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虫之歌同人——镜花水月
虫之歌同人——镜花水月

虫之歌同人——镜花水月 MK3

已完结 热血 同人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06 11:11:01
《虫之歌》同人,时间点是在正传之前,BUG时代的故事。『因黯市』,刚刚诞生成为附虫者的少女伊子,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少年,并与他定下了约定。另一方面,被称为『最凶』的南中央附虫者武梨,来到了因黯市,然后,遇到了预想之外的敌人……少年少女的关于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淵上 岳

眼前的少女就这样倒在地上。经过了连日来太阳的煎熬,高度 的热量早已被地面所吸收,而少女就这样用脸紧贴着至少三十度以上的地面。她的左手压在腹部底下,右手则伸的笔直,呈现出想要捉住什么的姿势。仔细看,她的 手指微微颤抖,但是活动的频率却越来越弱,仿佛什么时候和其他一些重要的东西一起停止也不奇怪。

她的马尾松掉了,漂亮的长发如同海藻一般散开。慢慢的,她抬起头来,可是因为头发的关系,看不见她的相貌。只看见她的眼睛。

「……」

「……」

那是,责备和哀求混杂的眼神。

你这么可以见死不救啊?

求求你,救救我啦。

她的眼神如同说着这样的话。

好了,假设在眼前发生这种事情,你会怎么做呢?请在十秒一百个字内作出说明。虽然我是听不到的。怎样也好,在这种情况下的出来的结论只有一个:无视,然后走掉。

嘛嘛,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在扮演着一个冷漠的城市人应该会做的事——自己的事已经够多了,那还有时间去管别人呢?既然有手有脚,身上又没流血受伤,还能用充满感情的眼神看着人——那样的人根本就不用去理会她吧?——好,刚好一百字。

「啊……」

少女发出绝望的声音,但是我依然毫不迷惘的的走了过去——决定了,没错,我已经决定了。这个城市是冷漠的,在这种冷漠的地方生存人就要变得比城市更冷漠,把 自己的心封闭,和身边的一切人战斗!不然受伤的只会是自己啊,虽然我的良心非常刺痛,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战 斗着!奋斗着!抗争着的人生啊!所以抱歉了,没有看过相貌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你真的是少女还是个变态的女装癖,我將会跨越你的尸体(?)前进,虽然你的愿 望我无法实现,但下一次,下一次一定会有人拯救你的,啊啊,那一定是如用英雄一般耀眼的主角吧,绝对不是像我一样、冷淡又无情又普通的NPC,但是,即使 如此我也会努力的活下去,努力的努力的,即使卑鄙也好胆小也好,我也会活下去!再见了,不知名的人啊。多谢你的倒下,让我重新觉悟到自己的人生多么的渺小 和伟大……唔!嗚嗯嗯!这,这是!

「脚……脚动不了……!你……居然……!」

「别……别想逃……」

一只手,一只坚定又有力的手抓 住我的脚,让我无法动弹。可恶!居然被抓住了!太失策了,刚才应该直接掉头走,而不应该从她身边走过的!这个时候,我再次和她的目光交会,原本消极绝望的 眼神变了,那是燃烧着某种不正常火焰的眼神!她那被尘土弄脏的手指慢慢的移动着,指向一个方向。我抬头看了看,那个地方,正是女子高生们最喜欢的、车站前 的咖啡店『零诺斯』!里面的老板是一个帅气的大哥,有着一米八九的身材,看起来三十岁不到,但是饱经沧桑的笑容和无与伦比的甜品让这里每天络绎不绝的大人 气咖啡厅!可恶,居然指着那种地方,她到底想怎样?

「巧克力……圣代………蛋糕……樱桃派……土司……」她的口念念有词,喂喂喂,这里可不是让你 补充糖分的地方,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是年轻貌美也不能每天吃这些高糖分高卡路里的东西啊,虽然大家嘴里每次都说没关系没关,但是却早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偷偷 运动掉了,一天到晚吃这些不会让你看起来很可爱只会让你以后变成只会依赖糖分活着每天闲闲没事干只会一边看午间偶像连续剧一边涂脚甲油说:「啊啊,我早知 道他们其实有关系的了。」的废柴大姐啊!

