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说好的只修仙不谈恋爱呢
说好的只修仙不谈恋爱呢

说好的只修仙不谈恋爱呢 心奈冰

连载中 玄幻 奇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04 17:22:15
易欢发誓不碰男的却被下属看出易欢穿男士西装出现公司,赞叹铁树开花。公司惨遭破产,被明星白玉驭夺走凶地,白玉驭报复易欢,找来小生李维斯追易欢遭易欢竹马具寒报复,李维斯女友看李维斯在街头一天比一天惨,劝李维斯放弃委托,李维斯不肯,捉鬼世家和富家弟子奉为神的具寒相斗,谁能守住尊严?易欢逝去好友疑是李鑫苑,俩人的习惯、身形全和好友丁雪一样,李鑫苑和丁雪到底有什么关系,还是她随叫随到的老板冥西陵和李鑫苑是什么关系?加QQ群:637012903跳过55章到句号没写的章节,拜托了(本文没有原形,就这样,不要再把明星带进去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阳光明媚的早上,我把车开到公司的停车场,放到公司门口的停车位,冥西陵正把李鑫苑接下车,我也不看他们就上了公司。和他们的项目黄就黄了,也没有多大的事,但进公司同事的笑,说明他们又在笑话我被白玉驭封杀的事。

我抽了无数纸巾才控制眼泪,外面的安文给外面的员工放假,正巧今天是情人节,安文准备把方案递给易欢,但看她进公司哭得那么伤心,就停止了。眼看易欢哭停下,但身上穿的是男士穿的西服和西裤,指不定和那个男人鬼混,也知道里边这位终于铁树开花尝到男人味了。这下她的身后事也有人打理,不再独家一人。

我看了安文在门外站一小会,自己出门把他放进来。他拿着文案打量一下这里的古董对我说:“老板法院已经限制你高额度消费到1千元在没经济能力还钱时,一切禁止消费,直到还清债务。这房间里的东西一切抵押给白玉驭,只有他能指使工作人员,包括我,但现在我辞职。”

我看着他,想到他家里有明城地产的公子哥就点头,今天也是公司发工资的日子,白玉驭的经纪人欧克走进来,身穿丁雪之家设计的棉服和裤子、鞋子大摇大摆地扯着嘴说:“这位活着,没死啊,昨天的茶让你体验不错吧。”

我忍着怒气微笑说:“不错呢,回到男友家我把他要到下不了床,也不知道是什么茶,好想买几斤回去,至于你要这个我几个月不要的公司,你就好好经营这个凶地。”

我看也不看抬头挺胸走出公司楼下,回到一楼看到李鑫苑在等我,像看到好友一样又哭了,或许这个公司是为丁雪那家伙注册的,但她抛弃我了,当初我还是她的后援会会长,但在前几天被人设计,出的货全被人半路烧毁,而店铺也被设计让人夺权了,白玉驭这个为了他的脏事不被曝光,也把我写给他的词禁唱了,在他粉丝攻击下我又背锅。这下欠债几百万了,公司被人收回,家也要收租。

她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穿着奥雪新季的衣服,在凉意渗骨的南仍旧穿着大长靴子,上衣厚厚的,波浪发型上戴着浅咖啡色羊绒兔耳朵帽子,和皮肤相近的肉色保暖裤,一点也不冷的求经纪人抱,还跳上经纪人的背上,要求背着走。

她被人背着上前跟我打招呼说:“嘿,丁雪让我找你,希望你能开心的放下她,好好过的生活。”眼泪又像珠一样往下掉落地上,冥西陵上前给我递纸巾。我忍不住向他们讲述遇到丁雪的故事,冥西陵也放下李鑫苑。

我是丁雪的朋友,而署名我的名是丁雪写的。白玉驭他抢了我父母的宠爱,还陷害我失去清白。他以前我是放过他了,现在他对我这样做,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冥西陵背后大摇大摆有一个人拿着砖头直接往他后面砸车,我大喊:“具寒,你疯了,砸人家的车。”

