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鬼灭之刃离岸繁花
鬼灭之刃离岸繁花

鬼灭之刃离岸繁花 凡景

连载中 战斗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29 15:42:00
鬼王已灭,众鬼魂失。鬼杀队在付出惨烈代价之后让世界回归了平静,人类在创伤之中发展,向着本该美好的未来前进。但是,新的鬼已经出现,而步入二十一世纪的鬼杀队要面对的是比鬼王无惨还要残酷的考验。浩劫悄然临近,面对无止境黑暗的鬼杀队必须为人类站出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第二章 刀未出鞘

黑熊鬼率先发起了进攻,他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毕竟现在处于午夜,繁华的都市依旧充满了活力,如果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和那位年轻人都担不起责任。

化作野兽的鬼进攻起来也像极了野兽,虽然势头很猛,但是这让凡璃络有些安心,至少现在她可以肯定,对手并不会血鬼术,单纯进行肉体搏斗的鬼都不需要她拔出日轮刀应战。

黑熊鬼的体格健壮,向着摆出起式动作的凡璃络一次又一次地猛扑过来,虽然体型巨大,但是动作灵活,甚至能够让上半身和下半身进行一百八十度的扭转。凡璃络轻松躲过,寻找机会进攻敌人的脖子。

“还愣着干什么?拔剑啊,就想用刀鞘来斩断我的头颅吗?”

黑熊鬼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他以为自己的话语能够激起少女战斗的欲望,能够让怒火影响到她的行动,可是他不知道,眼前这名看着像是没睡好觉一样的女孩对外界根本不关心,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都没有任何情绪变动。

黑熊怪伸出利爪,让身体攀附在空无一物的房间内壁,“让我猜猜你用什么样的呼吸?水之呼吸?我感觉这比较适合你的气质,但是你要知道,死在我手下最多的就是水之呼吸的剑士。”

“我不会用水之呼吸。”

凡璃络终于回应了对方,不过她只是在单纯地讲解一个事实罢了,并没有什么意图,可是这句话却激起了黑熊鬼的怒火,他认为凡璃络在反过来嘲讽自己。

黑熊的低吼混杂着浓烈的口臭,瞬间向对方扑过来。

凡璃络轻盈一跃,在半空中完成一次转身,鬼从她下方越过,并且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了剑士眼前。

凡璃络的日轮刀未出鞘,刀锷上的四颗兽齿死死地扣在刀鞘上,让刀鞘与刀柄合为一体,现在未出鞘的日轮刀就是她手中反击的武器。

鬼刚刚落地站稳,想要迅速转过身去,可是凡璃络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的身体十分轻巧,像是一只黑色的飞燕从黑熊的背脊处掠过,在剑身掠过鬼的脖颈处时,她华丽地旋转自己的身体,刀鞘竟斩下了黑熊鬼的头颅,敌人只感受到了她的风衣携带着一股轻柔的微风,之后便是从脖颈断裂处传来的剧烈疼痛。

未出鞘的日轮刀很轻松就砍下了鬼的头颅,凡璃络也没有使用呼吸法,这一次斩击不过就是普通的飞身旋斩。

“怎么可能……”鬼的头颅在地上翻滚了几周,血迹在地板上拖出很长的一段距离,“你……你都没有拔刀啊!”

畸变成黑熊的头颅渐渐变回了人类的模样,不过上面还带有些许黑色的毛发。

“你……你为什么能够用刀鞘斩断我的头颅。”

头颅和身躯正在变成碎片飘离,在意识保留的最后阶段,鬼还是没有听到凡璃络的解释。

和凡璃络想的一样,整艘游轮都变成了鬼躯体的一部分,每个角落都能够按照操控者的想法发生变化。游轮的外观保持不变,但是内部的道路变得远比迷宫还要复杂。

原本华丽精致的走廊里滋生出了腐败的血肉,在地面上蠕动着,内部空间就是在它们的作用下发生了形变的。

时间拖得越久,那几名少女就越危险,如果鬼吃下了她们,体力将会在短时间内发生巨大的提升,到时候进行战斗会变得更加困难。

可是,凡璃络在斩杀黑熊鬼之后就一直迷失在无尽错乱的走廊里面,每走一步,内部的结构就会发生变化。她靠着灵敏的嗅觉,始终能够锁定鬼的位置,鬼的恶臭慢慢带上了血肉的腥味,她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可恶!”

