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完本小说推荐_经典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 天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妄想计划
妄想计划

妄想计划 王梓黑化中

连载中 战斗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17 17:06:15
25世纪由于医疗技术达到顶峰,使全球人口大爆发,人越来越多,物资越来越少,最终导致了世界大灾荒,就在这时一群来自中国的科学团队站了出来,他们扬言可以让人类重振雄风,方法是接受他们的“改造”,开发人体潜能,就是吃能活跃大脑的高效兴奋剂,注射增........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轰隆隆……机车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在道路两旁高大的楼房间不停回荡,令路过的行人纷纷投向鄙视的目光,他们心里八九不离十想着:“这人真没素质!”

可王洛卡哪敢这么想,通黑发亮的机车反射着阴冷的气息,那独特的轰鸣声好像是孤魂野鬼的哀叫,这可是在二中最有名的社团—噼里啪啦机车社的亮点。虽然名字土点,但完全不影响他们在学校的影响力,因为他们的社长是全校排名第一的鹿未来!

鹿未来是个与学习毫不沾边,只爱机车和打架的街头小混混,可一位本应送到劳教所改造的问题学生,阴差阳错地获得了控制电流的妄想,本来FS市就缺人才,所以只好把鹿未来当成祖宗供着,真是深得人心啊!

那个机车平稳的停在了王洛卡面前,车主轻轻地摘下喷有狂鲨喷漆的头盔,只看一头金发从头盔里探出,一个相貌平平,眼神充满了鄙视的少年坐在机车上瞪着王洛卡。

“我靠,鹿未来!今天我是惹了上帝吗?怎么与这个瘟神打了照面!”王洛卡看清了少年的脸后,心不禁咯噔一下。

鹿未来上下打量了王洛卡一番,像看路边垃圾一样无视了王洛卡。熄火,架车,锁车,动作潇洒帅气,十分连贯。将机车丢在大马路边,一个人哼着小曲儿扬长而去,只留下被鄙视的王洛卡。

“嚣张什么?”王洛卡一脸不屑地看着鹿未来的背影,挥了挥拳头。

今天本是星期六,可学校要召开会议,让全校师生都到场。

会议大厅内,王洛卡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座位,看到了于子将正向他招手示意:这有座位。

王洛卡安全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才松口气,早上发生的事令他心有余悸,现在腿还在发抖。

“废物王洛卡你怎么这么晚才到?”于子将仔细观察王洛卡的衣服,上面有好多尘土与泥巴。“王洛卡你去猪圈,见你二师兄了吗?”

“什么二师兄,快帮我弄干净!”王洛卡一想起早上的事就越憋气,要是被于子将那个大舌头知道了,他会变成整个校园的笑柄。

于子将一个响指,王洛卡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有了这种室友连家务都不用打扫了。

王洛卡挤眉弄眼,用着阴阳怪气的语调对于子将说:“幸亏你是男的,不然的话,我肯定会追求你当我妻子,我就不用做家务了。”

听着王洛卡的语调,于子将脊背发凉,下意识地咽咽口水,回答道:“像你这种等级零的废人,谁会看上你。”

日常互黑,是这两人增进友谊的最好方式。

会议开始了,全校600人在一个700平方米的会议室,不免觉得拥挤,但这可是政府投资500万建成的呢,昏暗的灯光下让我看不清前后第两排的同学,只好借助太阳光取亮;发霉的墙壁是蟑螂老鼠的家乡,简陋的讲台被大肚便便的校长踩的咯吱咯吱作响,好像快要塌陷将校长卡在里面,讲台后是两块破烂不堪的幕布,这真是25世纪应有的会议室吗?只不过建楼的钱不全用在建楼上了吧。

校长挺着孕妇般的大肚子,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话:“套话我就不说了,今天叫大家了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今后拒绝教授等级为废人的学生。”

校长一语惊醒梦中人,拒绝教授废人,开什么玩笑?

顿时台下议论纷纷,校长早想到了人们的反应,心平气和地说:“废人没有一点妄想,无法对社会带来太多正面影响,长大了也是社会的蛀虫,弊大于利,倒不如放弃,这也是我们教育部煞费苦心才想到的。”

校长笑的很不自然,五官扭曲在一起,像一坨狗屎,令人厌恶。

“蛀虫?我看你才像蛀虫!还煞费苦心,是你想把国家捐给我们的钱私吞!”一名冲动的男生从人群站出来,痛骂这该死的校长。而且还有很多学生附和,支持。

校长笑了笑。突然,从他背后射出一道淡蓝色的电弧,将那个冲动的男孩一下子打飞老远。

“不听话是会死人的欧!”校长背后的幕布钻出一个黄头发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王洛卡在校门前遇到的NO.1鹿未来。

全场看到了倒在地上变成焦炭的男生,顿时沸腾了起来,有的想联络警察求救,有的想赶紧跑路,乱成一团。不过王洛卡这时已吓懵过去,毕竟刚刚有一位学生瞬间被秒杀了。如果鹿未来他想,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屠杀会议室的所有人。

“我说……安静!”鹿未来的眉心突然射出几道电弧,打在会议室的墙壁上,天花板上,地板上,火花四射,会议室顿时变成“光”的海洋,令人头昏目眩。

很快就没人敢说话乱动了,都乖乖坐在椅子上,听校长讲话,除了那个趴在地上的“焦炭”。

“很好。”校长又露出了“慈善”的微笑,说:“这次决定是市教育局发布的,我们学校只是个起点,很快全市,全省,全国,全世界都会拒绝教授废人。”

“什么?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得上学啊!否则我们都得饿死”几乎所有的等级为废人的学生像念过剧本一样说出了相同的话。

“不过还有机会。”鹿未来冷冷地笑着,令人毛骨悚然。“只要你们能在武力上打败我,证明你们废人还有用途,教育局就撤回决议!”

