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复苏之最强鬼手
恐怖复苏之最强鬼手

恐怖复苏之最强鬼手 偶尔小澎湃

连载中 脑洞 悬疑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6:34:52
"我叫许宙,大江市刑警,代号鬼手。”  高三生许宙无意间戴上了一个骨镯,却意外受到了诅咒,因为诅咒他不得不面对如同灾难性质一样的‘鬼’。  它们无法被杀死却能够轻易的杀死你  想要活下去就要洞察它们的杀人规律  能对付鬼的只有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拿出了课本后,他其实并不想看课本,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才能营造出一副努力的样子

今天其实也是他生日,但是并没有人记得,不过也无所谓了。

鬼使神差地,许宙翻开了书桌旁角落一个比较隐蔽的抽屉,拉开抽屉后,抽屉里积了一层不知从哪来的灰,许宙吹了一口气,一时间尘灰全飞出来有些呛人。

抽屉里其实并没有放什么别的什么东西,或者说这个抽屉他只是专门为了存放一个东西——一个手链。

这是他老妈留给他的唯一一件遗物,看着手链,许宙一时间便有些发愣,对于这个手链他唯一的印象便是于很小的时候,具体是几岁他已经记不清了,那时候他经常发烧,一发烧便做噩梦,感觉周围浑浑噩噩,好似有很多又黑又长的影子包围着自己,那些影子凝视着自己似乎在念着什么东西,但是他听不见。

不过这状态也并没有持续太久,直到他老妈秋依秋,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女子,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这个骨镯,给他套了上去,不过神奇的是至此之后他便很少发烧了,也再也没做过有关黑影人的噩梦了,后面长大了些骨镯便被妈收了回去,直到他十岁那年,爸爸和妈妈像往常一样做了早餐后,一家人吃完后,妈妈突然笑了笑问那时候还年幼的他“云飞会想妈妈吗?”

“想啊,云飞最爱妈妈和爸爸了,可是妈妈..你今天不回家吗?”那时候还年幼的他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道。

秋依秋只是咬了咬嘴唇然后又松开,笑了笑“没事,妈妈会回来的。”而后,她从怀里又拿出了那个手链,“云飞,和妈妈约定一件事好么。”

“怎么了妈妈?”许宙好奇地问道。

“在妈妈回来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这个骨镯,好吗?”

“没问题!我一定会帮妈妈保护好!”

“那我们拉钩钩好不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而后妈妈便和爸爸出门了,许宙记得那天下了点小雨,他们没打伞,但之后再也没回来过。

收回了思绪,许宙在手里把玩着这个手链,漆黑色的底,上头一串白色的手链,手链是由十多颗大小不一形状不整的小粒骨状物串成的,关节分明,纹理清晰,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一层珍珠般温和光洁的白光。

按理说这种手链应该是给女人带的,可是幼时,老妈为何会给他弄一串这样的手链?

许宙把玩了一下带在了手腕上,其实倒还挺好看带在手腕上就挺中性。

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太大意思,就耐着性子看了会儿习题,就算知道自己没那能耐,你好歹也努力努力装个样子不是?

不知看了多久,许宙便觉得有些困倦,忽然冷不丁,感觉脖颈处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朝着他脖子吹气一样,许宙一个激灵便彻底清醒了,他以为是书桌前的窗子没关好,导致风吹了进来。

许宙揉了揉脖子,正准备起身去把窗户关上,眼角突然瞥见自己手腕上什么东西红艳艳一闪。

许宙突然觉得后脑勺凉了一下,在看到手上那道鲜红色东西的时候。

是前面缠上去的手链,可是原本粉得几乎呈白色的坠子,这会儿不知道起了什么化学反应,通体显出一层鲜红的色泽,由内而外,一颗颗血滴子似的鲜艳。

一下子有点呆了,绕在两排珍珠之间,它就像一条爬行在手腕上的血。

一瞬间脑子一阵眩晕,这特么怎么突然就变色了?

许宙一阵恶寒,他想将这个手链取下来,结果发现像是这条手链像是紧紧吸附在他的手腕上一样,用力扯便是一阵钻心般地疼痛。

就在这时,像是一阵风刮过,撞的窗户一阵喀喀作响,同一时间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撞在了房间的门上,突兀地一声闷响之后,整个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了似的。

不,也不是安静,对整个世界的感知仿佛提升了一样,树叶摇动的声音,还有呼啸的风声,但是声音似乎是从极其遥远的地方传来,像是隔着一个世界。

“婶婶?”许宙尝试般叫了一声,一般这个点敲他门的都只会是婶婶,一般要么是叫他去收拾厨房,要么就是打扫客厅。

门外回应他的只有死一样的寂静。

‘咚!’又过了四五秒,门外再次响起了声音

许宙这会儿没作声了,因为他知道不可能会是婶婶,因为婶婶一向风风火火,敲门从来都是咚咚咚三声,而不会是这样。

许宙咽了口唾沫,在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门缝下突然一黑,一团如墨一样的黑色在门缝下面蠕动着,像是要从下面挤进来。

渐渐的那团黑影顺着门缝慢慢‘滑’了进来,进入房间后像是一道影子一般慢慢站定立在墙边。

远远看过去,那种情景很诡异,就像一条不停扭动着的蛇

一瞬间记忆像是彻底苏醒了一般

许宙虽然看不清它的脸,可我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了它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很熟悉,就幼时发烧的额那年冬天,当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时,无意中所撞见的一样的那种目光。

无形,无相,可是让人从头到脚一片冰冷。

冷得连心脏都痉挛了……

许宙想跑,可是脚底跟灌了铅一般,想喊出声,却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掐住,只能发出窒息一般的嘶嘶声。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