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碧洋战记库耶列布希的轨迹
碧洋战记库耶列布希的轨迹

碧洋战记库耶列布希的轨迹 黄前Ezio

连载中 战斗 古风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0:39:47
这是一个剑与风帆的时代,冒险家们的航迹将海洋变成了通途,为新生的帝国带来了荣耀与财富。然而隐藏的威胁接踵而至:肆虐横行的海盗,步步紧逼的异教徒,而真正的对手潜藏在暗流之下,虎视眈眈。昔日的英雄之子,在这波谲云诡的时代,与同伴们就此开始,谱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巴伦西亚一个秋季的傍晚,细雨婆娑,凉风袭袭,夏季的酷热在几天前就已被秋雨褪去。这场持续了数日的秋雨,使街道完全被雨水所浸泡,泥泞、潮湿。路上只有寥寥数人在街上行走,天色渐渐转暗,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不是在家里,就是在赶回家的路上,没有人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还在街道上闲逛。

一个披着单薄斗篷的青年,一瘸一拐地走在街上,沾满水的长刘海无力地耷拉在前额,遮住了眼睛;嘴唇泛紫,脸色苍白;他虽身型精实,姿势却已绵软无力。刚过膝盖的旧裤子,现在满是污泥,斗篷下的衣服,在布料的连接处,也裂开了不少的口子。全身都被打湿,加上凉风的吹拂,使得青年的身体瑟瑟发抖。腰间的干粮袋早已瘪成了一坨破布,失去了原来的样式,显然,里面已经好久没有装东西了。青年身上唯一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只剩下他系在腰间的一把剑。这把古朴的宝剑虽然插在伤痕累累的剑鞘里,但是剑柄上精美的雕饰却好像在诉说着它悠长的故事。

啪的一声,青年脚下一滑,摔倒在了路边积水的小泥潭里,他趴倒在地上,没有动静,似乎失去生气一般地一动不动。又冷又饿,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移动自己的身体了。顶着最后一口气,他双手缓缓地撑着地面,将身体支撑起来,靠着边上的矮墙坐着。他抬起头,张大嘴巴,让雨水能够落入自己的口中,如果不是这连续的阴雨,他可能在饿晕之前,会先渴死的吧。喝下一大口的雨水,他拍拍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多日的饥寒交迫并不是靠这一下就能缓解的,他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现在大脑一片混乱,已经不记得自己要去做什么了。他扶着墙慢慢站起,继续沿着这条街道仿佛丧尸般漫无目的地行走,几十米后,终于体力不支,倒在了一座小院子的门口。

- - - - - - - - -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疲惫的鲁伊斯·冈萨洛身披轻甲,头戴防雨斗篷,匆匆忙忙地往家的方向行走。在军队里工作,即使是今天这种天气,依然无法懈怠。与奥斯曼土耳其的战争旷日持久,而最近几年,规模似乎越来越小,在各地都只是些零星的战斗。然而就算是再微小的战斗,国家始终也还是处于战争状态。他们这些暂时没被派往前线的军人,平常时时刻刻都要保持着最好的状态,每日进行着繁重的训练,以便需要之时,能将他们迅速地投入战场。

鲁伊斯今年年初刚刚被提拔为舰长,这艘船的前代舰长在战争中阵亡,刚接手的时候,船上士兵们的士气非常低落。他们对于舰长战死,全员仓皇架船脱逃感到无比羞愧,西班牙帝国海军,对于这样有辱荣誉的逃跑都看到深深的耻辱。虽然他们成功脱逃避免了海军更大的损失,但是大多数人依然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大家都觉得深深地愧对前代舰长。鲁伊斯被上级调任这边的舰长,做了大量的工作,安抚每一名船员的心情,像一名家族大哥一样慢慢地将阳光照射进了大家心里的雾霾中。最终在一次小规模近海海战上,大家齐心协力,默契配合,立下了一件大功。当全舰受到总督嘉奖的时候,大家终于从新恢复了往日的自信。荣耀,也随之而归。鲁伊斯,受到了船上全体士兵发自内心的爱戴与尊重。

目前,大家没有作战任务,整支舰队都在巴伦西亚港待命。今天的训练,是在雨中进行的接舷战演练。一天的演习,令所有人都深感疲劳,此刻的鲁伊斯,只想把自己扔进家里的躺椅上,好好地休息一番,心爱的妻子和一双可爱的儿女正等待着他回家一起享用晚餐。鲁伊斯每每想到自己的家人,疲惫的精神重压就能在瞬间得到有效的缓解。