“打败鹿未来,怎么可能?他可是等级四的妄想家,刚才也看到了,那个男孩被一击必杀了。”王洛卡手心里全是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要知道,在当今世界,不上学无异于自杀,因为大灾荒的降临,迫使全世界联合在一起,由于物资储备是做为商品供应给老百姓,货币不同惹出了许多麻烦,所以各国以极快的速度统一了货币,名曰:积分。积分的唯一来源是在正规的部门工作或者得到奖学金(只给学生),但是进入正规部门工作的前提是工作人员必须是高三及以上学历,如果中途辍学,那么对不起,你是上帝的儿子都得没钱吃饭。而不正规(未办理手续)的部门,政府是不会发放任何资源的,而且政府规定任何人不得施舍无工作人员,违者解除现有工作。所以为了活命,大家都在笔头上拼的你死我活。

突然强迫我们废人停学,或者打败神一样的对手,那不就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

“话就说到这,与鹿未来决斗就在明天10:00,地点在FS市竞技场。”校长招招手,露出胜卷在握的表情,示意解散。同学们一哄而散,大多数都露出了侥幸的表情,他们应该是废人以上的学生吧?

这就是绝望的感觉吗:呼吸不畅;手心像湿毛巾一样不断攥出水来;双眼瞪大,不敢闭眼,生怕一闭眼就睁不开了;声带像断了一样无法震动;想哭,可泪腺不给面子,一滴眼泪也不肯施舍。

校长的话语就像一把尖刀深深地刺穿王洛卡的心脏,我死定了,我死定了,我死定了,这四个字在王洛卡的脑中挥之不去,在耳边回荡。

“不能就这样认命!”一个男生站了起来,大声疾呼,将王洛卡从绝望中拉出。

王洛卡才发现有大约50个学生迟迟没有离开,个个面如死灰,欲哭无泪,大概都是废人吧。

“只要我们打败鹿未来,就能继续上学了!”那个男生似乎想鼓舞大家振作起来。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乐观。

“我们就50个毫无妄想的废人和一个全校最强的妄想家打?真是天方夜谭!”王洛卡回应道,显得更加颓废无能。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个男生语气变得狂躁。

“原本四肢健全的我们可以在这世道上苟且偷生,如果与鹿未来决斗,被电废了四肢,那真是生不如死。”王洛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不管男生的表情是多么愤怒,言语多么过激,在他眼里不过是临死之人的哀嚎。

没错,这就是王洛卡,自从被测验出其妄想等级为零时,被告知自己就是一无是处的废人时,他堕落了…他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年,逐渐成为一个懦弱,贪生怕死,为了活命违背良心的怂包。

王洛卡在回家路上时,心里难受的想着:“等级有那么重要吗?”

突然一个篮球迎面砸来,将王洛卡砸的七荤八素。

“呦,这不是马上要解除学籍的废人王洛卡吗?”一帮男孩围住了王洛卡。

王洛卡揉了揉被砸伤的脸,看清了袭击他的人—是一群等级为一的普通人。

“我没有钱。”王洛卡没有生气,反而怯怯弱弱地说道。虽然双手已经握紧,准备揍面前的男孩一拳,但他明白,即使自己再有理,也是个一无是处的废人,是最没有地位的一类人。

“最近,我们手有点痒,借我们练练呗?”男孩头头握了握拳头,每个关节都发出清脆的响声,令王洛卡听得一惊一乍。

“为什么要打我…”王洛卡还未说完,男孩头头的拳头就重重的挥在了王洛卡的脸上,将王洛卡打的头昏目眩,应声倒地。

“就因为你是废人!”说罢,众男生开始对王洛卡拳打脚踢,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对王洛卡伤害不小的打击。而王洛卡只好蜷缩着身体,护住脑袋,挨打求饶。

最令人伤感的是,不远处正是人类警哨站。

整整打了十分钟,众男孩都打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才停手。

男孩头头向王洛卡吐了一口痰,大声说着:“废人!就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废物!”