凡璃络用大拇指轻扣了一下刀锷上的兽齿,时刻尖锐的兽齿从刀鞘上弹开,并在了刀锷之上。

靠着呼吸法使出的剑技,凡璃络斩碎了沿途全部碎肉,同时也一路蛮冲,靠着气味锁定敌人的位置,出鞘的日轮刀刀身漆黑,挥舞之中残留在空气之中的剑影撕扯开墙壁,一切阻挡在这一刻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年轻人站在位于游轮中央的舞厅之中,这里很宽敞,能够施展开手脚。

凡璃络用刀砍碎了最后一堵墙,跟自己的对手面对面。

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鬼的手中捧着少女的肢体在啃食,他身边还摆满了许多人体器官内脏,鲜血一直流到了凡璃络脚边。

“呀呀呀……”青年露出了诡异的微笑,食用完血肉之后,他的躯体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看上去还是一位刚刚过二十的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不过那一身西装已经染上了血渍与碎肉,“看样子你来晚了。啧啧啧,真可惜,原本我打算慢慢享用这几名少女的,结果你来了,我只能尽快吃掉她们了。”

凡璃络面无表情,发丝遮住了半张脸,仅露出了眼睛退去了全部的黑色,整只瞳孔泛起浓烈的血色,她的眼睛变得和毒蛇一般。

“你应该感到生气才对。”

鬼举起了自己手中残缺的肢体,挑衅一般地指向凡璃络。

“你应该能够成为我享用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青年抿了抿嘴,他也迷上了凡璃络那带着几分神秘的美貌,看着她的身体,开始幻想一些让自己愉悦的事物。

“我叫原,就一个字,等我在享用你的躯体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名字。”

凡璃络一步一步走进他,将日轮刀重新插回了刀鞘之中,清脆声响之后,兽齿又扣上了刀鞘之上。现在她并不想在这只鬼上使用呼吸法,在她眼中,自称是“原”的鬼,还比不上那些被自己砍碎的墙壁。

看凡璃络这么久都没有回应,只是一张冷漠脸,原无奈地说道:“你真无趣。”

说完,他便控制这里的空间,拉开了自己与凡璃络之间的距离,他似乎并不急于战斗。

“你的日轮刀是黑色的?纯黑色?呵,这可有点意思了,我都猜不出你使用什么呼吸法……水之呼吸吗?我吃过几位使用水之呼吸的女剑士,味道很不错。”

“我不会用水之呼吸。”

凡璃络冷冷地说道,同时她再一次向着鬼走过去。舞厅内的环境一直在变化,这片空间内的全部物体都在不停地折叠,墙壁也变得像万花筒一般,无数闪光在跳动。凡璃络猜想,原使用的血鬼术只能改变这个空间内的布局结构,最多只是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并没有什么攻击的效果。

“不是水之呼吸?风?炎?”

凡璃络不再理会他,她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场战斗。她握住未出鞘的日轮刀,一个起身飞跃,让双脚摆脱地面的束缚,这样一来,原就无法通过改变空间内地面的布局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凡璃络的飞跃速度很快,刀身已经要接触到对方的脖颈了。

可是四周的墙体上突然弹出无数根木桩,凡璃络迅速反应过来,在半空中改变身体的姿态,躲过了木桩的夹击。

原没有改变自己的位置,“这艘游轮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没有想好就发动进攻很不明智啊,而且你也没有呼吸法,就想伤害到我?”