鲁伊斯加快脚步,很快就接近了自家所在的街道。那是一个城市中产和小有产者的聚居区,大都是两三层楼的屋子和一个不大的庭院。按说以鲁伊斯军人的薪资,要在这里买一处房产确实比较吃力,然而他的妻子,安吉尔,一位小手工工场主的女儿,用自己的嫁妆再凑了一点鲁伊斯的积蓄,买下了这套相对比较低矮的二层小屋。两人新婚刚搬进来的时候,还觉得屋子足够宽敞了,但是当儿女出生后,就感觉到了一些不便。一楼只有客厅和厨房,二楼的房间仅有三间,一间用于堆放杂物和作为书房,就仅有两间作为卧室,过几年当儿女长大,再住在一个房间,难免会造成困扰。

鲁伊斯转过街角,眼前就是自己家的围墙了。他快步走向大门口,却发现似乎有一个人倒在自家门口。他急忙小跑过去,果然,一个衣着破旧的青年人倒在地上。“喂!喂!醒醒!”鲁伊斯急忙将青年扶起,撩起他的刘海,拍打着他的脸,不断的呼喊他,可是青年喘着微弱的气息,毫无反应。见此情形,鲁伊斯将青年的手臂架到肩上,把他支撑着站起,同时大声向屋内呼喊:“安吉尔!安吉尔!快出来,帮帮忙!”

很快,屋内传来了回应“来了,来了!”一阵忙碌地嘈杂声,门开了,一位绑着单边麻花辫,身着白色围裙的年轻太太站在门后,匆匆忙忙地打开手里的斗篷披在身上,朝着鲁伊斯走来。

“亲爱的,这是谁?”安吉尔诧异地看着鲁伊斯搀扶着的青年,同时也走到另一侧协助鲁伊斯将青年扶进屋里。

“我也不认识,”鲁伊斯回答,“他昏倒在咱家院子门口,我看他人很虚弱,就赶紧让你出来帮忙把他扶进去。”

夫妻俩一起,将青年缓缓扶进了屋内,鲁伊斯将青年放在客厅的躺椅上,迅速帮他脱下身上湿透的衣物,安吉尔将两人的斗篷挂好,关上房门,赶紧走到壁炉边升起了火,好让昏迷的青年能烤火取暖。

“安吉尔,他好像有一点发烧,家里还有的一些退烧药拿出来给他服下。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一阵子没有吃东西了,给他准备一份食物吧。”

“好的,亲爱的。”安吉尔立刻照着鲁伊斯的吩咐行动起来。

“这个温暖的感觉是……”

“额……”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青年感到了一丝暖意,他费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周围不是阴冷潮湿的街道,而是温暖的室内,身上盖着一床羊毛毯,散发着阵阵清香。“梦吗?……”眼前的光景,让他没有一丝真实感。

“这可不是梦哦。”身旁传来的声音将青年的思绪拉拽了回来,他惊讶的转过头,一个面庞刚健的男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正注视着他。

“额,您好……”大脑还比较混乱,没有马上理清现在的状况。短暂的沉默后:“我……昏迷了多久?”

“从我发现你倒在我家门口算起,已经四个多小时了吧。”男人放下手中的书本,开始与他交谈起来。

“这样啊……”青年无力地回答着,“那……这里是您家喽?”

“嗯,是的。看你倒在我家门口,怕你出意外,将你带了回来。”男人微笑着回答,“啊,对了对了,好久没吃饭了吧,稍等一下,之前给你准备的了食物,你一直没有醒来,给放在厨房保温了,我给你拿过来,有什么话,边吃边说。”说罢,男人起身向厨房走去。

“啊,是……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在男人进入厨房后,青年喃喃自语。

很快,男人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食物,一碗炖蔬菜,里面还有一些牛肉末,加上两块拳头大的白面包。“先吃这些吧,要是不够厨房里还有,我再给你盛。”男人笑着将食物放在躺椅边的桌子上,招呼青年过来进餐。

青年闻着味道,咽了一口唾沫,轻声道谢后,掀开毛毯,将身体靠在桌上,捧着碗,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立刻将碗送至嘴边,喝了一大口炖汤。接着,他将碗放下,拿起勺子,一手将炖菜扒进嘴里,一手将白面包塞进口中,两边的腮帮子鼓鼓的。嘴里还在咀嚼,可是手仍然不停地向口中输送食物,他真的饿坏了。

“慢点慢点!这里有些酒,需要来点暖暖身子吗?”男主人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向雷纳托示意到。

“不,不用了……我喝不了酒,谢谢!”听到了雷纳托的答复,男主人只得自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慢慢地,他吃着吃着,减缓了进食的速度,忽然,有水滴划过了他的脸颊,打湿了他的手背,嗯?青年发现自己留下了眼泪,无法控制的,泪水喷薄而出。过惯了贫穷日子的青年,在潦倒之际被人接纳款待,这份恩情温暖了他干涸的心灵。

“诶?怎么了这是……”看到青年突然就泪如雨下,男主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从来……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食物。”青年一边不停地吃中一边回答道。

“这样啊……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呢?”男主人问道。

将手上最后一口食物咽下去后,青年挺直身体,用手臂擦去眼泪后答道:“雷纳托·古铁雷斯,叫我雷纳托就行了。请问大人您,如何称呼?”