「唔哦哦……只要有圣代……一只要有一个圣代的话……」糟糕了,她的眼神变得不寻常了,双手开始不停的颤抖,双眼直蹬蹬的看着我的脚,看起像是陷入了某种禁断症状一般,可恶,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

「啊,啊,圣代……圣代……!」

「等, 等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现在马上去给你买圣代!圣代也好圣传也好都买给你!所以你放开我!放开我啊,那个不是圣代啊,那个是人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绝 对不能咬啊,喂喂,你在听吗?虽然我平时没注意保护但其实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正是如同空气一般的存在,支持我整个人的能够抬头挺胸地行走的支撑点啊啊啊 啊啊啊啊!!!!」

=======================================================================================================================================================

「啊哈哈哈!真茶包啊~~~」少女正把大口大口的把苹果派往嘴里送,我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片狼藉的餐桌——喂喂,你难道没有想过关于金钱的问题吗?现在的女孩的胃都是怪物吗?TURN A吗?你是那个吃掉了一整个文明的TURN A高达吗?不要让我的钱包化成灰尘啊!

她有着一头金色的漂亮长发马尾,看起来就像尾巴一样束在后面,脏兮兮的脸洗了洗后看起来还蛮漂亮的,给人的感觉就好象学校田径部的学姐,但是她一副娃娃脸,加上连我肩膀也不到的身高,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国中生。

——虽然很不幸,但我为了能够脱身,只能带她来咖啡店吃东西,这里的环境真的不错,只是东西贵了点,幸好我和这里的老板还算认识,不知道赊账可不可以呢?一想到本月的零用钱因为这种事情而浪费掉,实在是让人无法高兴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大口大口)……钱包在路上……(咬着咬着)……当我发觉到的时候……(狼吞虎咽)……已经缺乏糖分而倒在地上……(死吃狂咬)……绝对不是肚子饿哦……(吞噬吞噬)……」

是是是,缺乏糖分也好饿肚子也好,在我看来倒是没什么差别就是了。当我看着她如同喝水一般喝下第五杯草莓牛奶,那时候已经做好在这里洗碗的觉悟了。

「啊,就只有我在吃,真是不好意思。你也吃点什么嘛~」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她举起手:「啊,服务员,给我来多一份巧克力圣代~~」

「不不不,我就不用了。」我连忙摆手。你以为你是在用谁的钱啊?

「疑?没关系啦?………这里的派和圣代很好吃啊,我在乃木市那边倒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呢。」

「………乃木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乃木市应该是离这里满远的,这么说,她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吗?

「没错没错,因为有一些事情,所以来这里的。」她拍拍肚子,一副满足的样子。

「……事情……我说你,该不会是离家出走吧?」我怀疑的看着她,特地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如果不是探亲或是转学那就只有那种可能性了,加上似乎没有双亲来找她的样子,除了离家出走外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啊啊,不对不对,才不是那样子呢。」她倒是很冷静的否认。「我是因为工作才来到这里的。工作工作,我可是个劳动者啊。」

……看起来不像说谎的样子,算了,就算是说谎也跟我没关系。我只想赶快回家去而已。

「别这么说嘛,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聊聊天如何?」她搅拌着快融化的圣代,明明是初次见面,却作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哎呀,是我最不擅长的类型呢。

「……唉,是这样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虽然说是聊谈,不如说是了解这个城市的事情。地形啊名胜啊传闻啊之类的,偶然她会低头沉思,不过从我的角度看来,她似乎没有得到太有用的信息就是了。

「对了,你知道吗?」她开口说道,喂喂,那杯圣代都给你搅拌到烂掉啦,还不赶快吃掉它?

「黑色的人影……据说有这样的传闻。」

「黑色的人影?」我叫了一杯水,因为是免费的关系,所以可以随便点,但是我看老板那开心的表情,恐怕即使是收钱他也会免费送我吧。

「在晚上徘徊着的黑色的人影,当它出现的时候,就有人会消失……有着这样的传闻呢。」

「是吗?我倒不知道呢。不是一般的都市传闻吗?」我回应道。

「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真的有哦,那种黑色的人影的东西……」她笑着的说道,表情变得微妙起来。「这个世界啊,总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存在就是了。」

「有和没有都没关系了啦。」我说道,「不在眼前的异常则不存在,出现于眼前的异常则为现实,就这么简单。」我随口说了句看起来蛮有哲理的话,打算终结这个话题。

对于幽灵啊鬼怪啊,这些未经证实的东西固然无法相信,但是也不是100%的否认,既然如此,那只好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忽略就好了,非常之平凡的想法吧?