很快男孩都散开了,只留下遍体鳞伤,蜷缩在地上的王洛卡。王洛卡痛苦万分的用伤痕累累的双臂支撑起脏兮兮的躯体,痛苦地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家的方向走去。

炎热的午后阳光像一把把利剑刺入王洛卡的伤口,一阵刺痛从全身上下传到大脑,让王洛卡紧紧地咬了咬牙。他想哭,真的想哭。可是哭了又有什么用呢?谁会理解他的痛楚,只能更加鄙视他罢了…

回到家中,于子将一个人正孤零零地吃着午饭,虽然看到了灰头土脸的王洛卡也没说一句话,整间屋子一片死寂。王洛卡像一具丧尸走进卧室,眼皮十分劳累,迫切地渴望合闭。

死亡,来就来吧……。

“王洛卡,死吧!”只看鹿未来将电弧缠绕在手上,形成可切碎一切的雷刀,说时迟那时快,鹿未来一个箭步,冲到王洛卡的面前,不如说是瞬移,因为以王洛卡那废人柔弱的身躯,其视觉神经根本无法捕捉鹿未来的一切动态。

鹿未来与王洛卡只有半米左右的距离,连对方的头发丝都可以数出,鹿未来双手向上一挥。“雷光十字!”看似中二的名称,其实蕴含着巨大的破坏力,鹿未来双手向下一挥,在空气中形成惨白“X”。

王洛卡顿时一震,才发现躯体上已经被打出了巨大的“X”形伤疤,血液从伤口中喷涌而出,迫切地想看看这个无情的世界。

王洛卡被打倒在地上,躯体血肉模糊,惨白的肋骨暴露在空气中,小肠像掉在地上的肉馅一样摊在地上,瞳孔急速缩小……

“不!”王洛卡从噩梦中惊醒,浑身上下都是恶臭的汗。“是梦啊,还真是老套呢。”

王洛卡看了看那个魔方闹钟,现在它已经变回原样,正上方显示着21:00。

“睡了这么长时间。”王洛卡摇摇晃晃,像喝了两斤白酒一样走出房门。“鱼子酱!”

大喝一声,没有回应。“出门了吗?”王洛卡上下打量自己,衣服已经焕然一新,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换上他的廉价篮球鞋,急匆匆跑了出去。

FS市劳动公园。

FS市唯一的一个能看见绿色植物的公园,依稀记得课外读物上说这是20世纪二战法西斯成员—日本,占领FS市时建筑的。

不过现在都25世纪了或许没人记住或不想记住,因为这段历史高考又不考,何必浪费时间呢?仇恨终会被时间消磨掉。

劳动公园的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象是一面镜子,圆圆的月亮映在池面。湖附近树旁的几盏路灯,那圆圆的灯光映在水里,就象是一个小月亮似的,围绕着湖中的月亮。一片一片臃肿的黑云缓缓地移过湖面,仿佛是一群老妇,弯着背,一步一步吃力地从月亮前面走过,想把月亮遮住,月亮却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一片黑云和一片黑云连起,如同一条宽大的不规则的带子,给阴暗的天空分成两半。黑云移过,逐渐消逝在远方.天空黑呦呦的,月亮显得分外皎洁。

王洛卡走进公园,无心欣赏这如画般的美景来到一个自动售卖机处,自动售卖机前就坐着个少年,正是于子将。

“为什么?”于子将手里握着一瓶汽水,低着头,不看王洛卡一眼。

“什么意思?”王洛卡反问道,从面容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为什么不反驳校长!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于子将大吼着,而且还有些破音,从眉宇间透出一丝不可思议。“曾经你勤劳,勇敢,爱打抱不平,遇到不公的事情刚与反抗,现在你是怎么了!”

“你不会懂得没有妄想的痛苦,被人嘲笑为废人,无论如何废寝忘食的学习,分数有多高,永远是全校倒数,自然奖学金少之又少;看看鹿未来,天天飙车不学习,学校竟给他排年部第一,奖学金一个月两万积分!而我才500积分!老师鄙视我,同学欺负我!你懂吗!”王洛卡好像把这几年的所有委屈都喊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流向两侧,打湿了衣领,变成了一个泪人,王洛卡的脑海中浮现出无数自己被欺负,嘲笑的画面。“如今,不让我上学,将我往死路上逼,这份绝望你这个等级二的强人懂吗!”

于子将深思半刻,语重心长地说:“还记得我们十岁那年吗?”王洛卡突然停止了抽泣。

于子将说:“那时我们素未平生,我就是在这里看一本20世纪写的武侠小说,好像叫什么英雄传,我十分羡慕小说里的主角可以仗剑走天涯,劫富济贫。就在这时一个身宽体胖的男生走过来,给我一拳,把我打的眼冒金星,还抢走了我的小说。我当时很瘦弱,只会哭鼻子不敢抢回来。在我眼看我的宝贝被那个胖子带走之时,你一记飞脚将那个胖子踹倒,抢回了一个与你毫不相关的人的书。”

王洛卡将头低了下去,看着右下方的土地,若有所思。

于子将顿了顿,又说道:“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侠啊!”

王洛卡感到十分震惊,目瞪口呆,好像被吓傻了一样。于子将的话语就想一把钥匙,打开了束缚王洛卡多年的心锁。

“我希望那个王洛卡,我的侠还没有死。”于子将走到王洛卡的身旁,在耳边轻轻地诉说,便匆匆离开了。

夜已深,花已凋,鸟归巢,人离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