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命运无尽循环
命运无尽循环

命运无尽循环 冥星空

连载中 重生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0:41:29
呐,告诉我吧,当“怪物”遇见了“人”的时候,会有什么结局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夜幕降临,日月在“寒暄”中开始了轮替,藤丸和立香如约来到了卫宫宅邸。 “好大!这就是士郎哥的家啊!”

“是啊,我刚来到他家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呢,虽然让我惊讶的不止房子......”,藤丸永远忘不了,之前于此发生的事件所带来的压迫与恐惧感。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呢?真让人期待啊,好想快点进去看看!呐,哥哥!快点进去吧!”说完,立香就飞奔到宅邸门前。

“你啊,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啊!可别给房子主人添麻烦哦!”

“没关系的啦,Shiro~的脾气比哥哥好多了,肯定不会——啊嘞?”

正当立香想要推开门扉大放舞台气场的时候,厚重的门板缓缓转启,而后出现的是一位穿着便服但却如繁星般闪耀的金发少女。

“藤丸......吗。”(saber的眼神稍微放柔了一些。)

“哟,saber,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藤丸,那么,另一位是?”

“哦,她是我的妹妹——立香,喂,立香,快点和人家问好。”

“saber姐姐好漂亮......”

“啊......?咳咳.......嗯.......”,saber的脸颊泛起了“莫明”的红晕,转身轻咳并作深呼吸后转过头笑着对立香说道,“你就是立香吧?以前藤丸提起过你,欢迎你。”

“嘻嘻,saber姐姐好温柔。”

“谢谢夸奖,那么,请进来吧。就差你们今日的来宾就全到齐了。”saber迎到了宅邸内,转头轻喃着“妹妹,吗......”

(屋内)

“真是的!终于来了吗?藤丸。真是等了好久啊!”桌边的双马尾因藤丸的晚到进入了训斥的模式。

“没办法啦,姐姐,藤丸君也可能有什么事,而且前辈也没说什么,你就体谅一下吧。”另一个紫发女孩在一旁柔声说道。

“真是的,要不是樱和rider强拉着我,我才不想来这!你再不来的话,我可真要走了!”慎二则边喊着想回去边腾出位给藤丸,听其他人说他从来时嚷嚷到了现在。

一旁身材高挑的眼镜美女默默看着书并时不时对藤丸投以无奈的眼神。

旁边的立香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出喜色日常。

“好慢啊,藤丸同学,作为惩罚,明天就帮忙把试卷搬到教室吧~”在方桌的另外一边,一个完全没有大人样子的女性则借机将自己的任务推给藤丸。

“嘛,没什么关系吧,小子都来了,那么,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库丘林则丝毫不介意藤丸他们晚来,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可以了,正巧料理完毕,可以上桌了,樱,帮忙拿一下。”士郎那边也刚好料理完毕。

“好的~前辈~”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干杯吧!”

“干杯!”

众人把酒饮一饮而尽。

“哈!果然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的一杯是最棒的!”

“对吧!而且啊,这次我可是买了高档货哦!”

“酒还是不要太高档了,不用对藤村姐这么客气,而且这里就只有你和藤村姐喝酒,我们都是未成年,不能喝酒。还有的就是不要塞给我那么大一条鱼啊!那鱼大到明显不是正常生物啊!”

“嘿嘿,在远处看到一条大鱼,以为是Coinchenn,习惯性的把枪投了出去,然后就捕到了。嘛,不要在意那么多,无论是野猪还是龙,只要有肉就可以吃啦!”

“还请你给我点正常的食材,而不是那些来历不明的怪物食材!”

一说到怪物食材,藤丸便下意识地开始颤抖并低喃道:“怪物食材...奇美拉...虫群...眼球...心脏...唔!”

“怎么了哥哥?脸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难看?”

“啊...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而已...我先去下洗手间...”

“没事吧?”

