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未来兵器
未来兵器

未来兵器 小奈落3963

连载中 热血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11 15:40:11
她转过身去,娇小的肩膀颤抖着:“对不起……一直以来,你一定很辛苦吧?每天被冷脸相待,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却从没听过一句好话,你一定很不甘心吧,被迫和我这么任性蛮横无理的人在一起……”“现在好了,或许真的是谁都看不下去了……一直以来,真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你醒了?”

对面是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孩,金色的长发盘起,白皙的脸蛋,一双如蓝宝石般明亮的眼瞳,流露着欢欣和期待,就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友人一般。

“这里是?”

宁锐茫然问道。

“‘炎帝’战舰里面的医疗室,我们正在前往巨魔星的路上。抱歉,只能先让你跟我们一起了。”

“……”

“我说,你,对于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吗?……有没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女孩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但是……

“……”

长久的沉默,她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落寞和忧伤,那是如此的深刻,仿佛已经历经千万年沧桑,宁锐感觉到一阵心疼。

“……没关系,这样已经很好了。”

她慢慢地说着。

“她是谁?我失忆了?”

宁锐觉得有些不对,这一切都太突兀了,之前发生什么了。他让自己冷静点,搜寻起脑里的信息来。

条理渐渐明晰起来,他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在这个房间里的各种复杂的从没见过的器械设备,又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女孩看着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梦吗?”宁锐满脸愕然。

……

宁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房间的墙上有着古典高雅的雕纹,一看就知道这里的主人是有着不俗的修养和财力。

只是主人估计早就不在了。经过时间的冲刷,这被遗弃的房间也只能看出曾经的繁华而已。

宁锐坐起来,身上传来一阵剧痛,伤势应该很重,还能动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在房间的角落坐着那个救了宁锐的人。

宁锐发现自己身上的装备都不见了,就连战斗衣的套甲也被拿走。

不管怎么样,打个招呼吧。

“那个……你好。”

宁锐打招呼道。

“……”

“你好……”

沉默了一会,对方也回了句。意外的,是个好听的女声。在她身旁发现了自己的枪和套甲等装备。虽说不知道对方的意图,身上的装备也被缴了,但既然救了自己,应该不会随便再对自己的性命下手。不过,流民和联盟的矛盾冲突愈演愈烈,双方互相敌视着;或许是要将自己活捉,被流民劫持的事也不是没有……但是,我怎么看也不像那种人吧。

宁锐猜测着。

“咕……”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看外面现在是深夜。从出发到现在还没照理说李泽他们应该能定位自己的位置找来的,有运输机的优势应该不可能追不上的,原因只能是定位系统出问题了,宁锐回想到被壁魔击飞的时候,大概是那个时候头盔里的智脑损坏了吧。

如果这样的话,可能就找不到自己了,再加上,从先前的战斗可以看到,她一击就找到了魔的核心,而且她的速度和力量都不是常人能比拟的,只有一个解释,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一个原能者,想要追踪就更难了。

宁锐想着的时候,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面前,递给了宁锐一样东西。宁锐愣了下,微暗淡的月光下,兜帽已被掀到背后,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有着银白色披肩长发的美少女,淡蓝色的双眼纯净如水。

意识到自己的走神,宁锐急忙接过了东西。

真是个漂亮的女孩……

看了看手中的,那是饼状的不知道什么做的东西。

这是给我吃的吗,看起来真不咋样……

“谢谢。”

宁锐咬了一口。

“唔!”

宁锐吞了下去,虽然不至于吃不下,但味道不是一般的差,不,确切地说是没味道,即所谓的味如嚼蜡吧。

不过,虽然看起来对方还算友好,但是要怎么脱身呢。

长时间的沉默,对方把饼拿给宁锐后就继续坐回角落。

“话说,真厉害呢,竟然一下就击中了核心,你是原能者吧?”

宁锐没话找话地说了句。

“我能看到核心。”

“这样啊。”

很简短的回答。

能看到核心,很厉害的一个能力,却是在这么一个流民少女身上,如果是在联盟里,肯定会被重用而不是这样被埋没在废墟里。考虑到大多数流民对联盟的冷漠和敌视,宁锐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你的伤,怎么样了?”

