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少女前线杀戮一代
少女前线杀戮一代

少女前线杀戮一代 叫我老D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31 12:51:12
这里不会有浪漫的战地情书,不会有感人的胜利之吻,不能杀人的人只会被能杀人的人所杀。——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侦查营:ICEMAN乌克兰,亚联与北约的交界,双方自三战以来便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明争暗斗,在一次机缘巧合下,美国国土战略局无上智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002档案,确认开启

AR15走进大楼楼梯间,枪口对准上方,慢慢的向上推进。

AR15小心的落下脚步,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音。

她做的非常棒,但是对于她的对手来说,还是远远不够。。。

“来了。。。”上方的死眼握紧手枪,在心中默念。

———————————————————

"木星"炮击过后的城市中,一切都被黑与灰支配,道路与两旁的建筑散发着死寂与虚无,道路中央的汽车残骸与其中扭曲的骸骨更是添加了几分诡异,空气中漂浮着黑灰色的不明粒子,周身一切都死气沉沉,在这遍地的灰暗之中,一道白色的靓影在其中异常显眼。

蓝色的丝巾在胸前摇曳,少女一手提着手提箱,一手手持95式步枪,在废墟之中奔跑着。

身后追击的身影若隐若现,如鬼魅一般,无论如何躲避和走位,这个身影总能精确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这到底是。。。什么啊。。。”95张开小口微微喘气,长时间保持高速奔跑让运动神经衰弱的她已经有些疲惫。

这时,一只铁血兵蚁从一旁的碎石堆中冲出。

“不好!”95暗暗痛骂自己的大意,只注意了身后的追击者,没有注意侦查铁血的情况。

她正要抬枪射击,可是距离已经不容她反应兵蚁将95撞倒在地,压到地上,头部的摄像头瞄着95,背后的枪械瞄着95的头部开始聚能。

95松开手提箱,倒握步枪,用力将枪托狠狠的砸在兵蚁摄像头上,这种很常见的狗型机器人比想象中的还要脆弱,重击之下,摄像头的保护罩破碎,兵蚁前端凹下去一大片,里面的部件在挤压下破碎,也许是电路短路,兵蚁瞬间僵直,然后开始疯狂的抽搐。

95踢开在抽搐和混乱的兵蚁,抓起手提箱,向四周看去,想搜寻铁血的痕迹。

很快她发现她的举动是多余的,四周,密密麻麻都是铁血的存在。

铁血的集群中,一个高瘦的身着女仆装的身影高举右手,向周围的铁血发出对95射击的指令。

“下等人形,去死吧!”

———————————————————

“该死的铁血。。。”95提着沉重的手提箱,声音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95找到街边一个比较完整的店铺,压低身子从倒塌的店门钻入店内:“可恶。。。”95靠着墙,慢慢滑倒在地上,柔荑按住剧烈起伏的胸口,“这些铁血竟然折返了。。。”

披风在跑动时不知所终,腿上的丝袜也被碎石堆和铁丝划破,一身白袍也散布着斑斑点点的污迹和血液。

右臂被残兽的双刀割出一个长近十五厘米的伤口,拟态血液源源不断的冒出,右手原本洁白的长手套此时已经被浸染成深红色,指尖还不断的有血珠凝结,滴打在地上。

95试着抬起枪口,却发现颤抖的右臂根本无法发力。

“该死的,最好不要再有铁血了。。。”

“还要逃跑吗?你们这些只配和蝼蚁交手的下等人形。”

“代理人?什么时候!”95大惊,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她所在的房屋的屋顶不知什么时候被撕碎一角,围墙的残骸之上,一身女仆装的代理人站在那一脸不屑的看着95,95正要抬枪,站在废墟之上的代理人两手捏住裙摆,向上掀起,露出让无数正人君子立正稍息的裙下风光。

如果没有那四把被机械臂连接的粒子炮的话,确实是一番好风光。

重火力瞬间将95所在的房间覆盖。

“交出手提箱,让我心情好的话,也许我会把你完整的丢给梦想家。”代理人松开裙摆,双手抱胸,一脸鄙夷的看着被火力覆盖的95所在的位置。

烟雾散去,遍体鳞伤的95瘫倒在地,她的左臂在代理人的轰击中被打断,她用右手死死的将手提箱护在身下,咬着牙低声说道:“谁想落在那个变态手上啊。。。”她用身体压住手提箱,挣扎着将手伸向掉落在地的武器。