说话间,那几根从墙壁内飞出的木桩消失了。

这一点再一次印证的凡璃络的猜想,原使用的血鬼术主要以防御为主,就算这一艘游轮能够根据他的想法进行形变,只要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凡璃络就能够斩下他的头颅。

原也厌倦了凡璃络的冷淡,他将双手一挥,和刚才同样的招式,墙壁里飞出了无数根细长的木桩,不过它们却像触手一样柔软。

凡璃络只能一次次地跳跃躲避,对方的防御血鬼术毫无新意,但是十分烦人,根本没有机会靠近。而原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凡璃络躲闪的同时一直在念念叨叨着什么,内容也无非是炫耀自己曾经虐杀鬼杀队剑士的手段。

几次躲避之后,凡璃络还是没有机会逼近对方的身体,自己的体力在一点一点被消耗,而对方半天了,根本没有挪动地方。

“哎呀呀,你累了?少女的肌肤带上汗水的味道也不错啊。”

鬼的邪笑阴森恐怖,他之前在虐杀人类的时候,一定也带着这样的笑容。

可是,沾沾自喜的原并不知道,凡璃络已经在躲避之中找到了破绽。

柔软如触手的木桩是从四周的墙体上伸出的,而每一面墙上伸出的触手无法无限延伸,每一次都是一面墙上的触手将凡璃络驱赶到另一面墙体触手的攻击范围,而两面墙体却无法同时利用触手进行进攻。

如此具有局限性的血鬼术,自己竟然还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来躲避,凡璃络开始嘲讽起了自己的能力。

她趁着另一面墙伸出触手的空隙,一跃而上,跳到了舞厅顶端,双脚紧贴着天花板,身躯对准了原所在的位置。

这一幕是后者没有料到的。

利用全集中呼吸,凡璃络的双腿充满了力量,猛地一蹬,天花板应声碎裂,她的身体像一颗炮弹一样快速俯冲向手足无措的鬼。

原再一次召唤出了之前替自己化解攻击的木桩,想要再一次延缓凡璃络的进攻,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后退,而是在半空的快速俯冲之中,没有借助任何施力点完成了侧空翻,让那几根木桩从身躯边划过,自己则穿过木桩之间的空隙。完成空翻之后,她已经踩上了木桩,进行第二次发力。

原与凡璃络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他来不及再次利用木桩进行反击。

未出鞘的刀划过他的脖子,刀鞘边缘快速将其头颅斩落。

“诶?”

原现在还不相信,对方的刀并没有出鞘,就斩下了自己的头颅。

脖颈的断裂面其实并不平整,参差不齐的血肉之间还有碎烂的部分,像是用一把钝刀费力砍下的排骨。

毕竟这是用刀鞘砍过的痕迹,不过刀鞘砍过鬼的脖颈时,并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刀身就像划过静水。

“没出鞘的刀……也没有呼吸法……”

原的头颅在变为碎片崩坏的过程中还在念叨着,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会惨死在未出鞘的日轮刀之下。

“我的血鬼术可是很强的啊,竟然也被你给破解了,哎哎哎……可惜了,可惜了。”鬼带着哭腔,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一样,“我还没有享用你的身体啊……”

凡璃络走到那颗头颅边,蹲下身,让自己身上的紫藤花香气弥漫在了恢复正常的舞厅之内。

“紫藤花香?好恶心呐……”

“现在还想享受我的身体吗?”

“现在依旧想,不过可能要换个方式了。你比那些水之呼吸的剑士要强啊……”

“是你的血鬼术破绽太多了。”

听到凡璃络说出这句话,原竟然一时语塞,面无表情的少女说出毫无感情的话,着实让即将死去的鬼受到了平生中最大的打击。

“你平时也这么说话的吗?呀……感觉好不爽。”

凡璃络准备离开,今天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自己除了肌肤上残留的汗水之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我能为他们在做一件事,这样,我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鬼彻底化为灰尘之前,留下了这句话语,声音很小,但是远离他向着门口走去的凡璃络听得一清二楚,她的身体像是忽然被一道闪电击中,鬼的这句话让她察觉到了空气之中凝固起的恐惧。

“他们?他们是谁?”

凡璃络转过身,想要问出具体的细节,可是鬼已经化作了烟尘,那里只剩下了一套被鲜血染红的西装。

突然,血腥味开始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刺鼻的火药气息。

“炸药!”

凡璃络反应过来,开始向着游轮外跑去。

江边是纪海市最为繁华的街道,凌晨的寒气之下,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激荡出了席卷江面的热浪,未入眠或是已经入眠的人都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爆炸的云朵上升到了夜空中,盖过了绚丽的灯光。游轮的碎片从天上落下,焦臭味回荡在大街上。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