“没事哦~立香,你们先吃吧,当然也可以把我的份也吃掉哦。”

“啊,真的?那我就从命,绝对不会给哥哥留下一丁点的哦!”立香两眼发光,迅速夹走了藤丸的饭菜,生怕他突然反悔,藤丸看了她一眼,一声轻叹后缓步走向洗手间。

“......藤丸那家伙,真的没事吗?感觉有心事一样。”士郎不安的问道。

“哥哥一直都这样,士郎哥你就别担心他了。还有,saber小姐,还请不要抢我的战利品!你的骑士风度呢?!”立香一边说话一边以只能看见残影的速度和旁边的saber抢食着,saber则游刃有余的对付着她,“饭桌就是第二个战场,在这里上过度的骑士风度是没有用的!如果你手慢一步,那么你获得了再多的战利品都会被梅林......被敌人抢走的!来吧立香!赌上不列颠的荣耀,我会夺走你的所有战利品!”(由于战况太过激震撼,其他人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发出了“你们两个啊......”的叹息)

洗手间内。

“呜额(厌恶的悲鸣)....早知道就不想那些素材了,现在不要说食欲了...(想到这里藤丸的面孔如见了异形一般不由变得更为扭曲)...嘛,反正回去的时候那些饭菜都已经被立香和saber解决完了吧。”简短的自我安慰后,泛青的脸孔缓和了些与,但抱怨还是如流水般无法停歇,“Mo!在迦勒底时天天看着这些素材我居然没有反胃过,果然那时的我也不太正常了吧...啊嘞?”(所谓往日的忆痕一旦在此裂开便无法停止......)

当藤丸想要走出洗手间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忽然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这个地方是......”

雪色的墙壁,熟悉的印记无序地充斥着眼前的空间,不时走过一些衣着奇特的人和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人朝藤丸打招呼。

“哟,藤丸,昨天的事帮大忙了,待会一起去食堂吧,我请客哦!”

“藤丸,前几天的调查任务,辛苦你了。很快新的特异点就能找出来了。”

“藤丸,请你看好那些Berserker,尤其是清姬小姐,昨天她差点烧了我们的设备!”

“藤丸!”

“藤丸!”

“藤丸......”

(为什么......我会突然看到在这的生活......果然,最近身体有点奇怪了啊......但是,真怀念啊......)

“前辈,为什么在发愣呢?”在藤丸发愣的时候,一位粉短发眼镜娘属性的少女正在向发愣的藤丸搭话。

“啊!??唔...玛修?”

“快点吧,前辈,再不走的话,食堂的饭可都被抢光了哦,今天Emiya做了咖喱哦。”

“哦,好的!”藤丸下意识的答复着,此时,他甚至认为眼前才是所谓“现实”,而之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一场微妙而普通的“梦幻泡影”。

“呐~前辈,情人节快要到了,这次情人节你觉得会收到什么礼物呢?”

“嘛,只要不是那种夸张到离谱的礼物就行了。”

“那么,你能提前接受我的礼物吗?前辈~”

“噗哈!”玛修突如其来的询问,让藤丸吓了一跳。

“怎么了,前辈?”

“啊...这个...也不是不行啦,只不过,太过焦急了吧,玛修。”

“我只是希望,比别人更早的,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前辈而已”玛修面带羞涩的微笑,击穿了藤丸的心。

“嗯......啊!那么,玛修你,要给我什么呢?”

“当然是......”

“当然是......?”(藤丸此刻的心已如临界的气球般)。

“当然是活下去啊~前---辈~”

“啊嘞?”

话音未落,玛修就被一阵黑影给吞噬。

“......玛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就......”

“哟,藤丸。怎么了?一个人站在走廊。”旁边走过来一些工作人员,机械般地藤丸打招呼。

“哈...哈...约翰先生...刚刚...刚刚...你们都没看到吗?”藤丸喘着粗气,询问着工作人员,希望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太疲劳了产生的幻觉。

“哈?你在说些什么啊?藤丸,你是不是太疲劳了?这可不行啊,要去医务室看一下啊。”

“啊......好的,我会的......”

“记得去看啊!毕竟......毕竟你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啊。”

“哈?突然在说些什么啊?约翰先生?喂,艾华小姐,莫尔先生,约翰先生说的到底是?”工作人员的语气变得更加古怪起来,恐惧——就这样开始在心中扩散了......

藤丸试着询问其他人,希望有人告诉他这一切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但是......

“不记得了吗?藤丸。我们之中啊,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啊。”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你?明明我们都想活下来,可为什么只有你活了下来?!”

“是啊,为什么只有你活下来了啊?”

“无论是玛丽所长,罗玛尼,达芬奇,玛修,还是我们都......可唯独你活了下来,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呐,藤丸,一起来陪我们吧。”

“哈......啊啊啊!”

面孔渐渐扭曲,工作人员如走肉般不停的逼近藤丸,然后......他逃跑了,拼命的跑着,希望逃离这一场可怕的噩梦。

“救命!谁来!??谁来救救我!??玛修!Dr.罗曼!达芬奇桑!贞德小姐!迦尔纳桑!武藏.......谁都好,快来救我啊!”