「……」

她沉默了许久之后,露出了笑容。不,那与其说是笑容,不如是极度的兴奋而把面部扭曲的表情吧。要我形容的话,就是恶狼看到兔子的时候表情。

「该说单纯还是愚蠢呢,普通人……」她愉快的看着我,把剩下的圣代一饮而尽。然后用一种很神秘,又带有小小捉弄的表情看着我。

「你知道附虫者吗?」

「……要说知道的话也算知道吧。」意想不到的话题出现了,让我不由得感到有点不寻常。

「哦?那么你是这么看待他们的?附虫者。怪物?超能力者?还是单纯的都市传闻?」

「……不知道。我没有考虑过。」

「战斗者……这是我对附虫者下的定义。」少女说道,然后对我伸出了手。如同魔术一般,她的手上出现了一独角仙。

我对昆虫没什么研究,但我也看得出这种独角仙非常奇特——普通的独角仙长有鹿角状长觭角是很正常的,但是它的触角是由三种颜色组成的,从上到下是红色、银色、和黄色。看起来就像是把角分成了三节。它一动不动,感觉就像是死物一样。

「这是我的虫。」她把虫放在桌子上,然后笑了起来。「通称『镜』,我在特环则算是情报班的人员吧,哎呀,虽然我是比较想进战斗班啦,但是百花那家伙老是很罗嗦……」

她喋喋不休的抱怨着,我的大脑则是空白一片——特环?虫?情报班?眼前的家伙在说些什么啊?

虽然想要开一两个玩笑蒙混过去,但是看着眼前的独角仙,我无法说任何话。

抬 头看着周围,老板带着帽子正在调酒,一个不良少年和一个看起来蛮乖的女高中生对话,看起来是情侣吧,三个OL则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着主管的坏话,大概又 是太过严厉之类的话题。一个小鬼喝着牛奶,发出老头子一样的声音。周围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没一个人发现我眼前的少女就是传闻中的怪物——附虫者。

我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吐出来,看着少女。

「附虫者都是你这样的家伙吗?」

「哦?你不害怕吗?我可是怪物一样的附虫者哦?」她稍微露出惊讶的表情。「我可是传闻中危险的怪物哦,说不定会突然间吃掉你也说不定哦?」

「……你会吃人吗?」

「笨蛋,不要相信无根据的传闻啊,附虫者不会吃人啦。」她突然发起火来。喂喂,刚刚不都是你在说吗?

「虽然我也搞不清楚,但我只是很惊讶而已,怕倒是不会怕啦。」我坦白自己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眼前的少女的时候,总觉得一点也不害怕。

「果然有趣,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她愉快的大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有趣,但如何我吓得大喊大叫你怎么办?

「嗯?我倒没想过呢。」

「……」

「啊,不如把你打晕怎么样?」

「……已经不用了,谢谢。」

「啊哈哈,抱歉抱歉,玩笑开大了。」她把手握成拳头状,突然,独角仙不见了,当然,就好象它出现一样,谁也没发现它的消失。

「我们附虫者啊,简单的说,就是一群拥有超能力的战士。」她冷静的说道,语调带着一点讽刺。

「如果不好好规范的话,那么一定会对这个社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吧?少年犯罪会激增也说不定哦?阿,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让大众恐慌啦,所以啊,政府的一群人决定就决定把附虫者全~~~部抓起来,不让他们伤害普通人。」

「特别安全环境事务局……」这个名字,和附虫者几乎是同时出现的。就算是我,也是知道的。

「哦,你连特环也知道吗?这样的话就简单了,基本上呢,特环的工作是对付不听话的附虫者,也就是反抗分子,虽然上层的人好像别有目的……不过我不管,反正也不会关我事。」

「……你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吗?」

「没错。」她点点头。「我来到这个城市,也是因为这里有附虫者捣乱的关系啊。」

「就是你所说的黑色的人影吗?」

「啊啊,那家伙袭击了特环的几个附虫者,不好好教训一下不行啊。」她抓了抓头,「啊啊,不过那家伙应该不会对普通人下手吧,因为好像只是袭击我们特环的人,应该是虫羽或是自以为是的家伙在捣乱罢了。所以普通人应该不会有危险的。」

所以安心吧,她说道。

怎么说,现在的情况。

应该算是不寻常……吧?

