电池可自动从空气中提取能源物质及氢气,并生成水)。可惜的是舱内的食物仅供一个月,况且通信设备已遭毁去。而我至今仍未找到可用资源。这星球在几十年前已被人类遗弃,绿物及物种已完全灭绝。黄沙漫天,焦灼不堪。虽然人类利用科技使地球的残余资源维持了很久,但这颗星球便是未来地球的写照。山洞至今完好无损,令我惊讶,在测取其年代后,发现可追溯至地球的第一次冰河时期,这颗星球比地球还老,最初为外星生物占据。在大约5亿年前被遗弃,方为地球人类所发现,并发掘其遗落的科技,受益匪浅。

山洞南侧是一张石床,所铺床垫已腐烂不堪,床边是一张小台,打开抽屉是一古老的计算机,仍完好。这是一种超强度的与地球上的自然金刚石可媲美的金属,故不为破坏。但那计算机太老我不会用。虽然我研习高等机械学,但范畴只在当代,这种基础低等机械倘若孩童。走进内洞又是几具人骨,看情形是为人所杀,其肋骨与头骨粉碎,最内是一间厨房,在教科书中依稀记得是祖辈惯用的灶头,看来是中国人。而事实上现世并无国界可言,在5万年前全世界统一。在5千年前人类足迹从太阳系延伸到中银河系,并与外星生物达成互不侵犯协议,但毕竟是协议,人类的反复打破了平衡,3千年前人类开始争霸银河系的计划。持续至今矛盾愈演愈烈直到战争发生,地球人500亿中有50亿男女被卷入,有自愿的,有被逼的。但是反侵略战争(这是侵略的报应?)。

此次是地球军突击诺亚星域的一项小计划,但竟被截取了。该隐星人派遣小股战舰歼灭了卡娅军团,估计惟有我一人逃出吧。开着太空越野车巡视了大半个星球仍一无所获。我疲劳地躺在已收拾干净的石床上,过了一星期,倘再无发现会被饿死,此星球的辐射层太厚,难以突破,我也修不好逃生艇,也只有生活舱勉存而已。受到恒星的影响诺亚星的运转超出了寻常规率,时而几天白昼,时而几天黑夜,难以预测。如今只能饿一顿吃一顿,尽量维持拖延时日以望找到新地方来,但希望渺茫。

曾尝试到舰中寻索一番,也一无所获,这里没有废铁收购站,否则我会赚一笔的,这可是军械所制造的,光其原料也是贵的出奇。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寻索寻索,直到2星期后我已疲劳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此番看来真要死了,相士说我能逃亡九次,这才4次啊!绝望地仰躺在石床边,堆满了食物罐头,忆及地球上的美食佳肴竟无法下咽了。想得太多总是心伤。18岁父母死于战争,48岁为报仇进入军事高等院校,59岁入军,之后一直担任舰艇修复队的队长。我才65岁啊,还想多活几百年呐。一到悲愤之处,人则胃口大开,狂食之后便以丢罐头泻恨,男儿有泪不轻弹。

于此同时,却听得一丝齿轮转动之音,微弱得似老鼠溜过(我是军械所的,对齿轮当然特别敏感),是从后屋传来的。迟疑半会儿便走向后屋,我并未马上下去,强抑欢快激动,冲向救生艇,拿下了所有装备。这是由灶头塌陷下去而成的下旋道梯。昏暗的灯光忽闪忽暗的跃动着,走出的第一步是经过抉择的,但我认为这下面或许是个科研室,有先进的科学仪器供我使用,但也不排除是个地下监狱,或地下生物研究室,会对人身造成危害,但已没了退路,只能下去。走下甬道的2,3分钟后入口关闭了。我是吓傻了,硬着头皮继续潜行。走到地道的尽头是一扇铁门,用封条封住的,镌刻了古怪文字,大概是古代的象形文字,这点我肯定。因为在课余,我爱研究中国的文字史,对此兴致不曾衰减。但如此复杂的我是看不懂了,更因为字迹已锈蚀模糊不能识别了。我顾不得撕封条,直接擒出激光剑劈向了铁门,令人吃惊的是铁门丝毫无损,甚至纸制的封条也如斯,剑因过度的反作用力而爆裂开来,没法用了。脑中一片空白,天哪,这把剑削铁如泥,怎会连这样的一扇门也砍不破呢?而且这封条啥材质啊!