对方的问话让宁锐有些反应不过来:“噢……还好。”

说起身上的伤,本来以为应该很严重,但是现在虽然全身仍有疼痛感,但轻微的行动却可以做到。

“能走吗?”

“走的话可以,不过要快应该不行。”

之前应该是她把我带到这里,现在是要带我去哪吗?得想办法给李泽他们留下些线索。

沉默了会,传来了她的声音:“那,还是我背你吧。”

“诶?”

宁锐有些惊讶。

“……时间不早了。”

“嗯,只不过……”

不说之前的无意识的状态,肯定也是她带我到这里来的,只是,被一个女孩背着,而且是个美少女,还是作为一个俘虏,这实在是太违和了。

“不行吗?”

“呃……”

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理说一个俘虏没什么权利反对什么,宁锐也找不出别的方法。

“我可以自己走的,不会很慢的。”

虽然知道一定会被反对,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或许可以拖延些时间。宁锐想道。

“是吗,但是,我得快点回去……”

如果能让她背着宁锐,以原能者的体能,确实会比让宁锐慢慢走快很多。不过……

不对,宁锐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女孩一直以来是以商量的口气在和他说话,这怎么也不像对待俘虏方式,难道是流民的优俘政策?

似乎是把宁锐的沉默当做反对,女孩微微皱了下细长的眉头,说道:“那好吧。”

两人沉默地走着,真正走起来疼痛增加了许多,宁锐咬紧了牙根。能感觉,女孩的目光不时地放到他身上,大概她心里很想更快一点吧。实际上,并不是在拖延时间,宁锐走得比原本预计的更辛苦。

估计时间应该差不多在凌晨了吧,宁锐有点奇怪,方向似乎相反了,还是说他搞错了?要是能用定位器就好了。

话说回来,女孩竟然肯陪着他慢慢走,宁锐有点难以理解,或者自己真的搞错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现在已经死得很惨吧。”

“不用。我本来就是在找它们。”

宁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的同伴偶尔会来这里,有些人,遇到了它们……”

“这样啊。”

也是呢,曾经因魔而流离失所的流民,现在也是最受残留的魔的毒害的。而联盟,明知那里还残留有魔,却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原因就是因为对于联盟来说,那是得不偿失的吧,毕竟几只残留在废墟群的魔对于居住在堡垒的联盟公民来说威胁很小。

“它们变得很狡猾,一直找不到……”

“直到我把他引出来。”

宁锐苦笑着。魔能预感到危险,虽然无法解释,但是似乎这是很常见的。

“等等,莫非我掉下去的那个下水道是它们布的陷阱?”

听到她说的,宁锐不禁回想了下,发现了这次遇到的魔的不同,掉下去的死路的下水道刚好遇到魔,而且它还使用简单的武器,之前虽然不能完全否定壁魔使用工具的能力,但实际上像壁魔这种低级魔很少见到过它们使用武器的。

“不知道,我也曾经这样遇到过。”

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是两人都遇到过,那就说明这推测是对的。

这是很重要的情报,但是现在自己要先脱身。还有不知道其他小组会遇到什么情况,还有某人……不过,或许对于原能者来说,应变能力应该要强很多吧。

宁锐不禁担心起某人来。

“你一直在附近吗?”

“嗯,你的同伴解决了一些。”

果然呢,不过他们竟然没发现一直在他们附近徘徊的她。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是宁锐。”

“依月。”

“呐,依月,你应该不是把我当俘虏吧?”

犹豫了一下,宁锐终于说出了一直到现在的疑问。

依月露出了疑惑表情,反问道:“俘虏?”

“不是,为什么……”

虽然有所猜测,但还是有点意外地听到她的回答。

“你缴了我的装备,现在还要急着带我去……不知去哪,不是为了摆脱我的同伴吗?”

“……”

依月沉默了会。

“这样啊。不是的”

“……?”

“装备只是想帮你拿而已。”

“啊?”

宁锐还没说什么,依月看向他,继续说道:“我没想到,也对,你的同伴应该会来找你的……”

她又问道:“但是我们走的不是你回去的路吗?并没想带你去哪。”

“……难道你是要送我回去?”