就好象在听黑道人物在讲述不为人知的发生的大事件一样。不,应该是将要发生的大事件也说不定。

对于我这种平凡的人而言,说不定太过刺激也说不定。

「最后……我想要问一个问题。」

其实应该一早问的了。

但是总想要听她说多一点,哎呀,好奇心害死猫,说不定现在就是这样的状况了。

「——为什么,要说这些给我听?」

不管怎么想,现在她都是在透露着非常机密的情报给我听,而秘密总是会和危险相关联的。

也就是说,搞不好等一下会有几个穿黑衣服的家伙冲进来把我抓住,然后硬塞我进一辆黑色的桥车里把我洗脑也好填海也好,不管是那一样对我而言都是非常困扰的事情。

「是啊……为什么呢……嗯嗯,真是不可思议啊。」

「请不要装傻。」

「唉~~怎么办呢~~人家是不思议系加坏娇加天然呆属性的说~~~」

「请不要突然变天然呆,就算你是天然也是天然黑。」

「天然黑很受欢迎啊!」

「这不重要啦!」

「啊哈哈哈哈,你果然很适合吐槽啦。」她抱着肚子笑起来。「我的名字叫武梨,没有姓,只是武梨。你的名字呢?」

「改变话题?」

「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这种台词吧?你~的~名~字~是?」她笑着说着,从她的肩膀上,那只独角仙又出现了,而且还在用力的瞪我。这是威胁吧?这是威胁吧?她是在威胁我对吧?

「……渊上 岳。」

「很难读的名字呢,算了,我以后叫你岳就好了。那么,下次再见了,阿岳。」

「……阿岳?喂,等等……」在我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离开这家店了。

「走掉了……」

奇怪的女孩。

从出现到离开,到处都让人感觉到奇怪的少女。

但是。

「……不讨厌呢。」

难道我是喜欢不思议系的类型吗?

这可真是大发现啊。

「还 有更大的发现呢。」不知何时,老板站在我身后,手中拿着账单。哦哦哦,这是多么美丽的五位数字啊。差不多接近旧世代RPG的最高金钱限制了。他露出和蔼和亲笑容,让我毛骨悚然。

可恶,武梨。

我记住你了。

====================================================================================================================================

武梨

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染上了黄昏的颜色。

太阳渐渐西斜,唯有武梨一个人在公园中站着。

伸出右手,独角仙——『镜』出现了,虽然还是如同死物一样一动不动,但是和刚才又有不同。独角仙的角变成了全黄色,正在发出微微的光芒。

「状况不太好啊……」武梨不满意的看着『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果然我不适合用那一招的说……」

寒风吹起,紧紧只穿着一件橙色外套的武梨并没有感到冷,这对她来说不过是微风而已。

但实际上,现在她的视觉、嗅觉、听觉、味觉和触觉全部处于停止使用的状态。与之交换的是,『镜』的某种特殊功能开始发挥出来。

她闭上眼睛,站在公园的中央,动也不动。感受着整个城市的『虫』的气息。

不,正确的说,是从虫的身体发出的某种『波动』。

只要虫具现化,或是使用力量,那么一定会发出波动。

『镜』,便有寻找到这种波动的力量。

……只是,也有无法寻找的类型就是了。

良久良久,武梨长呼一声,睁开眼睛。她表情痛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中的『镜』也消失了。

「……无法锁定啊……」武梨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天空,「能够隔绝『第三型』的雷达探测,对方大概是特殊型,可以完全隐藏自己的虫的气息的家伙吧。难怪情报班的 家伙会找不到人了,但是……算了,反正我也没想过可以这么简单就解决掉事件。喂,」武梨突然转头,看着旁边的草丛。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鬼鬼祟祟的看着,差不多也该出现了吧。」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突然,草丛突然间动起来,变成了一个人的型状,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当光芒消失后,眼前出现的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少女。她脸色苍白,高瘦身材,年纪看起来大概和武梨差不了多少,给人一种认真的感觉冷冷的看着武梨。

「嗯……直觉?」

「……你是在侮辱我吗?」被武梨开玩笑似的发言激怒的少女,开始握紧拳头。

「认真地说,察觉的理由有很多,因为我刚才就探测到你啦,因为你第三次压制想要攻击我的念头的时候蠕动的声音被我发现啦,因为只有这边的草丛从刚才开始一动不动啦,会让人隐形的虫我以前也见过啦……但最重要的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了,什么理由都只是后来加上去的。」

「所以,为什么……?!」

「所以说,直觉。单纯的战士的直觉,话说回来当上附虫者的人往往直觉都满准的,说不定是附虫者的特殊能力呢?」

「……真是戏言。」

「我倒认为是杰作呢,琉璃。」武梨打了个哈欠,走到长凳上坐下来:「我想起来了,你也是『因黯市』出身的嘛,真的好久不见了,上次一起出任务是在什么时候呢……」

「这种事情怎样也好。」琉璃打断了武梨的说,从大衣中拿出了大型手枪,对准着武梨。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武梨?根据你的回答,我会对你的行动进行限制也说不定。」

「你以为我想来啊,这是工作啊工作,副局长的命令啊。」丝毫不害怕眼前的大型手枪,武梨悠闲的躺在长凳上,闭上眼睛说道。

「……!副局长……为什么……?」

「黑色人影。」武梨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琉璃的神情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受害者已经到达七个人了,你觉得本部还能不问不理吗?」武梨张开眼睛,用讽刺的口吻说着。