代理人对95的反应嗤之以鼻,她跳下围墙,走向倒在地上的95,代理人踢飞95的武器,抬起高跟鞋,一脚踩在95伸向武器的手上。

“唔啊。。。”95发出低声的痛呼 。

“交出你们在国土战略局获得的一切。”代理人用力用高跟鞋的鞋跟碾压着95的手掌,她弯下腰抓住95的头发,用力拉扯着强迫其抬头。

95死死的护住手提箱,“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你什么也别想拿到。。。在我这。。。”

“那你就去死吧,反正从尸体上拿到和你主动交出来的区别仅仅只是需不需要浪费这几发弹药而已”代理人说着,松开手,任由95的脑袋砸到地上,她退后几步又将女仆装的裙摆掀起。

“明明只是被我们赶跑的手下败将而已。。。”95看着代理人裙下开始蓄能的武器,闭上眼睛。

“死吧,格里芬的下等人形。”

“哒哒哒哒哒”耳边突然传开LVOA-C长点射的声音,然后是接连起伏的爆炸声。

伴随着爆炸,尘埃很快覆盖整个街道。

“好像。。。来了不得了的家伙呢!下等人形,我待会在收拾。。。嘶!”

“碰!”与代理人惨叫一同发出的,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一颗子弹擦过代理人的脸颊,拟态皮肤被撕开,露出反射着蓝光的合金层。

代理人捂住伤口,那一颗子弹似乎也破坏了**在合金层外的管道,与IOP人形的拟态血液不同,铁血人形的管道中流动的是橙色的冷却剂,散发着荧光的冷却剂从代理人的指缝中慢慢溢出,代理人银牙紧咬,死死的盯着距离她百米处的尘埃。。。

尘埃之中,一丝微弱的橙光若隐若现,如鬼魅一般四处穿梭,尘埃之中不时爆出5.56口径子弹点射的声音,还有铁血单位外壳被撕裂和击倒的声响。

“该死的特工,真是阴魂不散!”代理人挥了挥手,示意附近的两个贼鸥上楼寻找制高点,然后她向前一步,拉起裙摆,正欲启动心跳检测系统来进行观测,但是代理人发现,刚刚那一枪,正好击断了心跳检测系统的冷却管线与线路,无奈,她只能裙下四支重炮对准尘埃无准头的狂轰滥炸。

阿尔法察觉到代理人的无差别攻击后迅速进到街道旁的车库内,躲到一个轿车残骸后方,卸下弹匣丢进回收袋,然后从胸挂的弹匣包中取出新的弹匣安上,阿尔法快速探头看了一眼,他接近时进行了一波脉冲扫描,此时有效的观察时间还剩下三分钟。

“两个贼鸥,还有好几个龙骑兵和痛击者。。。”阿尔法有些头疼,龙骑兵和贼鸥到不算很大的威胁,但是痛击者超高的火力投送量是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死眼,你那边搞定没?”阿尔法按动耳麦按钮,呼叫距离他两公里左右的死眼。

死眼没有用语音回答,倒是阿尔法战术瞳膜视野内的左下角弹出一个小窗口,发出一个小小的“?”

阿尔法清楚,这是死眼在潜伏状态下不便发声的联系方式,他继续说道:“我这有几个痛击者,距离你两公里,你看看能不能处理掉。”

“一分钟。”死眼发完这条消息,转动右手手腕,对特工手表发出关闭所有设备灯光的信号,肩灯与手表上的橙色光环快速淡化消失,死眼靠在楼梯间门旁的墙壁上,仔细聆听着楼梯间传出的声音,突然,死眼左手猛地一伸,抓住楼梯间内伸出的一个消音器。

消音器链接在一把STAR15突击步枪的枪管上面,其主人自然是AR15,AR15在楼梯间门边的安全角再三确认后本想压低身子冲出楼梯间然后立刻转身观察攻击,但是无奈枪身太长,冲出去的瞬间便被处在AR15安全角视野死角的死眼抓住,死眼抓住消音器,抬起右腿一个回旋踢,AR15只觉腹部传来一阵冲击,一股强大的拉力撕扯着她抓住武器的胳膊,手中的武器脱手,整个人向后飞去。

AR15被死眼一脚踢回楼梯间,顺着楼梯向下滚去,听着楼梯间传出的乒乒乓乓的声响,死眼看了看手中抓着的超长的突击步枪,熟练的卸下弹匣,排除枪膛内的子弹,拆开机匣,将被拆成零件的突击步枪丢到地上。

“所以说是悲剧,不能根据情况更换武器,真是白痴才会想出的烙印系统。”