藤丸背后的人越来越多,藤丸拼命的哭喊着,挣扎着,寻找着希望。然后......

“怎么了,前辈,大汗淋漓的,是刚刚和列奥尼达桑进行了肌肉训练吗?还是说又被清姬小姐她们追赶了?”

藤丸来到了一个充满圣诞气息的房间,那些人正在进行着装饰,玛修正在询问着藤丸身体情况。

“刚好,装饰也完毕了,前辈,一起来吧。”

“哈...嗯...好的...”

“那么,都让开,蛋糕来了哦~好好享用吧,藤丸。”

“嗯......”藤丸虚弱的回答着。为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感到庆幸。

“那么,倒计时开始,一!二!”

“三!”

“那么,请享用吧,藤丸。”

“啊...啊...啊啊啊!!!”

藤丸因为惊吓而下意识的大喊了出来,盘子里的“蛋糕”,看上去是一团正在蠕动着的黑色半透明物体,不时迸发出一些不明的灰色浆液,房间的色调如滴血般变得暗红,渐渐地长出一层薄薄的异样苔藓,令人恶心的绿色粘性液体如有意识般回转流动着,藤丸以外的所有人都开始变形,畸形的肉块取代了原本的躯体,声音慢慢变得浑浊,掺杂着塑料摩擦声和气泡爆裂声,空间这一概念也开始扭曲变形,但——噩梦才刚刚开始——

“怎么了,藤丸君,这可是我们花了好大的力气为你制作的哦,尽情享用吧!”

“对啊,我们可是为了你而花了大把力气制作的哦,麻烦到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上去了啊。”

“快啊,前辈,快吃下去吧,吃完后,就能和我们在一起了哦。永远在一起。永远。”

“快点吃下去吧。”

“快点吃下去吧。”

“快点吃下去吧。”

“啊......是啊,只要吃下去行了啊......哈......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我一直要逃避呢?”藤丸颤抖地拿起了刀叉,切下了一块“蛋糕”送入嘴里,“终于,能轻松一点了啊......”

“吃下去吧!吃下去就能和我们在一起了哦。”

“吃下去吧!吃下去就能摆脱那些烦恼了哦。”

(吃下去吧。吃下去就能休息了。)

“呐,哥哥,没事吧,在里面脑溢血了吗?你在里面太久了,大家很担心你啊。”

“啊?立香......”突然响起来的熟悉的声音把藤丸的意识拉了回来,他发现他现在正扶着洗手台,外面立香正在催促着他。

“哥哥,你有在听吗?一直占用着别人家的洗手间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哦!啊,在家也不可以哦!”

“......好的,我知道了,我很快就会出来了,立香你先回房间吧。”藤丸勉强装出没问题的语气,打发立香离开。

“真的没事吗?那么快回房间吧,吃的东西已经差不多快吃完了哦。”

“知道了,马上就去。”

打发走立香后,藤丸望向镜子里的自己,回想着刚才的一切,“刚刚,到底是......唔!呕唔!”

一股不适感涌然而上,伴随着阵阵头晕,藤丸对着洗手池疯狂地干呕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仿佛将埋藏在深渊的黑暗全部挖了出来,干呕中藤丸泪水止不住的流下,不停的自责着,质问着自己,他望着镜子,镜子中的他充斥着疲惫,黑暗,痛苦,悲伤,“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活下去的人...是我?为什么受到这种痛苦的人是我?为什么只有我...为什么啊!”

“我......已经累了啊......”

回到立香那一方,桌上的酒菜被扫荡一空,慎二因为家里的一些事先和士郎他们告别了,大河喝太多,倒在一旁睡着了。

“藤丸去了洗手间这么久,真的没问题吗?”士郎不安的问道。

“刚刚去看了下哥哥,只是单纯的肚子痛,肯定没关系啦~”

“立香,你了解你哥哥吗?”saber对立香发起了别样的疑问

“嗯......说实话,我并不了解哥哥,感觉他有很多事瞒着我,而且经常突然发呆,叫他好久都没回应,上次差点把蛋煎焦掉了。”

“这样吗......”除了立香以外,众人陷入了沉默,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那么,你对你们的父母有印象吗?”,凛问着立香,试图得到关于他们的更多信息,立香刚刚的那些话语,让原本以为足够了解藤丸和立香的他们又开始挖掘这对兄妹的背景。

“嗯......老实说,我对父母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只知道,父母在我和哥哥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失踪了,然后我和哥哥被那些亲戚当做包袱一样推来推去的,直到哥哥上国中的时候才带着我独自出来居住的。”

“......这样啊......你们还真是辛苦啊......”