在呆楞了半晌后,我回过神,看着飘忽灯光,也就是说我被困在这个地道中了。闷闷地拿出食物吃着,无法去沉思。只有打开这扇门才能继续走下去,去寻求更安全的生命路程。黑色的影子似猫的瞳孔延伸收缩,阴影笼在心头,昔时的欢欣一扫而光。鉴于用罐头能砸出地道来,我四处敲拍墙壁,寻索所谓的机关。只要找到声音与其他不同的便是机关了,可惜的是声音出奇的一致,手反而又累又酸了。直到摸遍了墙壁与地板,就差门与天花板了。门?我惊醒,开始摸门,冰凉坚硬的石材,砭人肌骨,但迫不得已地扒在门上摸索。一边研究封条的象形文字。“封外魔以治世,杜内恶而救人”。我将门环扣了扣,响彻了心灵的深处诱起其中无限的胆怯,停止扣门环。刚想放弃却隐约觉得封条的一端有些空落,亦就是说背后是一小洞,伸手触了。出乎意料,连激光剑也无法损其一毫的纸条竟破了,深揿几寸,半晌过后隆隆之声着几抹石屑飘进耳中。石门横的打开。走进更加阴暗潮湿的地道,阔然了,铁栏分隔两边形成一条小道向深黑的极处蜿蜒。轻落的脚步声在门关的巨响中显得微弱可怜。

突然,我感到一丝不安的血腥陡然升起,一阵阵对食物贪婪的嘶吼声伴着双双绿莹色的眼行至铁栏前。惊恐万分的我拔腿便跑,狂奔了不知几里后方能静心。太恐怖了,这些生物是妖怪吧!不,比妖怪更恐怖,他们所散发出的恐怖杀气根本不是人类创造出的生物武器所能比拟的,光看便能吓死人的生物,惟有魔兽了。

眼前是一扇如同前门的门,为逃离此地我毫不犹豫地揿下了封条处的隐蔽机钮,门开后又闭。冲出门,迎面挂来一阵凉风,冷静了下来。

这是一个山崖,环之以石栏,另一边是走梯,顺着山势向下歪斜,直到山麓。扒在石栏了狂呕不已,之后打量着眼前的景致。

是一座地下城吧,但不同的是这座地下城葱郁无比,充满一股怡神的芳香。建筑物纯粹是石制品,不是很高。其中的交通线似隐似现,灯光朦胧新美。让人不敢置信,倘按着看这建筑物的科技实力不会有建立地下城的实力。我缓步下山,想探听清楚,或许是一处桃花源也说不定。

走向都市,我的神经再次手到刺激,不是人类啊!虽然有人类的长相,但他们的肌肤更加白嫩,而且两耳微尖上翘,比人耳大了些。如果用一个词去形容的话便是精灵。但他们没有翅膀。除了穿着质朴无华,发色与瞳孔的颜色一般,有蓝,有红,有灰,有黑,亦有怪异却高贵的银与银蓝。而所谓的交通工具是一双双戴着小翅膀的精美鞋子及停在空中的散发着柔和月光的银盘。在我小心翼翼悄悄打量他们的同时,一个重力从肩头降落,我跃出草丛,引起众人的注意,随即爆发出阵阵惊呼围过来冲我发出奇怪的话音,我想那便是他们的语言吧,见我傻在原地一脸茫然的样子,一个老者拔开人群笑问:“这位是人类吧”。我欣喜若狂,点头若捣蒜。终于找到一个懂人类语言的人了。老者伸出手将我拉上一个银盘走了。“到哪儿去?”

“去见我们的王”。老者指指高顶的宫殿。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