乒乒乓乓的声音持续了十几秒才逐渐变小,死眼估计AR15可能是从楼梯之间的缝隙掉下,这栋大楼似乎是按照赌场那一类豪华场所的模式来修建的,楼梯之间缝隙有一米有余,而且没有来得及装配栏杆。

“不管死没死,狙击的时间还是流出来了。”死眼收起手枪,走到之前丢下MK20 SSR旁,取下背包下挂着的一个长0.6米,直径约35厘米的圆筒型武器箱,死眼输入密码解锁,里面装着一把拆解开来的M169A3半自动磁轨狙击步枪,死眼快速组装好步枪,他按下手腕上特工手表的按钮,打开地图投影,死眼挥手将某一块区域放大,查看阿尔法桥的地点。

“直线距离2.3公里,高度落差63米,痛击者在阿尔法桥正前方。”死眼用手指划过地图,一条细线将代表他自己的蓝点与阿尔法桥附近的敌人链接,相关的数据以弹窗形式映射在他的战术瞳膜上,他记下数据,拉开脚架架好狙击步枪,将腮帮贴到枪托上后,特工手表检测到狙击步枪和瞄准镜的智能组件后快速建立链接,将风速湿度等各项数据和弹道预览显示在死眼的战术瞳膜内,死眼将弹道落点对准瞄准镜内痛击者的胸口,扣下扳机。

电磁狙击步枪发射的声音动静很小,只有简单的电流声和子弹冲出枪管造成的小小的气爆,2300米的距离子弹飞行时间也只有短短的2.1秒,高装量高爆弹头将被瞄准的痛击者躯体炸的粉碎,橙色的冷凝液飞溅,各种碎片与四肢残骸向四周飞去。

死眼在射出第一发子弹后没有停下射击观察命中情况,而是迅速将准星移到下一个铁血单位身上,然后扣下扳机。

代理人身后的小楼上方,两个贼鸥的核心被一发穿甲弹贯穿。

“该死的,狙击手!”代理人迅速躲进一栋建筑内,“果然,你们这些老鼠都是一起行动的。”

死眼看着慌忙躲入建筑的代理人,“跑的真快。”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阿尔法桥,剩余两个龙骑兵了,你处理的了吗?”

“没什么问题,你可以的话帮我盯紧代理人。”阿尔法一边说着,一边抓住机会冲出藏身点,幸存的龙骑兵迅速向阿尔法展开射击,阿尔法一个滑铲把自己送到马路中央一辆装甲车残骸后方,他紧靠在装甲车车体上,龙骑兵粒子武器发射的粒子束不断轰击在装甲车上,“回答呢?”阿尔法轻敲耳麦,询问死眼。

“你的攻击无人机就在附近吧?”

“真是无情无义的队友啊,无人机的弹药可是很贵的。。。”

“我楼下刚刚来了个找麻烦的,我觉得我最好还是先下去把她杀了比较好。”

“你竟然能被发现,还是一个人形,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阿尔法感叹着,从腿包中取出一个特制下挂式榴弹发射器,他打开发射器上方形状独特的卡榫,对准鱼骨下方一抬手,卡榫发出清脆的响声,榴弹发射器固定在鱼骨下方的三角握把上,阿尔法探出装甲车残骸,摆好架枪姿势。

“倒下吧。”阿尔法低语着,打开保险扣下榴弹发射器的扳机,一声空气爆破的清响,榴弹击中龙骑兵的代步机甲的头部,那是代步机甲的中控核心所在位置。

榴弹弹头并没有直接击穿代步机甲的护甲,而是镶嵌在上面,但是你如果能拿到一颗榴弹细看,你可以看到弹头上无数的尖刺和倒钩,这些,都是为了能让弹头依附在击中物体上面的措施,同时,弹头通体呈现粉红色。

恰好,这也是大部分铝热剂的颜色。。。

弹头突然冒出一点火花,然后一瞬间,伴随着不断喷出的火花,弹头猛烈的燃烧起来,瞬间狂飙至3000度的高温让代步机甲机头的钢化玻璃罩瞬间炸裂,破碎,保护罩周围的护甲融化凝聚成的液化金属开始舔舐着保护罩后方的电子原件,核心表层边缘也开始出现融化的迹象,也许是感受到了威胁,代步机甲疯狂的甩动着,企图甩掉这些溶液和还在燃烧的铝热弹头,龙骑兵的代步机甲操作面板不断弹出警报窗口,操控机甲的人形铁血试图控制住机甲,但机甲猛烈的甩动机体,上方的人形铁血死死的抓住控制杆,保证自己不被甩下,几秒后,一声沉重的物体撞击声传入阿尔法耳中,龙骑兵代步机甲倒在地上,被高温液化的金属液体缓慢的留到地上,表层开始降温氧化,橙红色的溶液开始敷上一层焦黑色。