「南中央分部的原则是各个城市由各个城市的特环成员自治,但是这仅限于『可以自理』的时期。一旦被判断发生了大事,那么本部的人拥有介入权,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琉璃?」

「……住口!我们的城市我们自己来保护,不需要本部的人来插手!」琉璃强硬的说道。「更不需要你这个战斗狂。」

「别逞强啦,那家伙可以挡住我的探测哦?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你是不可能找到的。」武梨断言,「真的想要保护这个城市的话,那就和我联手吧,至少可以……」

「住口!我不相信你!为什么你还有脸说这句话!」琉璃呐喊道,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武梨:「保护……?别开玩笑了,你会保护其他人吗?你曾经保护过自己以外的人吗?」

「…………」

「没有吧……我想也是,你的眼中只有自己,你相信的只有你自己,强者是你战斗的对象,弱者在你眼中就该死,我说错了吗?」

「…………」

「……我的城市我会自己来保护,不需要你这种只会破坏的家伙来,我……!」

「哎呀哎呀,所以我就说所有的部门中,只有南中央的最天真嘛……」在说着这话的时候,武梨突然站起来,趁琉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扑了过去,一只手按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夺过了她的手枪。一个不稳,琉璃就这样被武梨压倒在地上。

『好大的力气……!无法抵抗……!』

一时之间,琉璃混乱的胡乱挥舞着手脚。但却被武梨稳稳的压住,直到武梨用枪指着她才放弃。

『可恶!,大意了——!』

「喂喂喂,训练生时代的冷静去了哪里了?我记得那时候你格斗还是第一名呢。」用着冷酷的语调述说玩笑的武梨,给人一种疯狂,危险的感觉。

「告诉你一件好事吧,琉璃。」瞬间,武梨变得判若两人,虽然还是笑着,但是给人的感觉不再是温暖,而是既残忍又邪恶。

「我的任务是那个黑色人影的侦查。不是战斗。但是这种情况的话,一般早就应该下达『歼灭』指令了,你知道为什么不下吗?我认为局长是想收那家伙为己用。不管怎么说,损失的人已经回不来的,如果能换这样一个强大的附虫者的话,那就非常合算了。」

「……那么说,我们是弃子吗……那样牺牲的人不就……!」咬着嘴唇,琉璃感觉一股热气向着脸上冲。

「人手不足啊,虽然杂鱼一堆,但真的上的了台面的人真的不多。除了我,也只有『KING』、『QUEEN』和『JACK』算是二号指定。但『QUEEN』 不战斗,『JACK』不知去哪了,『KING』虽然不错,但他是个正义感过剩的笨蛋,所以只好派我来了,为了让那家伙加入啊。」

「——————!!」

「但是呐,我不喜欢那家伙的手段,那已经不是为了梦想而战的『战士』,而是和我一样为了快乐而战斗的『狂战士』,所以我决定了。」武梨笑了,那是渊上岳刚刚才看过的,非比寻常的笑容再次出现:「把那家伙打成缺陷者,不论用任何手段,不论是否会有所牺牲,这个世界上的狂战士一个已经足够,两个已经太多,三个简直不可原谅。你说是吧,呐,你说是吧?琉璃……」

「……!」渐渐的,武梨的手越来越用力,仿佛要把琉璃捏碎一般的,用力——用力——用力——————————

「————啊。」

把手放开,武梨向后一跳,居然跳出三米有多。她背对着琉璃,渐渐的,环绕着她周围的不自然的气息慢慢消失了。

「武梨……!」

「抱歉了,琉璃。我好像有点太激动了。」一瞬间,武梨的语调变回了平常的口气,但又好像非常疲惫的说道:「我要去调查了,所以就先走了……抱歉。」刚说完,她如同逃跑一样,向公园外跑去。

遗留下来的,只有琉璃一个人,还在惊魂未定的喘着气。

「南分部最凶附虫者………『4 CARD』的『ACE』……武梨……这就是你的想法吗……全部行动都是为了自己,其他人都是弱者,只有自己是,强者吗………这样话,我也有我的想法……!」

盯着武梨离开的位置,琉璃站了起来,琉璃的眼里,出现了复杂的神色,但很快,就被复仇的火焰所填充。

「那个黑色的人影……由我来打到……大家的仇,怎么可以让你这个狂战士来沾污……!」

在心中暗暗发誓的琉璃,在下一个瞬间,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那变得寒冷的落叶和风。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