“鲁伊斯·冈萨洛,你好。”男主人鲁伊斯向雷纳托友好伸出手。

“冈萨洛大人,十分感谢您的招待!”雷纳托紧紧握着鲁伊斯的手,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接着他说道,“我来自南方的一个小村庄,我的家乡很贫穷,领地内的贵族对村里征收很重的税,大家几乎没有多余的口粮,最好的食物只有黑面包,很多时候只能吃麸糠野菜度日。”

“今年年初,村里爆发了黑死病,虽然疫情很快就结束了,但是村里死了很多人,我的父母和妹妹也……”雷纳托的表情很快黯淡了。

“对你的遭遇,我表示很遗憾……”鲁伊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对了,我看见你身上带着一把剑,你应该不是普通的村民吧。”鲁伊斯指了指躺椅边上放着的剑问道。

“这是……我祖父,曾经参加过收复格林纳达的战斗,这是他传下来的剑,名叫‘哈迪斯’。从小,我每天都会进行剑术的练习,毕竟在这样的村庄,想要过上好日子,练武投军是个不错的选择。几年前,有一个高手路过村子,点拨了我一段时间,感觉自己获得了很大的提升。今年,当家人相继离世,我也就失去了继续留在那个小村庄的理由。一个月前,听说巴伦西亚这边会举行剑术大会,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

“那怎么会弄到如此落魄?”鲁伊斯对于雷纳托饿晕在自己家门口的事进行着询问。

“额,三天前,我身上的钱包被偷了……那时正好我最后的干粮也已经吃完了,想着先找一份工作,可是哪里都不缺人,慢慢的,我就饿到了极限……”对于自己的经历,雷纳托心中很不愿意回想起来,但接济了自己的人询问,也就如实告知了吧。

鲁伊斯没有说话,默默地拿起雷纳托的剑,端详了起来,在炉火的映照下,乌黑的剑锋闪现出逼人的寒光。“刚才你说要参加剑术大会是吧?”鲁伊斯突然发问道。

“是的,冈萨洛大人。”雷纳托目光坚毅地回答道。

并没有看着他,依旧在把玩着宝剑哈迪斯的鲁伊斯神色坚定地说道:“会赢的,你能赢得大会胜利的。”

“诶?冈萨洛大人何出此言?”雷纳托对于自己的剑技,虽然有自信,但是并不觉得能轻易赢得大会桂冠,对于鲁伊斯的断言,雷纳托感到了疑惑。

“即使如此潦倒,身上的衣服都破烂不堪的你,却并没有放松对剑的保养,看,它的剑锋依然锐利,这充分说明了你对剑的重视,对于自己战斗伙伴的重视程度,体现了你作为一名剑士的骄傲,拥有这等气量的你,必将赢得胜利!”

听了鲁伊斯的发言,雷纳托的心中的一团火焰渐渐燃烧起来,来自底层的穷苦青年第一次获得了来自他人的赞许与肯定,使得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好的!我会努力不辜负您的期待!感谢您,冈萨洛大人!”雷纳托将头深深地低下,郑重地向鲁伊斯道谢。

“哈哈,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这样吧,剑术大会很快就会召开,你若不嫌弃,就先住在我家吧,家中没有多余的客房,明天早上,我让妻子收拾一下院子里的小屋,在你赢得冠军之前,就先这那边安顿一下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您已经招待了我这样丰盛的一餐,我怎能再要求更多。”听到鲁伊斯的邀请,雷纳托产生了动摇,以他的身份来说,突然接受这样的好意,是非常令人感到惶恐的,加上作为一名剑士的骄傲,这种帮助多少给人一种施舍的感觉。

“唔……”鲁伊斯托腮思考片刻:“你放心,这不是对你的施舍,应该说,这是投资吧。这样吧,如果你夺取了大会的桂冠,就到我的帐下来吧,我是海军的一名舰长,我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啊。”

雷纳托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由得为其气场所动,以一名武者的身份尊敬自己,认可自己的实力,像自己发出了诚挚的邀请,“那么,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冈萨洛大人,我赢得大会的话,就履行这个约定吧。这段时间,请多多指教。”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