而那个人形铁血,她被重重的甩到一旁的残骸上,被数根钢筋刺穿肢体,从布满头颅周遭的冷凝液与不明白色物质可以看出,她的头颅在撞击中很倒霉的撞在一块预制板上,虽然没有伤及核心,但是头部的控制中枢等重要部件重创也足够致命了。

不出所料,龙骑兵挣扎一番后,便停止了机能。

“海军陆战队那群Baby killer的玩具真给力,Oorah,mother fucker.”阿尔法抬起枪口扣下扳机击碎伴随机甲倒在地上的人形铁血的头颅,按动卡榫拆下弹发射器放回腿包中。

(Oorah.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常见的一句俚语,可以用来表示除了“不”以外的几乎任何意思,在这是阿尔法桥对海军陆战队的调侃,顺带表示对这款武器的满意和赞赏。)

就在阿尔法准备收拾残余的一个龙骑兵时,一发从两千米外飞来的.50穿甲高爆弹将龙骑兵乘骑者的下半身和机甲主体炸成了碎片。

“这不还是下手了吗?何必嘴上快活呢?”阿尔法无奈的耸耸肩,这时,耳麦中传出AI的呼叫,“X-65发现警戒目标:代理人,目标正在逃离,手中确认无物品。”阿尔法桥掏出手机点亮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是无人机从上空拍摄的阿尔法桥附近的街区,阿尔法桥正前方,龙骑兵后方的建筑后街,代理人击破墙壁逃至建筑另一面街道上,沿着道路向着反方向撤离。

“X-65,发射空地导弹。”阿尔法按下手机屏幕上的授权按钮,发出指令。

“收到,目标锁定,开火。”

话音未落,阿尔法桥上方发出发动机的咆哮,无人机解除了光学迷彩,一发微型对地导弹脱离无人机机体下的挂架,火箭发动机点火,导弹拖着尾焰冲向目标。

导弹没有直接命中代理人,但是战斗部的破片还是波及到了她,爆炸卷起的烟雾散去,代理人狼狈的躺在废墟堆中,身上的女仆装已经被炸成碎布,腰后的蝴蝶结狼狈的拖在地上,俊俏的脸蛋被破片划的伤痕累累,一边的瞳孔被破片打碎,流出橙色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的液体如代理人的眼泪一般。

“该死的特工!”代理人爬起身,发觉无人机没有再次发动攻击后,拖着残缺的躯体头也不回的逃离。

“给个教训,足够了。”阿尔法桥收起手机,看向街边某个倒塌的店铺,“之前在这的那个格里芬人形又跑了吗。。。真是有毅力,连代理人都放弃这个手提箱了。。。”

“呼,呼。。。”95抱着手提箱,向着撤离点的坐标跑去。

“人类?为什么会有人类?”95一边奔跑着,一边反复检阅着之前传感器传回的数据,这一行行数据告诉她,那个男子,并不是作战人形,不论是心跳还是温度,都不像是人形系统生硬的模仿,而是彻彻底底的人类,“这里可是污染区啊,不是说,这里还要十万年才能让人类进入吗?”

95顺着小巷向前奔跑着。。。

“就在不远处了。。。”95接入通讯频道,喊道:“这里是95式,有人听得到吗?”

“。。。。。。”通讯频道一片死寂。

“怎么会?”

95正经过一个小巷的转角,耳边传来风声,95眼前一黑,感觉到自己后脑勺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短暂的失去意识后,95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卡着自己脖子的手,手腕处带着一个散发着橙光圆圈的手表,视野向上,然后是套着白色风衣的手臂,还有散布着些许胡渣的下巴。

“你是。。。那个人类。。。”95挣扎着说道,这只手有力的卡住她的脖子,传感器传来窒息感,右手手腕处传来阵痛,95低头,小臂无力的垂在身侧,显然是被折断或者脱臼。

阿尔法右手将95死死的抵在墙上,左手伸向95手中依旧死死抓着的手提箱。

“你就该直接放弃手提箱,而不是让我来拿。”

“哗啦”手提箱提把的金属件之间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阿尔法斜眼瞄了一眼死死握着手提箱握把的柔荑。

“看来我只能从你的尸体上拿到手提箱了,等你再次醒来,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阿尔法松开手提箱,从大腿的速拔枪套拔出手枪抵在95的额头上,“不要去探查那些超出你逻辑的事情,同时,管好你的嘴。”

“阿尔法,我是谋略之权!”这是,阿尔法的耳机传来呼叫,“我已经到了行动中心,行动中心没有开启过的痕迹!文件储存处没有文件缺失!她们的手提箱可能只是其他地方获取的资料!”