具寒略显醋意,空气中飘浮着酸的酷味,把李鑫苑逼得后退问冥西陵:“这人是谁?”具寒开口像极六月下极冰的语句说:“丫头,不认识我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认识。”

我下意识觉得具寒像对李鑫苑下手,这个小姑娘可不能被具寒这个疯子盯上,我把李鑫苑支走,留下冥西陵这个车主。冥西陵拍了拍头上的雪花说:“没砸到,不打扰你们了。”

冥西陵快速把车开到李鑫苑走的地方,留我一个人留在这面对具寒这个毒蛇猛兽。

“嘿,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是告诉你离姓白的远点,可以和我一起工作,薪酬你开。”

我低头长指甲的手在慢慢刮自己的皮肤,拒绝具寒的请求。不小心刮到他的小指,还划出血来。我有点惊讶我的指甲像锋利的刀,能把人划出血。

我转身就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回到车里发现自己的心脏疼,捂着心脏,单手开车回家。

鑫欢公寓门口站着的是李鑫苑和他的经纪人,受人深层了解李鑫苑,发现她的老板是她经纪人。可真有趣的妹妹,可惜我经济有问题,不能请你为我站台,但她的身姿太像死去的朋友,一时迷了眼,眼泪又控制不住。

我拿口袋里的浸过原先厂里的水纸巾擦了脸上的泪痕,打开车门,直接不看他们就到公寓门下。他们在公寓外气得直跺脚,我笑着看他们,但在我的公寓怎么有那个人的经纪人,原来白玉驭那条狗招来的人,欧克我记下你了。

公寓里游泳池里的砖是黑白相间的大理石,为了孩子不小心磕到头,定时换放在大理石周围的毛巾,以及有在游泳池中定半个小时就让人上岸的监管,防止人们落水,十八岁以下的孩子随身带游泳圈,不然不允许进水。旁边有几个日光灯,用太阳能发电的灯和几个花园里种着的是我最喜欢的花和兔子、永远不会长大的狗子它们被白玉驭这个三侵犯我的家,把我的快要毁了。

我冲上去,穿着7厘米的高跟鞋,脚踝处高跟内镶嵌钻石蜘蛛网样式向白玉驭的小PP踢中中心,白玉驭疼的让我差点笑哭了,虽然只笑出鼻涕气泡。

疯疯癫癫地按了门铃,欧克板着个脸穿着浅灰色西装,黑色领带、黑色皮鞋眼睛冷冷的瞪我。我怼人的狠劲一上来骂他:“死鱼眼,瞪啥。”

他直接忽略我,快步走向白玉驭这个父母间三人行现在比我还宠。剩下他们主仆间的假惺惺就不管了,换下衣服穿上丝绸的白衣睡觉,右左肩上有两只白色塑料钮扣。

夜像漆黑的墨水让人看不清前路,灯火通明之处具寒他对着宰信在黄花梨桌面上双手交叉顶着下巴思考道:“信,你几年前让你准备的易家财务管理准备好了没有啊?”

宰信听着具寒的话,在柜子锁着的最后一处擦得最干净的柜子打开,拿到易家财务,上面的调查显示白玉驭在吞噬易家股份,早晚替代那个蠢青梅的位置。虽然具寒少年他几年前告白被拒,害女孩子都急跑了,现在那女孩有难就求少爷,现在他们已经有夫妻之实。

具寒少爷现在在宰家村待了六年,当初的性格早已磨灭,帮那女孩不在话下,但女孩似乎很害怕少爷,明明也是不简单的角色怎么会怕。

我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粉色的蚊帐里,吃着海胆黄和蛋炒的饭打开手机,向上滑动解锁,看到李鑫苑这个几十线的网红都不如的人给我发消息说:“嘿,亲,有兴趣谈综艺的事吗?”