确实之前宁锐就怀疑这是前往新州——宁锐所居住的新城市,也是学院的所在地。

宁锐渐渐明白了。

“你身上有伤,路上可能还有没发现的魔。”

宁锐苦笑了下,原来是这样,这误会可真大,这女孩并不是把他当俘虏什么的,人家救了他,还担心他的安全想送他回去。

“你之前怎么没说……”

“……对不起……”

“不不……不是,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这女孩,宁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那,我们继续走?”依月询问道。

“噢噢,好,谢谢你……”

两人继续走。误会解开了,宁锐感觉轻松了许多。

从侧面看过去,略微低垂的眼睑,月光下,她的脸更显得洁白无暇,有点破旧的衣服反而更衬托出她的脱俗气质,真不敢相信是流民出身的人。缘由宁锐多少能猜到,原能对人的外表也会有影响呢。

“对了,你说要早点回去,却还要送我……没关系吗?”

“嗯,我姐姐会担心,不过,没办法。”

没办法?你可以不用这样吧,这完全没有必要和义务。

虽然心里想着,宁锐却没有说出来。沉默,一种难以表达的东西在心里散开。

“为什么?你们,应该很讨厌联盟的人吧,至少作为联盟的士兵,说不定我的同伴杀害过你们不少人,而我虽然还不是,但将来肯定也会成为其中一员的。”

联盟和流民的流血冲突,不管怎么样,死人都是会有的。而且,宁锐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上不得台面的黑暗,身为流民应该更加清楚。

“……”

突然,依月好像发现了什么。

“有人。”

“谁?”随即宁锐反应过来,很有可能就是李泽他们。

一个黑影从旁边的建筑废墟冲出,速度是如此之快,宁锐什么反应也来不及做出,不过一旁的依月举起了手挡住了攻击。很明显,攻击是冲着她去的。

在依月的手中夹着攻击者刺来的袖刀,刀尖几乎和她的额头相触。攻击并没结束,攻击者翻转了身子,借此,另一只也已伸出袖刀的手画出优美的刀弧袭向她的脖颈……

宁锐终于看清了攻击者,穿着和他相似的制式黑色战斗服,近战用的袖刀,虽然没看到面目,但是那熟悉略微娇小的身子更让他一下子认出来者的身份。

但是依月不是敌人,宁锐知道这是个误会,他刚张开了口:“等等……”

“砰”的一声他被踢飞了出去,话也因此没能说全。应该是计划好的,攻击者在翻转身子对依月使出第二击时,一脚踢向了在他旁边的宁锐,力道恰恰足以踢飞他。

宁锐摔在地上,加上之前的伤,全身一阵剧痛。他急忙撑起身来,想要阻止这场误会:“她不是敌人……”

这时他看到攻击者又一脚踢向依月,虽然两手都被用来夹住攻击的袖刀,但依月抬了手肘挡住了攻击。然而借着反作用力,攻击者退离了她,袖刀也已经解开了连接。

这一幕给宁锐熟悉感,因为在训练时练习过,要尽量不与魔近战,所以也会练习这种战斗技巧。而通常这种情况下,远离敌人后,如果有队友,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准备已久的一次远程狙击。

考虑到现今的状况,宁锐意识到了攻击者,也就是他的队友的意图:先是以迅雷之势攻击让敌人疲于应对,做不出其他动作,期间巧妙解救下人质,以免被波及,最后再是自己远离,让远处待命的队友完成一次精准的狙杀!

很完美,但是因此更糟糕!宁锐现在通讯器坏了根本没法阻止负责狙击的同伴,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女孩将会这样被不明不白地杀死!

事实上宁锐猜对了。在远处的一个废旧楼顶上,可以看到一个架着一把巨大的狙击枪的身影,通过狙击镜可以把战斗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队友已经离开了那个女孩,人质也可以确保安全,那个女孩并没有意识到已经被瞄准,因此没有任何防备,当然即使有防备也不一定有用。

“多此一举,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不可能会误伤。”狙击手自言自语着,“……再见了,可爱的女孩。”

有些惋惜地感叹着,狙击手按下了扳机。

但是接着她呆住了,在她按下扳机的同时,一个人闯进了镜头,扑倒了那个女孩,于是,子弹没有如预计那样击中目标,恰恰相反,命中了另一个人——那个为了保护而这么麻烦费劲的人质。

“某人要杀死我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