“确定吗?”阿尔法再次确认道

“千真万确!”

阿尔法松开手,95倒在地上,捂着脖子不住的咳嗽。

“算你好运,你可以继续拥有你的手提箱了。”

阿尔法说完,正要调准手枪的准星,对着95的头颅。

“你是。。。什么人?”还没有调整好呼吸的95声音微弱的问道:“为什么。。。感染区。。。会有人类。。。”

阿尔法没有回答,95的视野逐渐模糊和缩小,最后失去意识。

阿尔法将手枪对准了倒地的95,手指慢慢向扳机施力,准备扣下扳机。

可是阿尔法桥却觉得有股阻力阻拦着他的手指,“该死的。。。”一滴汗珠顺着额头滑下,阿尔法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份阻力,源于他自己。。。

扳机上的手指有些颤抖,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形,阿尔法桥犹豫了。。。

———————————————————

格里芬撤离点,运输直升机螺旋桨低速旋转着,医疗兵正在处理几人的伤势,所有人默不作声的坐在直升机舷梯上,默默的等待着战友的归来。

“95,这里是M16A2,听到请回答,完毕。”

这是第几次呼叫,M16已经数不清了,不过和前面不知道多少次一样,呼叫全部石沉大海。

“我们还有十分钟就必须离开了,否则护航机就会因为油料问题无法给我们继续提供掩护了。”直升机飞行员喊到。

“那就等十分钟。”M16说道,“千万要平安回来啊,我可不希望还不了这份人情。。。”

“坐标,xxx,xx,xxx,你们要找的人在那。”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入M16耳中,虽然这个突然出现的通讯频道充斥着杂音,但是依稀可以推断,对方是个年轻女性。

M16腾地站起身,“你是什么人?”

“如果你希望你的人死在那,就尽管纠结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吧。”沙哑的声音说完,就再无动静。

“M16?怎么了?”M99抱着狙击枪,疑惑的看着突然蹦起来的M16。

“管不了太多了!你们几个,跟我走!”M16点上几个状态不错的人形,向坐标标识的地方跑去。

杂乱的脚步声自然瞒不过阿尔法的耳朵,阿尔法皱了皱眉头,但是这些脚步声也让他放下了犹豫,他对准95的核心扣下扳机,9mm手枪弹撕裂少女的肌肤,击穿了位于左胸的核心,95的躯体缓缓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远处的积水中,倒影反射着微微睁开,逐渐失去光彩的眼眸。。。

阿尔法对准核心的位置补上数枪,在越来越近的杂乱的脚步声中离开。。。

“枪声?”M16心中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加快脚步冲往坐标点,却只看到了95已经失去温度的躯体。。。

废弃大楼内,阿尔法和死眼看着格里芬的人形将95抬走,确切的说,是尸体。

“阿尔法,没想到你还真下得了手。”死眼双手抱胸,靠着一旁的承重墙,对着阿尔法问道。

“难道你没有?”阿尔法反笑道。

“我那边的楼下经过了一队铁血,我制造了一点小动静,他们帮我代劳了。”死眼说道。

“我说为什么你还会狙杀那个龙骑兵,我想一个AR小队的人头应该可以让代理人好受点,她已经栽在无人机上很多次了。”

“一个半残的傀儡而已,如果是本体我估计会选择跟你硬碰硬,如果是那样,我还得把那个拿资料的干掉。”

提到那个携带资料的人形,对于特工们来说那就是一个拿资料的人形,他们没什么闲暇也没什么兴趣去打听那个人形的名称,最起码就目前来说是这样。

提到那个携带资料的人形,阿尔法桥面色还是有些许不悦,“真是令人不爽的感觉。”

死眼看了看阿尔法桥,又看向那些格里芬人形,“你完全没必要有多余的情绪,你没必要把对她的亏欠衍生到了所有人形身上,她是她,这些人形是这些人形。”死眼顿了顿,话锋一转,“这些问题先不谈,为什么你会被格里芬发现,你的行动明明没什么声响,脉冲也在干扰她们的定位。”

阿尔法脸色有些难看,他低声咬牙说道:“你该把刚刚对我说的那套亏欠理论再对谋略之权说一次,这个狗娘养的死宅男!”

002号档案,播放完毕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