“不过,自从和哥哥独自出来居住后,我的零用钱就被哥哥控制的死死的,呜哇!真是小气!”

“那...那还真符合藤丸的风格啊...哈哈...”,众人尴尬的笑着,开始理解藤丸有多辛苦了。

“我回来了,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谈了什么呢?”

“你终于回来了啊,藤丸,在洗手间呆太久了吧!话说,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真的只是胃不舒服?”

“嘛,估计只是吃错了什么东西了吧,话说回来,为什么Rider小姐对我这么警戒,而且连Saber小姐和库丘林大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嘛,先不提这个,藤丸同学你是肠胃不舒服吗?”凛发现藤丸开始警戒他们三个,便试图转移话题。

“啊......还好吧,可能是最近打工太累了,没休息好的缘故吧。”藤丸尴尬的笑了笑,(可能真的是因为自己太累了才产生幻觉的......吧.......藤丸安慰自己般这样想到)

“那么现在就和立香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今天就好好休息吧。”凛试图让藤丸赶紧回去,免得藤丸察觉到更多事情,并且一直暗中提示士郎,希望他也帮忙劝走藤丸。

“啊......是啊,藤丸,你还记得你今天上课的时候疲劳过度而走神了吗?不想明天被罚那么今天还是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可是有藤村姐的考试啊。”

“是......是啊,前辈说的对,藤丸君,看吧,立香也差不多玩累了,是时候回去了。”

“嗯?我是不太累...啊嘞?感觉头有点沉...想睡觉...哥哥...待会背我回去吧...那么,晚安...呼...”不知为什么,之前还是精气十足的立香突然陷入了睡觉模式,士郎看了一眼凛,凛则笑着看向士郎。

“怎么了?卫宫君?”

“没......没有......”非常自然的用魔术让立香睡觉,还用非常危险的笑容看向自己,这人是恶魔吗?士郎不禁的想着。

“既然都这么说的话,那么......我们就先走了吧。”藤丸看了看睡着的立香,无奈的耸了耸肩。

“嗯,那么明天见吧。”

“嗯。明天见。”

送别完藤丸和立香,确保他们走远了后,屋子里的几个人开始了又一轮的谈话。

“呐,Saber,你和Lancer,Rider他们刚刚为什么那么警戒藤丸?”

“刚刚,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魔力......而且......有很强的压迫感,可怕到难以形容,但却又并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魔力。”

“确切的说,那股魔力是来自其他世界的魔力,啊啊,以前狩猎的所有魔兽都没有这么危险啊,师父她一定很感兴趣吧。”

“如果是出现在陌生人的话,我们已经下手了。可是......”

“偏偏是出现在他身上......是吧.......”

“......”

“嘛,算了,现在讨论这些也没什么用,以后再商量对策吧。”

“嗯,时间也很晚了,那么,今天就此解散吧。”

“那么,我先走了,卫宫君,记得安顿好藤姐哦。”

“是是,真是的,藤姐就不能有点大人的样子吗......”

“那么,我们也走了,明天见,前辈。”

“嗯,明天见,樱,Rider。”

“那么,我也要走了吧,呆在这里打扰小两口子可不好啊。”

“Lancer,你......”士郎和Saber红着脸,催促着库丘林赶紧离开,不要多嘴。

“......”

“......”(微妙的冷场)

“呐,saber,你之前为什么知道是藤丸和立香来了呢?”

“我也不知道是他们,感觉到很强的魔力,想去看一下,结果是他们两个。”

“啊,那么那一股魔力应该就是来自藤丸的吧。”

“不是,准确来说并不只是藤丸的。”

“啊嘞?”

“我当时察觉到的魔力,有两股。”

另一时刻,在一个小洋楼内,一名红衣男子正在向一个女子汇报情况。

“Archer,监察的怎样了?”

“不行,那个少年时不时看向我这里,好像知道我在狙击他。由于不知道他的实力,不能轻举妄动。”

“哈?相隔几栋楼都能察觉到?”

“准确来说,在他还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察觉到我了。”

“真是的......还真是个麻烦的人啊......藤丸君.......”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