我懒得回她,在吃饭喝了几杯水。想起被具寒甩了的事,竟然疯了拿水果刀割脉。烦人的脑子不知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我自残了。

在李鑫苑不胜其烦的铃声,自残血液流的不多,最终隔几个小时回了,因为她可能是帮我的人,就回了。

我看着李鑫苑给我发的消息“亲,综艺的事是不是真的考虑我,什么时候开拍。”我发语音不耐烦地说:“现在,明天你来公寓谈。”

李鑫苑撒娇软糯糯地说:“不嘛?现在,反正你有空。”

不知为啥听到李鑫苑的声音下意识想到丁雪,就犹豫的答应了。

李鑫苑拉着冥西陵的手就上楼,虽然我在电脑能看到监控,但李鑫苑不知道我在看她,她上楼时就看到我包扎的伤口看笑话的说:“哟,易欢小姐姐怎么了,刚才怎么不这样。”

我笑着回答:“刚才不小心摔了,才包扎好。”

“你缺心眼,小心白玉驭那个人委托别人追你,看你怎么办。”

听到李鑫苑的话,刚喝的水喷到她脸上,边咳嗽边说:“你说话太搞笑了,刚才对不起你。”

“算了,我拿纸巾擦擦,但你的伤口怎么还在流血,好怪啊!你的综艺我来当老板,你挂名当投资人,反正你已经破产,房子也被收回,明天你搬到我那去。”

我穿睡衣,跑向我放公仔的地方,抓到一个公仔抱在怀里对李鑫苑说:“好,答应你,前提是不妨碍我报复白玉驭和他经纪人欧克这俩人,知道他们背后的背景是谁撑腰吗?就是他们那颗恶毒的心,经常害我,散播关于我的谣言,在我的货物里动手脚,害我破产,为了他那个所谓的女友作词人,把我这个拉他一把的恩人踩到泥里,你说我是不是捧了个会咬人的狗。”

李鑫苑刚才抓我的粽子吃了,边用筷子插着粽子边吃边说道:“报复白玉驭,夺回你应有的一切,爆料白玉驭的女友是他作词人。”

她吃的时候把米粘到头发上,我才不提醒她。收拾好衣服就跟她走,也不告诉她头上有米。

“易欢,女,21岁,身高174,经委托人委托泡她,慢慢转移她剩余资产。报酬白玉驭的公司一半股份,必须完成委托。”看这条件李维斯心动了,因为他和她女友的父母急需用钱治病,而且介绍人是从小到大的兄弟介绍,但泡一个妹子还是挺简单的。后来才发现泡易欢是凭空登天的难度,但李维斯仍旧不放弃的精神感动上天降下大任,他竟然穿越了,在那里他变成十八岁少年,和易欢是师徒。

和李维斯签好合同的白玉驭开车回到易欢的家,看到易欢父母来接他,他可怜兮兮地说:“易欢她太不明是非,非要送那批产,现在早已还不了钱,被法院限制消费,你们有什么需要就找我吧!”

穿得球一样的老者邀请白玉驭进家,巧好我刚带李鑫苑下楼就被母亲打,一脸问号的我心情复杂看母亲怒气急满的脸,捂着被打的右脸怒气声音加大说:“你干嘛呢,动不动就打我。”

母亲烫了个短发微卷,皮肤暗黄,素颜霜也不抹对我破口大骂:“怎么生了个败家儿,你忘了家里所有的资产是你把词买了才有钱置办房子的吗?”

“什么鬼,那词是我朋友的,不是我的,你这个疯子怎么老想把别人的财产占为己有,滚开,我要打工去,好好的想着下半生早被白玉驭掏空资产的你怎么过。”

我拉着箱子把心里想说的话全说出来,心里痛快不少。

母亲被我说的,停在原地,思考着什么,不久后就对白玉驭说:“她不懂事,你别怪她”。

父亲早已被欧克带进屋里,安慰着生气的父亲,为父端茶倒水,父亲喝了渐渐身体不适,记忆力下降,但父母丝毫没有怀疑白玉驭对他们动手脚。

我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幅黑色边框眼镜戴上,耳朵戴了过去丁雪给粉丝设计的紫罗兰花耳钉,虽然是金色的,但也是好友丁雪送的。

李鑫苑请我上车,我坐在后边。他们也在帮我把行李搬进车里,随后他们也坐上车。或许晕车就睡着了,李鑫苑到了一个别墅就摇醒我,她说冥西陵已经把行李搬进去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